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盗笔]王盟小黑洞的落跑之路 作者:耳朵士

字体:[ ]

 
 
文案
咳咳...作者翻遍了盗笔终于捡到了一只王盟小黑洞...
好嘛,说正事,盗笔里王盟小黑洞是唯一从头到尾不提家世不提背景的人物,作者意外地喜欢他。
如果,王盟从一开始就不是那么简单,如果,因为某些原因他和吴邪他们一行人下了斗,如果他与张家有渊源...好嘛,不谈这么多如果,本书就是以王盟小黑洞加入了原著的盗墓过程来写的(一大拨原文正在涌来,跳坑需谨慎!)
PS:作者文笔真的不好,如果看不下去能不能默默地关闭,请不要给作者太大的打击...
PPS:想看瓶邪的最好不要点进来哦。谢谢。
PPPS:让我们向原著作者南派三叔致敬,所有荣誉归南派三叔所有(所有坑也归南派三叔负责)谢谢。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盟 ┃ 配角:张起灵,吴邪,王胖子,吴三省... ┃ 其它:盗笔同人(半剧情半原创)
 
 
  ☆、第 1 章
 
  “以明听话...”
  “以明,娘昨天有教你数数,现在会了吗...”
  母亲...
  “以明还疼不疼?真是的,摔成这样,快给娘看看!”
  母亲...
  “以明...”
  母亲!
  ......王盟忽的睁开眼,却在睁眼的瞬间被从窗外透进来的阳光刺得不禁再次闭上眼。拉了拉身上被自己蹬掉的被子,王盟翻了个身,闭着眼摸索了一会儿才摸到自己的手机。
  八点四十...继续睡会儿...
  王盟刚准备放下手机,手里的手机就震动起来,有些不耐地睁开眼扫了一眼,发现来电显示是“老板”,王盟这才想起来今天是要上班来着,清了清嗓子,王盟接通了电话:“咳咳...老板...咳咳...”,怎么办呢,装生病好了。
  “王盟,今天怎么又迟到...你生病了?”
  “咳咳...对啊,老板真抱歉,我可能要请...”
  “请病假是吧?这种事情就不用跟我说了,作为一个老板,对待自己的伙计我向来都是照顾的,只不过你缺席一天,这工资...”
  “什么?!”王盟惊了一下,瞬间没有了睡意,“老板我好像好了,我马上就来上班!”
  挂了电话,王盟又倒回床上,默默地念叨着“奸商”,在床上挺尸了几分钟后,终是念念不舍地离开了被窝。
  梦游般地洗漱完,原本准备就这么走的王盟又突的转了过来,面对着镜子,就这么静止不动了几分钟,好似在发呆一样。
  王盟看着镜子里体型削瘦的黑发青年,黑发青年也看着他,良久,王盟跟变戏法儿似的拿出一些个工具,对着自己的脸一阵摆弄,等他收工的时候镜子里出现的青年发生了些改变,不过也只是眼睛小了些,嘴角的幅度和鼻梁等有了些细微的变化,肤色也正常了些,但这些细微的改变加在一起却让王盟跟变了个人似的,倒有了许多人气。
  “OK!”拍拍自己的脸,王盟似乎很是满意地换了件衬衫出门了。
  走着走着没多久就走到了吴邪的吴山居,王盟远远地就望见一个老头似乎也往吴山居走去,以王盟的视力,他觉得那老头看起来...该怎么形容呢?有点儿猥琐?
  对,就是猥琐,那老头微微弯着腰,一看就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人,是不是还拍拍自己的胸口,笑得露出一颗大金牙。
  王盟微微地眯了眯眼,这人怀里应该揣着什么好东西,待会儿叫老板留意一下。
  抬脚迈进吴山居的时候,王盟就看到那金牙老头正和吴邪聊着什么,王盟听到吴邪在说什么“被美国人骗走了”、“怎么可能找得到”之类的话,听口气是挺不耐的,王盟一进去吴邪就看到了他,正要跟他说些什么话的时候被王盟一个手势阻止了。
  王盟仗着那金牙老头背对着他,用手势加上口型告诉吴邪这金牙老头身上带了些好东西。王盟表示自己都快挤眉弄眼了,吴邪到底明没明白他的意思他就不怎么清楚了,不过看吴邪的反应王盟猜测他应该是看懂了。
  就听那金牙老头压低了声音:“我听说你有门路,我是老痒介绍来的。”
  吴邪的眼神又有些飘移了,“哪...哪个老痒,我不认识。”
  “我懂我懂,”那金牙老头呵呵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只手表,“你看,老痒说你一看这个就明白了。”
  在旁边的王盟听出了点眉目,感情可能是个见不得光的,不过一般这利用人脉关系过来的,带着的东西不会差到哪儿去,老板啊,你这铺子的未来你可要加把油啊。
  吴邪似是不大喜欢这等绕圈圈,直接一抬手:“就算你是老痒的朋友,找我什么事情?”
  那金牙老头咧嘴一笑,露出一颗标志性的大金牙:“我一个朋友在山西带回点东西,想让你给我看看,那是不是真东西。”
  要拿货出来了!王盟将注意力放到那金牙老头身上,也有些期待金牙老头身上有什么好东西。
  这是吴邪却表现出了他小奸商的一面,和那金牙老头周旋起来:“看你一口京腔的,你北京的大土靶子到南方来找我咨询,太抬举我了吧,北京多少好手,恐怕你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确实,北京好手够多,大老远地跑来杭州找老板鉴定,怕是有别的什么居心。
  只听那金牙老头嘿嘿一笑:“都说南方人精明,果然不假,看你年纪不大,倒也看得很通透,说实话,我这次来,确实不是找您,我想见见你家里老太爷。”
  吴邪的脸色一下就变了:“找我爷爷,你什么居心?”
  王盟也警惕起来,他心想,原来这人是想通过吴邪找到吴老狗,这样说起来...这金牙老头不安全。
  “你老太爷当年在长沙镖子岭盗出战国帛书以后,是否留有一两份拓本?我朋友只想知道,与我们手上这一卷是否一样?”
  他话没说完,吴邪就对着一直站在一边默默旁听的王盟吼道:“王盟,送客!”
  王盟也走了过来,他确实要将这金牙老头请出这店了。
  那金牙老头似是没想到吴邪说翻脸就翻脸,看王盟向他走来,金牙老头明显感觉到了不妙,同时心里又在惊讶这人站在这里是有多久了为什么他一点也没感觉到?来不及细想,金牙老头忙说:“怎么遭说着说着就要赶人呢?”
  “你说的是不错,可惜你来太晚了,我老爷子去年已经西游,你要找他,回去割脉吧!”
  王盟听吴邪这么说倒是有些想笑,对啊,要么割脉要么就上吊去吧。
  “我说你个小孙子,说话就怎么不中听呢。”大金牙老头一脸贼笑,“老爷子不在了也不打紧,我也没说怎么着啊,好歹,你也看一看我带来的东西,你也卖卖老痒的面子不是?”
  吴邪看了那金牙老头一眼,似是想要打发这个麻烦似的点头:“看看就看看,是不是我可不敢说。”
  王盟这时不动声色地就走到了吴邪的身边,只见那金牙老头从怀里掏出一张白纸,看着就让人来气,吴邪已经把心情摆在脸上了,绕了大半天神神秘秘这么久掏出来的还只是个复印件。
  那金牙老头似乎看出两人的不满:“那是啊,那宝贝哪能到处揣着跑啊,一抖就碎。”他说,还故作神秘的压低声音,“要不是我路子广,这东西早跑到国外去了,也算是为人民服务。”
  王盟听了觉得这人真逗,感情他这还是爱国的?
  吴邪在旁边呵呵一笑:“看你那样子不就是个倒斗的吗,我看你是不敢出手,这是国宝,你脑袋不想要了!”
  一句话被吴邪揭穿,老头子脸就绿了,可他有求于吴邪,还得忍着,说:“也不能这么说,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道道,想你老爷子当年在长沙做土夫子的时候,那也是威名远播……”
  吴邪脸色很难看,咬着牙:“你要再提我爷爷,我就不看了!”
  “好好,咱打住,你快给我瞅瞅,我也好快点跑路。”
  吴邪展开那白纸头,一看就知道,这是一篇保存完好的战国帛书,但并不是我爷爷当时盗出来的那一份,这一份虽然年代也比较久远,但是应该是后几朝的赝品,也就是说是古董赝品,这是个身份很尴尬的东西。
  于是吴邪一笑:“这应该是汉代的赝品,怎么说呢,你说它是假的,也不是假的,说它是真的,也不是真的,鬼知道这是照本摹的还是胡编的?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好了。”
  王盟在旁边看了看却觉着这纸上的东西不只是一份赝品那么简单,于是他不动声色地拉了拉吴邪的衣摆,吴邪微微靠近他,王盟就在吴邪稍微后面一点的地方给他打暗语,叫他留点心。
  “那这是不是你爷爷盗出来的那一份?”
  “实话和你说,我爷爷盗出来的那份他自己都没来得及看上一眼就被那美国佬骗过去了,你这问题我实在回答不了你。”吴邪许是受了王盟的暗语,圆滑地和金牙老头打着太极,一脸诚恳。
  那金牙老头还真信了,叹了口气:“那真是不凑巧,那看样子不去找那个美国人,恐怕还真没指望了。”
  “怎么,你们怎么就这么在意这一卷?”吴邪似是感到奇怪,问那金牙老头。
  “小兄弟,不瞒你说,我还真不是倒斗的,你看我这身子骨,哪够折腾啊,不过我那朋友的确是行家里手,我也不知道他卖的是什么关子,总之,人家有人家的道理。”金牙老头呵呵一笑,摇摇头,“咱也不好多问,对吧,先走一步了。”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那金牙老头刚一出门,王盟就拍了拍吴邪:“老板,你快看。”吴邪顺着他手指指着的地方看去,不由得吸了口凉气,王盟指的是那纸上的一个图案,那是个狐狸一样的人脸,两只没有瞳孔的眼睛很有立体感,好像从那纸上凹了出来一样,看得人毛骨悚然,但这么看来,这帛书该是一份珍品。
  “老板,那人要回来了。”王盟默默地提示着吴邪,他想说:老板,你倒是快做点什么呀。
  吴邪很是给力地立马反应过来,拿出数码相机,对着那纸就是“咔嚓咔嚓”几下把它给拍了下来,然后王盟迅速地接过数码相机,放回了柜台里,而吴邪一脸从容淡定地拿起纸头走出门外,迎面就碰上那大金牙老头的鼻子:“你东西忘了。”
  吴邪和王盟两人笑吟吟地站在店门口,看着那金牙老头又猥琐地将那纸头叠好塞回怀里,微弯着个腰,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
  目送完那金牙老头后,吴邪和王盟很有默契地碰了个肩,“干得不错,下次给你涨工资啊。”
  “老板,这可是你说你,别忘了啊。”
  傍晚,吴邪的店子打烊,今天虽是没什么东西收进来,但吴邪和王盟两人倒是一起研究了会儿先前拍下的照片,两人却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
  正在这个时候,一条短信息发到了吴邪的手机上。
  “9点鸡眼黄沙。”
  吴邪看了看消息,知道是他家三叔那有新货到了,正琢磨着要不要拉上王盟这个小劳动力的时候又收到一条:“龙脊背,速来。”
  吴邪眼睛一亮,乖乖,他三叔的眼光可是出奇的高,这龙脊背就是有好东西的意思,若是连他家三叔都觉得是好东西,他倒真想见识一下了。
  这下子吴邪直接关好店门,拽上正打算回家睡觉的王盟,开着自己的破金杯车就直奔他三叔那儿,一方面想看看他三叔所谓的好东西是什么,另一方面,也想让三叔看看他和王盟今天拍到的那份帛书上的图案到底是什么?到底三叔是他们这一代人中唯一还和土夫子有接触的人。
  王盟却被他搞得来气,王盟一向嗜睡,这正是睡觉的点却被吴邪拽上了他那破金杯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