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影视]死期+番外 作者:卡尼珥

字体:[ ]

 
 
 
存在于世的时间越长
就越接近你的死期
【醒目】
私设多,禁不起考据_(:3J L)_
新手发文,欢迎指教交流www
【CP】
主角《死灵之夜》私设恶魔贝利安
男主《死神来了》死神←目测是个hentai
【涉及影视】
《基督再临》,《最后一次驱魔》,《死灵之夜》,《死神来了》系列,活死人黎明
 
内容标签:英美剧 奇幻魔幻 科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贝利安 ┃ 配角:死神(塔嘉里伯) ┃ 其它:综影视,私设
 
  ☆、第一章
 
  天气阴沉,窗外挂着的圣诞节灯饰被风吹得发出刺耳的玻璃碰撞声,让人不禁担心下一秒他们是否会寿终正寝。
  查莉百无聊赖地坐在吧台旁,手里的抹布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打着桌面。老旧电视里播放的喜剧丝毫不能让她提起一丝兴趣。相反的,演员卖力的笑声和灯饰发出的刺耳声音夹杂在一起,让她更加心烦意乱。
  吉普提着一个工具箱从餐馆后面的房间走出,正好看到自己的女友——也是未婚妻查莉把抹布甩在吧台上,烦躁地在房间里踱来踱去。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赶紧放下手上的箱子上前安慰查莉:“亲爱的,还难受吗?”查莉略显疲惫地点点头,任吉普轻抚她的背给她顺气。
  “真的,没有什么情况能比现在更糟了……”查莉无力地将头靠在吉普胸膛叹息着。也许是怀孕的人情绪无常,平时豪爽的她总是会感到无来由的胸闷,不仅是因为她现在的处境,更是吉普那份无怨无悔的照顾让她越加痛苦。
  她什么也没有做,吉普更不会有什么错,怎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
  头顶的风扇嗡嗡作响,伴随着窗外呼啸的风声显得无限凄凉。
  “扣扣。”正当吉普组织语言准备好言安慰查莉时,响起了突兀的敲门声。他有些诧异的朝门口看去,因为百叶窗的阻挡,他只能看到一个大致的人的轮廓。因为餐馆处在沙漠中,玻璃一直没有怎么认真清理过,再加上窗外那阴沉的天气,那人的轮廓几乎要与混沌融为一体。要不是刚才响起的敲门声,吉普根本没法确定那个轮廓到底是人还是糊在玻璃上的灰尘造成的错觉。
  “扣扣。”敲门声再次锲而不舍地响起,但是门外的人似乎并没有呼喊屋内人给他开门的意愿。
  谁会在这种见鬼的天气到这个荒凉的沙漠里来?更何况因为天气预报说今天风暴预警,巴柏(吉普老爸)觉得不会有人在穿过沙漠公路,于是一早就在指示牌上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查莉有些不安的看着吉普,吉普朝她眨了眨眼,示意她先到后面的房间里去——至少那里有他老爸和雇工。查莉不太放心,她捏了捏吉普的手,最终还是在他坚定的目光下转身回房。待看到查莉关上房门后,吉普深吸一口气,走到门前打开门锁开门迎接这个不速之客。
  站在门外的是个有些狼狈的男子——好吧,说他狼狈是因为他全身上下都显得灰扑扑的,头发半长不长地披到肩头,衣服也破破烂烂的,根本分辨不出来是什么料子。至于脸就更不用说了,跟被泥糊住没什么区别,并且还有正在流血的伤口横在鼻梁上显得尤为可怖,伤口边缘还有已经干涸的血痂。吉普有些发憷,他下意识地想要把门关上,却被那人伸过来的手挡住了门。他眼皮一抽,抬头正好和那人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四目相对,吉普竟然忘记了自己一开始的目的是什么。
  完全无法形容与他对视之后的感受,虽然那个人的面容完全无法看清,甚至连眼神都看不清,但是吉普在那对视的一瞬间有种窒息的感觉。
  没有恐惧,没有敬畏,只有一片空白。
  短短几秒就好像长达一个世纪,直到那人推开门径直走进餐馆内吉普才反应过来:“嘿!我说老兄……”
  “请问有浴室吗?”男人站在吧台前,环视了一圈餐馆内部,最终视线停留在吉普身上。
  吉普的“我们餐馆里不收容流浪汉”还没讲出口就被对方打断并生生噎回了肚子里,他努力调整自己的面部表情,使自己看上去不这么紧张:“你看,这样的天气你——出现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呃,嗯……你的车被人抢了吗?还是被丢在沙漠里的?”吉普尽量调整自己的措辞,使得它们听上去更婉转一些。虽然没什么太大成效。
  男人上下打量了一下吉普,这让吉普越发紧张,接下来想要质问的话也一并咽了回去。明明对方跟一个流浪汉比差不了多少,但是完全看不出来落魄的样子……该死的自己还没带枪!
  被吉普冠以“比流浪汉好不了多少”称呼的男人并没对吉普的质问做出什么太大反应,他又朝播放着蹩脚喜剧的电视看了两眼,这才回答吉普的问题:“迷路,玩过头了。请问有浴室吗?”
  吉普顿时无力的□□肩膀看着那个神定气闲的人,他那毫不在乎的语气和说出的内容完全不能和他身上的伤口成正比!他完全不能拿定注意要不要告诉他浴室往里屋走尽头就是。这太冒险了,而且查莉还在里面,他绝对不能放一个来历不明而且看起来就很危险的人进去!糊弄他一下打发走就行了吧?
  对,打发走!
  拿定注意,吉普清了清嗓子,装作不好意思地道歉:“真是抱歉!浴室前天才坏的还没有修好,你要知道这么偏的地方周围没什么修理工,而且天气这么差……你看,浴室我们是无能为力了。”所以你就赶快走吧!吉普期待着地看着站在屋当中一动不动的人,结果过去三分钟对方愣是连哼都没哼一下。这让吉普有些难堪。
  毕竟他已经隐晦地拒绝了对方的请求,再让他留下来……他自己拉不下这个脸。更何况这个人出现的时间地点都太不对劲了。
  沙漠虽说荒凉,但是有贯通沙漠的公路,而且风暴预警已经发布两天了,看这身行头这个人不可能在两天前到的沙漠,至少在沙漠里呆了一月有余很有可能是被人追杀或者是——逃犯。
  想到这里吉普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站在一边被晾了很长时间的男人似乎忍受不了吉普磨磨唧唧的态度,他脱下自己烂的几乎看不出原型的外套搭在一旁的椅子上,露出了里面还算干净(和他的外套相比)的衬衫,若无旁人的地朝吧台处走去。当吉普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径直走到吧台后给自己接了杯可乐一口气喝光后,他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冷静地站在那里等他自己出去了。吉普怒气冲冲地走上前,准备揪住他的领子将他拖到外面去——不到万不得已追最好不要动有手惹出不必要的麻烦。可还没等他接近男人,就被男人伸手递来的空杯子挡住了伸出去揪他领子的手。吉普再也忍不住了:“嘿,伙计,你到底想干嘛?”
  “我?”男人伸开握着杯子的食指指向自己,在得到吉普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后笑了出来。笑声很纯粹,不是古怪的嘲笑声,却让吉普完全轻松不起来。男人收回伸出的手,顺手又接了杯芬达。“我只是迷途的旅人,并不是你臆想的十恶不赦的恶棍。”他轻松一笑,似乎并没有听见吉普“你怎么知道”的询问,“出了点意外,落魄成这样也非我所愿。我要留在这里休整一段时间,等我离开的时候自然会报答你们。哦,钱我会照付的,不用担心我吃白食。”
  吉普犹豫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似乎要将他盯出一个洞来。男人站在门外时给人的可怖感觉似乎只是他当时紧张过度的幻觉,然而现在他也无法完全确信站在他面前的真是个如他自己所说的落魄旅人。他从未觉得做个决定会如此艰难,连当他知道查莉肚子里孩子连是谁的都不知道而要不要劝她打掉孩子都没这么艰难。
  男人没有再向他解释什么,而是顺势坐在收银机前的凳子上看着犹豫不决的吉普缓缓开口:“为表诚意,在我留宿的这姑段时间有什么麻烦我都会帮忙。”
  “……好吧。”吉普挫败地叹口气,算是认同了这个外来者的建议。他转身朝里屋走去准备告诉查莉他们,却又突然想起什么,扭头问道:“对了,现在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我叫吉普,这家餐馆所有者的儿子。”
  男人迟疑了一下,还是报出自己的名字:“贝利安。”
  “呃,那你姓什么?”
  “一个被上帝抛弃的人你指望他会拥有姓氏吗?”
  吉普以为那只是他不愿告诉自己的借口,笑笑也就没在意。
  真是个奇怪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发文~欢迎指教(*′ω`*)
 
  ☆、第二章
 
  自从贝利安来到这个沙漠小餐馆后相安无事地过了一个星期,他也和吉普的老爸巴柏混熟了,没事就帮忙修理捣鼓巴柏不知从哪里修收集的一堆机器残骸,有的竟然还被贝利安组装成新机器。虽然只是普通的类似于机器人一样的可以遥控的机器,但巴柏还是跟找到知音似的拍着贝利安大加赞赏“好小子!”。
  毕竟吉普只是精通机械修理,对自己老爸这种乱七八糟的玩意一点也提不起兴趣;珀西本来对这些东西就一窍不通;而查莉……巴柏还没丧失到拖个孕妇捣鼓机器的地步。
  这致使巴柏之前相当于处在完全没有人可以理解他的古怪的兴趣爱好的境地。一开始巴柏还对贝利安的入住抱着迟疑的态度,并还私下里跟珀西讲要“那个来路不明的小子去睡外面的杂货堆”。可是在他见识了贝利安跟他一样喜欢组装机器零件,技术更甚于他时,他对贝利安的态度也因此完全改变。于是贝利安的杂货堆变成了临时收拾出来的小仓库——平时用来放巴柏收集的机器零件什么的。
  每天餐馆都会接待几个路过的司机,有的是来加油的,有的是来填饱肚子的,还有的是来的次数多了,纯粹停下来找巴柏说说话的。最后一种人看到贝利安时,总会问巴柏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小伙子愿意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做帮工。巴柏总会讳莫如深地做个“你懂的”的眼神,转而扭头继续跟他的宝贝电视做深入感情交流。
  顺便一提,贝利安收拾完好自己之后完全和吉普看到的那个流浪汉形象大相径庭。除了黑色半长发显得乱糟糟怎么也理不顺的样子,贝利安看上去就像是个从文艺复兴时期画作里走出来的圣子——圣洁,不容侵犯。因为这个,查莉还给贝利安起了个女性化的外号赫利(Holly),或许是因为她自己的名字查莉(Charlie)本应是个男性名,而贝利安还拿她的名字打趣道“其实你姓卓别林吧?”。
  总之,贝利安虽然才来到这个餐馆一个星期时间,但和餐馆里的四个人相处融洽,过得还不错。
  第九天中午午饭时间后,贝利安在吧台上收拾盘子,他半长的头发被拢在脑后扎成一束方便工作。今天的天气似乎格外热,即使餐馆的玻璃墙上被百叶窗严实地覆盖着,贝利安还是觉得眼睛被透进来的阳光刺的不适。“唉,年纪大了身体就不好了……”他小声嘀咕着,正好被在一旁拍电视机拍得“啪啪”作响的巴柏听见了。巴柏立刻皱眉朝贝利安抗议道:“嘿小子,在那边嘀咕什么呢!别以为我离得远就听不到了!”
  我不是在说你,是在说我自己啊……贝利安无力的叹了口气,笑嘻嘻的向巴柏掩饰:“没什么!我说您听力真好,拍电视拍得这么响还能听见~”巴柏显然对他这个明显糊弄意味的解释不满意,但也没说什么,“哼”了一声后继续拍他的电视。
  贝利安叹了口气,把收拾的盘子转手给查莉后继续擦他的桌子。
  “赫利,你帮我把吧台上的那个酒瓶拿过来!”珀西在餐馆的另一头和吉普玩着扑克,朝在吧台旁忙碌的贝利安喊道。贝利安抬头翻了个白眼,咬牙恶狠狠地抱怨:“天啊,珀西你怎么跟查莉学坏了。”“你不是也承认了吗?好了快点拿过来,顺便两个杯子!”珀西粗声粗气地重复着,听语气显然是跟吉普打牌落于下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