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无法传递的心意 作者:行岁未晚

字体:[ ]

 
文案:
     如果身为人类的我无法走进你的世界,那么舍弃人类的身份,是否能够消弭那份由人类和喰种而产生的距离?
 
反正就是一些永近下线后的活动和心理,这个是被原作虐惨后的产物,所以永近不可能一直都是人类,好吧也不是喰种,而是吸!血!鬼!
 
ps:同人本来就是二次创作,也许我之理解,彼之OOC。所以如果真的戳到你雷点了,请深呼吸。
 
注:大修重发,因为改动幅度较大,建议还是从开头看起吧。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永近英良金木研 ┃ 配角:凌董香 ┃ 其它:
 
 
==================
 
  ☆、序
 
  序
  “呐,金木你说喰种到底是怎么产生的呢?”永近右手撑着下巴,四处张望着咖啡厅里的漂亮服务生。
  “不知道,说不定是被神遗弃的生物呢?”金木听见永近的话,终于从书中抬起头,看着永近精力过剩的样子,无奈的笑了笑。
  喰种什么的,完全和自己生活在两个世界。怎么样,都无所谓吧。
  “诶~被神遗弃的吗?那你说,他们会不会是得罪泰山府君了啊。”听见金木的回答,永近更来劲了,缠着金木讨论关于喰种的话题。
  “英对喰种很感兴趣吗?”金木对于英对喰种的兴趣感到困惑,“基本上不可能会碰到的吧。”
  “那可不一定哦,如果可爱女友是喰种的话,我也是会和她交往的。”永近幻想着理想女友的样子。
  嗯,一定要有黑色的头发,大大的眼睛,喜欢阅读,平时安安静静的,但是和自己永远不会冷场。咦,好熟悉的感觉,等等,这个说的不就是金木吗!?
  “啊——”永近无力的趴在桌上,双手死命揉着头发。
  “额,英你在干什么啊,很多人看过来了耶。”金木尴尬在顶着众人的视线,对于自己唯一的好友,虽然金木是很熟悉。但是面对好友时不时的发疯,还是有种无力感。
  “没什么,就是很困扰啊~对了,金木的理想女友是什么样的呢?”简直就是书呆子的金木,会喜欢怎样的女人呢。唔,完全想象不出啊。
  “诶~”完全赶不上好友跳跃的思维的金木,呆楞了一瞬,才反应过来。
  “理想女友吗?就是要、要……”吞吞吐吐的半天,金木也没说出来有建设性的话。
  “哈,你该不会是到现在都没有过心动的对象吧。”永近诧异的瞪大眼睛,对于好友的纯情吃惊不已。
  “额,也不是没有啦。”有什么在脑海里一闪而过,金木没来得及抓住,也许潜意识的,金木并不想抓住。
  那是很危险的东西,金木有种预感,如果任由它浮出水面,那么也许自己会失去永近也说不定。
  金木感到莫名的不安,突然想起之前在书店遇到的利世小姐,不禁脱口而出。
  “当然有了,虽然是单方面抱有好感,但也是和利世小姐在书店约会过的。”
  “啊,你说你们在书店约会!哈哈,居然是书店,果然是金木会有的约会呢。”
  永近在听到好友居然有约会对象时,感到诧异不已,心里冒出一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可还没等情绪酝酿好,就被下半句给逗笑了。
  很不幸的,永近身体力行的解释了乐极生悲,这四个字。
  被饮料呛到,不停的咳嗽。最后好不容易,在眼泪都咳出来后,才止住。
  “……”
  本来想要抱怨有什么好笑的,但是看着英那副狼狈的模样,金木只剩下无语。不过嘴角的一丝笑意,还是没能完全掩饰住他的心情。
  黄昏的街头,永近和金木都洋溢着年轻而热烈的生命的气息。彼时,喰种于他们而已,不过是一个遥远而陌生的词语。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节没什么好改的,就直接拿来用了。
 
  ☆、第一章
 
  Part 1
  永近是在古董见到神代利世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对于神代利世,永近并没觉得有什么特别。虽然她这样的人,会特地带平光的眼镜,的确是不太符合身份的。
  “看一眼就放弃吧。”
  永近对着金木这样说,因为真的不认为神代利世会看上金木。或许,也夹杂着某种莫名其妙的情绪。
  然而,出乎意料的,金木还是和她去约会了。虽然认为金木完全没可能,永近还是选择了祝福。
  毕竟是金木第一次喜欢的人,希望他能够有个好结果吧,永近这么想着。
  打开网页,又关掉。
  永近重复这个动作,心里的烦闷却没减少半分。
  金木……
  默念着金木的名字,永近从包里翻出了手机。
  嘛,作为好友问问进度,也是理所当然的。
  “嘟——嘟——”
  电话的另一端无人接听,永近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到12点了,这个时候金木已经已经在家了。
  除非……
  永近突然想起白天时,在神代利世身上闻到的香气。那不是纯粹的香水的味道,而是,血的气味!
  想起来了,即使是对血的特性非常了解,但是真正接触却很少,所以当时混着香水也只觉得奇怪,没有反应过来。
  金木有危险!
  这个念头在脑中闪过,永近抓起外套,向金木的住处赶去。
  Part 2
  昏暗的小巷中,急促的喘息声和脚步声,打破了原有的平静。
  永近为了赶时间,直接抄了近道。路况和光线都不好,好在比较近,也不需要走多久。只是这种地方,一向不怎么太平,基本上也只能是看运气的事。
  永近看着脚下躺着的人,忍不住皱眉。真是的,偏偏是这种时候。没怎么纠结,永近直接从那人身上跨过,金木才是最重要的。
  不对!!
  永近察觉到身后的气息,立刻发现不对,想要反身还击,但是那人的速度却更快。喉咙被锁住,永近感觉到尖锐的,像是獠牙一般的东西刺进了颈间的皮肤。
  血液在快速的流失,全身的温度也随着血液消失,冰冷的感觉从脚尖向全身蔓延。永近从未像现在这般接近死亡,没有许多人说的走马灯,永近只是拼着最后的力气,抬手对准身后的人的腹部,按动扳机。
  “碰——”
  子弹射出,那人虽然因为冲击力后退了两步,但是发出的声音并不像击中肉体的声音。反而像是……击中了金属一般。
  没有多余的力气再一次攻击朝自己扑过来的人,永近靠着墙无力的滑倒。刚刚下过还未干透的雨水浸透了衣服,冰冷的水吞噬着身体最后的余温。
  “哒——哒——”
  均匀的步调,有人踩着水在靠近。永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压力,强大的压迫感之下,连逐渐昏沉的意识也清醒了几分。
  “咦,还活着啊。”
  永近感觉到有人在身边蹲下,模糊的视线看不清那个人的脸,只看见了感觉到柔软而冰冷的长发划过脸颊。
  “呐,你是想死,还想活呢?”
  当然是,想活了。
  没有多余的力气开口,连思考都觉得费力。永近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伸手拉住了那人的衣角。
  “想活吗?后悔了,可没机会补救哦。”
  记忆在这里断层,永近只能依稀记得有冰冷的液体灌入口腔,身体开始发热,像是从内部开始燃烧。躯体乃至灵魂都要全部燃尽一般。而后又是极致的冷,将身体冻到麻木继而僵硬的冷。不断的交替着,有那么一瞬间,永近想要就这么离开算了。
  只是不知过了多久,那种痛苦停了下来。永近在那之后做了一个梦,是关于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久到他还未认识金木之前。
  关于梦的内容,永近并没有太清楚的记忆,只记得梦到了曾经的自己,梦里曾经的自己似乎走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永近记不清他做了什么,只记得梦里自己的眼神连他自己都觉得心惊。                        
作者有话要说:  我承认很短,但是……有就不错了,且看且珍惜啊,说不定我哪天坑了你们也没得看了。毕竟最近是连文都不想写了……
 
  ☆、第二章
 
  PART 3
  从冰冷的地板上爬起来,永近感到眼前有一瞬间的眩晕。打开手机,才发现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 仆らの挂替えのない日失われてた,太阳隠す雾雨光を夺い ……”
  手机的铃声突然响起,永近按下接通。电话是医院来的,没有起伏的语调,平铺直叙的宣告着冰冷的现实。
  在得知金木出事的消息时,永近只能呆呆的吐出两字:“什么?”
  还真是讽刺,曾经他和金木一起吐槽一部无聊的电视剧和它愚蠢的编剧,每次主角一碰到急事就要问一句“什么”?好象听不懂日语似的。
  但现在他知道了,并不是听不懂,而是不想听懂,不想承认那是真的。
  永近冲出巷子,朝医院赶去。下午的阳光之下,永近感觉到眼睛格外的疼痛。皮肤被阳光照到的部分,有着细微的刺痛,身体像失去了力气一般,只能勉强迈开脚步。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白色的墙壁,到处弥漫的消毒水的气味,宽松而不合身的病服。站在病房外面,看着安静的躺在床上的金木。
  这时候永近才缓过来。活动手脚,没想到在这样的夏天,竟然也会手脚冰冷。
  脸色这么苍白啊,果然很严重吧。还好,只有还活着就好。金木这么挑食,应该吃不惯医院的伙食吧,等出院了就带着他去吃大餐好了。
  在看见金木没事的那一刻,永近放松下来,脑子里也开始想些有的没的。然而昨天发生的事情,却始终是化不开的阴影。
  昨天究竟是……怎么回事?对于昨天发生的事,永近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思考,而且信息量也太少。而且,对于永近而言,最重要的永远是金木。
  站在病房外,永近沉默的看了很久,最终也没有进去。因为他不知道,究竟该以何种身份去面对金木。
  只有在失去时,才会真正发现那人的重要。永近一直都知道,金木对自己很重要。可是那也只是基于朋友的立场,而现在永近终于明白,他对于金木早就不是朋友之间的感情了。
  要告诉他吗?
  永近难得的有些踌躇,他可以肯定金木不会疏远自己,可是他同样不想要金木为难。而且昨天发生的事也存在一大堆谜团,根据长久以来的经验和直觉,永近肯定不会就这么结束。如果不弄清楚,那么很容易就处于被动的地位。
  那么就等把事情解决了,再将自己的心意,传达给金木吧。
  做了决定,永近一边进行着调查,一边在跑去医院,然而却一次也没见到过金木。 自从认识金木,他和金木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不见面。
  站在医院楼下,望向金木的房间,什么都看不到。永近没来由的觉得不安,总觉得有什么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改变了。
  PART 4
  永近直觉金木是在疏远自己。
  永近有时候也会想,自己的预感——大多数——还真的准得吓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