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爱情与金箭[总攻] 作者:雪霏霏

字体:[ ]

 
书名:爱情与金箭(总攻)
作者:雪霏霏
 
同人  男男  古代  正剧  神话  高H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文案:
爱与美的女神阿弗洛狄忒之子——小爱神厄洛斯。
他不需要金箭,他就是爱情。
 
无逻辑攻苏文,总攻厄洛斯攻,人形春药小攻,神神都爱厄洛斯!
 
ps:希腊神话同人
 
和男神大总攻阿肖君共建的Q群479829617,敲门砖人物姓名。
小天使们求加入~你们层出不穷的黄暴梗,就是蠢作者不断更文的灵感源泉!
 
 
作品 爱情与金箭(总攻) - 序 内容
 
  斯库提亚的荒山野岭外,大高加索山上。
 
  风呼呼地吹着,似乎在为受难的普罗米修斯唱最后的哀曲。他是人类的父亲和保护神,所有人都知道他即将为人类被众神之王宙斯惩罚。在这里,他即将被最最牢固的铁链牢牢锁在高加索山的悬岩上,下临可怕的深渊。他将被迫锁在悬岩绝壁上,直挺挺地吊着,永远无法入睡,永远无法弯曲一下疲惫的双膝。
 
  “不管你发出多少哀诉和悲叹,都是无济于事的,”火和工匠之神赫淮斯托斯叹息着对他说,“因为父神宙斯的意志是不可动摇的,这些最近才从别人手里夺得权力的神衹们都是非常狠心的。你将永久被这样对待,除非你告诉他那则到底会是谁推翻他的统治的预言......”
 
  “赫淮斯托斯,”普罗米修斯轻轻地笑着打断他,“你不必再多言,奥林匹斯所有的神都知道的,那只是个幌子而已。他这样对我,既不是因为我为人类偷盗了火种,也不是因为那则让他恐惧的预言,更不是因为我公然违逆了他的命令,而是被我得到‘他’的恩赐一事的嫉妒冲昏了头脑。”
 
  想到这里,他苍白已无血色的脸上浮上一抹嫣红,似乎有些害羞,也似乎是在遗憾。
 
  赫淮斯托斯脸色大变,他慌忙摆手让他父亲的两名仆人他的助手克拉托斯和皮亚,即强力和暴力离开。这执行残酷命令的两个粗暴的仆人,其实只是宙斯用来监视他是否得宠的执行者,连他说了些许同情的话,都可以把他痛斥了一顿。
 
  “普罗米修斯,即使再明白,我也希望你不要说出‘他’的名字。‘他’是父亲的最爱,是我们求而不得的,是整个奥林匹斯的禁忌,我希望你能好自为之。”
 
  “即使我们再爱‘他’,又能怎样......”
 
  “即使是众神之王宙斯,又能怎样......”
 
  宙斯言出必行,每天派一只恶鹰去啄食被缚的情敌普罗米修斯的肝脏。肝脏被吃掉多少,很快又恢复原状。这种痛苦的折磨他不得不忍受,甚至一度让他憎恶神永恒的生命,但他又不忍放弃,没有永恒的生命,未来就再不能见到他一次。
 
  不管现在有多痛苦,曾经能得那人一度春宵,他心甘情愿,甘之如饴。 
 
作品 爱情与金箭(总攻) - 风流花心受宙斯(一) 内容
 
  如果说诸神之中,或者说众多情人之中厄洛斯对谁最无奈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当属宙斯。
 
  宙斯深爱着他,对他的爱并不比其他任何一位神少,甚至在争风吃醋方面更是远远强过他人——他有争风吃醋的动机,更有毁掉情敌的资本。可他又总是管不住自己的花心,即使明知道会让厄洛斯不高兴也改不掉这个习惯。
 
  倘若宙斯他真的做出了什么,那么毫无疑问,厄洛斯会立刻将他从长长的情人名单里删除拉黑,再也不会施舍给他哪怕一个眼神。可是宙斯偏偏风流又不下流,在厄洛斯出现以后,他立刻从猎艳无数变成了守身如玉。他的花心与风流更像是对美好事物的追求一般,只是对美丽的女性调戏几句吃吃豆腐,从来不会越过雷池一步。因为他众神之王的至高身份,厄洛斯也懒得因为这个管教他。
 
  可是终于有一天,厄洛斯决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听话的情人。伊娥,就是这件事情的导火索。
 
   伊娥彼拉斯齐人是古希腊最初的居民。他们的国王是伊那科斯,伊那科斯他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名字唤作伊娥。
 
  那一天,伊娥想往常一般在勒那草地上为他的父亲牧羊,然而奥林匹斯圣山的主宰一眼看见了她,顿时产生了兴质。宙斯心中的花心本质越来越炽热,终于压倒理智占据上风。于是他扮作男人,来到人间,用甜美的语言引逗伊娥,用煽情的话语来诱惑伊俄。
 
   姑娘非常害怕,为了逃避他,飞快地奔跑起来。如果不是这位主神施展他的权力,让整个地区陷入一片黑暗,她一定可以逃脱的。现在,她被包裹在云雾之中。她因担心撞在岩石上或者失足落水而放慢了脚步,也因此,迷茫的羔羊落入到宙斯的手中。
 
  诸神之母赫拉是宙斯的妻子——当然,是在厄洛斯出现以前的妻子。自从厄洛斯出现以后,他已经十分自觉地恢复到了单身的状态。这天,赫拉突然惊奇地发现地上有一块地方在晴天也云雾迷蒙。那不是自然形成的。赫拉顿时起了疑心,于是她邀请英俊的爱神与她同行,共同前往广袤的大地去寻找答案。
 
  厄洛斯当然懂得赫拉的意思。
 
  “这是个欠调教的神。”他皱了皱眉,决心好好教育一下他的情人什么叫作安守本分。
 
  赫拉在到达目的地之后就自行离去了,她知道身边的男神一定会给她以前的丈夫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宙斯预感到那个主宰了他全部感情的人的到来,为了防止自己遭到抛弃,慌乱中的他把那个美丽的姑娘变成了一头雪白的小母牛。即使成了这副模样,俊秀的伊娥仍然很美丽。厄洛斯一眼就看穿了这个粗劣的骗局,他微微笑了下,假意称赞这头美丽的动物,并询问这是谁家的小母牛,是什么品种。宙斯在窘困中,不得不撒谎说这头母牛只不过是地上的生物,是纯种。
 
  于是厄洛斯满意的当着伊娥的面,就脱下了众神之王的衣物。
 
  “这只是一只普通的动物,”恶劣的爱神笑着说,“想必你也不介意它见到你最淫乱的一面。”宙斯想要反抗,却又不敢违逆自己情感的主人,于是只好任由情人在一个人间女人面前剥光自己。
 
  众神之王拥有完美的身材,薄薄的肌肉下面有着让人目眩神迷的能量。厄洛斯的手缓缓游走在这幅毫不反抗任人蹂躏的身体上,突然就掐住了宙斯胸前娇嫩的红樱。
 
  “呜......”宙斯难耐地呻吟出声。开始他还因为被旁人围观而有些羞涩,不能完全的放开。然而此时的他,只是在情人最轻微的触碰之下都随时可能会爆发,只会小声呻吟着以求得到解脱,哪里还顾得上旁边的伊娥。
 
  爱神轻轻揉捏着因为动情而胀大的红点。询问众神之王自己可否给他打上标记。意乱情迷的宙斯完全不知道情人在耳边轻语些什么,只会紧抿着唇发出一阵阵欲求不满的呜呜声。
 
  于是厄洛斯用微利的犬齿噬咬着另一边寂寞的红豆,然后取出一个神力凝成的银环,毫不留情地贯穿了已经鲜红欲滴的小东西。血瞬间涌了出来,伤口却又马上愈合。因为疼痛,宙斯微微清醒了一下,紧接着马上就又陷入到更深沉的欲望中去。
 
  身为爱神的厄洛斯就像是浑身散发着最引人沉醉的春药,没有人能拒绝他的魅力,没有人能够不为他沉沦。小宙斯不断地流淌着眼泪,甚至连久经调教的后穴都开始一张一翕,渴望着被最爱的主人填充占有。 
 
作品 爱情与金箭(总攻) - 风流花心受宙斯(二) 内容
 
  厄洛斯没有让他如愿。
 
  他缓缓起身,在宙斯夹杂着迷离和渴望的眼神中拉开衣服的下摆,将宙斯最迷恋的小主人拍打到他的脸上。
 
  神祗的尺寸绝不是凡人可以比拟的,而掌管情一切爱欲和情欲的厄洛斯更是如此。看到那大的夸张的火热狰狞,宙斯下意识地就有些恐惧地吞咽了一下。
 
  沉睡中的巨龙缓缓贴近,宙斯不由自主地亲了上去。
 
  亲吻着,爱抚着,用心去服侍着。他费力得将无法掌握的硕大含入嘴中,口水沿着合不拢的嘴角滴落,灵巧的舌头如同对待玉盘珍馐一般舔舐,他有节奏地吞吐着,双手抚慰着,希望能带给爱人最大的享受。
 
  时间在此时变得毫无意义,宙斯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再又一次艰难地做了几个深喉之后,厄洛斯终于放过了他。
 
  带着一种得到满足的慵懒余韵,男性神祗俊美得简直称得上是惊心动魄。宙斯看得呆了,只觉得如果能得到他一个笑容,就是献上无尽的生命乃至至高的王座都是值得的。
 
  厄洛斯有些不解地看了一眼突然变成一只呆鹅的宙斯,随手刮掉他口角的白浊,将被弄脏的手指放到他的嘴边。宙斯立刻心神领会地含住手指,乖乖的做好清洁工作。直到厄洛斯的另一只手握住了他坚挺无比的火热,他才发现没有被允许得到释放的自己忍得如此痛苦。
 
  厄洛斯命令宙斯跪伏在地上,将一根手指插入他的后方缓缓扩张。“我决定替你管教它。”他这么告诉他。
 
  已经听明白了的宙斯有点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活像一只被教训了的小狗,引得厄洛斯缓缓发笑。
 
  扩张工作并不算难做。在已经可以轻松插入三根手指之后厄洛斯取出一副贞操带。后面仿真的器物是厄洛斯的尺寸,甚至连触感都一模一样,宙斯有些害怕有些期待,但是还是放松身体让他将那事物费力地挤了进去。
 
  好大,好涨。神的身体不会让他受伤流血,却足以让他吃点苦头。宙斯难受得皱眉,身前一直嚣张的某处也有些疲软。随手捏了下去,厄洛斯将他因为剧痛而彻底安静的前方也套上银环,才终于放过了他,转头去看旁边围观了整场性事的伊娥。
 
  这个可怜的姑娘何曾见过这般淫靡的场景?她既恐惧于那个几乎要强迫他的强大神祗被眼前俊美的男子压倒肆意轻薄,又害怕被亵渎的神灵不会放过目睹一切的自己,整头牛都被吓得瑟瑟发抖。
 
  厄洛斯似笑非笑地要求宙斯把这个披着美丽的动物皮毛的少女作为礼物送给自己——他敢肯定如果他即刻离去,宙斯怕是会对这个看到他最狼狈一面的少女做些什么。
 
  现在受到挤兑的欺骗者该怎么办呢?宙斯左右为难:假如答应他的请求,他就亲手把一个美丽的女子送给了爱人;假如拒绝他的要求......他不敢想象这种后果,担心因此引起爱人的怀疑而被丢弃。
 
  胸口还在隐隐作痛,甚至连勃起都不再自由的分身也在涨得发痛。思来想去,不敢再违抗的他决定暂时放弃打击情敌,把这光艳照人的小母牛赠给爱神。
 
  这日之后宙斯追悔莫及,尤其是在他听闻厄洛斯最近十分宠爱那只白色的小母牛,甚至有将它带在身边逗弄过之后。熊熊的妒火让他坐卧不宁,在知道厄洛斯把这头得他喜爱的小母牛交给阿利斯多的儿子阿耳戈斯看管时,他立刻着手准备除掉情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