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家教]当你家门口发现一只纲吉(all27) 作者:窈窕小妖

字体:[ ]

 
 
文案:
如题,当你上学上班杀人放火忙碌了一天回到家的时候,骤然发现你家门口坐了一只呆萌27,会怎么样?
情景一:里包恩俯身下去,挑起纲吉的下巴道:“蠢纲,你坐在这里是想告诉为师我,今晚上可以好好享用么,嗯哼?”
情景二:狱寺飞扑过去,边蹭边眼冒桃心:“十代目~~~坐在这里是迷路了吗???呜哇,眨着大眼的样子好萌!!!!”
情景三:云雀恭弥双手插兜,目不斜视,径直绕过门口那一坨毛茸茸的东西,开门进屋……
 
本文家教同人,架空背景,all27向,看我们的小纲吉和各位攻君们在不同的命运下又有了怎样暖心的故事~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阴差阳错 甜文 家教
搜索关键字:主角:泽田纲吉,里包恩 ┃ 配角: ┃ 其它:
==================
 
  ☆、最糟糕的邂逅
 
  男人觉得自己以往的生命中没有哪一天能够比今天更倒霉。
  他好不容易躲过了那群人的追踪,拖着受了伤的手臂东拐西拐,还要注意不要让手臂上流淌的鲜血滴落在地以防被人发现,眼看家门口就近在咫尺,上帝还要给他开这么个玩笑?!
  谁能告诉他眼前这个坐在他家门前的毛茸茸的东西是什么?!为什么这个东西就死死地坐在他家门口的台阶上了呢?!啊,不要以为你抬起大眼睛看我,我就会心软了?!
  男人,或许尚可以称之为少年的人,一把掀起自己头上的帽子摔在地上,伤口的阵阵疼痛以及一天下来做任务的劳累都使他额发上汗水涟涟。
  “喂,小鬼,你挡到我开门了。”
  语气恶劣之至烦躁之至。
  然而那顶着一窝乱绒绒碎发的家伙竟然一副没听懂的样子依旧是张着大眼,看起来十分好奇的样子盯着他面前这个一身黑衣服的少年。
  少年实在无法忍耐,他一下子拉起这个毛茸茸的小东西,顺势就要往台阶下面撂。
  这下可算是惹了大麻烦。
  就像是突然拉下了电闸,那家伙瞬间尖叫起来,叫的那个撕心裂肺震耳欲聋,让少年差点鼓膜震破脑部充血而亡。
  手忙脚乱之中,少年只得用那只受了伤的手臂捂住了那家伙的嘴,剧烈的动作牵扯到伤口,少年疼的倒吸一口气。然而眼下他却没有顾及这些,反而十分迅速地将那小鬼压在怀里,轻手轻脚地挪到庭院外,小心翼翼地掩藏在一丛浓密的灌木后面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灿烂的夕阳摇摇欲坠,将整个天空都熏染成橙红交错的颜色,然后洒遍了大地。两旁的住宅区静静地矗立在夕阳下,街道上也只是有三三两两的行人而已,除此之外,并无异样。
  少年这才松了一口气,略微放松下来紧绷的神经。然而这时,一阵细小的抽泣声传来,吸引了少年的注意。那抽泣声先是断断续续的、极其微弱,然后越来越大,眼看又有爆发之势。
  少年不得不把视线转移到怀里的那一坨软软绒绒的东西上。他不耐烦地扯出那家伙的后领将他从自己的怀里揪了出来。
  “你哭什么,嗯?”
  “呼、呼吸……纲吉不能呼吸了……呜呜……”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从那张小小的粉红色嘴巴里吐出,小孩那圆嘟嘟的脸因为长时间闷在少年的怀里憋出了两抹红晕。他那大大的褐色眼睛水汪汪的,眼眶周围微微泛红。他的鼻子下面还托着一条亮晶晶的不明液体。
  真是一副蠢样。
  少年不自觉地皱了皱眉,略带嫌恶地将小孩放在地上,然后拍了拍胸前起了些褶皱的衣襟,转身就要往庭院里迈步。
  却冷不防被腿上的重量拉了回来。
  他无比郁卒地看着死死抱着自己小腿的小孩。
  “我说,你是哪家的孩子,你不回家反倒在我家门口坐着干什么?”
  少年抖了抖自己的腿,那小孩纹丝不动,他只好忍着自己快到临界值的怒气问道。
  “纲吉……妈妈……呜哇!!!”小孩抽噎着扯出几个模糊的字眼,却突然一下子大哭了起来,这样子的嚎啕大哭立刻引来了行人异样的眼光。
  “阿拉,怎么能这样子欺负小孩子呢?”
  “就是啊,看那个人相貌堂堂西装革履的样子,谁知道心眼那么坏欺负小孩子,真是人心隔肚皮啊。”
  “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
  听到不远处几个妇女的窃窃私语,少年顿时尴尬起来。他顾不得自己手臂上的疼痛,再次一把捞起粘在自己腿上的小孩夹在腋下,步履沉稳地走进庭院,然后迅速跨上台阶,开门,将门反锁起来,把小孩放在地上,动作一气呵成。
  少年扯下脖子上的领带随手挂到衣架上,脱下浸染了血液的西装外套和白衬衫扔到卫生间里的洗衣机上,然后走进卧室,从衣柜里的抽屉中拿出一个急救箱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开始给自己处理伤口。
  少年的手法非常娴熟,看得出来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他□□的上半身轮廓非常优美,健美而不夸张的肌肉在少年的身上均匀地分布着,只可惜有几个伤疤横在那里,触目惊心。
  有细长而深刻的剑伤,有小而圆的枪伤还有被别的什么利器划过的伤痕。
  少年毫不在意地在手臂上的伤口处撒了些药剂,然后用镊子夹着医用棉在酒精里面沾了沾,堵住仍有丝丝鲜血流出的伤口,又拿起绷带将手臂缠了一圈。
  幸好只是擦伤……但是这样子差点被子弹打中已经好久没经历过了呢,少年拧着眉头的表情很是沉重,难道是自己的实力退步了?
  还是说自己今天点儿实在太背?
  他看了一眼呆呆地坐在自己对面的小孩,别过脸去,狠狠地咒骂上帝,操他妈的。
  “给我好好说,你为什么坐在我家门口。”少年恶狠狠地瞪着对面的小孩,看见小孩一张嘴,话还没吐出,眼泪又有决堤的倾向,便连忙补充了一句,“不许哭,再哭我立即就把你扔出去。”
  “呜……”小孩蹭了蹭鼻涕,似乎是感受到了少年恐怖的眼光,打了一个哆嗦,强忍着眼泪,抽抽搭搭地说:“妈妈……妈妈让我坐在这儿等她……呜……可是,纲吉都……都等了一天了……妈妈……妈妈还不带纲吉回家……纲、纲吉害怕……纲吉不敢乱跑……呜呜……”
  啧,等了一天了吗,很有可能是被遗弃了啊。
  少年略带同情地看了一眼仍然止不住哽咽的小孩——可是即便如此,又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喂,你几岁了?”少年打断对方的哭泣。
  “呜呜……纲吉今年五、五岁了……”小孩老老实实地答道,声音奶声奶气的却又透着一股认真,仿佛是在幼儿园回答老师的问题一般。
  五岁?应该已经明白不少事了吧。
  “你……”少年望着对方湿润的像是一头被捕的小鹿一般无辜害怕的眼眸,狠了狠心说道,“很有可能被你的母亲抛弃了。”说出来的话直刺人心。
  对方却是全然没有听懂的样子,愣愣地看着他。
  “就是说……你妈妈不要你了!”少年心头突然涌上一股烦躁,他别过头去,不再看对方的眼睛。
  小孩沉默了几秒,突然爆发出了一阵更加汹涌的哭声。
  “呜哇!!!你骗人!!!妈妈才不会不要我!!!”小孩像是听到了什么最为恐怖的事情般嚎啕大哭,“呜哇……妈妈……我要妈妈……”短小的四肢无意识地挥舞扑腾着,仿佛是掉进水中快要窒息的人。
  少年头痛欲裂地看着对方的反应,开始后悔自己是不是不该告诉这孩子这个消息……
  “别哭了!”他朝着小孩喝道,然而对方兀自沉浸在自己的悲痛里,对外界世界全然无反应。
  他霍地起身,走到电视柜旁边翻翻找找,最终抓了一把糖果扔在小孩面前,这些糖果是平时他为了补充血糖维持头脑清醒备下的。
  “给你,吃糖。”简短地抛下几个字,少年倚在柜子旁,看小孩的反应。
  小孩果然被茶几上摊开的花花绿绿的糖果吸引住了,他瞥过头看了一眼少年,似乎是在确认自己的行为是否能够得到允许,然后小心翼翼地拿起一颗糖,剥下红色的糖纸搁进茶几旁的废纸篓里,才将糖果放进嘴里吮吸着。
  看起来还是蛮有教养的,少年闲闲地想着。
  趁着小孩终于止住了痛哭的这当儿,少年走进卧室拿出了一套休闲服,他边换衣服边对着那孩子说道:“把你的脸洗一下,我们出去一趟。洗手间在那边。”
  然后他抓起一把糖揣进自己的兜里。
  “哥哥,我们是要去哪儿啊?”小孩一边吮着嘴里的糖块,一边带着好奇地问牵着自己走在前方的少年。
  然而少年却并未回答他。
  小孩却丝毫不气馁,一个劲儿地抛出一个又一个的问题。
  “哥哥,你家里怎么就你一个人呢?你妈妈呢?”
  “哥哥,你几岁了?”
  “哥哥……”小孩还想问什么,却被少年的脸色吓得说不出话来。
  “给我闭嘴!”少年俯下身子,居高临下地睨着这个啰嗦不停的小孩。他就奇怪了,明明刚刚还在为等不到妈妈哭得那么痛心,怎么这么快就忘了?真是个蠢小孩。
  小孩被这么一吼,眼角立刻又泛红了。
  少年咬了咬牙,一字一句地道:“我、的、名、字、是、里、包、恩,我、不、是、你、哥、哥!”
  “哥哥……”小孩刚要说什么,瞥见少年危险的眯起的双眸,连忙改口:“里、里包恩……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里包恩直起身子,看着不远处的建筑物,道:“警察局。”
  小孩困惑地眨了眨眼,问道:“可是为什么呀,妈妈说只有坏人才去警察局呢。”
  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浮上里包恩的嘴角,他说道:“哦,是吗?”这么说倒也没错,毕竟自己这个杀了不少人的杀手可算是十恶不赦的坏人了吧?嘛,不过今天,他可是去做好事的。
  一个少年牵着一个小孩的组合很是引人注目,然而里包恩毫不在意,他径直走到报案处,将小孩放到一旁的椅子上,简单明了地描述了一下自己遇到这孩子的经过以及这孩子被父母抛弃的可能性。
  “那么,把这孩子放到这里就没我什么事了吧。”
  得到警局工作人员的肯定回答之后,里包恩一脸轻松地起身准备扬长而去。
  却没料到那小尾巴竟然还跟着自己。
  “喂,你不要跟着我了。好好地待在这里,他们会帮助你找到你妈妈的。”少年毫无愧意地说道,即使他心里清楚得很,永远不会有人来认领他了,然而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真的吗?”小孩的眼里瞬间盛满了喜悦,那张脸立刻笑成了一朵花,一扫之前的阴霾,“哥哥果然是个好人!纲吉会好好在这儿等妈妈的!”
  又听到那个讨人厌的称呼,这次他却没再纠正,反正再也见不到了不是吗。
  他笑笑,道:“嗯,你要乖乖的。”
  说完,他转身就走,再也没有回头。
作者有话要说:  
 
  ☆、开什么玩笑?
 
  当里包恩投入到下个任务,刚刚踩点完毕,回家计划着行动方案时,家里的座机突然响了,他不禁有些纳闷,这个电话一直都只是摆设,很少有人打,如果有工作上的事,是会直接打到他的手机上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