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楼之没空宅斗 作者:武思辰(上)

字体:[ ]

 
 
 
宅斗?谁有工夫和你宅斗?要的就是一力降十会!
现代人魂入红楼,在大宅门里生存生活。宅斗这么费力费神的事情谁爱斗就去斗吧!大爷我可没工夫和你们玩这些!
与其和你们困在内宅里斗来斗去,爷我不如走向外面更广阔的天空自己装逼自己飞!
 
 
内容标签:红楼梦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红楼众 ┃ 配角:红楼众 ┃ 其它:重生,穿越,一力降十会
 
 
晋江银牌推荐:宅斗?谁有工夫和你宅斗?要的就是一力降十会!现代人魂入红楼,在大宅门里生存生活。宅斗这么费力费神的事情,谁爱斗就去斗吧!大爷我可没工夫和你们玩这些!与其和你们困在内宅里斗来斗去,爷我不如走向外面更广阔的天空自己飞!
文中的主角们重生成红楼梦中各种人物,包含了酱油、炮灰和连名字都没有的路人甲。生于内宅却不愿纠缠于此,因而开始霸气测漏,对敌人不断打脸。全文奇思妙想不断,干净利落的解决各种内宅争斗!剧情跌宕起伏,引人入胜。
==================
 
    ☆、 第1章 贾瑚1.1
 
      贾瑚一身孝服呆呆的跪在荣国府大奶奶张氏的灵堂里,仿若四周的喧嚣都不复存在。下人们因着往日里瑚哥儿的做派也不敢上前打扰。
  而贾瑚本人,此时却是在回忆自己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明明已经这么努力了,为什么最后还是栽在了这自己最看不上的后宅阴私上面?
  其实贾瑚并不是地地道道的贾家人,或者说,不是地道的古代人。简单一点来说,贾瑚是个赶上了穿越大潮的21世纪幸运儿。但是现在看来,似乎也不是那么幸运。
  贾瑚本人是胎穿来的,如今已经六年近七年了。在过去的七年里,贾瑚本人是努力的撒娇卖萌,不断的和太老太太徐氏、贾代善等人刷好感度,努力的保护自己的母亲,努力的收拢尚未散去曾服侍过第一代国公爷贾源和国公太太徐氏的下人们,努力显示自己的聪慧来巩固大房的位置,努力的树立威信来给被贾母压制的贾赦造势。可是最后还是在贾代善刚死就栽了!
  先是贾母不顾已经怀有七个月身孕的长媳张氏的身体,用最严苛的方式守孝,害得张氏胎息不稳,几次血流不止。贾瑚本想争上一争,但是被张氏拦住了。
  毕竟这是尽孝,若是贾瑚真的提出异议,那么不孝的名声错处便落在了整个大房身上,贾瑚的前程也就全完了。
  再之后,守完了七七,全家人扶灵从京城回金陵的一路上,风餐露宿。此时贾瑚已经觉得张氏的身体不好了,可是到底人微言轻,没见过这种种杀人不见血的手段,被贾母用孝道要挟,使得张氏刚到金陵,便开始下血了。
  贾赦虽软弱,但到底请来了金陵的妇科圣手,把胎息稳了下来,只是反复叮嘱,千万不可再有大的情绪波动,仔细静养,否则恐有性命之虞。
  贾瑚在张氏床前侍疾了近十天,才要回自己的院落。只是路过府内的花园时,因为天色已暗,贾瑚也没让下人跟前跟后,就被一个黑影逼得跌进了池塘里。当水淹没了自己的口鼻时,才想起这里可不是被张氏经营的如铁桶一般的绿源堂(京城贾家大房奶奶的住处)。
  如同连环计一样,张氏听闻消息之后当晚就早产了。不光如此,因为刚到金陵,家中各处尚未安置妥当,贾瑚请贾赦在来金陵第一天就找来的稳婆,也被贾母和王氏先打发回家去了。被阻隔了消息的贾赦被贾母的阳谋打了个措手不及,等找了稳婆回来的时候,张氏已经卸了气力变成难产了。
  贾瑚昏了一天之后醒来,得知张氏虽然产下了一个男孩儿,但此时却血流不止,连忙赶到了张氏的床前。
  张氏却在看见贾瑚之后,脸上金纸一样的脸色红润了起来,人也精神了不少。贾瑚就知道这是回光返照了。张氏把刚出生的二哥儿抱在怀里仔细的爱抚了好久才让奶娘抱着,又拉着贾瑚的手抚摸着,好像在诉说自己不能看见贾瑚长大成亲生子的遗憾。
  贾赦不顾产房不净冲进来之后,张氏便给了贾瑚一个小木头匣子,便让贾瑚和二哥儿出去,自己和贾赦单独说话。贾瑚捧着木匣子站在产房门口吹了小半个时辰的风,期间听见贾赦带着哭腔的“我不娶”、“我听你的”之类的声音。直到最后,贾赦大喊了一声“芙儿”——那是张氏的闺名,便没了声音。贾瑚进了屋里,只看见贾赦紧紧搂着自己的母亲,无声的流泪。此时,贾瑚才对这个自己的“父亲”,有了一丝真切的感受——父亲是爱着母亲的。但那又有什么用?母亲不还是被你的好母亲、好弟妹联手害死了?你和我一样,都是帮凶!都是让母亲身死的帮凶!
  什么名声?什么孝道?什么前程?都没有我母亲的一根头发丝重要!
  但就是因为这些没用的东西,我却丢了最重要的亲人!帮凶!贾瑚入魔一般不吃不喝,却丝毫感觉不到疲惫般为张氏守了三天灵之后,每天都被家里的下人硬撬开嘴灌参汤进去,这才支撑到今天,如今已经是第六天了。
  “瑚哥儿,你可不能这样啊!”正当贾瑚出神之际,一声哀哭传来。贾瑚一惊,转头看见母亲身边的陪房许冲家的扶着曾服侍过老国公夫人——自己的祖奶奶——的王嬷嬷走来。“瑚哥儿,你可知道,你守灵这几天里,二太太已经接了府里的管家权?你可知道,已经有流言说二哥儿生来克母?你可知道,二太太要把你母亲的陪房都打发了?你可知道,你的好奶奶要收了你母亲的所有嫁妆,还要给你父亲续娶?”一连串的“你可知道”一下子把还在悲伤迷茫中的贾瑚惊醒。
  是了,自己此时才是最应该振作起来的时候。
  贾瑚看了一眼灵堂中的牌位,深吸一口气,搓了搓脸才开口,声音沙哑难当:“扶我起来,叫许冲来找我。”
  又转向了王嬷嬷,“嬷嬷容我先去洗把脸,之后您再和我仔细说说这十几天的事情。”母亲一定早就料到这些,才会提前把自己已经收拢的人和自己陪房的身契给了自己,才会把嫁妆里地契房契一类的给了自己,才会把许冲家的和王嬷嬷叫来问醒了自己!
  史氏,你偏心小儿子不关我的事,但你不该压制我父磋磨我母!王氏,你肖想这荣国府的爵位权势,但你不该害我母亲性命,毁我弟弟名声!
  今日我虽羽翼未丰,但我杀不死你,也要生生咬下你们一块肉来!他日我定要你们血债血偿!贾瑚握紧了手,在心里许下重誓。
  “许冲,我手上有多少武奴和武婢?”贾瑚把自己收拾干净后,又名人去将自己的二弟,未来的贾琏抱到自己屋里,坐在正堂招来了许冲问道。
  已经年过半百的许冲利落的行了个礼,立刻回道:“回大爷的话,太老太太一共留下了武婢28个,太老太爷留下武奴76个。后来有陆续调教了一批,现有武婢43个,武奴127个。”
  贾瑚早在这六七年里,被这拖拖拉拉的宅斗给弄得心烦意乱,心里早就积压着一股邪火。今天正好就要借着自己弟弟的由头来发泄一下:“让武婢分成4组,给我把二门守住了,不许进出。按着王嬷嬷和太太房里刘嬷嬷的话,把凡是说过二爷克母的奴才都给我全家押来。若有在内院当差的,先不必管,等到膳时,直接从大厨房拿下。嘴都给堵严实了,别让内院听见动静。我不管他是太太二太太还是老太太的人,都下了差事绑上!主子就这么几个,要这些个人做什么?”
  许冲答应一声,想了一下又说:“大爷,大老爷那里?”
  贾瑚一滞,想到了贾赦在母亲亡故时的哀伤,开了口:“父亲那里,我会让刘嬷嬷去说的。这也不是什么大事。”的确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处置几个犯了主子口舌的奴才罢了。
  许冲跟贾瑚说的武婢和武奴,最初可是当年太老太爷和我朝太、祖皇帝一起上过战场的。尽管当初这些人初上战场的时候也才将将十五六岁,但是到底都是见过血的。后来这些人有的混了个官身,有的照旧留在府里成了贾家的家生子。这些家生子的后辈也和贾代善一起打过仗。手段那叫一个干净利落:见到人先擒胳膊、卸下巴,绳子一捆扔墙根儿底下,10个一组牵到贾瑚的院子里。一套动作几息就完成。
  贾瑚这时候刚给贾琏喂了羊奶,把他哄睡着,交到王嬷嬷手里。
  如今刚把那个自己母亲才去世,就转投他人的奶娘给押起来,除了王嬷嬷和刘嬷嬷,他还真不敢用其他人。就连这两个嬷嬷,他也不是全然相信的。这两个嬷嬷或许是对自己的母亲和太奶奶有情谊,但是……到底自己虽是承嗣之人,但二房也是贾家血脉。谁知道会不会有哪个脑残的希望大房和二房“守望相助”呢?又或者为了私心动点手脚?
  贾瑚看着自己院子里捆了七八串的人,心里冷笑,幸亏自己挪出了内院,否则这院子还装不下这些个玩意儿呢。
  “早年间曾听说太爷爷领兵时,最是军纪严明,令出必行。若有违反军规者,必杖之。后来太、祖建国天下承平,我荣国府又是慈善人家,杖刑确是用的少了的。可如今,却有一帮子黑心背主的奴才,欺我年幼母亡,在背地里编排我的亲弟弟,荣国府的二爷生而克母,我就不得不整治门风了。许冲,每人五十板,抄没家财,全家发卖到西北。”
  
 
    ☆、 第2章 贾瑚1.2
 
      那七八串粽子似的人一开始还七个不服八个不忿,一听这话,立刻“唔唔”的挣扎起来。
  本以为这七八岁的孩子,哪怕再聪慧,受了委屈生了气,还不是找人告状去?别说老太太和二太太现在管着府里的内务,不会为了个自己厌恶的小辈儿罚他们,就是罚了,也不过是几个月的月钱,做个样子罢了。或者他们当着老太太二太太的面辩驳几句,还会变成这瑚哥儿跋扈进而毁了贾瑚的名声,就可以借此顺势入了主子的眼。
  万没想到他半句话不听,直接上板子。五十板子!这是不死也半残啊!更何况执杖的是府里那些杀神,根本就是没有活路了!
  贾瑚身边的两个大丫头对视了一眼,对贾瑚忽然而至的心狠有些心惊,犹豫了几息,碧纱上前一步:“大爷,这些人有的只是因为家里的婆娘说了两句。全家都打五十,恐怕连那些没留头的丫头小子们的命,都保不住了。”
  贾瑚长出了一口气,一笑:“说了两句旁的也就算了,偏偏口下不留德,牵扯我还没满月的弟弟。他们的小子丫头可怜?我弟弟才可怜呢。都说现世报,这就是报应。谁让我是主子呢?往日里倒是可怜他们,也没与他们多为难过。偏偏他们却与我来为难,我还忍着不成?我倒是忍了,最后呢?”唯一一个不计一切代价对自己好的人被忍死了,被母亲挣命生下的弟弟差点就被毁了名声。忍?今后再不忍了。
  碧纱立刻低头告罪一声,退回了原位站好,再不言语。
  整整一个半时辰,贾瑚的院子里最大的声音就是板子落在皮肉上的“啪啪”声。
  贾瑚手里拿着碧纱碧荷整理出来的名单和贾府里所有家生子的名单对照。果然,所有被杖罚的人里,没有一个是贾史氏的人,也没有贾王氏的心腹。这些,不过是些虽是可以抛弃的卒子罢了。
  贾瑚看着名单,忽然笑了。自己以前一定是陷入魔障了。为了博一个亲和宽厚的名声,平时就算是对下人,也是礼貌居多,更别说对二房的贾珠和贾元春了。
  为了个宽宥待人的名声,自己划了许多的条条框框,可还是低估了贾史氏的手段。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也是她的亲孙子,怎么他就下的去手要毁了自己和贾琏呢?自己又怎么就认为贾代善会留个后手什么的为自己铺个路呢?算了,不想了。
  贾瑚把手里的几张纸往桌子上一扔,端起茶盏喝茶。
  须臾,许冲在门口回报:“大爷,了(liao)了。”
  “还剩几个?”贾瑚头也不抬,“进来回话。”
  许冲这才进到屋里:“回大爷的话,没了47个,还有29个。”
  “发卖吧。没了的都烧了。”贾瑚点头表示知道了。待许冲走到门口,贾瑚有加了一句,“别忘了都灌下哑药再发卖。我可不愿在外面听见贾家的私、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