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瓶邪]这是一篇瓶邪文 作者:净微蓝

字体:[ ]

 
书名:[瓶邪]这是一篇瓶邪文作者:净微蓝
晋江2015-08-17 完结
文案
 
瓶邪817贺文
说是瓶邪文我自己都不是很好意思,但,怎么说呢,这就是一篇瓶邪文
必须是瓶邪文,只能是瓶邪文
看朕亲自做的封面!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邪,张起灵 ┃ 配角:解雨臣,王萌 ┃ 其它:盗墓笔记,瓶邪
 
  ☆、这是第一章
 
  2015年在王萌记忆里的开年第一场雪,是在元宵节那天。
  后来过了很久他才想起来,那也是他供职的那个古董店的小老板生日。
  如今这个年近四十的男人显然已经不再是能被人毫无压力地叫着“小老板”这种称呼的年纪了,就连当年那个三爷手下的伙计们叫得朗朗上口的“小三爷”,现在除了那谁也看不清他在想什么的黑瞎子和青梅竹马的解家当家之外,也没人敢光明正大喊出口了。
  如今认识他的人,亲近的,叫他“老板”,疏远些的,就叫他“吴小佛爷”。
  十年的出生入死杀伐决断,如今不会再有人叫他吴邪,更不会有人记起他曾被人叫过“天真”。
  只是王萌心中却还是常常想起十几年前那个和他一起懒洋洋趴在古董店里,眯着眼睛透过丝丝缝隙般的阳光看着店里那扇特意做旧过的木门,等待可能一年也来不了一次的客人的小老板。拿着枪的时候,也会经常怀念那时候举着个仿冒做旧的“明清茶壶”,虚张声势地忽悠什么都不懂的老外的自己。
  都不一样了。
  自从十多年前自家老板从秦岭回来之后,一切就仿佛被命运的手拉扯着一样顺理成章地展开,来势汹汹,挡都挡不住,拉也拉不回来,从此老山深海,高原大漠。九死还生的日子过久了,渐渐对生死都已经麻木了起来,只觉得从前平静的日子都是假的,只有这一次次的出生入死才是真正的生活。
  然而今年伊始,小老板就渐渐开始收拢起了手头的事儿,才到二月中旬就给伙计们发了笔钱,只说放大假,让大伙儿安心休息回家过年,有活不会亏待大家。
  他本人则带着王萌,处理完了手头所有收尾事宜之后随便买了一趟最早的飞机,连夜回到了杭州。
  刚下飞机,久违的从深山老林回到文明社会的感觉就令王萌打了个哆嗦,直到哆嗦变成了喷嚏才发现是因为自己穿少了,冻得慌。
  太久不回杭州,南方二月的风简直冰冷刺骨,寒气裹着湿气一下子把王萌的鼻涕眼泪都逼了出来,而他还在吸溜着鼻涕还在纠结没有餐巾纸,要不要用这件价值虽然很菲可却跟了他多年陪他装了多年逼的黑西装的袖子擦一擦的时候,吴邪都已经下了舷梯,正站在风里有些好笑地看着他了。
  “我说王萌你不是吧,冬天的西藏也去过了,大漠的晚上也呆过了,回个杭州刚下飞机就感冒,你看看你,丢不丢人?”
  王萌不禁悲从中来。
  人比人气死人,一样的衬衫西装,人家就能站在风里长身玉立一副台湾小言霸道总裁脸,自己……还是不要看了。
  他吸了吸鼻子,跟下舷梯,一边走一边还忍不住申述。
  “这不一样啊老板,咱们这些年去的那些地方都不带这样的,别看温度不怎么低,这风跟往脸上泼水似的,太霸道。”
  虽然两个人独处之时的王萌偶尔会恢复当年那种惫懒的性格,不过手脚在这十年当中是实打实地变快了,说话间就已经来到吴邪身边,被他抬脚虚踹了一下。
  “少废话,土生土长的杭州人,就放你在外面浪了几年而已,回家了还不习惯。”
  “老板,这不一样,我家都没人了,就剩我一个,跟你在外面跑了这么多年,我这辈子已经决定要紧跟老板步伐,老板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老板家就是我家,你到哪儿我就到哪儿。”
  吴邪听得好笑,抬腿又是一脚。
  “呸,老板媳妇儿是不是你媳妇儿?这些年你胖爷一年到头跟咱也见不了一面,我就想不通你都跟哪儿学的这油嘴滑舌。”
  “我想,这大概就是天赋吧。”
  “滚滚滚。”吴邪憋不住笑,只好冲着王萌挥挥手,“时间还早,等等你先回,我去西湖边自己走走,钥匙在行李箱里,自己拿。店里这些年没人照顾,你受累收拾收拾,别一回去就躺尸。”
  “好嘞!”王萌答应了一声,又笑嘻嘻地凑上前,“老板,这么大冷天穿这么少还去逛西湖,这么闲情逸致真的好吗?你是要泡白蛇啊还是怎么地……”
  “这你甭管,回你的家。”
  吴邪作势要打,王萌迅速闪开,比了个OK的手势就准备分头往取行李处走走。
  “啊,还有。”吴邪却叫住了王萌,看着自家伙计一副“老板还有什么事”的茫然脸,难得地露出了欲言又止的表情。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摆摆手。
  “没什么了。”吴邪说道,“我忘了。”
  听说自家老板竟然会忘事儿,王萌露出了夸张的惊讶表情。
  后来王萌发现,原来那天自家老板忘事儿并不是单纯的偶尔犯迷糊,而是犯病的开始,具体表现为,老板脱下了西装,干干脆脆地变回了当年那个古董店的小老板,每天喝喝茶发发呆,抱着特意差遣王萌去弄来的高配笔记本玩连连看笑嘻嘻地玩得不亦悦乎。
  这都什么跟什么。
  王萌一边心疼那台明珠蒙尘的电脑,一边看了一眼日历。
  今年是2015年没错,绝对不是他穿越回了2005年。
  可自家老板却偏偏有把这十年都无效化的能力,令王萌不由感叹,在西藏修过佛的人就是不一样。
  甭管是不是真出家,也甭管是不是真修佛,只是听网上小清新说过去一次西藏就能净化心灵,虽然当年被西藏风雪糊一熊脸眼泪刚流下来就都冻住了的王萌并不这么觉得,然而现在看到老板那情形,也容不得他不信。
  总之迷糊着迷糊着,不知不觉就过年了。
  杭州不知道哪年开始禁了春节烟花燃放,连带着连卖烟花爆竹的都几乎绝了迹,要不是那天晚上王萌实在不敢跟吴邪抢电脑开了电视胡乱调台正巧看到春节联欢晚会,两个人就都忘了今晚年三十。
  不过这么些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下地,别说演员了,就连几乎没有大变样的主持人二人都不怎么认得出来了,只好看个热闹图点儿年味,顺便在演员里比比谁认得出的人多。
  于是时间就在吴邪和王萌一边嗑瓜子一边对着电视“诶你看关牧村!”“这个不是那个谁……老白?”“呸那是白展堂!”“羽泉唱京剧啦哈哈哈!”“嗯果然没有你花儿爷唱的好听。”中一点点地走了过去。
  直到王萌一把抓住吴邪的手兴奋得几乎跳起来为止。
  “老板老板!刘德华刘德华刘德华!刘德华上春晚啦!”
  吴邪被他晃得头晕,一边打掉那只爪子,一边摇摇头嫌弃地看着王萌。
  “不要一脸……现在都怎么说来着?脑残粉?别这么脑残粉好吗?”
  “嘿嘿嘿嘿嘿。”
  从大学时代就喜欢刘德华喜欢的要命的王萌才不管吴邪有多嫌弃他,只顾着把板凳往前面搬了搬,摆出一付专心致志看电视的架势。
  正因如此,他并没有发现在前奏结束刘德华开唱之后,吴邪变了变脸色,只坐了一小会儿就起身离开了客厅。
  等他因为听完了偶像唱歌一脸感动地回过头来,发现自家老板不见了的时候,蔡明演的小品都已经开始了。
  “哎,刘德华真是十年如一日的帅,就算最近有点显老了也帅……咦?老板你到哪里去了?”
  并没有人回答他。
  王萌看了看小品,在开头就被蔡明的装腔作势和尖酸刻薄吓到,于是在一个并不好看的小品和自家老板之间,他果断地选择了去寻找老板。
  这间小古董店是一楼店铺二楼住家的格局,房间并不大,何况王萌已经闻到了烟味,直接循着烟味找到了阳台。
  阳台没有灯,和阳台相连的房间也没有开灯,整个屋子里就只有楼下路灯的灯光和吴邪手上的烟勉强算得上光源,黑洞洞的。
  “哎老板,怎么不开灯,又不是做贼……”王萌一边费解地歪了歪头,一边伸手就打算开灯。
  却被吴邪制止了。
  “别开灯。”他说,然后顿了顿。
  王萌看见吴邪手上烟的红光骤然亮了起来,然后又长长地吐出了一口烟来。
  “你回去看电视吧,我在这里歇一会儿,抽根烟就回去。”
  然而直到李谷一几乎万年不变的开始唱难忘今宵了,王萌也没再见到吴邪回到电视机前。                        
作者有话要说:  今年春晚刘德华唱的那首歌叫《回家的路》
  _(:з」∠)_开唱前几句歌词,也就是小老板听到的那几句是
  回家的路
  数一数一生多少个寒暑
  数一数起起落落的旅途
  多少的笑多少的哭
  回家的路
  数一数一年三百六十五
  数一数日子有那些胜负
  又有那些满足
 
  ☆、这是第二章
 
  吴邪的反常是持续的,一天两天不好,三天四天没完,半个多月了,也没变回原本那样儿——或者说,一直都保持着最最原本的样子。
  王萌也就看了他这样儿两天便习惯了——大不了就也跟老板一起当作这十年不存在,还过以前那样守法小市民的日子。正如他回来那日在机场所说,他这么些年来孑然一身,是跟着吴邪东奔西跑也好,亦或是回归原本古董店小伙计的生活也好,都没什么区别。
  咳,当然,这个“守法”是不包括关于“明清茶壶”之类的话题的。
  平稳的日子总之持续着,直到有一天,古董店那扇大门上的铃铛叮叮当当地响了起来。
  这些日子王萌人设自我恢复得十分好,一听见有人开门就条件反射地从高高的柜台后面抬起头来,嘴角也挂上了职业的笑容。
  “这位客人,您今天是想来瞧些什么?小店唐宋元明清民国,从拓片到大件儿您想要啥都……”
  可惜他一句相当职业的台词说到一半就卡了壳,后面的词儿最后全在看见对方的脸时变成了掩饰不住的惊讶。
  “花……花儿爷?”
  “嗯,是我。”来人点点头,在门口将肩上头上的落雪都掸掉之后将外套往前递了递。“愣着干嘛?”
  “啊啊对不起。”王萌从柜台几步赶往门口,接过了他的外套。“那个,我多嘴问一句,花儿爷您今儿来是……?”
  不怪他一头雾水,毕竟解雨臣这些年光是解霍两家的事情就够他忙的了,加上他和吴邪的行事手段不那么一样,两家这么多年虽然经常共同做事,但往往台前幕后分工明确,很少碰面,这下由解雨臣自己亲自摸到杭州来找吴邪,总不至于是嘘寒问暖吧。
  王萌估计搞不好有什么大事要找自家老板商量商量也说不定。
  然后解家花儿爷就笑眯眯地打了他的脸。
  “没啥大事。”他轻描淡写摆摆手,“找你们吴小三爷随便叙叙旧……他人呢?”
  “大概在上头玩儿电脑呢吧。”王萌轻咳一声,庆幸自己还没把话说满,之后抬手一指楼梯,“要我替您叫他一声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