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陆小凤同人之玉璧 作者:七尽

字体:[ ]

 
 
简介:
玉璧前世叫什么名字已经不可考,从他穿越到陆小凤的世界起,就每天活在担惊受怕中。毕竟摊上一个腹黑心机(哗——)教主大人做爹,就已经神经衰弱累觉不爱了,还要为救活城主操碎了心,更有一个不省心的好基友皇帝老大虎视眈眈,这日子还是人过的么!!说多了都是泪~~~~~~
<( ̄ˇ ̄)/终于憋出一个简介~~其实文风非常正经。。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玉璧 ┃ 配角:西门吹雪,叶孤城,陆小凤,花满楼,司空摘星 ┃ 其它:
 
 
  ☆、第一章 桃花岛主
 
  他穿越了。他穿越的世界很有趣,他穿越之后的身份很神秘。
  七岁时,他的父亲将他送走,让他认一个陌生人做父亲。而他的父亲,却领养了别人家的孩子做儿子。
  那一天是立冬,时间是凌晨。东方的天空刚刚发白,他的父亲将他抱上马车,拍着他的小脑瓜说:“此一去,不知何年再见。你要多保重。”
  他知道他的儿子很聪明,十分聪明,根本就是个神童、天才,但他仍然很担心。“为父不怕你受欺负,因为你的轻功足以逃跑。也不怕你走上歧路,因为你很懂事。”他叹了口气,这是他每天对着自己儿子习惯性的动作,“我就怕你被人当作女孩娶回家去。”
  “老爹,只要你不给我找个十九姨娘,我就万事大吉了。”
  “你若是能娶到十九个女人,我也就万事大吉了。怕只怕女人们把你当作姐妹,而不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
  “老爹!我现在还小,哪能看得出以后的样貌。说不定等我长大后,会和老爹一样英俊潇洒,女人们宁可倒贴,也不忍心看我独立空夜。”他看了看泛红的天边,也学着父亲叹口气,道:“太阳要升起了。”
  “嗯,你也该走了。”
  “父亲,您保重。”
  二人郑重道别,然后一个钻进马车朝着南方越行越远,另一个站在漫天黄沙中静默良久。
  他坐在马车里并未把父亲的话放在心上,然而很快他就发现,他的父亲果真是世上极其伟大的人中的一个。因为他遇见了一个男孩子,那个男孩子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等我长大后,娶你做老婆好不好?”
  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于是他一把拉开自己的衣襟,用白嫩嫩的手指头戳着自己的胸膛,大声说道:“看清楚了!我是男孩子!”
  不料那个小男孩儿反应极快,一把将他白花花的胸脯捂住,郑重而严肃地对他说:“女孩子不要随便把胸露给别人看。”然后又红了脸,嗫嚅道:“但是等你嫁给我以后,可以给我看。”
  他觉得自己的头顶已经在冒黑烟儿了。“笨蛋!谁要嫁给你!我要嫁也嫁给西门吹雪!你算哪根葱!”他大声吼完,转身就跑了。
  而被他吼愣住的小男孩儿,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浅蓝色衣袍,再看看手中的木头长剑,咬紧了稚嫩的唇也握紧了短白的手指。
  这段插曲很快就被遗忘,直到很多年以后,在他第二次遇到这个男孩的时候,他才想起来。
  人生岂非都是如此?一句话,有人记得,有人忘却。记得的人,因为这句话做出改变甚至改变命运。而忘记的人,你不能说他无情,他只是无心。
  此时,无心而又有那么一点儿情的人站在遮天蔽日的桃花之下,惬意地欣赏这幅春日画卷。
  这里是南海岛屿中一个不知名的小岛,一个种满了桃花树的小岛。这些桃花树全是他亲自翻土、栽种、浇水、施肥,悉心培育而成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的养父兼师父也不明白,甚至认为原本长满绿草的海岛很好。
  正是因为原来的海岛上只有荒草,夏日生长,冬日枯萎,没有任何鲜艳的颜色,所以他才种上这些桃花树。
  那他为什么偏偏要种桃花树?世上那么多开花的树,他偏偏选了这么一样?恐怕只因为他一时兴起,想做个黄药师一般的人物,所以不仅在岛上栽种了一大片桃花树,还专门学习了医术制药。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个荒芜的小岛,已经变得繁荣且热闹。即使他的师父早已云游四海,即使这个偌大的荒岛上只剩他和蓝剑两人,也丝毫不显空寂。
  “岛主。”
  “嗯?”
  蓝剑看着玉璧轻轻侧身,将那张白玉似的面容朝着自己,仍不禁微微晃神。他道:“白云城田总管求见。”
  “哦。”
  这一声之后,再无下文。良久,玉璧才道:“他来做什么?”
  “求医。”
  “为谁?”
  “白云城主。”
  “嗯……叶孤城。”他已转身面向蓝剑,笑道:“叶孤城也有求我的时候。收拾行装,这便随我去罢。”他足下一点,人已到了半空。
  蓝剑看着他擒笑飞向林中小屋,那笑容中带着无与伦比的自信,好像天底下根本没什么事能让他觉得困难,也没有什么人能比得过他。
  至少,蓝剑在见到叶孤城之前,一直是这样认为的。桃花岛主,医仙玉璧,也是整个江湖的天之骄子,连上天都不得不承认他的美丽和聪明。但此时,他已看到了叶孤城和他手中的剑。蓝剑便再不能确定自己一贯的看法。因为这个人只需站在那里,手握着那柄剑,你的眼睛就只能看见他,而注意不到其他任何东西。
  只见叶孤城缓缓开口道:“足下是玄衣老人的徒弟?”
  “在下玉璧。”
  叶孤城不置可否地点了头,微退一步,道:“请。”
  玉璧挑唇一笑,慢悠悠跟在叶孤城后面,传音入密对走在一旁的蓝剑说:“你看叶孤城此人如何?”
  蓝剑想了想道:“人中龙凤。”
  玉璧赞赏点头,又道:“可这样的人中龙凤,也有求我的时候。”
  蓝剑心头一震,豁然开朗。那叶孤城可傲视天下,却也有力所不能及的事情,他此时不就在寻求玉璧的帮助么?
  果然,世上绝没有一个完美的人。人,也不必苛求完美,因为他是“人”。
  玉璧没管蓝剑心中所想,他只是跟在叶孤城身后,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叶孤城此人。越看越觉得“天外飞仙”四字形容的绝妙。那人一身白衣,气质超绝,行走间足不沾尘,衣袂翩然,真和天上神仙一样的潇洒出尘。
  打量间,叶孤城已领他们来到了一处厢房。厢房里白纱垂地,隐约瞧见内室的床上躺着一个人。玉璧瞧了眼叶孤城,叶孤城微抬手,做了个“请”,玉璧便跟着他跨过门槛,走向内室。
  刚穿过重重白纱,玉璧就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待近前细看,床上躺着一个年轻人,面色与他身上的亵衣一样白,没有盖被子,床里散发着浓烈刺鼻的味道。但是玉璧眉头也没皱一下,两指已搭上年轻人的脉搏。
  过了好一会儿,玉璧起身,一言不发地跟在叶孤城身后来到左边的厢房。甫一坐下,玉璧便开口问道:“方才之人是城主的亲眷?”
  “是在下的远亲,名孤鸿。”
  玉璧微微一愣,“哦。他这是中毒了?”
  叶孤城奇怪地看着玉璧,一向平淡的语气竟夹了些戏谑:“这难道不该由你来诊断?”
  “啊,是。”玉璧垂眸自语道:“他的确是中毒了。”
  叶孤城愈发觉得奇怪,这人方才待人接物、把脉断诊还像模像样,此时怎么走起神来?他不禁提醒道:“玉公子,鸿儿的毒如何能解?”
  玉璧怔然抬头,对上叶孤城平静的双眼,立刻收回思绪,答曰:“药浴施针,三日即可。”
  叶孤城放心地点了点头,道:“如此,便麻烦阁下了。”
  玉璧轻轻摇头,转而看了眼屋外天空,已是遍布红霞,便道:“我一会儿写下药方,城主派人将方中所载药材寻来,放入沸水中熬煮一个时辰,喂叶公子喝下,再让叶公子于药汤中浸泡两个时辰之后,我便可为他施针。每日一次,三日后,叶公子自可醒来。”
  “多谢阁下。”叶孤城示意田管家随玉璧去取药方,又亲自吩咐厨房开启酒窖,拿窖藏三十年的女儿红来招待玉璧蓝剑二人。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 自作孽不可活
 
  晚间里,玉璧和蓝剑坐在厢房之中用膳,看到桌上摆着的女儿红,一时有些怔愣,随即玉璧便笑了起来。
  “没想到白云城里也有这样的好酒!”玉璧说着便要去拿酒坛。
  蓝剑一把拦住,皱眉道:“你还是不要饮酒的好。”
  “怎么?你怕我明日会扎错穴位?”玉璧摆摆手不以为然,“我只喝一点点,没关系的。就算扎错,他也死不了!”
  蓝剑无奈,但还是在三杯后阻止了玉璧的豪饮,说什么也不让他再倒。“你若想喝,三日后再喝,我绝不阻挠。现在却万万不能再饮了!”
  玉璧恋恋不舍地放开酒坛,瞧了眼固执的蓝剑,妥协道:“算啦,你自己喝吧。”
  蓝剑摇头,“我不爱饮酒。”
  “哪有男人不爱酒的!既然叶孤城盛情款待,我们也不能推辞。你无需拘谨,尽管喝罢。这可是三十年陈酿女儿红,你在岛上是找不到的。”玉璧诱惑道。
  奈何蓝剑从来最经受得住玉璧的诱惑,绝不与他“同流合污”,所以那坛子女儿红就只能搁在桌上直到天明。醇厚的酒香在黑夜里格外诱人,香气飘散着直往玉璧鼻孔里钻,似要钻进他的好梦之中一样。
  玉璧终于明白“自作孽不可活”的道理,他到底是哪根筋不对,偏要蓝剑将酒放在自个儿屋子里!这不是找罪受么。但他实在不忍心把这样的好酒扔到外面寒冷的空气中去,于是在寒凉的夜里呆着的,就是被酒香勾引的睡不着觉的玉璧。
  他穿着单薄的亵衣,站在屋顶上吹冷风,以图清醒一下他那浑浊的脑袋,又仔细思索道:今日见到的年轻人便是叶孤鸿,他为何会中毒?又为何会在中毒之后躺在白云城?是因为他中毒之处离白云城很近,还是被谁送来叶孤城这里的?若是理清来龙去脉,恐怕又是一段好长的故事。
  对于这个江湖中的人物和故事情节,玉璧只知道个大概,往细里去却弄不太清楚了。但他想,这些事情该发生的总会在某一天的某一时刻发生,他将在其中担任什么样的角色,起什么样的作用,也许自有天定,他只需随性而为,故事也将会有个结局而趋于完整。那他清不清楚原本的故事走向,也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毕竟现在他能看到听到触摸到感受到的一切,于他都是真实的,他唯一必须做的就是在其中过好自己的生活。例如此时的夜里,他被酒香勾起了喝酒的强烈欲望,但又因为蓝剑的忠心劝诫而不能喝酒,那就只好站到夜风中去自虐发泄一下,驱赶走肚子里的馋虫,顺便欣赏一下夜色里的白云城,再想一想大名鼎鼎的叶孤城这个人。
  冥冥之中,好像真有一种所谓的默契。玉璧不禁笑了笑,低头望着走到廊庑下的人轻声道:“城主还未就寝?”
  叶孤城提步踏上飞檐,一边道:“阁下所站之地乃府中最高处,我见你深夜独立于此,有些不解。可是房间布置不妥?下人伺候不周?”
  玉璧略一扫便见东北方向的书阁里灯火通明,大开的花窗正对这边的屋顶,想叶孤城是在那里看见自己的。随即又有些讶异,素闻叶孤城待人高傲,今日对自己倒非常注意礼数,竟这样客气!这一感慨,玉璧不禁说了实话:“城主多虑了。是蓝剑不让我喝酒,我想着就算不喝,闻一闻也好,便将那坛三十年的女儿红放在屋中。谁知那酒香飘扬四溢,惹得我睡不着觉,这才出来转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