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二度追爱 作者:张小三儿

字体:[ ]

 
文案:
     霸道总裁和人·妻医生的复婚史
 
甜文,有肉(但都被和谐掉了)。
 
发表在这里主要为了防止盗文的,么哒~~
 
人设来源于:
 
缘来幸福--何瀚
 
千金归来--林皓
 
扎职--陈霆
 
幸福最晴天--项允超
 
内容标签:甜文 生子 豪门世家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皓何瀚 ┃ 配角:项允超陈霆 ┃ 其它:
 
 
==================
 
  ☆、第一章
 
  林皓摇开两边车窗,一股猛烈的热流和车子里的冷气碰撞,暴露在空气中的脸和手像是被喷上了一层薄雾,让本来白皙的皮肤附上了一层红潮。
  七月的南方闷热,持久不降雨像将整个城市放入了笼屉里,乌云密布的阴天,让快到傍晚的大地更加阴沉。间或可以听见阵阵雷声,却迟迟不见一滴雨降下。
  趁着红灯,第十几次的瞟向副驾驶上的手机,林皓攥紧了手中的方向盘。
  等什么呢?林皓问自己,明明最不想再和那人再有任何联系,却在对方约定见儿子的当天还是一次次的看手机,明明他不联系自己才是最好不是吗?到底还在期待什么?或者说害怕什么?!
  林皓焦躁的深吸一口气,该死的天气!
  “心态不好最好别开车。”一个熟悉到骨头却又似乎淡忘在记忆深处的声音传来,和天气相反,这个声音让在七月天煎熬的林皓宛如被三九天的冷风吹了个激灵。
  转头,一辆黑色泛着冷光的雷克萨斯和自己的奥迪并排停靠在一起,车窗里是他纠结源头的男人——何瀚。
  林皓转回去不看他,焦躁的抬头看交通灯,红灯怎么这么长?这个城市的道路规划局该集体辞职谢罪了!林皓的心砰砰砰的擂鼓,捏着方向盘的手泛白。
  “今晚我去接儿子。”薄唇依然是霸道的宣布,林皓能想象那人不满的微微皱眉、像豹子盯着猎物一样的侵略眼神。
  “你是他爸,如果只是看儿子,我不会阻止。”终于绿灯闪现,林皓像是看到救生圈一样心情转晴,脚下一个油门,车身冲出停止线,将那辆骚包的雷克萨斯远远甩到视线之外。
  何瀚看着那人逃跑似的样子,不由得嘴角上翘,以前明明像只小兔子,现在却像只猫一样不好掌握,但依旧可爱,像是猫爪子轻挠了自己一下,何瀚觉得每个毛孔都在痒……
  直到后面传来一阵阵喇叭声,何瀚才慢悠悠的启动车子。
  八年前
  喧嚣的夜总会里音乐震天,喝醉了的人们合着音乐嘶吼着聊天吹牛,舞池里扭动的身躯糅杂在一起仿佛是一个个妖怪魅影,女人狂甩的头发像是梅超风在发功,男人痴迷露骨的眼神盯在那些大白腿和低胸露脐小背心上,宛如末世的狂欢。
  刺眼旋转的射灯闪过来,让坐在贵宾卡座的何瀚微微眯了眯眼,叼起一根自己带的烟,马上有人谄笑着上来递火,何瀚猛抽了两口,让烟头充分燃烧。
  “腻了。”薄唇里吐出两个字,睥睨一切的眼神此刻无聊的放空,仿佛一切狂欢与自己无关。
  雅座里大概五六个二十二三岁的青年,三三两两的划拳,喝酒,偶尔头凑头低语两句。他们衣着时尚,价格不菲,一看就是一群有钱公子哥,好多莺莺燕燕借着由头往这边凑,但一看到个别不屑的眼神,也就没胆子继续倒贴了——这些人看不上他们。
  “小老板,何二少嫌你家夜总会不够劲啊。”刚才递火的青年冲其中一个长的过分美丽的少年说着,要是旁人不知道,真的以为这美丽少年还未成年,只是微微上翘的眼角流露出一些孤傲而挑逗的风情,挑逗的人心浮动。
  “呵,别吊着一副死人脸扫我兴,老年人受不了就回家去。”项允超瞥了一眼何瀚,不搭理他,继续和周围的几个朋友划拳喝酒。
  何瀚在英国毕业后,回国快半个月了,这半个月他是撒丫子的玩,玩的项允超都撇嘴,大英帝国到底是怎样的压抑沉闷啊,让何瀚一回国就像被关押的酒鬼掉进了酒缸,除了没嗑药,基本上什么刺激玩什么。
  “抱歉抱歉!来晚了,我认罚!”Mike一来就看见何瀚一反常态的安静,识相的对着项允超等人打招呼。
  “今天系里有事,刚忙完,这是我同学,林皓。”
  Mike躲过几个哥们的拳脚,一把将身后的人拽过来,后者一个趔趄向前扑,就在要和眼前的大理石桌子亲密接触时,一只大手想钢筋一样箍住自己的胳膊,那力道反而让林皓想不如磕在大理石上算了。
  一抬头,是一个刚毅的下巴,然后是单边上翘的薄唇,似乎酝酿着什么算计,然后却是漆黑深不见底的眼睛,林皓一抖,仿佛被猎豹盯上的兔子一样,内心剧烈的一阵颤栗。
  “小心。”连那人的声音都是冷静而霸道的,明明是安慰的话,却像咒语一样让林皓心跳如雷,红了耳尖。
  只是两秒钟不到的时间,林皓却刻骨铭心,不懂,猜不透,可能是这个人的气质太霸道了吧,硬生生在心里劈出了一道疤。
  何瀚在黑暗中目不转睛的盯着小口喝果汁的林皓。从见到他的一瞬间,何瀚感觉内在的小宇宙在瞬间爆发开来,各种情绪仿佛要爆炸一样让原本清晰的大脑变得混沌起来。
  太干净了。
  何瀚感觉自己仿佛入魔了一样已经将自己的小宇宙在林皓周身的每个毛孔缠绕了好几圈。他身上的每个细节,每个神态表情都被自己捕捉,第一次觉得自己像个捕猎的猛兽一样,毫不露骨的用自己的气场侵略这个战战兢兢的小兔子。
  小兔子明显不适应这种场合,大二了,第一次来到这种声色场所,连酒都不敢沾,安安静静的样子与这种场合违和度太高。
  只是每次小心翼翼转过眼神回视自己的时候,只是一眼就像触电了一样躲过脸去,但那红红的耳尖让何瀚在昏暗的灯光中似乎感觉了一种挠心挠肺的热度。
  如果只是想占有这具身体,或者想玩一场爱情游戏的欲望,何瀚会毫不犹豫的上去,用富有经验的手段与对方周旋。
  可是这是第一次,何瀚不知道自己对对方是一种什么样的想法,也是第一次体会到一种称之为“纠结”的倾诉。
  想抱他,想宠他,想欺负他,想了解他的一切,甚至想撕了他……各种莫名其妙的情愫让何瀚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如坐针毡。
  如坐针毡的不只何瀚一个,林皓在几次想开口后,终于拍拍正在划拳的Mike,小声说了点什么,就起身准备离去。
  “我送你。”何瀚扯过旁边的外套,他今天没喝酒真是太棒了。
  “不用了。”脱口而出的反对在对方一个警告的眼神中销声匿迹,林皓又抖了一下,可能是这里的音乐太大,撞的自己的耳膜生疼,心似乎都随着鼓点擂动。
  何瀚跟着林皓离座,却一手被项允超揪住,“别玩儿过了,那人不是咱们一个世界的。”
  何瀚给了他一个“少多管闲事”的眼神之后欣然离去。
  轰隆一声,所有的沉重的阴云找到了发泄口,暴雨倾盆而下……
  “爸!”副驾驶上的儿子——何子琛终于将何瀚的思维拉回了现实。
  难得笑笑,何瀚似乎对自己儿子服了软,歉意的表示好好开车。
  “真是,都三十的人了怎么还这样。”
  “何子琛,谁教你这么贫嘴的?我当年和你一样五岁的时候,见到你爷爷都要低头问好的。”何瀚抽出一支手揉了揉何子琛精神的小板寸。
  “是五岁半!”何子琛小大人一样纠正他的年龄,仿佛何瀚侮辱了自己一样将小脑袋逃出何瀚的魔掌。
  “今晚你Daddy本来是怎么计划的?”
  “不知道。平时Daddy接我回家,然后做饭给我吃。”
  “那爸爸现在带你回家,让Daddy做饭给咱们吃好不好?”
  “估计Daddy不会给爸爸开门。”
  “臭小子!”
  何瀚有点胸闷,两年前林皓灌醉自己骗自己签了离婚协议,带着孩子回了国,自己一肚子气也别别扭扭的和林皓跨海电话吵了两年的架。上个月回国后死缠烂打和林皓见面,对方好不容易同意每周让他见孩子一次,却从未让自己踏入家门,已经吃过三次闭门羹了。
  何瀚脚下一踩油门,带着何子琛去附近的五星级酒店吃自助餐。
  “爸,没有营养,还贵。”
  何子琛眨着大眼睛看看何瀚,和老爸这个月见了三次,吃了三次五星级自助餐,皱着小脸,一脸嫌弃,那川子眉活脱脱一个缩小版何瀚。
  “爸,没有Daddy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何瀚差点不顾形象的磕在摆餐的台子上,一挑眉,低头尴尬的看着端着小盘子的儿子,更胸闷了。虽然离开这小子两年,但是几乎每隔三五天就会让林皓给他和儿子接通视频电话,交流感情,林皓自己不想见他,但是不想孩子和他生疏,也默许了父子俩这种交流。某种程度上,儿子也是架起了这两年两人之间空白的桥梁。
  本来何瀚还担心见面后儿子会和自己生疏,结果却出人意料的好,只是这儿子偶尔噎的自己快厥过去,气的自己肝儿疼的时候是列外。
  “下次让你Daddy给爸爸开门,你和爸爸就能吃到营养的饭菜了。”何瀚循循善诱,悄悄观察着儿子的反应。
  儿子只是大口吃着卷住的面条,一脸油渍汤汁不为所动。
  何瀚有些失落。
  “爸。”小家伙难得有些沉思状,似乎思考着是否应当说话,在何瀚期许的眼神中还是问了出来。
  “爸,你要给我找后妈吗?”
  何瀚险些噎到。
  “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你Daddy和你说的?”
  看着儿子一脸认真疑问的表情,何瀚缴械投降,心疼的抓了抓小板寸。
  “爸爸会和Daddy再结婚。你只有两个家长,一个爸爸,一个Daddy。永远不会再有其他人。懂吗?”
  “…爸你要追Daddy吗?……可是Daddy根本就不理爸,爸你惨了。”说罢小脑袋低下去继续吸溜面条。
  被噎习惯的何瀚一笑,有些欣慰又有些心疼的看着儿子,没有忽视小家伙开心的快咧到耳根的嘴角,他会好好补偿他们父子两个,他已经下了两年的决心了。
  林皓站在别墅的门口,来回踱步,不停的看手表,已经快十点了,之前几次何瀚也没这么晚,自己给何瀚发短信不回,打电话不接。心里气的想扇对方,可以又怕对方在开车不好回电话,影响开车,也只能作罢。
  远光灯刷的从拐角的路上扫过来,骚包的雷克萨斯稳稳的停在林皓身侧。
  林皓拉开车门就看见儿子抱着小书包在副驾驶上淌着口水睡着的样子。何瀚帮儿子送了安全带,林皓就迫不及待的将孩子抱下了车,连看都不看何瀚一眼。
  何瀚快步上前拦住林皓。
  林皓皱眉警告的眼神扫过来,却与不善的眼神相反,谨慎的退后了两步和何瀚拉开了一个安全距离。
  “不是说好了九点以前就回来吗?为什么不接电话不回短信?!”林皓压低声音控诉,间或警惕的看看怀中孩子防止孩子被吵醒。
  “带子琛去玩□□了,他开心就多玩了一会儿,那地方听不到手机铃声,你知道的。”何瀚不眨眼的盯着比自己矮一点的林皓,贪婪的存储着他每一个微表情。
  “你再这样不守规矩我会拒绝你接近孩子的权利。”林皓咬着嘴唇,觉得后背都是汗,明明刚才站了一个小时都没被热浪弄得这么狼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