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火影之遇劫 作者:役桃

字体:[ ]

 
文案:
     他叫森罗,是睨视着这个忍者世界的死神大人。他掌握着这个世界的生死权利,却意外不靠谱。好不容易起心出去应了一个人类的召唤,却在睡眼惺忪间,被一个其他人类尊称为火影大人的金发男人给封印到了一个小婴儿的体内。。。和一只火红的九尾狐狸一起。。
 
他本可以直接从那个婴儿体内出来,但为了那个小婴儿的小命,他却就那么呆了下来。直到。。遇见他。。旗木卡卡西。。
 
他为了他,甘愿受一世的生老病死。他为了他,可以无视法规玩转阴阳。他为了他,运筹帷幄只为相守到老。
 
最后,他对他说:“卡卡西,遇上你。。。是我的劫。”
 
 
内容标签:火影 强强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旗木卡卡西森罗 ┃ 配角:鸣人鼬鹿丸火影众 ┃ 其它:火影耽美同人卡卡西同人HE
 
 
==================
 
  ☆、第一章
 
  今日的夕阳似乎格外的红,透着血色,晕染的天空几近妖异。
  趴在窗边的金发男孩半眯着眼,盯着西边的斜阳一动不动。十二三岁的脸上还是一片稚嫩,然而幽蓝的眸子内却是一片平静,透着一丝不符合年龄的沧桑。
  木叶的黄昏一如既往的宁静,从远处传来的人烟味更是为这份宁静增添了一丝温暖的气息。不知是哪家的饭菜香,隔着老远,也能飘过长长的街道,钻入人得鼻腔内,勾得人馋虫搅动。趴在窗边的小孩抽了抽鼻子,眯起眼深嗅了一番。肚子开始咕咕的叫了起来,男孩有些落寞的看来一眼已经开始投射着万家灯火的街道,又回头看了一眼渐渐陷入昏暗的房间,不由无奈的叹了口气。跳下椅子,赤着脚跑到电灯开关旁,“吧嗒”一声,瞬间光亮的屋子有些刺眼,小孩反射性的眯了眯眼后才开始走动。
  晚饭还没准备,男孩站在小小的冰箱旁,眼睛在速食杯面与蔬菜之间来回扫视几遍,半响,男孩才带着丝挣扎痛苦的神色把手伸向了蔬菜。虽然他真的真的很想将就下就算了,但这具身体正是长个子的时期,实在不能经常吃没营养的速食杯面。没办法,虽然很麻烦,但为了小鬼头以后帅气的形象还是不得不麻烦下。
  同样是面,但比起来,自己下的蔬菜面食比起杯面来说在营养等级上高了不止一个档次。男孩吸溜着刚出锅的热气腾腾的面条,神色有些游离。
  明天终于要从那个弱智的忍者学校里毕业了!装了那么久的小鬼头,吊车尾,也真够辛苦的。虽然说可能毕业后还得继续装下去,但也总比和一堆幼稚的小鬼头在一起要好上许多。。。吧。。。说起来,好像许久都没去看狐狸了呢,对了,还有这具身体的房东小鬼,也不知道长大了点没有。要知道,发育期的小鬼可是长得最快了。
  想着,男孩端起了碗,不紧不慢的扒拉净碗内剩余的几口面,然后再慢悠悠的将桌子拾掇干净,将自己拾掇干净。最后,往床上一躺,眼睛一闭,几个呼吸间,他便处在了一个巨大的空间里。这是他的内心世界,啧。。挺空洞的。。。
  恩。。。。也不能说是空荡荡。毕竟还是有一只火红火红的狐狸那么大一坨窝在那,也是很占空间的。狐狸很大,他站在它面前,还没他一只爪子那么有分量。
  “哟,狐狸,好久不见啊!”他抬起手,热情的向那只趴在不远处,闭着眼睛,似乎在睡觉的狐狸打着招呼。
  狐狸半抬下眼皮,斜着瞥了他一眼,低沉的声音中透着丝无奈:“若是老夫没记错的话,你好像前天还在这呆了一整天。。。”
  “啊?是吗?哈哈。。。我怎么觉得我好像很久都没见过狐狸你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狐狸看着他,默默的翻了个白眼,身后的九条长尾甩了甩,没有接他的话。
  他无趣的撇撇嘴,也没再搭话,反而是转身去了另一个角落。在那个角落大约一人高的地方,静静地浮着一个淡金色的光团,金色光团里隐隐透着一个白色的影子。走近了才知道那个白色影子是一个□□着的男孩,金发,十二三岁的年纪。男孩闭着眼,蜷缩着身体,像是还被孕育在母亲温暖安全的肚子内,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恬静的气息。
  他歪着脑袋,静静的端详了男孩一会,然后伸出手,触在了那个光团的外端。不一会,那个光团越来越亮,越来越亮,金色也是越发浓厚,远远望去,就像他面前飘着一个耀眼的金色火团。
  狐狸眯了眯眼,挡去部分刺眼的光芒,然后才看向那个站在光团前的身影。黑衣黑发,清瘦修长,光看背影,其实他挺像女人的。而且就算看正面,他那双眼角上挑的丹凤眼也让他好不到那里去。可就算看起来再怎么弱,狐狸觉得自己也绝不会看轻了他半点。。。这个人,出起手来强的简直不像是个人类。
  说起来,到现在自己还不知道他的来历。只知道自己一从封印中醒来时,爪子旁便睡了一个黑衣黑发的男人,二十出头的样子,睡相。。。很是安详。。一脸恬静的模样让人感觉他就是个被意外卷进事故当中的无辜路人。可那时自己早已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想自己一尾兽之首,竟然就这么被封印了起来。所以当时一看有个活物在自己的爪子旁,便想也没想就一爪子拍了下去。可事实证明,这个男人真不是个普通人,他身上瞬间爆发出的黑色刺芒实在锋利,狐狸现在想想都似乎觉得自己的爪子还在隐隐作痛。更可怕的是,这个男人似乎还有点起床气。。。到现在九尾对自己在那时的惨状都还记忆犹新。
  但正所谓不打不相识,一番折腾下来,双方反倒成了朋友。他告诉自己他的名字——森罗。狐狸觉得似乎在哪里听过,然而认真想时却又没有眉目,问他他也不多说,然后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过来下来。直到那个金发小鬼两岁能自己行动时,他便硬生生的抢夺了人家的身体行使权,然后。。。便只有偶尔来一趟了。
  说起来,对于那个金发小鬼漩涡鸣人,九尾不知道是该同情他。。还是羡慕他。。
  说要羡慕他,可那种出生没多久便父母双亡,脆弱的身体里还被强制封印进两个外来客,然后在两岁时身体就被夺走的人生又实在没什么好羡慕的。
  可说要同情他,在某些方面他得的好处又实在让人眼红。身体虽被夺走了,每日也只能沉睡在这个空洞洞的空间里。可造成他这种悲惨命运的始作俑者却又对他照顾的无微不至。身体就不用说,光是灵魂就每日在那个光团中滋养的日益纯厚。更不用提这个始作俑者还会每月来替他输送一份关于现实生活的记忆,以及各种忍术知识等等。不用多想,也知道这份记忆相对于现实来说,要干净许多。至少不会像现实生活中那样受尽白眼委屈与疏离。
  想来想去,其实那个小鬼还是占了个大便宜。不用背负九尾之名,不用受尽身为人力柱的痛苦,这样的好事还能在哪里找到。。
  其实九尾对森罗的这种做法挺好奇的。它也问过森罗为什么要这么好心,为什么不干脆把那个小鬼抹杀掉,还要自找那么多的麻烦。
  可结果呢,他倒是挥了挥手,用一种毫不在意的口气说:“应该的,房租,房租而已。”
  听感觉,他似乎是随时准备离开的样子。。。。
  “喂!狐狸,你在发什么呆啊!?”
  鼻子上突然传来了一阵刺痛,九尾回过神,看了眼已恢复如初的光团,然后才看向他:“我说小子,你到底是怎么被封印进来的。”
  “啊?呵呵。。。呵呵。。机缘巧合,机缘巧合而已。。“
  。。。又是这个答案。。。
作者有话要说:  恩。。。先铺垫铺垫。。嘿嘿。。继续看下去哟
 
  ☆、第二章
 
  天亮了,木叶的阳光一向明亮的很,才早上六七点,太阳便能爬到人脸上将人晃醒。
  他皱着眉,看上去心情很不爽,果然不是自然醒的感觉实在是糟透了。他使劲的吐了口浊气,看了眼窗子,突然想起自己昨晚忘记拉窗帘了。真烦,他皱着眉嘟囔一声,然后烦躁的扒了扒睡的乱糟糟的头发,翻身起床。
  离考核的时间还有好一会,他也不急,慢腾腾的洗漱完,胃里垫点东西,人才精神过来。
  等一切都收拾完成,临出门时,他对着镜子里的金发少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后满意的点了点头。恩!不错!鸣人状态满分,伪装百分百。要知道他现在身份可是鸣人,为了符合输送给小鬼的那些记忆,他可是拼了老命都要塑造出一个阳光可爱,积极向上的正气少年来。要时刻力求完美,朝着影帝进发。否则等以后将这个壳子还给真鸣人后,观众再看出点什么来就没意思了。
  去学校的路并不远,这么想东想西一下就到了。
  照常坐在自己惯坐的角落里,旁边的鹿丸意外的早到了,正半拉着眼,一脸睡眠不足的样子。
  \"哟,早啊,鹿丸君.\"他。。。哦不。。鸣人灿笑着向鹿丸打着招呼。
  “哦,早啊,鸣人。”
  声音也是有气无力的,果然昨天晚上不知道干什么去了。鸣人挑着眉,咧着嘴,看着鹿丸笑的一脸猥琐。
  “哟,你这是怎么了,黑眼圈这么重,昨晚上干什么坏事去了。。恩?”
  “。。。才没有。。。”鹿丸无力的翻个白眼,闭口不谈。开玩笑,要是被他知道自己昨晚被老妈拿着鸡毛掸子追了一宿,还指不定他怎么嘲笑自己。。。
  “啧啧,你铁定是做贼事去了。。说吧,勾搭哪家姑娘去了。你告诉我,我绝对不说出去!”
  鸣人说着,竟还伸出了手,朝天竖着,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
  这下鹿丸连反驳的力气没了,他捏着鼻梁,看着鸣人贱贱的笑容,开始考虑是不是应该把他一脚从自己面前踹开。。
  “考核正式开始,第一组,鸣人,清丸。。”
  踹人计划落空了,鹿丸安定了下自己蠢蠢欲动的脚,看了眼正拿着卷轴念名字的伊鲁卡老师,然后才毫无诚意的对鸣人道了句加油。
  “哼,小意思。\"鸣人微仰着下巴,从眼缝里瞟了鹿丸一眼,饶是是自信而又张狂。
  鹿丸挑挑眉,不做任何评价。
  测试的时间并不长。。
  鹿丸才打了个盹,就看见鸣人这一组一个接一个从门口进来,脸上都是压抑不住的小得意。。。恩。。除了鸣人。。。
  “。。。。鹿丸。。。”鸣人抿着嘴,耷拉着肩,好一副沮丧又可怜的模样。
  鹿丸同情的拍了拍鸣人的肩,以一种尽量沉痛的语气安慰着他:“没事,今年不行还有明年。”
  鸣人皱着眉,沮丧的气压弥漫的很明显。他张开嘴,以一种打算长篇大论的架势就预备开始向鹿丸倒苦水,然而,门口却突然传来叫鹿丸的声音。一个字都还没说出来呢,鹿丸竟转身就走,完全没有丝毫迟疑。
  鸣人保持着张嘴的姿势,瞪着鹿丸毫不迟疑的背影,半句话在喉咙里上也不是下也不是,直憋得人抓心挠肝的。半响,鸣人才回过神,闭上嘴,愤愤的锤下桌子,低声咒到:“没良心的家伙!”
  “喂,小子。”
  脑海里突然传来九尾的声音,鸣人挠了挠脑袋,在座位上趴了下来。然后一边兴致勃勃的看着前边一众女生围着佐助闹腾,一边默默的在心里和九尾聊着天。
  “怎么了,狐狸.\"
  “你还真想留一年?不是说受够了那些小鬼头了的吗?”
  “哼哼,我就算想留三代老头也不会让啊.再说,被叫了那么久的吊车尾了,我也得有个吊车尾的样啊。否则怎么对得起那些关注了我那么久的人啊.\"
  “那你就打算一直这么装下去?”
  “弱有什么不好的。那独眼老头巴不得鸣人弱爆了才好,这样才容易控制,没什么威胁。”
  “那你装一辈子?”
  “啧,反正现在是不用那么出风头的。。至于以后嘛。。那就是鸣人那小鬼的事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