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隋唐之乱世攻略 作者:公子越(第一部)

字体:[ ]

 
  书名:穿越隋唐之乱世攻略
  作者:公子越
  
    备注:这篇文留给我喜欢的隋唐英雄人物,冷面寒枪,罗成。
  入坑扫雷:
  ① 非正剧,非考据文,欢脱向,慢热文,人物可能会崩坏 ,灵感来源《兴唐传》和电视剧《隋唐演义》② 耽美,开放式结局,HE,罗成受,小攻二选一,宇文成都or李元吉。
  文案简介:
  我终于把罪恶之手伸向隋唐十八好汉了~~
  特遣行动组成员穿罗成,从小婴儿,到小公子,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大将。
  此文轻松向,男主是个学习好、思想好、工作好、纪律好、作风好的五好青年。
  ※男主二货不解释,脑洞巨大,傲娇萌蠢。
  内容标签:历史剧 穿越时空 平步青云
  搜索关键字:主角:罗成 ┃ 配角:李氏三兄弟,罗家人,宇文成都,秦琼,程咬金,单雄信等 ┃ 其它:
    晋江银牌推荐:穿越到隋朝末年的愤青少年罗成一心只想推翻隋朝暴政。改良古代兵器,救忠良之后,结兄弟之义,破杨林一字长蛇阵,建罗成一世威名……
  这篇文偏评书风,让人耳目一新。作者对于总体的把握很好,条理清晰,笔触精妙,从小处看,语句中处处透着诙谐,使得整篇文的基调都轻松了起来,从大处看,战斗场面宏大而细致,让人有身临其境,热血沸腾之感,同时,小清新的三角恋基情戏也吊足了读者们的胃口。
  ==================
  
  ☆、第1章 第一回
  
  01 北平王府,烦心事多
  罗艺心里苦啊。
  想他北平王罗艺,自幼父母双亡,风餐露宿,什么苦不曾吃过?之后投了名师,习了一身的武艺,尤其枪法,更得了独门传授,精心钻研,才能在抗敌时,脱颖而出,连挫隋朝大将,甚至靠山王杨林都败在他马下,险些丧命。
  然,匹夫之勇,不过尔尔。
  南陈气数已尽,他百般无奈之下归隋,但依然敢跟隋文帝叫起板来,达成了这“生杀自主,听调不听宣”的霸道协议。这些年来,镇守幽燕九郡倒也相安无事。
  可是,凡事总不可能太顺畅。这不,老天估摸着是看他活得太自在了,就降了个祸头子给他。
  这祸头子三天两头地想造反,真是愁煞他了。今天说要出门结交绿林好汉,明天说要去劫富济贫,诛杀贪官污吏,十二岁时发誓要给天下一个太平。
  壮志雄心倒是够了,可惜,还天下一个太平?这太平跟你一个十二岁的小娃子有何关联?就算要一个太平,那也是杨家来给。说这样的话,要是传出去,无非就是一个结果——株连九族。
  身边藏着个时刻会被牵连株连九族的祸头子,罗艺头痛不已,这杀还杀不得,谁让他还管他叫爹呢。
  祸头子姓罗,单名一个成字,正是他北平王罗艺的独子,一出生便被隋文帝封为燕山公。
  幸好,交手那么多次,罗艺自认还算有几分了解自己儿子的。
  儿子十岁以后,眼看和他话中大逆不道程度相媲美的武力值也蹭蹭蹭地暴涨,以防他出去惹事,罗艺派人四处搜罗民间的绝世棍法,剑法,刀法的武功秘籍,不管好的坏的,统统扔给了臭小子,让他闭门练武艺,索性这小子熊归熊,武艺上半点不落下,身上透着股狠劲,誓将十八般武艺练个遍。所以,罗艺这招对安抚他确实管用。
  罗艺曾自我检讨过,他家乖巧伶俐的儿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暴力二愣子的?
  唔--他九岁的时候,带着下人亲自采购了许多烟花回来,然后闷在房间里,研究什么“炮弹”。结果,那一阵北平王府每个月总有几间房间会着火,连带自家儿子也无数次伤痕累累地被担架抬出来。
  每次他母妃心疼不已地抹着眼泪给他喂药时,他总是安慰道:“母妃不哭,等着孩儿创造奇迹。”
  奇迹?什么是奇迹?
  奇迹就是他在被烟花炸伤137次之后,还活着。
  成儿七岁的时候,已经长得非常精致可爱,看到他的人总说他长得像菩萨身旁的童子,弄得身为父亲的他也好不自豪。可这个童子不喜欢窝在爹娘怀里撒娇,看见他最多的动作,就是在练习武艺。
  他是想儿子继承衣钵,习就一身本领。
  但是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身披着草皮,脸糊着泥土,窝在后花园玩什么隐蔽训练。
  臭小子,你对得起爹娘给你的那张精致无比的容颜么?
  成儿五岁的时候,就学会了爬树。说句不夸张的话,就是那大街上耍杂的猴子,也未必有那野小子爬得快。第一次大显身手的时候,嗖嗖嗖几下,直接从他母妃怀里窜上了几丈高的大树,简直看傻了他和王妃。
  之后王妃心有余悸地问他:王爷,这是你们老罗家世代遗传的独门绝技?
  独门绝技什么的,谁会遗传爬树啊……
  成儿三岁的时候,其实才刚刚走路扎实起来。不过刚学会走路,就已经学会跑了,清早围着北平王府的后花园喊号子跑步前行,风雨无阻,看着那小短腿跑,嘴里还喊着口号,真是累得慌啊。偏这一坚持就坚持到了今日,府里上至他和夫人,下至婢女仆人,哪个没有不曾被他清早喊醒的经历。
  有一次,兴致正浓,他想和夫人缠绵一番,刚要水乳交融的时候,被这小子突如其来的一声吼,吓得险些以后都硬不起来。
  罗艺想想,也不知道近些年夫人的肚子再没有动静,是不是和这个臭小子当年那一声中气十足的吼声有关。
  现下细细回想一下,罗艺惊觉,这孩子竟然从来就没有正常过!从小到大,从头至尾就是个奇葩。
  正想得汗涔涔,书房的门被敲响了,夫人喊他一起用膳。
  罗艺挽着夫人的手臂,偷偷瞄了眼自家温柔娴淑,知书达理的夫人,实在很难想象,生了这么个从行为到思想都透着诡异的孩子。
  刚走进客厅,双目一拐,看到客厅角落处放着的两口铁皮大箱子,尺寸之大,就是藏个人都绰绰有余。
  “这是什么东西?哪来的?”
  “回王爷的话,是少保一大早带回来的,说是先搁这的,这会儿少保晨跑去了。”
  罗艺不在意地摆了摆手,这个熊孩子有个习惯,每日必定早起锻炼,绕着后花园跑上四五十圈之后,才来用早膳,用完膳之后再去武艺场练武,除去用膳,几乎一练就是一整天。
  至于那两口大铁箱子--他压根看都不想看一眼,谁知道是不是那小子从哪弄回来的废铜烂铁,烟花爆竹的。
  “王爷,王爷——”
  罗艺刚坐下,抬起头就看到一向稳重得当的旗牌官张公瑾喜不胜收地大步踏进了前厅。
  “王爷,王妃,好消息,好消息啊,真是大快人心。”
  “公瑾何事这么高兴?”
  张公瑾弯腰行礼毕,道:“王爷,昨晚上定国公府和安国公府被劫了。”
  说起这定国公安国公伍亮兄弟,可是大有来头。这两兄弟是杨林的亲信,奉隋文帝杨坚之命,前来幽燕九郡帮忙北平王府处理军务,说的好听是帮办军务,实则是朝廷的耳目,作暗中监视之用。
  这伍亮兄弟父子三人来到北平王府地盘上之后,专横跋扈,胡作非为,闹得民不安生,丝毫不知收敛。罗艺本人也是极为看不过,但是碍于隋文帝的面子,也就勉强忍了下来,只要不触及他的逆鳞便罢。
  如今听说这伍家兄弟的宅院被劫了,罗艺也是喜上眉梢,拉着张公瑾坐下道:“哦?怎么回事?与本王详细说说。”
  “在下今日一大早经过定国公府邸时,里面闹翻天了,连守卫什么都不见了,后来拉着一个小厮一问才知道,定国公府和安国公府同时被劫,这会儿府里所有人都去抓那贼人去了。”
  “属下估摸着伍亮兄弟这些年搜刮了不少民膏,也藏了不少好东西,这下,全被劫了,据说伍亮埋在井底下的两大箱子珠宝都被挖出来了给盗走了。”
  “呵呵……王爷,您说他可不得急得跳脚么?说不定棺材本都在里头呢。”
  罗艺笑过之后,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怎么听着这么耳熟来着。
  “你说被盗了两大箱金银珠宝?”
  “是啊,据说是大铁箱子装着,埋在井底的,也不知道那贼人是如何知晓的,竟然连箱子一起搬走了。”
  “没想到在我北平王府的地盘上,还有如此能人啊,少说一箱子也有百八十斤重,一夜来回跑了两回。末了,生怕伍亮不知道,还在他睡觉的榻前贴了张白字条说是井里的财宝他不客气的收下了,代替幽燕九郡的百姓们感谢定国公慷慨解囊。伍亮兄弟这才知道攒了半辈子的财宝被人给盗了。”
  “那贼人还真是有趣。”王妃掩帕笑。
  “可不是。而且还武艺高强,谁能踏入安国公府,如履平地啊。”
  “不过,这样的贼人……万一来盗取我北平王府怎么办?”王妃秀眉微蹙,担心道。
  “王妃多虑了,那贼人留字条所说,偷盗是为了接济百姓,说明他有一颗仁义之心,并不是为了一己私欲。而王爷一向爱民如子,是难得的好官,又怎么会被那侠盗惦记上?”
  张公瑾语毕,一转头就看到自家王爷额头上冷汗淋淋,似是很不舒服。
  “王爷,您怎么了?”
  “公瑾——”
  “嗯?”
  “你说那贼人可不可能偷盗了财宝,还没来得及分发给百姓?”
  “应该不会吧,及时销赃,这个道理他应该懂。”
  “那他要是有要事要做,耽搁了呢?”
  “比如说?”
  “每日五更天,雷也打不动的晨练。”
  “……”
  王妃秦蕊珠心下一突:“王爷,您是说——”
  顺着北平王的目光,两人皆往大厅墙角处看去,那里安安稳稳地放着两口大铁皮箱子……
  
  ☆、第2章 第二回
  
  02 罗家有儿,尚未长成
  罗艺伸手,几次三番触碰到大铁皮箱就缩了回来。
  “王爷,我来开吧。”王爷那纠结的模样,张公瑾不忍目睹。
  “唉……”
  “你叹什么气,还没看呢,兴许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成儿隔三差五就会带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回来,指不定这箱子里装的就是那些东西。”
  “算了算了,本王还是不看了,看了之后睡不着觉,头发也白了几根,就权当王妃所说的,这两箱子就是成儿带回来的小玩意儿。”
  “正是正是。”张公瑾顺水推舟道。
  大厅里的人都开始自我催眠,当它不存在吧。有这么一位小公子,心理素质差一点都不行。
  果然,罗艺届时感觉好受许多,也有心情拿起筷子了,只是——
  “今日这个时辰了,成儿怎么还没来用早膳。”
  “回王爷,您忘了?前几日少保新收了几个孩子入陪练队,这几日都在抓紧练习,估计是忘了时辰。”
  “胡闹!再怎么用功练武,早膳还是要吃的,身体还要不要了。“罗艺眼一瞪,孩子熊归熊,但毕竟是自己的眼珠子,心疼得紧。
  不过眼角不经意间又扫到大厅角落处那两口铁皮箱,哎哟,这种事怎么能自我催眠当它没发生过?他又不是那个没心没肺的熊孩子!
  筷子往桌上一拍:“去,去练武场把少保叫来,本王有事要问他。”
  “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