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隋唐之乱世攻略 作者:公子越(第二部)

字体:[ ]

 
  程咬金双目含泪:“秦二哥,这事本来就是因我而起,你已经为救我而染面上了趟登州,我怎能还连累你,这事啊,我程咬金一人做事一人当,绝不连累你和众兄弟。”
  秦琼轻拍了柱子,感叹道:“你啊!”
  正当两人一筹莫展之时,突然听得屋顶上似有动静——
  
  ☆、 第50章
  
  50 逃出虎口,进小孤山
  上回说到秦琼与程咬金正说着话,听到屋顶上似有动静——
  抬头一看,屋顶上正趴着一人,往下头看呢,瞧见底下两人也看过来,便笑眯眯地压低了声音道:“嘿……二哥,四哥,叹什么气呢?四哥,你哭起来可真够难看的。”
  秦琼和程咬金初一见屋顶上的人时,呆愣了半天,秦琼随即惊叹道:“表弟,你是怎么进来的?这府衙大牢高墙耸立,前后都有杨林重兵把守,你如何进来?”
  罗成莞尔一笑:“这高墙外有棵大树,约莫七八丈高(25,6米样子),这城墙才多高啊,我才爬了一会儿就跳进来了。”
  秦琼呆:“表弟,你还有这个绝活……”真是让人惊叹不已。
  “表哥不用大惊小怪了,我五岁就会爬树了,赶紧吧,我放绳子下来,拉你们上来,徐三哥他们还在外头等着接应了。”
  秦琼赶紧将程咬金的绳索给解了,将罗成放下的绳子绑在他身上,然后吩咐罗成将人拉上去。
  等到程咬金也上了屋顶,罗成见表哥凝眉思索,便道:“表哥,你还在想什么呢?赶紧逃吧。”
  程咬金也道:“是啊,二哥,一会若是来人了,一见我逃了,你却没事,咱们俩关系也就露馅了,杨林能放过你?”
  罗成又道:“表哥,众兄弟都为你着急,齐李二位大哥装成乞丐,在大树下等咱们呢,还有谢映登谢大哥,王伯当王大哥他们都在暗处接应,单五哥和徐三哥他们已经带着老娘舅母等在城门口附近了,就等我接着你和程大哥,咱们可以一起攻克城门逃出去,若是途中有人落单,那么都到小孤山常叶林集合。表哥,你若是不走,大家一定不会走的。”
  果不其然,罗成一番话说完,尤其是最后一句说罢,秦琼最后一点顾虑也被打消了,兄弟们为了贺寿之事,闹成这样,生死尚不可知,前途未卜的,而他却还在这考虑着回到杨林身边,趁机替父报仇。
  罢罢,报仇之事,从长计议,先将兄弟们安顿好才是紧要之事,在这济南城里多待一天,多一分威胁。
  思及此,秦琼也不耽搁,将绳子绕于腰间,被拉上了屋顶。
  话说回来,罗成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那还得从半个时辰前他回了秦府,将程咬金被抓一事道出说起。
  众人懊恼,这程咬金怎么这般鲁莽。
  徐茂公深思熟虑道:“如今四弟被抓,依着秦二哥的性子,必然会出手相救,可济南府那是唐壁和杨林的地盘,区区秦二哥一人又怎能从戒备森严的牢狱之中将人救出?怕只怕不但救不出四弟,还连累了秦二哥。”
  众人闻言,也是叹息。
  徐茂公又道:“众人心里也莫怪四弟,四弟虽说劫了皇纲,但那也是在与秦二哥相识之前的事,念他也是为了为父报仇心切。今日,他顾念秦二哥和我们众人的安危,宁可去杨林处投案自首,也不愿连累我们,足见他不是贪生怕死之人,这个兄弟,我们值得交!”
  徐茂公话音刚落,和程咬金一道的尤俊达站出来道:“劫皇纲之事我也有份,是我怂恿四哥干的,若说有错,那也是我有错在先,怪不得四哥,四哥,我是一定要去救的,虽然咱们是拜过把子的兄弟,但此事与兄弟们无关,兄弟们若是不想被连累,不想去的,我尤俊达也不怪你们。”
  尤俊达这人猾头是出了名的,绿林中未必有几人是他的对手,但他这回想救程咬金确是真的。
  他有着自个的小心思,这又是拜过把子的兄弟们,又是不想被连累,不想去的……这话说的水平极高,众人听着心里就不爽了,这里谁的胆子比谁小?
  哦,敢情程咬金就你一个胆大的兄弟了?
  也不瞧瞧你那小身板,论武艺,这里比你强的多了去了,你这是瞧不上我们哩。
  尤俊达语毕,罗成附和道:“要去救人,算我一个。”
  罗成一开口,就等于北平府一派的势力都去,柴绍见状也应道:“救人的事,加上我。”
  单雄信虽然之前是有气那劫皇纲之人,但都这关口了,又成了自家兄弟,还有什么可气的,更何况就算他和程四哥没啥交情,但秦二哥还参合在里头了,他和秦二哥什么交情?
  于是连忙道:“大家可是在各路神明面前起过誓的,这兄弟有难,岂能袖手旁观,我绿林众人可做不出这等不仗义之事来。”
  单雄信一说话,王伯当,谢映登,王君可,还有齐李众人都应和了起来。
  徐茂公见大家斗志昂扬,便大喝一声:“好,既是大家永结同心,那么我现在就来安排营救事宜。”
  原本,王伯当,谢映登,罗成等人是打算直接去劫大牢的,谁知道摸到府衙大牢时,罗成盯着高墙外那棵苍天大树发起了呆,眼珠子一转,一个主意就窜了进来,这不才有了王谢带人在暗处接应,齐李二人扮成乞丐趴在树下,密切关注周围动静。
  前面就提过,罗成爬树那技术五岁之时就已经吓到了罗艺和其夫人,这点高度压根不在话下。
  爬出了屋顶,站在那大树干上,程咬金的小腿肚子还在打颤,微微眯起眼看了眼底下,吓得死死抱住一旁的罗成不敢动弹了:“哎哟,兄弟哎,怎么这么高。”
  罗成笑道:“好了,四哥,我将你慢慢放下去,齐李二兄弟会接住你的。”
  等到秦程二人落地,罗成丢了绳子,直接顺着树干就爬了下来,那姿态别提多利索了,又是吓到一帮人不说。
  王谢等人带着人从暗处走出,众人一聚首,赶紧往徐三哥说的地儿赶去,单五哥他们怕是等急了。
  且说徐茂公,单雄信等人却是等的有些心焦了,这天色都快大亮了,怎的还不见人来啊,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正等的着急,史大奈等人从旁边推出一辆车来,单雄信瞥了眼道:“咱们可不是去游山玩水,这会儿是逃命,怎的还带行李?”
  北平府众人只乐着不说话,张公瑾道:“这车东西可是宝贝,五哥掀开瞧瞧。”
  单雄信迟疑地掀开一角一瞧,瞪圆了眼睛道:“这哪来的一车兵器?”
  众人闻言,也纷纷围拢了过来。
  张公瑾抽出一把长刀来:“这可不是普通的兵器,这可是咱们少保,是罗小弟,自个造的兵器,削铁如泥,能以一敌百,众兄弟若是喜欢,不妨挑一两件,这些兵器你就是走遍整个大隋朝,也未必找得出一件来。”
  众人将信将疑,王君可抽了一把长枪来,长枪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所制,泛着冷芒。
  王君可兴奋地让人随意架出一把长刀来,谁想那长枪头抵住长刀,竟霸道地生生将那长刀给刺断了。
  果然是好东西!
  这么一来,大家也不客气了,纷纷弃了手上的兵器,去挑个一两件顺手的兵器。
  只有徐茂公眯着眼睛,摸着胡须,一脸耐人寻味的表情,且不说你来贺寿带着一堆兵器来做什么?就说,你北平府还敢私造兵器!你们不是想造反是想干嘛?
  徐茂公嘴角微微上翘,终于不是孤军奋战了,瞧瞧,还有个强大的盟友加明白人。
  等到众人一聚首,杀气腾腾地模样,哪里是城门口那些个士兵敢拦的,这一刀砍下去,兵器就断了,盔甲也裂了,还打什么打?赶紧逃吧。
  这不,几乎没费什么力气,众人就逃出了城门,等到杨林带着十二太保赶到,看着跌滚在地上哀嚎的兵将时,气得直咬牙,又来晚了一步。
  杨林抓起一个受伤的士兵问道:“秦琼呢?可曾看到秦琼?”
  那士兵道:“秦琼和那群响马是一伙的,伤了我们兄弟,一起闯出城去了。”
  杨林愤恨地握紧了拳头,虽说方才去大牢查探,知道响马被人救走,连秦琼也不知所踪,但他心里还存着一丝念想,这秦琼该不会是被响马给挟持了,而如今听到这话,心里的怒气不打一处来。
  好你个秦琼,我这般看重你,还收你为十三太保,你倒好,竟然宁愿和响马同流合污,将自己耍的团团转!
  “来人啊,调集军队,给我追!一定要将这群该死的响马给我追回来!”
  且说众人出了城门,直奔潼关而来,可快到潼关口了,犯难了。
  这潼关的守将名为魏文通,乃是杨林手下能将,传闻有万夫不挡之勇。
  这后有杨林的追兵,前有强将在前,真是不好对付。
  徐茂公心生一计,便道:“要过这潼关也未必就得开打。”
  “哎哟,三哥你怎么还说一半留一半,有什么法子,赶紧吧,杨林没多一会儿说不定就追上咱们了。”齐国远急吼吼道,这都火烧眉毛了。
  徐茂公目光拐向一旁的北平府众人道:“不知道北平府诸位兄弟可曾带着官服?”
  张公瑾道:“我等本来就是公门中人,自是带着官服的。”
  徐茂公点头道:“那便好办。”
  徐茂公将主意与众人一说,众人随即行动起来。
  不多一会儿,北平府众人都换上了官服,骑上了大马,绿林中人被剥去了衣裳,只穿着里衣,双手都被麻绳绑上,驱赶着前行。
  刚到潼关前,潼关守将魏文通便大喊问道:“城下来者何人?”
  秦琼一马当先道:“我乃靠山王坐下十三太保秦琼,奉靠山王之命押解犯人出城。”
  魏文通一听这话,赶紧从城墙上下来,打开城门,毕恭毕敬地让出一条道道:“原来是十三太保啊,文通早就听王爷提起过了,说是太保能力超群,武艺高强,远非凡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哪里哪里。”秦琼也与他寒暄道。
  魏文通也许是有些本事,但官场中人,也少不得一番溜须拍马,如今十三太保如日中天,自是要好好巴结一番的,这会儿不但大开城门,亲自送人出去,还附赠了良马数匹,以供差遣,直到众人出了潼关,才大笑出声,这人若是事后知道真相,非得骂死自己不可。
  秦琼等人不敢耽搁,日夜兼程,可杨林等人兵强马壮,速度极快,派出去的探子不断来报。
  一会儿是杨林率领十二太保已到了潼关。
  一会儿又是杨林召集了潼关守将一并追来了,离这不过就是数里地(几千米)。
  急得大伙嘴上起泡,这杨林怎么穷追不舍的?去小孤山紧赶慢赶,还得一日路程,这杨林一直穷追不舍该做何打算啊。
  秦琼一咬牙便道:“诸位兄弟先行一步,由我殿后,我去拖住那杨林。”
  众兄弟摇头不允,纵然你秦二哥有天大的本事,那杨林也不是吃素的,况且还带了手下一并人等,你此番去了还有回来的机会?
  秦琼拍板道:“就这么决定了,若是我不去,大家都逃不了,三弟,囤积在大羊山附近的兄弟们还没得到信儿呢,你们赶紧赶往小孤山,然后个个山头吩咐下去,早作准备,我负责殿后,会速速敢赶来与你等汇合的,放心吧。”
  徐茂公一想,眼前也没有更好的法子,只能应允下来。
  秦琼与众兄弟一拜别,便蹬马前行,往着杨林的方向跑去。
  且说杨林这边,本来是奋起直追的,可谁曾想没跑多久,就看到前面小水塘处隐约瞧见一人一马,细看之下,竟是那与响马勾结的秦琼。
  杨林大喝一声:“秦琼,你别跑!”
  秦琼催马就逃。
  这时候十二太保,魏文通等人立马追赶了上来,也大喊道:“追秦琼,大家别让他给跑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