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家教]逆向游云 作者:渔夫G

字体:[ ]

 
 
文案
迷空的外传,另一个世界的Alpha的纲吉和非ABO属性的初代云守阿诺德的故事,CP为27A,不拆不逆。
 
内容标签:家教
 
搜索关键字:主角:纲吉、阿诺德 ┃ 配角:家教众 ┃ 其它:27A,家教,27攻
 
 
  ☆、01 Alpha-02 Startle(恐惧)
 
  01 Alpha
  从很小的时候,沢田纲吉就开始担忧自己的性别。
  拥有心性温柔的Omega属性的母亲,作为Alpha的父亲,他的性别似乎只有Alpha或Omega两种可选,一如天堂与地狱。
  但他是个废柴。
  Alpha大多是天生的强者,无论智力还是身体素质都是其他性别中的佼佼者,而他却是个脑袋不行,身体也不行的废柴。于是,他似乎更可能成为天性温柔软弱,作为生育工具存在的Omega。
  但废柴到这种程度的Omega,估计也不会有人喜欢。
  所以,大部分时候沢田纲吉都会祈祷——如果是Beta就好了,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Beta才更符合像他这样平凡普通到有些废柴的家伙。
  这个「梦想」被他写进小学的作文,或许每个人都梦想着成为高贵强大的Alpha,希望成为Beta的他就成为了异类,那篇作文被老师当堂朗读,同学们带着各种意味的嘲笑声伴随了他整个童年。
  唯一的安慰来自母亲和同学笹川京子,她们对他的宽慰如出一辙,于是接下来的的学习时光中,笹川京子成为了他忽略同学的嘲笑欺侮,每天上学的唯一动力。
  沢田纲吉并不为他梦想着成为Beta而羞耻,直到遇见Reborn。
  这个黑衣小婴儿一脸淡定地告诉他,他会是意大利第一黑手党的第十任首领,是Alpha当然最好,是Omega的话也可以作为联姻的工具,毕竟Omega还是比较稀有抢手的。
  那一刻,沢田纲吉觉得他被世界的恶意糊了一脸。
  或许是因为他当时的反应,Reborn敏锐地抓住了这个让他顺从的杀手锏,每当沢田纲吉产生抗拒,老奸巨猾的家庭教师总有理由来让他乖乖听话,去参与各式各样的粗暴训练。
  ——不是Alpha就是Omega,蠢纲你想「出嫁」吗?
  ——我只是在提升你成为Alpha的概率而已,你就心怀感激地接受吧,蠢纲。
  ——京子似乎是Omega属性嘛,Beta根本配不上她,你说对吗,蠢纲?
  …………
  如果让沢田纲吉回忆那段充满血与泪的悲催往事,他大概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穿越回百年前找到自己的祖先,阻止对方创建彭格列,再不济也要阻止对方来日本生根发芽,如此他就不用面对Reborn这个超级鬼畜大魔王。
  然而这念头也不过想想,可怜的沢田少年没有力量也没有勇气反抗作为Alpha的Reborn——天晓得为何未成年的小婴儿也有Alpha气息,只能接受鬼畜魔王名为教导实为虐待的训练。但在次次拼死活下来后,他不得不怀疑他自身的血脉。
  他的血亲其实不是彭格列初代,而是「小强」?
  02 Startle(恐惧)
  自从Reborn到来,沢田纲吉便开始日日在恐惧中煎熬。
  第一次感到恐惧,是在名为狱寺隼人的转校生拿出无数炸药,向他发起挑战时产生的。因为之后的死气弹,关于那部分记忆其实有点模糊,但这并不妨碍沢田纲吉记住对方的前倨后恭,战前的凶恶与之后的乖顺聒噪似乎是两个人。初遇,对方明明是桀骜不驯的恶犬,但在之后,面对他时那双眼睛中只剩下毫无保留的忠诚与喜爱。
  沢田纲吉感到无法理解。
  近乎本能地,他为这种情绪感到恐惧,仿佛一旦接受了它,在未来的某一天,他就会不得不面对某种不愿面对的局面,比如,继承那个见鬼的彭格列。
  第二次感到恐惧,是在山本武跳楼。
  山本武是并盛中的风云人物,又能和他这个废柴有什么关系呢?至多对方不像其他男生那样欺负他罢了,第一次搭话还是在他裸奔出丑之后,比如和池田比斗时丢给他一根木剑,比如排球比赛拉他入伙。沢田纲吉没想过像山本武这样的优秀的人会轻生,和他相比,他有什么呢?没有人喜欢,没有人关注,没有朋友,连喜欢的女生都没说过两句话,被那么多人喜欢崇拜着的山本武,有什么理由去死?
  而且,那个人成年后一定会是Alpha吧。
  如此完美的人生,哪里像他一样需要担忧这担忧那,小心翼翼地期盼自己是Beta呢?
  如此告诉自己,沢田纲吉无法解释他飞快奔向楼顶的行为,他看着环绕在天台劝解山本武的人们,踌躇地躲在人群之后,他是多余的。下一刻,他被他的家庭教师踹进人群,踉踉跄跄地,狼狈地倒在山本武面前。
  「哟,是沢田啊。」
  对方笑嘻嘻地打招呼,一点都不像即将跳楼的人,他挠了挠脑袋,呐呐无言。他只是个废柴而已,笨拙迟钝,哪里是安慰人的料子呢?
  所幸对方并不用他深问,絮絮叨叨地将跳楼寻死的理由说了出来,他发现自己也成为了压垮对方的稻草之一,除了哭笑不得,便只剩下吐槽:什么啊,因为废柴的我也「奋起」了,所以感觉被抛弃了吗?山本你其实是天然黑吧,哪怕要跳楼了也要黑我一把。
  他放松下来。
  事情一定会圆满解决的,因为山本啊真的很厉害,只是骨折而已,只是短暂的不得志而已,只是人生的一个小小的坎而已,很容易就能迈过去,优秀的人总会发出他应有的光芒。
  ——不像他。
  只是就算心里放下了,他仍然是不善言辞的废柴,磕磕巴巴地把脑袋里的东西一股脑倒出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什么。然而山本的眼睛却越来越亮,似乎被他这笨拙的话语安慰了,晦暗的情绪一下子脱离开,他真正舒了口气。
  护栏坏了。
  他下意识扑上前抓住山本的手,结果只是跟他一起摔下去,如果没有之后Reborn射出的特殊弹,他们俩就要一起死掉了。生死与共后,山本和他成了好友,但想起那一天,他仍会感到恐惧,却不知道自己恐惧着的是什么。
  第三次感到恐惧,是在风纪委员接待室。
  他遇到了鬼之风纪委员长云雀恭弥,那是个强大到令人敬畏的家伙,与他完全不同,然而沢田纲吉发现对云雀的恐惧竟及不上怕他将山本和狱寺丢下楼,容不得多想,他被Reborn打了死气弹,用前所未有的勇气打了云雀,救下了山本和狱寺。
  确信他们平安后,他放松下来,整个人都垮了。
  他终于知道一直以来畏惧着什么。
  「……好可怕……」
  他喃喃着缩成一团,或许Reborn早就知道了吧,他所畏惧的,正是他自己。
  好孤独,好寂寞,哪怕一点点善意也弥足珍贵,所以只有一点点也要拼尽全力抓住。再没有比失去同伴、失去友人更令他畏惧,所以为了保护他们,哪怕面对一切过往令他腿软恐惧的存在都再所不惜——他所畏惧的,正是这样的自己。
  什么啊,明明只是个废柴。
  为了伙伴爆SEED明明是Jump主角才会做的事,他这个废柴凑什么热闹呢?
  「这是大空的本能,蠢纲。」年幼的家庭教师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扯着帽檐一本正经地忽悠,没错,他坚信这都是忽悠,「保护家族成员,正是彭格列初代创立彭格列的初衷,虽然现在是黑手党,但彭格列的前身可是保护民众的自卫团。当然,彭格列的大空基本都是Alpha。」
  「后面一句是多余的啦!」
  没好气地吐槽,他揉了揉脑袋,「反正,我是绝对不会当什么彭格列Boss的!」好不容易获得的朋友,就要因为「彭格列十代」这个身份而不得不远离吗?不远离,难道要让重要的同伴置身于危险中吗?
  「嘛,谁知道呢。」                        
作者有话要说:  
  
 
  ☆、03 Panic(吓唬)-04 Panic(吓唬)
 
  03 Similar(同类)
  「没有气质,长相也差,也没有霸气,也没有期待值,运气似乎也很差,成为Boss的天分为零。」
  刚一见面就被这样吐槽,虽然说得是事实,但被人当面说出来还是让人不舒服。想到这里,他有点无奈,Reborn来的这段时间他似乎产生了无谓的自尊心,明明过去被怎么说都不会生气的。
  Reborn之后的补刀更是雪上加霜,他终于没忍住出声抱怨,结果被告知这个金闪闪到让任何雄性生物不爽的家伙是他的师兄,加百罗涅的十代首领迪诺,顺带一提,对方是个强大的Alpha。
  「如果蠢纲你是Omega,蠢马可是最有可能的联姻对象呢。」黑衣小婴儿这样说道,半点不在乎被他的话吓呆了的两位学生,「你们可要好好相处。」
  「咦咦咦咦——!!!!」
  不同于他的惊恐与不可置信,他新上任的师兄只是惊讶了一会,就摸了摸脑袋笑笑回答,「啊,如果是像阿纲这样可爱的孩子,我是没所谓啦。」
  「……」
  谁可爱啊,还有那个阿纲是怎么回事,他们一点都不熟好吗!
  默默地腹诽,他没有当真,就算经常被威胁说拿去联姻,就算ABO世界中存在男男的可能,但私心里他也不觉得有男人会喜欢他这种类型。就算他一时不慎成为了那个见鬼的彭格列十代,悲催地成了Omega,他也不可能派上联姻的用场。
  ——啊呸呸,他才不当黑手党首领呢!!!
  受到邀请,这位新上任的师兄当晚就留宿在了家里,然后他发现对方是个和他一样不相上下的废柴。
  像走路摔倒啊,自己滚下楼梯啊之类,不过他本人长大之后了没有吃饭漏饭过了,这样看,他似乎比这个男人还靠谱一点?
  「这就是Boss体质哟,蠢纲。」
  他年轻的家庭教师如是解释,「蠢迪诺只有在部下在场的时候才会是合格的首领,其他时候可是废柴呢。」
  「……」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觉得那个金灿灿变得不那么讨厌了,那个词叫什么来着?
  同类相惜?
  出于这种情绪,他没拒绝对方晚上在他房间打地铺,虽说他也可以让出床,但他的小床根本装不下这么大只的男人。
  身高一直是他的痛。
  虽然他才十四岁,虽然,按照日本男孩的平均身高来算,他的身高在这个年纪不算矮,但谁叫他身边的都是些发育良好的家伙呢?
  仰着脑袋看人也是很辛苦的。
  「阿纲?」
  「……是的?」把被褥扑到地上,他有点歉疚,「抱歉,迪诺先生,竟然让你睡地上……」
  「没、没关系。」
  莫名结巴了,男人挠了挠脑袋,简直白瞎了那张脸,「啊,对了,之前Reborn的话你别介意啊,阿纲怎么都不可能成为Omega的啦。」彭格列也不会允许首领嫁出去,真按Reborn说得发展,反而是他入赘可能性更大一点吧。
  其实彭格列和加百罗涅有些姻亲关系,只是隔得有些远了。
  不着边际地想完,迪诺倒是自己笑了,他考虑这些东西做什么,他和这个小师弟只是第一次见面,而且加百罗涅可不会再和彭格列联姻了,他可不想自己的家族被并进入彭格列,同盟的身份挺好的。
  「晚安,迪诺先生。」
  熄了灯,沢田纲吉爬上床,顺便向他的室友道了晚安。
  「哦,晚安,阿纲。」
  暖色的夜晚,夜晚宁静而祥和。
  04 Panic(吓唬)
  如果有人询问年轻的教父,当年选择面对战斗的初衷,他必定会微微一笑,带着温和包容的眼神,说出「为了同伴」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然而事实上,「为了同伴」仅仅是他选择面对强敌的原因之一。
  十三岁的沢田纲吉距离成年确定属性还有两年,虽说Alpha和Omega的后代成为Alpha的比例更高,但每当遇到强敌,除了用伙伴们的安全「威胁」,Reborn更多时候把「贞操」二字当做杀手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