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花千骨 天命 作者:浮屠三笙

字体:[ ]

 
 
书名:花千骨 天命
作者:浮屠三笙
 
文案
他是高高在上的长留上仙,他是他的佩剑名曰“断念”,格格不入却又生死相依。他不知道他的存在,将他赐予名花千骨的女孩,他是白子画,长留山掌门。他是断念剑灵,虚无缥缈却又存在的灵。他将他赐予花千骨,他恨他,也爱他。
-白子画倘若没有花千骨,你会不会和我一起。
-白子画你真是狠心,白子画来世再见。
-白子画我终于理解的花千骨的疼,真的刻苦铭心。
-如果有一天我真希望你能修为全废,就这样呆在我身边。多好
断念剑灵攻x白子画受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残念白子画 ┃ 配角:花千骨杀阡陌东方彧卿 ┃ 其它:花千骨
 
 
 
  ☆、一。最初
 
  纯洁的白色落满了整个长留,没有虫鸣鸟啼,没有青山绿水,唯一有的便是这白雪皑皑覆满长留的景象,长留依旧平平静静没有一丝波痕,一片片雪花顺着天空缓缓滑落,一点点给这片大地套上厚重的雪白,回想离上次妖神大战已过两千余年。妖神战,六界灭。白子画经历过,而妖神便是他的徒弟,花千骨。可如今花千骨也只是单纯的花千骨罢了。幽若退隐,白子画法力无边,不死不老继任了长留掌门。
  一大早绝情殿传来了清脆的啼笑,温婉中带着一丝俏皮正如两千余年前的一样。那是花千骨,圆圆的脸蛋上挂着灿烂的微笑,一双眸子里充满着喜悦,她只有一魄智商比不上正常人不过在白子画的精心调养后倒是好了许多,原本枯瘦的身体也长出了肉肉,捏起来也的确舒服,令人怜爱。
  “师父!师父!”一袭淡淡的粉裙,清纯不沾染污秽,乌黑的丝发绑成了两个圆圆的包子,看着让人欢喜,花千骨捧着一朵雪白的莲花在绝情殿里呼喊着。
  “小骨?...这是..”白子画看着这雪白的莲花不禁想起了自己的佩剑,可是如今白子画也不知道他的佩剑去哪里了。已经变成的废铜烂铁还是被捡去了,不过现在也无所谓了。白子画收回思想微微笑了笑看着花千骨。
  “这个啊!是一个大哥哥给我的!他一身银白可漂亮了!”花千骨将莲花递给白子画后,迅速的跑开,倒像一只无拘无束的小鸟一样。
  “....大哥哥?..漂亮..不对..这里是长留,谁会轻而易举就进来了呢”白子画看着花千骨跑远之后开始沉思。难不成是杀阡陌白子画惊了一下,不过又想想杀阡陌最爱紫色一身银白也不是他的作风。他一只手拿着莲花,深邃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也依旧没有头绪。
  白子画将那朵莲花放置在庭院的桌子上匆匆离去,那朵莲花一点点转为紫色,红色而后化作一滩鲜红的水遗留在桌面上。
  “给你师父了吗?”长留后山一位面色苍白的男子看着小小的花千骨勾起一抹微笑,那是一种凄美的白映衬着雪,一双精致的面孔看着几乎透明却又的确存在,一头银灰的丝发被白色丝带簌起,蓝色的瞳孔中流露出一丝悲凉。
  “给了!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你好漂亮呢!”花千骨好奇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不禁伸出肉乎乎的小手摸了摸他的脸颊,一脸心疼的看着他。“大哥哥..你脸色不好..要不要随我会长留,师父会救你的”
  男子缓缓一笑看着花千骨轻轻的道
  “不用了..哥哥叫残念,对了回去告诉你师父..万事小心,多想想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如果他真的不记得的话,告诉他,我一定回去长留找他给他应有的[报酬]”
  “啊?..恩..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师父救过的人吧!师父不贪心的!不要什么报酬!”
  “哦?...是啊..不过还是请你一字不差的告诉你师父好吗?妖神殿下”残念轻轻一笑转身离去只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花千骨愣在原地
  花千骨抿着唇想着残念刚才说的话,妖神...那是什么?..似乎听过,不过不管了!现在也该回去给师父做饭了!花千骨一路小跑消失在山路之间。
  “白子画,你既然那么无情无义,我也不需要心慈手软,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不然就算是死,我也会让你不安生,让你的徒弟不安生,让整个长留不安生,整个六界不安生。啊白子画..真是好期待你为我,疯掉的场景,想想真是激动”
  残念勾起一抹微笑拿出那把剑,那是“断念”白子画的佩剑,原先他是多么风光,如今却已经残破了,残念轻轻一笑眸子闪过狡诈的神情。
  “现在要把这把剑变得强大起来才行啊,白子画..我们拭目以待.哈哈哈哈哈哈哈!”刺耳的笑声听起来格外悲伤,但那张苍白的面孔上写满了仇恨二字,残念一手拿着锈迹斑斑的断念剑自嘲的笑了笑转身离开。银白色的身影与白雪融为一体渐渐消失不见。
  踏着欢快的脚步,花千骨一蹦一跳的在这条偏僻的小路玩闹着,似乎早已经把残念的话忘在脑后,花千骨回到长留绝情殿的时候也已经是半个时辰后了,长留八千弟子喊着整齐的招式,一件件白色的衣服似乎就要和这雪地融在一起,花千骨看了看自己的裙子不禁笑了笑道
  “真不明白为什么要穿白色的衣服!还是我这件漂亮”
  花千骨嘟着小嘴一溜烟的跑向了绝情殿,她皱着眉头看着桌子上一滩血红的水,环顾了四周没有发现人来过的痕迹,却又有些不安了连忙大声呼喊白子画。
  “师父!!!!!”
  “小骨?..这是什么?!你受伤了?!”
  看着一滩红色白子画一颗心脏猛的被提了起来,他好不容易让花千骨回到自己身边怎么可能让她在受到伤害,连忙拉过花千骨的胳膊。
  “师父..不是我啊!我以为你受伤了...啊对了师父,我刚才又去找后山的那位哥哥了呢!..”花千骨话没有说完就已经被白子画打断
  “后山的哥哥?是谁?长留弟子?!小骨你告诉我他叫什么?!”白子画紧张的语气另花千骨有些发愣,只好睁着那双无邪的大眼睛盯着白子画,沉默许久才反应过来支支吾吾的说
  “恩..师父,大哥哥说他叫残念呢!还说什么,让你万事小心,如果不记得什么事他会来长留找你的!师父你救过这个哥哥吧!他说会给你报酬的!”提起师父的花千骨格外自豪,人人都知道他的师父是个救死扶伤的大善人,因为师父高兴了,花千骨的脸上自然也多出几分笑容。
  “残念..残念...好一个残念..可是..到底是谁呢”白子画松开花千骨转过身仔细的想着,倒也没有什么头绪而后花千骨突然插了一句话让白子画那颗刚放下的心脏瞬间提到的嗓子。
  “师父...什么是妖神啊?残念哥哥说我是妖神诶!妖神是不是很厉害啊!”花千骨拉着白子画的袖子甩了甩抬起小脑袋一脸好奇的看着白子画。
  白子画听见妖神这个称呼,面上的表情凝重起来。他双手握拳,眸子散发着一丝忧焦虑。
  “师父?师父?怎么了师父!”花千骨看着白子画的神色有些不对,连忙呼喊他,可是白子画似乎并没有听见一般继续愣在原地,一脸凝重的看着远处。
  “师父!你在想什么啊!”花千骨用她的小手扯了扯白子画的衣袖,看着白子画。
  “啊..?小骨..没事”白子画仿佛大梦初醒一般看着花千骨。
  “恩...师父....”花千骨似乎还想问什么,刚准备开口白子画便发话了。
  “好了!你该去练剑了,半个月后长留招生,小骨你去帮你阑渊师兄”白子画敷衍道
  “恩!那师父我去了!嘿嘿...”
  看着花千骨跑远的背影白子画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不安,如果那个人是杀阡陌?但是..杀阡陌并不是喜欢银白的人,那位残念是谁,为什么告诉小骨妖神,定是来者不易,残念..残念...这要查清楚。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文x已修改
  说是要弄个群号什么的: 272498934
 
  ☆、二 疑惑
 
  “阑渊师兄!你在哪里啊!”花千骨听从白子画的命令,急匆匆的赶向阑渊所在的院子。花千骨一把推开房间的门,房间里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楚,花千骨本就怕鬼看着那么黑的房间顿时一头冷汗。花千骨颤颤巍巍的走进了房间,环顾着四周没有看见阑渊的影子。
  忽然头顶传来了一阵阵冷风,花千骨不禁一丝害怕拔腿就跑,而后一名身着青衣,墨色丝发挽成一缕,倒像是一个清秀的妖精,男子哈哈一笑看着花千骨跑远的背影,笑了起来。那是阑渊,长留大弟子,摩严的弟子,生性顽劣但法力不可藐视,闲来无事倒也喜欢捉弄一下师弟师妹们。
  阑渊甩甩衣袖,那张清秀的脸上写满了笑容,比起花千骨白子画对这个阑渊的期望倒是比较大,虽说是个孤儿,但是也确实有上进心。
  “这骨头真是可爱哈哈哈....”阑渊笑着抬头看了看天空,一片片雪花从天而降,像是起舞的精灵,寒风呼呼的吹着有些刺骨。
  “糟了糟了!尊上还说要招选新弟子呢!”看雪景好一会的阑渊猛地拍了拍脑袋,眉头紧皱似乎有些苦恼,他抿了抿唇,右手一挥,一道淡雅的白光从他腰间飞快的划出,在空中旋转了几圈后停在他面前,阑渊飞身上剑匆匆忙忙赶去山下。
  绝情殿这边,空荡荡的大殿依旧冷冷清清,花千骨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白子画一手支撑着额头,黑色如墨的丝发缓缓滑落,素白的袍子如一轮皎洁的明月,看着格外入眼。他稳坐在桌案面前,一双眸子深沉的看着殿下,他下意识的想拿出佩剑,却发现腰间已经没有“断念”的存在,不知道怎么了最近白子画也总是在想断念,白子画缓缓叹气起身。
  “....不行,这件事的确蹊跷”白子画透过镜子看着长留后山,白雪皑皑,树木被雪覆盖,而后花千骨蹦蹦跳跳的出现在了影像里,而整个过程也只有花千骨一个人,白子画纳闷,那这漂浮在空中的莲花怎么解释,白子画抿着嘴唇,一张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白子画看着花千骨接过莲花,匆匆跑开,之后的事情他知道,可是白子画看不见花千骨所说的银白男子,既然看不见难不成是鬼。白子画摇了摇头继续盯着镜子,没有任何别人的存在,正在白子画准备放弃这个线索之时,影像里出现了他的佩剑,那是“断念”白子画不会认错。
  剑身薄如蝉翼,可是却已经锈迹斑斑,散发着微弱的灵气,白子画一惊,匆忙离开绝情殿,唯有那段影像模糊不清的显示出残念的身影,苍白的脸上挂着狰狞的笑容,嘴里似乎在说着些什么。而后一点点消失在影像里,仿佛不曾出现过一样。
  “糟了!..如果是歹人利用,那后果不肯设想”白子画找到花千骨,伸出手摸了摸花千骨的头,一脸正经的看着花千骨道
  “小骨..师父要下山一趟,你和你阑渊师兄.把长留招选的事情给办好听见了吗?”
  “师父...小骨能和师父一起去吗”花千骨听见白子画要走,前一秒还在微笑的脸,瞬间就耷拉了下来,一双眼睛泪汪汪的看着白子画,伸出肉乎乎的小手拉着白子画的袖子。嘟着小嘴可爱极了,但是白子画却依旧一脸冷清的看着花千骨。
  “小骨,听话,你也不小了,最近跟着你阑渊师兄.此事我意已决,无需在言”白子画甩开花千骨。而后看着花千骨一脸害怕的表情,还是放下了态度。蹲下身道
  “小骨,师父下山的确有事情,你跟着师父怕是会受伤,你先回去吧”
  “师父...恩..好..”花千骨被白子画吓了一跳,她从没有见过白子画发脾气,不禁有些害怕,只好听从白子画的话,乖乖的走掉。
  而白子画也有些不知所措,今天他居然为了“断念”那么苦恼,下山去异朽阁,这是白子画暂时的想法,他没有办法追查断念的下落,而异朽阁正是一个可以得知答案的地方。
  “...此事关系重大”白子画缓缓吐出一口气,满脸写满了忧愁。两千余年,他生活的平平淡淡,无拘无束。现如今真的似乎有大事情要发生了,白子画看了看自己那块亮起来的验生石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