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乾傅]白驹+番外 作者:闲阶拾花

字体:[ ]

 
 
文案
本文是电视剧《李卫辞官》的同人文,该剧中许多设定与史实不符,或者说出入极大,但本人不幸就是萌了其中的许多设定,所以本文还是以电视剧中的设定为基础,然后加入部分本人萌的史实,文中涉及到的改动,会加以说明,另,本人对清史的了解基本是负无穷,所以基本是边查边写,错误不可避免,并且更新缓慢,再加上火莲、鼠猫等等那边还坑着,说不好说明时候就会爬回去,总而言之,本文坑爹,提醒慎入。哦,写到后面搞不好会有大尺度的内容,再次慎入。最后,本文名字继续脸滚键盘决定,再三慎入。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乾隆皇帝(弘历),富察·傅恒 ┃ 配角:李卫,王普,傅贵妃 ┃ 其它:
 
 
 
  ☆、【一】
 
作者有话要说:  作为一个天生爱爬墙,本来在火莲的文没结之前,我都不打算再看其他,所以虽然一直都听说傅恒很好,但是都忍住了没看,就是生怕看了火莲就又得停了,不过这两天上班太多,一直熬日子,一下没忍住= =到底是看了《李卫辞官》,然后果不其然华丽丽爬墙了【我对不起火莲】再本来,我对傅恒喜欢是喜欢,但是一来这边还念着火莲,努力挣扎不想停更,二来清朝是我比较排斥的一个朝代,所以有关清朝的东西,我基本是回避的,对其了解不足,以上两点造成我一开始没打算动笔写文,对清史及其各方政治经济形势的了解也不足以动笔写文,如果正儿八经的写,要查的资料那是海了去了,罢特!当我看到那四个秦淮妓的时候这火气就往上顶了,乾隆你个渣!再后来看到查小倩的时候,我简直是要掀桌了,乾隆你个渣!你个渣!!!欺人太甚啊!遂怒而动笔!动笔时电视剧还没看完,不知道会不会演到傅恒死,【看势头是不会演到那么久了】不过一想到最后傅恒战死,我就心塞……
  【一】
  弘历登基大宝,头一件事自然是扶植提拔自己的心腹,所以他的龙椅还没坐几天,就着内阁拟旨,让傅恒、尹继善、讷亲在军机处行走,并且拿下了外省许多封疆大吏,但京内官员却没怎么大动。唯有一人,先帝有明确的旨意——降三级留用,这人便是李卫。对于李卫,弘历也不陌生,是雍劬的老人了,但是对他这种贫贱出身,胸无点墨的人,他一向最不屑,总觉得不过是凭着一点小聪明耍滑头,登不上大雅之堂。所以他才喜欢傅恒,出身正统,文才武略都是一等一,这才是大清官员当有的风采,横看竖看都顺眼,傅恒给伴读也不少年了,而后作侍卫又作内大臣,这么多年几乎没怎么离开身边,可还是看不腻。
  傅恒进了军机处,弘历让他干的头一件事,就是绘制大清版图,看着那些细小的线勾勒出的疆土,弘历一笑,“还是要再大些才好。”
  “皇上是说,这图不够大?”傅恒回头看了一眼需六人才能扯开的丝绢地图。
  “朕是说,大清的疆域要再大些才好,如今国势日趋鼎盛,若无开疆拓土之功,广幅四海之地,对不起列祖列宗啊。”傅恒静静听着,弘历的豪言壮语让他微微一笑,经过雍正一朝,大清国力确实强盛了许多,可边疆战事却一直都有,并非四海承平,可弘历一向是个志向恢弘的个性,傅恒早就明白他的心思,弘历想作个圣主,想开个盛世,他是他的臣子,所以皇上有这个心,那么他自然是要帮他。傅恒再次回头去看那张地图,目光扫过西北西南东南几处由于各种问题,尚未真正平定的地方,脑子里也开始盘算解决之道。
  正在傅恒盘算的时候,有太监通报,李卫求见。李卫是三朝的老臣,先帝加以青眼,傅恒纵然年轻,也还是有所留意的。皇上斥他大字不识,满身混混气,不堪重用,傅恒却只是一笑,挥手让人收好地图,而后退到一旁站好。
  李卫进门的时候,可以算得上是颤颤巍巍了,傅恒微微皱眉,根据他的消息,李卫身子应该还算硬朗,怎么今天看着,显出如此老态来呢?皇上看见李卫费力的跪见,倒是有些不忍了,“你也有把岁数了,起来回话吧。”
  李卫又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他装的极像,傅恒本性醇直,这种事情上,总是把人向好处想,怎么会想到他是故意装的,便以为是自己消息有误,毕竟他也只是比较留意,而非刻意打探。
  “朕听说,这些年你的官箴不错,也办了很多事实。”皇上与李卫也算熟悉,见了面,不免拉拉家常。可这一拉家常,李卫满嘴粗言就出来了,“啊哦,臣这也是瞎驴拉磨。”
  其实傅恒早想见一见这个传闻中不拘一格的人才,对他打从心底里还是佩服的,不论才学如何,他的能力确实不容否定,可听他这一开口,傅恒就忍不住低笑出声,他还从没见过谁在皇上面前说这种话,或者说,就连在他跟前,也从没人敢说这样的话,听着即新鲜又逗趣,皇上却是最烦这种低俗的糙话,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傅恒回头看见,连忙也收敛了笑容,微微垂下视线,自知方才太过无礼了,他今年不过刚刚二十岁,却已位高权重,多少人眼红,又有多少人记恨,所以他必须更加自律,行事也更加谨慎,尤其在皇上面前,不能恃宠而骄,稍有越矩都是给别人留下了攻击自己的口实。
  皇上又开始烦了,一眼都不想多看李卫,于是家常也不拉了,直接说道,“大行皇帝病重时曾说,朕身后要把你降三级留用,如今也算是遗诏了。”李卫是个老狐狸,他袖筒里有早已写好的辞官折,可皇上这样一说,他也没敢拿出来,连忙跪下听旨,皇上站起来走到傅恒对面,“你看,还有什么缺可补?”
  傅恒想了想,先帝这是要留着李卫给皇上用,所以不能放到太远的地方去,于是在脑子里过了过所有的官缺,筛了个级别刚好却又不远的回道,“吏部昨天送了单子,顺天府丁忧回籍。”
  “哦?那是个从三品,正好是三级。”李卫现在是从一品,这个职位级别上刚刚好,而后又转头对李卫说,“你就先补上吧,遗诏所在,不是朕想委屈你。”
  “啊啊,”李卫连连点头,只是那笑容显得不是很自在,“臣干什么都行。”
  无错处而被降职,心里难免不舒服,傅恒便安慰他道,“顺天府乃天子脚下,也是个要津所在。”
  “是是。”李卫恭谨的答应着。
  看着李卫退出的背影,傅恒虽然能够明白先帝的用意,就像他现在也恨不得皇上能立刻把他也降三级,但看着李卫郁郁寡欢的摸样,终究是心中不忍。皇上看着傅恒的侧脸不由一笑,“你就是个烂好人,还担心他?”
  傅恒回过头来一笑,“李卫他跟随先帝办差,尽心尽力,如今年岁大了,却无过而连降三级……”
  “好了好了。”皇上挥手打断他,“你啊,太不了解他,这个人厉害着呢,这点小事根本打击不到他,有这个闲心,你不如多关心关心朕。”皇上一脸笑意的盯着傅恒看。
  傅恒脸色的笑容立即收敛,低头避开皇上的目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皇上就总是用这种灼灼的目光看着他,每每都看得他心惊肉跳,“奴才……奴才……”傅恒不知道说什么好,尽管现在低着头,他还是能感觉到皇上的目光仍然是落在自己身上,几乎要把他烧穿个窟窿出来。
  傅恒感觉的没错,皇上的确还在看他,明知道傅恒已经被他看的不知所措,可皇上就是喜欢看他,傅恒面貌俊美,尤其那双眼睛,又清亮又纯净,所以皇上喜欢看他,看见他皇上就觉得这世上不尽是那些你争我夺,尔虞我诈,觉得这世上还是有美好存在的。再后来发现这样直直的盯着他,他就会慌乱得不知所措,皇上就更喜欢盯着他看了,他现在的表情,简直让皇上有去抱一抱他的冲动,实在是太有趣。
  【1】此处想必是编剧为了剧情需要,所以时间改的乱七八糟,尹继善只是个大学士,最多任过刑部尚书协理河务,参赞军务而已,基本是在江南一带流窜的,另外讷亲在雍正十一年就已经开始军机处行走了,雍正死后属顾命之臣,这些都不重要所以咱们说说亲爱的傅恒,傅恒比乾隆小了大约九岁十岁的样子,乾隆二十五继位,也就是说那时候傅恒才十五六岁,电视剧中显然有所调整,此处由于我也不想皇上他恋童……玷污祖国花朵什么的,所以就按照电视剧里来了,给他,呃……二十岁好了……再者,傅恒可说是乾隆一手提拔起来的,他在乾隆五年的时候才开始做官。任蓝翎侍卫,之后一路头等侍卫、御前侍卫、总管内务府大臣,管理圆明园事务、户部右侍、山西巡抚,直到乾隆十年的时候,才开始军机处行走,不过想想那时候他也才二十五岁,当真是少年风华啊,容我HC一下先。而任军机大臣、内大臣是在乾隆十一年,议政大臣又是一年之后的事了,而首辅更是在乾隆十三年讷亲金川失利之后。虽然乾隆恩宠傅恒千古皆知,七年,这升级速度,已经是坐飞机一样了,但是电视剧里直接给点个火箭,一句军机处行走宰辅职权就咔嚓扣下来了……
  【2】雍邸是雍正做太子时候的府邸
  
 
  ☆、【二】
 
  【二】
  皇上留了傅恒叙话,其实也没什么要紧事一定要把他留下来,只是询问一些平常的事务,目的不过是拖到了时辰,然后一起用晚膳罢了,傅恒却以为是皇上要查问他军政,对答得十分谨慎。皇上喜欢傅恒,与他这谨慎内敛的性子也十分有关,不骄不躁,恭谦有礼,温和正直,皇上能想到的好的词,几乎都可以拿来形容傅恒,这样一个人,谁能不喜欢呢。
  傅恒回答的时候条理清晰,并且言简意赅,回奏得体却也十分迅速,近来比较重要的事几乎问过一遍,正在皇上正琢磨再找找什么话题的时候,终于到了晚膳时辰。见皇上和傅恒正在奏对,大内总管王普不敢贸然插话打扰,皇上却先开了口,“王普,时辰差不多了,传膳吧。”
  “哦,是是。”王普立即吩咐人传膳。
  傅恒看了看,一拱手,“那奴才先告退了。”
  “都这么晚了,你留下一同用膳吧。”傅恒微微一愣,抬头看着皇上,“嗯……”皇上想了想,“朕还有事要同你说,边吃边聊吧。”
  “着。”傅恒这才一低头应下了。
  “唉。”皇上叹了口气,想留他用个膳,还要找这许多借口,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听见皇上叹气,傅恒抬头问道,“皇上有事烦忧?”
  “啊?”皇上一呆,“啊……”皇上的脑子赶紧转起来,此时太监们已鱼贯而入,将御膳摆在了桌子上,王普见皇上欲言又止,赶紧把所有太监包括他自己都赶了出去,然后还拉上门,傅恒一看这架势,也紧张起来了,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皇上可是有密旨要奴才去执行?”
  “你坐吧,不是什么密旨。”皇上现在真不知道说王普什么好,有时候人太会看眼色也是个毛病,“朕问你,如果朕要赦还八叔九叔的爵位,你怎么看?”
  傅恒还站着,听见这个话,心头一跳,当年夺嫡的时候他还什么都不懂,但是现在却明白那种案子意味着什么,朝中老臣尽是当年四爷党,打压八爷九爷都是有份的,现在皇上想要翻案,必定满朝反对之声。那么皇上今天对他这样说,莫非是想让自己做引子,声援皇上?可这事……
  “怎么?你有什么想法,不妨直说。”皇上见傅恒还站着,就也站起来走过去,把傅恒按回椅子里,其实他现在提起这事,也不是没话找话,他真的是有这个想法,只是他自己也还来不及深思熟虑,这时候拿出来问问傅恒也正好听听意见。
  “皇上想要推出一个盛世来,要作圣君仁君,八爷九爷是皇上宗亲,为他们恢复名爵,可向天下人展示皇上恩宠,”皇上听着傅恒的话,微微一笑,傅恒真是懂他的心思,“但八爷九爷的案子牵连太广,反对必剧。”
  皇上点点头,“所以朕才想听听你的想法。”傅恒是皇上的人,又是后起之秀,与当年的案子完全无涉,自然是要帮着他的,皇上给傅宏夹菜,“别急,朕也不是要明天就议这事,先吃些东西,空着肚子怎么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