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火影]空之境界 作者:兰蝶缨

字体:[ ]

 
文案
人正是因为度过了一段阴暗岁月,才会更渴求黎明的曙光。
 
  从漫长绝望的睡眠之中苏醒的少女两仪式,迎接她的是一个伤痕累累、支离破碎的世界。
  她因为沉睡的后遗症,因此换得目视一切事物死亡的能力「直死之魔眼」。却不得不因为内心的空虚,用杀人这种至极单纯的方法来获得活着的实感。
 
  原本,在两仪式的道路上,应该会有一位名为黑桐干也的男人与她一同前行。
  却仿佛经历了神的玩笑一般,那个故事被偷换了剧本。在从两年的昏迷中醒来的那一刻,迎接她的不是那熟悉的笑容,而是一个陌生的身体和陌生的世界。
 
  于是,两仪式成为了宇智波佐助。那双不再是写轮眼的眼睛中映出的,只有溢满了这世界的,不计其数的死。
  在这个世界里,又有谁的笑容和曾经的黑桐干也一样,绽放着如梦似幻的光芒。
 
【注意事项】
◇本文佐助中心,结局1VS1或者无CP。采取的是第一人称主第三人称辅展开叙述,具体阅读事项可见第一章前言。剧情颠覆有,借鉴原著有,欢迎建设性意见及建议。
◇没读过空之境界的读者们不必担心,可以把它当做半架空文来看。一不V二不坑请放心跳,只希望你能接受作者天大的脑洞以及剧情的神转折。
 
内容标签:火影 性别转换 灵魂转换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宇智波佐助(两仪式) ┃ 配角:火影人物众,空境人物众,原创人物众 ┃ 其它:火影忍者,空之境界,综漫
 
  ☆、序章·终焉的残响
 
作者有话要说:  前言:
  “佐助生日快乐!!!”——这么重要的话要放在最前面。
  那么,接下来进入正题。在这里我会交代本文的相关设定,若有触到您雷点的地方也请多多包涵。
  【关于本文】
  本文是以火影剧情为主的综漫文,在火影原著的基础之上加入空之境界的内容。也就是说我把以空之境界为主的型月世界的情节会架空进火影的世界里,这种感觉是不是很奇怪= =所以没读过空之境界的读者们也不必担心,请把它当做半架空文来看吧。
  之所以要这样设定是因为本文主角宇智波佐助/两仪式的直死之魔眼是产生于型月世界观下的能力,对型月世界法则之上的存在无效,对型月世界之外的存在亦无效。为了尊重此法则所以将型月世界架空进来了。
  本文采取的是第一人称主第三人称辅展开叙述,但每一章的第一人称叙述者会不停变化,在每一章的标题里我会标出本章“我”的叙述者。
  【关于外挂】
  主角外挂什么的只有原作者给式开的直死之魔眼而已,在本文的设定中,由于直死之魔眼的力量是由穿越过来的式的灵魂所自带的,所以就算是眼睛被挖了魔眼的力量也不会消失。而写轮眼的力量依旧存在,但因为佐助已经拥有直死之魔眼,所以写轮眼的力量被压制着无法使用。不过被移植后仍然能够发挥原本的力量。
  【关于结局】
  因为是女穿男设定,不过式本来就是十分偏向男性化的女孩,所以对文章阅读影响应该不大。佐助中心我能够保证,但结局是1VS1还是无CP我不能确定。
  关于式的原配黑桐干也,他在本文中不会出场,后期会有间章向大家解释干也的结局。
  至于未那小公主,她会出场的,出场方式暂不剧透,不过未那又不是只能叫两仪未那,她还能叫宇智波未那呢= =
  【关于最后】
  我唯一能够做的是把这篇文写好,若有角色崩坏什么的请不要大意的提出来吧。如果以上设定您都能接受的话,那么祝您看得愉快。
  兰蝶缨于2014年7月23日
  “哎,听说三楼单人病房那个患者的事了吗?”
  “当然听说了。在昨天晚上就传得沸沸扬扬了。那个被灭族的宇智波一族的孩子终于醒过来了呐。”
  “不是不是,我不是指这件事。不过,也的确是那个孩子的事,是在他醒来之后的事。你猜那个孩子从昏睡中醒来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真是吓死人了,竟然自己去戳自己的眼睛。”
  “……什么嘛,是真的?”
  “嗯,虽然在医院里谁都不肯提这件事,但我是从监护他的医生身边的护士那儿听来的,应该不会有错。据说是那孩子趁医生不注意的时候,用手从眼皮上使劲戳了下去,哎呀呀。”
  “说是连火影大人都惊动了。也是太可怜了啊,那孩子。……对了,他是叫什么名字来着?”
  “呃……是叫宇智波……宇智波佐助来着吧。对,宇智波佐助。”
  
 
  ☆、两仪式·重新苏醒
 
  
  那里昏暗如幽冥。
  既知身周惟有黑暗,我接受了自己已死的事实。
  浮在无光无声的海上。毫无装饰的,名为两仪式的人偶渐渐沉了下去。
  没有终点。不,也许从一开始就没有在坠落。
  因为在这里,什么也没有。
  不仅是没有光,连暗也没有。因为什么也没有,所以什么也看不到。就连坠落下去这层涵义也没有。
  就连无这个词,恐怕也不存在。
  在连形容也是徒劳的虚无中,只有我的身体在向下沉去。这个样子的我,染着让人不禁转过眼去的斑斓色彩。因为在这里的一切「存在」,都满是恶意。
  “……这就是,死。”
  就连呢喃的声音,也像是梦。
  只是,在观测着像是时间的东西。虽然在虚无中连时间也不存在,我却能够观察到。
  像流动着一般自然,像腐败着一般难看,我能数的只有时间。
  什么也没有。
  纵然一直、一直凝视着远方,却什么也看不到。
  纵然一直、一直等待着什么,却什么也看不到。
  非常的平稳,非常地满足。
  不…因为一切意义都不存在,所以在这里单是「存在」就足够了。
  这里是死。
  只有死者才能到达的世界。生者无法观测到的世界。
  竟然,只有我还生存在这里……
  似乎,我是发疯了。
  多少年来,我在这里接触到了「死」这一观念。
  那与其说是观测,我想不如说更接近于战斗的激烈。
  ……
  “感觉怎么样了?佐助。”
  “啊啊,不是很清楚。”
  眼前身穿白色长袍的和蔼老人面对我毫无感情的回答似乎并未在意,他伸出手意图抚摸我的头发,被我躲开了。
  “看上去比昨晚冷静了些呢,昨天……是因为眼睛不舒服吗?”
  他对我伤害自己眼睛的事情感到很迷惑吧。昨晚就曾诘问过我为何要做那种事,不过我没有回答他。
  我的脑袋晃动了小小的幅度,算是对他的回答。
  “这样啊……”他仿佛松了口气,接着说道,“若是有什么不舒服的话就和医生说吧,我会经常来看你的。”
  “嗯。”
  “对了,关于不久前宇智波鼬灭族的那件事情……你还有印象吗。”
  “……”
  我没有回答。因为我不知道。
  从名为记忆的抽屉里能够取出的最后的映像,只有伫立在雨中的同班同学的身影。而醒来后,这一切都陌生得要命。
  我根本就不知道那些医生和护士口里所说的「宇智波佐助」到底是谁,那也许是我的名字,可是我一点印象也没有,确切点来说,是没有实感。
  ——我没有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感。
  在我的记忆中,我的名字似乎是叫「两仪式」。甚至是现在,作为两仪式生活过来的记忆全部能够鲜明地回忆起来。但是那又怎样呢。对于死过一次,而又复活过来的我那个记忆又是什么呢。
  一段不知道有多久的空白,已经将从前的我与现在的我之间的联系完全地切断了。
  我明明毫无疑问是两仪式,不是式以外的任何人,但是——对于过去的记忆,我完全没有那是自己的东西的实感。
  然而这里的人却称呼我为「宇智波佐助」,用那么理所当然的语气。
  那样一来,记忆也只不过是映像而已。只是,由于这映像我可以伪装成过去的自己。对父母也好友人也好,我能够作为他们所认识的两仪式或者是宇智波佐助与他们接触。
  当然,现在的我就被忽略了。这种无法忍受的窒息感让我十分苦闷。
  ——完全是拟态。
  我完全没有在活着。
  如同刚刚降生的婴儿。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得到。但是属于两仪式和宇智波佐助的记忆将我放到了一个已完成的人类的位置。
  “我到底,是谁呢。”
  咬住了嘴唇。
  我,不明白自己。
  就连自己到底是两仪式还是宇智波佐助也不敢断定。
  我不禁想着自己是个不知真面目的什么人。
  身体里宛如洞穴一般空荡荡的。不止空气,似乎连风也能穿过去。
  我把很难动转的右手放到嘴边。
  明明,还有另一个我存在的。
  然而不管再怎么呼唤,也听不到他的回应了。
  应该是作为两仪式之中存在的另一个人格两仪织的气息,干干净净地消失了。
  在我之中没有织。仅仅是因为这样,我认为自己是式。
  可是这里的人称呼我为佐助。
  我却连那个名叫宇智波佐助的人的气息都感觉不到。
  “哈……这么矛盾。任何一个人不在了的话,我连自己是哪一个都不知道。”
  试着嘲讽一下自己,然而一点也没有慰藉胸口的空虚。哪怕是能感到一点悲伤,这颗没有感觉的心也会发生一些变化吧。
  是自己也不明白的原因。
  正因为我谁也不是,才会感觉两仪式十几年来的记忆和宇智波佐助八年来的记忆都不属于自己。
  纵然拥有这具名为宇智波佐助的空壳,其中的内容物被洗去了也就毫无意义。……到底,在这片空无中,进去了什么东西。
  再一次试着动动自己的右手……这具男性的身体果然是因为不是自己的东西的缘故。连动一动都要花时间,而且关节和肌肉像是要裂开似的痛。
  “这就是……织在使用我的身体时候的感觉吗?”
  我没有感觉。即使从这段时间以来的死中复活过来也没有兴趣。
  只是毫无目的地存在在这里。
  我在活着,处于没有丝毫实感的状况下。
  ……
  隔天,即使闭着眼睛我也感受到了早晨的到来,也许真的是因为死了太久的缘故,对于察觉到清晨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中,我居然能够感受到淡淡的喜悦。
  正想着为什么会那么高兴时,诊察开始了,又在不经意间结束了。
  上午并不安静,虽然只有名为猿飞日斩的被称作「三代火影大人」的老人过来探望我,说了一会儿话。完全像陌生人一般,对话怎么也没法把握。迫不得已依着「宇智波佐助」的记忆来应对,让他安心地回去了。
  好像在演戏一般,从头到尾都很滑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