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冥帝棒棒哒(画江湖之不良人同人)+番外 作者:蜉蝣与柏舟

字体:[ ]

 
 
文案
江鹿在看到魔教冥帝出场的时候,忍不住吐槽,“好低好丑声音好奇怪衣服好奇怪这样的人怎么可以还是魔教冥帝呢!”
江鹿自己用行动证明了一个叫做NO ZUO NO DIE的命题——他穿越到了动漫里。并且这是一场因嘴贱而引发的穿越。
江鹿看着那个和原著形成巨大反差的邪魅的男人,一步一步走过来,“我怎么不可以是魔教冥帝了?嗯?”
江鹿的脸默默地红了。
虽说穿越的姿势有问题,可一个穿进动漫里的会剧透的人前途应该是一片光明……
可是:
“江鹿,当仆人去。”
“哦为什么。等等!!!是当冥帝的贴身仆人——!?”
江鹿的脸默默地又红了。
接近冥帝的过程中,本以为被嫌弃的江鹿,相熟之后才知道——
面瘫的背后是温柔。
那时他已经想逃也逃不掉了。
 
江鹿:那个常昊灵长得不错,你可以和他搞基。
冥帝:欠收拾了是吗?很好,我明天就把常昊灵毁容。
江鹿:……冥帝三思啊,嗯……?唔……【被使用技能摸头杀】
 
《画江湖之不良人》同人,玄冥教视角。
主CP:江鹿(穿越吃货受)X离槐(面瘫美人冥帝攻)
副CP:李星云(健气少年受)X阳叔子(严肃大叔攻)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江湖恩怨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鹿,离槐(冥帝) ┃ 配角:常昊灵,常宣灵,李星云,阳叔子 ┃ 其它:画江湖之不良人
 
 
 
  ☆、第一个冥帝 冥帝是个美人
 
  江鹿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阵歌声响起,嗯,蛮好听的,江鹿咂了咂嘴。音乐好熟,奇怪。不对,这是自己的手机铃声!!!
  江鹿抬头看了一眼挂表,5点。什么鬼,这么早打电话。江鹿摸索了半天找到手机,“喂你好不管你是谁都不要打扰我睡觉现在才五点是要闹哪样你是外国人吗不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时差嗯哼很好你不用道歉了因为就算你道歉我也不会接受OK电话费也是很贵的就这样拜拜。”
  感谢游泳带给他的肺活量,否则他是不可能一口气说这么多话的。
  江鹿试着继续睡,却发现怎么也睡不着了,越睡不着就越郁闷,越郁闷就越睡不着,于是心情越来越郁闷。
  嗷嗷嗷,得要找点事做!
  江鹿拿起手机,看动漫好了。《画江湖之不良人》,蛮有名的,结果一看就收不住了,连着看了好多集,一直看到魔教冥帝出现。
  “好低好丑声音好奇怪衣服好奇怪这样的人怎么可以还是魔教冥帝呢!”
  江鹿对着天花板上贴着海报翻了个白眼。
  下一秒,他发现海报变成了天空。
  我家的装修才没这么小清新,这么想着的江鹿头慢慢的放下,嘴慢慢的张大。
  这是……哪里。
  手中紧紧握着的手机慢慢的消失了,身上的海绵宝宝睡衣也消失了……你们都消失了吗,也带我一个,我可不要留!在!这!里!
  被迫在一个完全不熟悉的地方裸奔的江鹿= =.
  天上掉下来一件江鹿新买的大白的短袖,江鹿默默地把它穿上。
  这是一片竹林,有很多很多……竹子,除了竹子就是……竹子,哦,还有一个不知所措的自己。好凄凉……江鹿吸了吸鼻子。不对,什么味这是……
  江鹿昏了过去。
  竹叶纷纷落落的飘了下来,像一件绿色的衣服铺在他身上,所有空中的竹叶像有灵魂一般,围绕着他,绕成一个圆,将他包裹在里面。
  江鹿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身穿红衣长相精致的小男孩在练武,不小心摔在了地上,有些委屈的看着身旁的一个男人。
  “槐儿,站起来。”
  那个小男孩站了起来,脸皱在一起,几乎要哭出来。
  “不准哭。”
  眼泪硬生生的被憋了回去。
  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小男孩。
  “冥帝之位本必是你的,可你现在这样表现,为师也许不得不重新考虑一下了。”
  小男孩用稚嫩的声音说道,“师父,我……”
  “当今乱世,朝廷动荡,江湖之争,人人都想夺得龙泉剑。师父希望你能将魔教发扬光大,可你呢!你……”男人叹息,转身离去。
  “变成这样,难道也是我的错吗。”小男孩的声音孤零零的飘散在空气中。
  漫天的血色,一个长相妖媚的男人满脸尘土、满手鲜血无力的跪在地上,双手拼命的往前爬,目光坚忍。
  “师父,您看我这样,决心可够?”
  江鹿几乎是被第二个场景吓醒的,梦中的那个男人虽然漂亮,可眼神尖锐、行为疯狂,江鹿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
  他是个爱做梦的人,几乎是白天想到什么晚上就会做梦,但这个梦,真的是太奇怪了。
  对了,自己好像来到了异世界,这应该也是梦里的内容……原来真的穿越了。江鹿看着四周黑乎乎的一片,自己被绳子绑住动弹不得,等等,我的大白短袖呢,为什么我现在没衣服!
  “……坤卦……小朋友,你醒了。”
  “我……小朋友……”江鹿无奈的皱起了脸,“老奶奶我今年26已经工作了好吗?我可不是小朋友。”
  苍老的声音嗤笑了一声,“我看你最多15岁罢了,骗人可没什么好下场。”声音中有一丝危险。
  “好吧,不说这个?我的衣服呢?你为什么绑着我!”
  灯光,不,火光突然亮起,江鹿抬头,发现自己被一群蒙面人围观,这些人的装扮好像很熟悉,江鹿扭头,看到了身后一个低矮的老太太,拄着拐杖走过来,拐杖落在地上的声音哒哒作响,回荡在这不知是什么地方的洞穴里。
  救命啊!我现在是被一群人绑起来玩羞耻play了吗!
  不不不,别慌张,江鹿,镇定。首先你在看动漫的时候吐槽了一句,然后穿越到了异世界,又不知道为什么昏迷了,再醒来就是现在这样……
  “你们……你们……好歹给我件衣服穿吧!!!”
  果然还是镇定不下来!!!
  “冥帝,此人应该作何处理?”
  江鹿随着老太太的目光看向一个宝座,座位上坐着一个少年,大约十七、八岁,一身红衣,黑发飘飘,和梦里最后的那个人很像,魅惑的同时充满了一种冷漠。此时,这位梦里的美人正毫不留情的吐出三个字,“杀了他。”
  江鹿感觉自己的心脏深深的中了一箭,四周传来了数不清的杀意,江鹿头皮发麻,这里究竟是哪里,感觉这么真实,难道……江鹿看向四周的黑衣人,又看向那个低矮的老太太。
  《画江湖之不良人》!这里是玄!冥!教!
  我错了我以后清晨如果再接到骚扰电话一定态度和善服务到位这样成吗!
  他终于再次晕了过去。
  孟婆看着昏迷的江鹿,“冥帝,杀了他太可惜,他是能卜出坤卦之人,用六,利永贞。留下他,对我们玄冥教只有好处。”
  少年冷漠的眼光看向孟婆,“再卜一卦。”
  “这……是。”
  孟婆缓步走到了星象盘中央,在桌子上摆弄着几个铜钱,铜钱的声音清脆。
  “屯,上六,乘马班如,泣血涟如。冥帝……”
  少年沉默了许久,才开口,“留下他罢,随你安排,只要别让本座看见。”
  “是。”
  江鹿这次醒来的时候,待遇已经好了太多,身上穿着衣服,睡着软软的床,盖着被子,身边还有一个丫环说道,“公子,我是伺候您的丫环,叫绿儿。”
  这才是真正的穿越姿势啊。
  江鹿迷迷糊糊的起了床。
  “公子,我为您洗漱。”
  “啊,不用,我自己来。”江鹿自己拿起毛巾,擦了把脸。面前是一张铜镜,镜子里的自己,好吧,长得和那个冥帝完全不能比,为什么孟婆长得和原著一样,冥帝和原著反差那么大!江鹿对镜子吁了口气,突然想起冥帝说的那句“杀了他”,吓得跳了起来。
  “绿儿,冥帝让我住在这里?”
  “不,这是孟婆安排的,另外孟婆让我转告您,请您没事不要出去走动,安心的呆在屋子里,玄冥教不会杀你。”
  “为什么不能出去?”
  绿儿面色恭敬,语气却一点也不。“如果,您珍惜您的命,就不要轻易出去。”
  “哦,酱、酱紫啊。”江鹿撇了撇嘴,“有吃的吗我好饿。”
  绿儿指了指桌子,“饭菜已为您备好,请公子用餐。”
  “谢谢,你下去吧。”
  “是。”
  江鹿看到桌子上有好多好吃的,立刻坐在凳子上吃了起来。直到吃撑了,江鹿才恋恋不舍的从餐桌上离开叫绿儿收拾桌子。
  啊吃饱喝足的人生要不要这么完美。自己再也不是穷屌丝了,这里有吃有喝有美女伺候不要太幸福!
  吃饱了就容易胡思乱想,他们真的不会杀我吗?难道我有什么利用价值?动漫里玄冥教一直在找的是龙泉剑,自己跟龙泉剑有什么关系吗?江鹿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单手撑着下巴。想起了原著里常昊灵说的一句话,“玄冥教不杀有用之人。”不对,是杀有用之人还是留有用之人,是有用之人还是无用之人?早知道会穿越当时看的时候就应该认真点!
  绿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退下,江鹿的房间有一间卧室,江鹿打开柜子,里面都是各种衣服,对了,自己的衣服好像被人换了,是绿儿吗?另一间似乎是书房,有一张桌子,上面摆满了笔墨纸砚。
  好无聊啊,这里什么都不能干。江鹿把绿儿叫进来,“能给我找点儿东西解闷吗?”
  “公子,您要什么?”
  “给我带几本书……或者,你也行。”
  绿儿警惕地看着江鹿。
  两个时辰后,被贴了满头纸条的绿儿有气无力的说,“再来。”
  江鹿笑的跟个痞子似的,“还来?小样儿,你是斗不过我的。”
  “不就是个斗地主吗,来。”绿儿道。
  “嗯哼?来就来!”
  两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战局。
  “好饿啊。”江鹿伸了个懒腰,把绿儿脸上贴的纸条都扯了下来,“我们去食堂买饭吧。”
  “食堂?”
  “啊……哦,厨房,厨房。”
  “公子稍等,绿儿这就去看看。”
  绿儿走了,江鹿又开始无聊,数窗边那棵树有多少片叶子,数天上有几朵白云。然后看到了一个身影从天上飞过。
  哇塞轻功吗好帅啊!
  江鹿忍不住跟随着那道黑影走出门,躲在暗处监视江鹿的人也追了上去。
  树林里,江鹿左顾右盼。然后感觉有把刀横在自己脖子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