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花千骨之霓袭 作者:腐草何为

字体:[ ]

 
 
文案
他叫霓漫天,是的,他。
首先,这是个悲剧。
这是个男版女配疯狂蹦达剧烈挣扎后,剧情一路脱线的悲剧。
当然,这也可以是个喜剧。
这是个建立在某逗比装深沉,被戳破后永无翻身之地的痛苦之上的喜剧。
【x配:说好的金手指呢?作者:需要么?男主我都给你了
x配:......退货 
男主:嗯哼? x配:咳..咳咳...】
【本简介纯属扯淡,如有雷人,不胜荣幸】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霓漫天 ┃ 配角:原配原班人马 ┃ 其它:
 
 
 
  ☆、据说这是楔子
 
  “漫天,漫天醒醒……”脸旁两只爪子不停地拍打,迷迷糊糊睁开眼,伸了个懒腰,看着眼前放大的脸,忍了又忍,还是竖起了中指。
  他叫霓漫天。身份是《仙剑奇缘之花xx》里的恶毒女配,但不论壳子还是灵魂,的确是童叟无欺的雄性。
  罪恶的根源,是一本小说。
  Q:这是修仙文?封面和书名怎么梦幻得不合逻辑。
  A:主角练的是绝世武功,名曰“花千骨”。千里之外,尚可呼风唤雨,百步以内见血封喉。快打开看打开看!
  Q:哦。武功居然跟女主重名。——怎么不见男主修炼,女主倒是越来越强。
  A:传说中的妹纸征服世界,男主征服妹纸。很强大吧?快继续看继续看!
  Q:哦。看不出来男主是吃软饭的。沃茨奥,男主背后捅刀,太渣了吧!话说这作者入题也太慢了……
  书荒之际,表姐的几番忽悠下,他看起了人生第一部女性向仙侠小说,也是最后一部。
  当然这是看完后才知道的。
  谁他喵的知道这是本女性向仙侠小说?说好的修仙种马文龙傲天呢?还对读者待遇优厚看完就附带亲身Cos!而且,为什么反派女会是男的!
  谁定的单程票,让老子有来无回!
  他只是睡了一觉嘤嘤嘤嘤……
  这是他在蓬莱岛待的第十五个年头,顺利从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包子长成了现在人模狗样的万人迷(自恋狂)。
  霓漫天重新躺回草地,手臂微微遮了遮正午强烈的日光,两指间露出一条缝,眯着眼无奈看着面前的逗比二哥:“放心,我只是被树妖伤了,还没死呢。”
  “可是二哥见你双唇乌紫,印堂发黑,目光无神,元神涣散……”
  “因为你来了。”吓的。
  “……”                        
作者有话要说:  
 
  ☆、她得意地笑
 
  几日前受的伤好了个七七八八,这日,霓漫天横在树枝间,两手交叉垫在脑后,悠闲地翘着二郎腿晒太阳。突然从云端传来一声激动的呐喊:“漫天——”当真如深湖投石,瞬间林子里惊起一片飞鸟。
  霓漫天一个不防,从树枝间滚了下来,一掌向下一推,借了反力,勉强单膝落地。
  嗷嗷嗷,膝盖……
  霓漫潇乐道:“好小子,见到你二哥我这么激动!”说着一掌就朝着霓漫天后脑勺而来。
  霓漫天反手一挡,一脚就踹了出去。霓漫潇微微侧身,脖子瞬间贴上一截枯枝。
  扔了断枝,霓漫天就近靠着树干,盘膝而坐:“不是说去茅山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霓漫潇一袭蓝袍,上绣银线浮云,衬得面容俊朗,举手投足间自是风流倜傥。但在自家兄弟面前却是全无仪表,专毁形象。
  霓漫潇几步窜到霓漫天面前,就地一坐:“说来也怪,茅山一带最近魔气时隐时现,就连群兽都惶惶不安,似惊弓之鸟。但茅山内里却仙气浩然,与平常无异。”
  霓漫天沉吟片刻,心里盘算着按剧情发展,茅山灭门也快了,总不能次次以噩梦为幌子,让二哥不远千里奔去茅山。恐怕也只有二哥甘愿任自己来回折腾。
  这么多年,霓漫天得出最大的结论就是幼子果然倍受溺爱。先不提霓千丈苏蕊夫妇,还有上面一兄一姐,整个蓬莱的弟子都对自己呵护有加。也难怪原著里的正主性格娇纵,不能直面失败。说起来也只是个从小被宠惯的孩子,犯错之际没有人正确引导,最终酿下大错,被妒忌冲昏了头脑。
  “你这小子,怎么总往后山跑,害得每次找你都那么麻烦。”霓漫潇还在喋喋不休地抱怨,略带无奈地扫了一眼霓漫天。
  霓漫天不语,摆出一贯的45°角,仰望着天空中时时盘旋的飞鸟,细细思索。到底,自己是要任事态发展,旁观剧情,还是扭转主角的命运?
  原本打算袖手旁观,无论主角今后的路再怎么艰险,都跟自己无关不是么?但小说里角色经历曲折,现在面临的却是真人的命运坎坷。此时,正有一个人在经历那些作者因为受到某些刺激一时手抽而杜撰的虐心剧情。
  况且,妖神出世之后,天下大乱,蓬莱哪能幸免?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霓漫天目光放空,却不知霓漫潇眼角的余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若有所思。自小,这个三弟就异于常人,好像从懵懵懂懂直接步入少年,跳过了童年。注意力也从不停留在后,只将目光向前。爹娘的本意是让他做个普通的纨绔子弟,毫无顾忌地长大,偏偏在安逸下他的思维愈加过人。
  霓漫天若是听到自家二哥的心声,估计要内牛满面。只要目无焦距,静静发呆,就是呆萌的婴儿扮相;但若要装出童年时代的天真,实在是难为他了;于是琢磨着年龄差不多了,“直接步入少年”,大不了被认为是早熟。至于目光向前,纯属他手头无事,无聊地等待剧情开始。
  作为一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文弱少年,他唯一的优势就是洞悉未来。好吧,以上陈述槽点已满。但也却是实情。
  柔暖的阳光打在少年俊美的侧颜上,给微卷的睫毛镀上了一层金光。细细的风挟下花叶,落地无声,少年薄唇微抿。
  竟是比任何女子的容颜都要令人惊艳。
  霓漫潇微微有些不自在地移开目光。
  “二哥,”沉默良久,霓漫天缓缓呵出一句话,“我想去长留。”
  说着,微微偏头,一双眼亮晶晶地盯着自家二哥。
  噗哧,杀伤力好大。霓漫潇默默地将一口老血咽回去。
  好吧,无论怎样,他这辈子是注定要败在自家三弟手下了。
  霓漫天承认,自己可耻地卖了把萌。但此时那对奇葩的夫妇尚未归岛,尽管都一把老骨头了,还是孩子心性不改,整日在几界游山玩水,四处闲逛。而岛内大小事务皆由大姐霓漫玥和几位长老处理。
  霓漫潇则热衷于出谋创新,把清水搅浑,把浑水搅得更浑。只要能过了二哥这关,估计霓漫玥那边就很好说话了。
  每天呆在后山修习+闲逛,如果不是偶尔回回庭院,差点就真的把自己当成野人了。
  倡导“常回家看看”的那谁谁,果然是有先见之明。
  “小天天~”一道红影嗖地冲了过来,让刚刚步入前厅的霓漫天身形猛退,却仍被抱了个满怀。二哥的手法尚能招架一二,霓漫玥的修为却让人避之不及。
  用力扒拉着身上黏人的狗皮膏药,霓漫天嘴角微不可查地抽了一抽。霓漫玥终于松了爪子,美目盈盈一弯,调笑道:“哎呦,还以为你要在后山跟那群花花草草们厮守到老,居然舍得回来了。”
  三人顺着回廊慢行,霓漫天笑眯眯的道:“想不到岛内事务竟如此清闲,大姐不仅能四处乱窜,且气色甚佳,相伴已久的黑眼圈都不见了。”
  听得霓漫天颇有见识的夸奖,霓漫玥不知何时手头多了把团扇遮唇,一阵贵妇笑过后,睨了一眼面前的两人,停步倚栏:“说罢,又闯什么祸了。”
  “是把哪位长老家灵兽的毛剃了,”容貌艳丽的女子瞪了霓漫天一眼,后目光转向霓漫潇,“还是又欠了哪位小姐的情债。又或者——几天前漫潇招惹的那只树妖又找上门了?”
  提及那件事,霓漫天觉得自己的小心脏里满满的受伤。想他那么man的一热血少年,不就是有张好脸又女气了点,居然被误认为霓漫潇找的新欢,可替二哥受了不少罪……无法磨灭的黑历史啊黑历史。
  不过自己也有幸目睹了二哥动怒,虽然代价是破坏植被,乱砍滥伐。
  “二哥真是不懂怜香惜玉,对着那样的美人都毫不手软,痛下杀手。”霓漫天轻笑。
  霓漫玥一愣:“死了?”她只知道那树妖心思深沉,几番惹事。
  霓漫潇目光微沉:“一个妖物罢了。”却不知天高地厚,伤了三弟。
  酝酿酝酿感情,霓漫天眨眨眼,炯炯有神地深情注视着霓漫玥:“大姐,我想去长留拜师学艺。”
  虽说早已料到大姐这关轻松无比,但也忒的让霓漫天心塞无比——
  “长留?”微微拧眉,“二弟,你也同意?”
  但见二哥颔首浅笑。
  然后——
  霓漫天敢保证,从收拾行李到被扫地出门,霓漫玥绝对用不了一盏茶的功夫。最终,霓漫天还是憋不住了:“大姐,行李你什么时候准备好的?”
  这么欢脱地就把我推出了岛,最起码的挽留都木有……
  你丫的对我离开蓬莱这一天期待了多少年?
  别以为老子没看到你转身肩膀抖啊抖,笑得这么明显真的好吗?
  …….
  □□脆地打包送走,带着十足的怨念,霓漫天踏上了去长留的不归路。
  过去的十几年里,霓漫天可是一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堪称大家闺男中的楷模,死宅中的典范。第一次出远门,被这么热烈欢迎的态度打击得玻璃心碎了一地。
  还好闲暇之时看得书不少,地理神马的前世也有点基础,至少不会沦为路痴。反正一直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御剑飞行,错不了。
  不过好像忽略了一个重大问题。
  QAQ,小说里霓漫天的长留弟子身份是既定属性。那么问题来了,长留怎么个招收弟子法?几年一届的招生大赛?走后门写举荐信?如果是拼颜值混进结界的话,貌似自己还有点把握。
  荒废已久的破庙内,少年盘坐在佛座之下,面无表情地翻看包裹。不得不说,霓漫玥准备的东西……很齐全。伤药、□□、丹药、解药、□□,药药俱全;白衣、蓝衣、绿衣、紫衣、夜行衣,衣衣皆在。嗯?!好像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本想把东西置于墟鼎内……算了,装备的高大上指数已达上限,霓漫天怕爆体而亡。
  “啪嗒”,一本线装书从包裹里的层层衣物内滑出,掉在火堆旁的草堆上。霓漫天捡起,硬质白皮上几个黑色的大字极为显眼。
  《长留志·第三十八期》?
  翻开之后,霓漫天不由森森感叹八卦果然无处不在。看看这小绯闻闹的,旷世绝恋之朽木清流与师弟!落十一与师父的那些事儿!白子画与魔界至尊的相爱相杀!
  ……朽木清流?确定不是师姐师妹而是师弟?落十一的师父不是女的吧,貌似叫摩严来着?魔界至尊是杀阡陌男的没错啊,莫非出去旅游让某某妹纸代理魔尊?
  霓漫天凌乱了,连忙继续翻下去:长留新一届投票——论“少男少女杀手”花落谁家:
  魁首:笙箫默
  职位:长留儒尊
  性格:随和+不拘小节+略风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