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家教]欧石楠与秋牡丹(白正) 作者:南宫辰

字体:[ ]

 
书名:[家教]欧石楠与秋牡丹(白正)
作者:南宫辰
文案:
     《彭格列Ⅹ世》番外,白正篇。
 
也可独立观看,无明确辅CP。
 
『呐,小正,你知道欧石楠的花语吗?』
 
「欧石楠的花语……孤独……吗?」
 
『有小正在,我怎么会孤独呢?』
 
「白色秋牡丹的花语……」
 
「生命,期待,以及……淡淡的,爱?」
 
『正确的答案,是背叛的爱哦,小正~』
 
10-白正与10+白正均HE。
 
傻白甜无虐,欢迎CP洁癖同好,已完结。
 
 
内容标签:家教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入江正一,白兰 ┃ 配角:沢田纲吉,斯帕纳,等等 ┃ 其它:白正,1001
 
 
==================
 
  ☆、Episode 1 Side.入江正一1-3
 
  【01】
  ……所以说,这是为什么?
  入江正一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欧石楠花海陷入莫名的沉思。
  他一周前才恢复了记忆,得知自己来到白兰身边成为他的朋友,这本身就是他自己的算计好的——即使他也付诸了真心。而他接下来要做而且必须做的,是背叛白兰帮助沢田纲吉。
  背叛相识四年共同爱好无数身为挚友的白兰,帮助不过曾有几面之缘陌生未知的沢田纲吉。
  多么可笑而可悲的事情,可他必须如此。
  ——不这样做,世界就会毁灭。
  这听起来真像个玩笑,他早已过了会中二的年纪。
  可是这是事实。不用证明他也无可选择。他必须,他只能——
  他从一开始,就背叛了白兰。
  从最初的相遇开始,就已经是背叛。
  然后,恢复记忆一周后的现在,他被白兰带到了这里,美其名曰放松一下——
  放松他个大头鬼啊!杰索家族刚刚起步还有很多事情要忙不是吗!?
  而且他完全不觉得只是在这里看一望无际的欧石楠花海是放松!他宁愿去补眠!
  “呐,小正,知道欧石楠的花语吗?”白兰露出一如既往的笑容看向他。
  “……不知道……”入江正一有气无力。事实上,白兰今天带他出来还推了一个会议,虽然并不很重要,但对于杰索家族来说也是一个助力……
  “诶,小正~”白兰察觉到他表现的极其明显的敷衍,“难得出来要高兴一点啊~”
  如果你可以在完成工作之后再出来我真的会很高兴的。
  ……怎么办。
  他快要忍不住了。
  这样子的相处就和之前一样,仿佛什么都没有变。
  仿佛他还是那个单纯的热爱机械的入江正一,作为白兰的友人参与进杰索家族。
  ……可是也只是仿佛罢了。
  眼前的欧石楠花海有些苍凉,但无法否认的是非常美丽。
  这让他想起记忆里那些未来——
  战火连天,满目疮痍,入眼的除了硝烟就是尸体和废墟。
  倾颓的大楼,干涸的河谷,枯败的植物……
  ……他根本没有办法视而不见。
  因为这些皆是因他而起。
  那些白兰所毁灭的世界,白兰所犯的罪孽,皆是因他而起——
  那些不仅是白兰的罪孽,也是他的罪孽……!
  【02】
  “欧石楠的花语……”入江正一想起那天白兰的问题,顺手在网上一搜——「孤独」。
  “孤独……吗。”他望着搜索结果,不由自主地喃喃低语。
  也是呢。他并不能体会到,却清楚地知道白兰的孤独。
  ……那么,白兰之所以想要毁灭或者统治世界,是否也是因为孤独?因为寂寞?
  因为这个世界太无趣,所以想要塑造一个有趣的,让自己不孤独的世界吗?
  ——这是谁家中二少年。
  入江正一告诫自己,不要再深究了,不要去管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他现在当务之急是和沢田纲吉取得联系,尽管与他互通信息,而不是去纠结白兰中二病爆发的原因。——那并不是他应该在意的问题。
  从一开始他们就是对立的两方。
  白兰要毁灭要统治世界,就是敌人。
  也,只能是敌人。
  他按住胸口,有些无力地闭上眼。
  胸口强烈的刺痛是为什么呢?明明要背叛对方的是他啊……
  明明,是敌人啊……
  为什么呢?
  为什么会这么难过?
  不想背叛他。不想去管什么世界。不想联系沢田纲吉。不想成为卧底。
  不想有朝一日会与他相对而立剑拔弩张。
  只是想想,都难过的不行。
  他想要把眼前的日常继续下去,不要有任何改变。
  希望所谓的记忆只是一场荒诞可笑的梦。
  ——是的,只是梦而已,只是一场真实到可怕的噩梦而已。
  然后,梦醒,他还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大学生,与白兰为了杰索家族努力,与斯帕纳谈论机械,能够纯粹的笑的少年。
  ……如果,真的只是场梦,就好了。
  【03】
  “白兰大人,很孤独吗?”想起自己一时顺手搜索的欧石楠花语,入江正一看到白兰下意识地问出了口。
  “孤独?”白兰的嚼着棉花糖的动作顿了顿,“小正为什么会这么说?”
  “哎,可是之前白兰大人不是问我欧石楠的花语吗?”
  “啊,那个啊……”白兰放下已经空了的棉花糖袋子,一手托腮笑眯眯地看着他,“有小正在,我怎么会孤独呢?”
  ……又在说这种话了啊。
  入江正一的笔顿了顿,原本圆润流畅的笔迹变得僵硬。
  白兰总是这样,无心之间就让他动摇。总是无意间透露出「你很重要」这样的讯息,让他动摇到几乎想要坦白。想要告知一切。
  即使动摇只有一瞬间,入江正一还是觉得这太危险了。
  每一天每一天,看到白兰他都会难过,会愧疚,会有负罪感。
  不想面对他,害怕自己会动摇,担心自己会暴露。
  他甚至,不敢去看白兰紫罗兰色仿佛能够看透人心的眼睛。
  “对了,小正,日本的基地怎么样了?”白兰突然这么问。
  “啊,大体已经建好了,只是警备部署一类还需要些时间。”入江正一楞了一下,伸出食指和中指推了推眼镜,对他突然间的话题转换有些不太适应。
  “嗯~”白兰已经又拿出一包棉花糖,一边往自己嘴里塞一边不忘记诱惑他,“这次是草莓口味的,小正不试试吗?”
  “……不了,谢谢。”入江正一头也不抬。
  “小正,抬头~”白兰用轻快甜腻的声音,坚持不懈地骚扰着认真工作的入江正一。
  入江正一闻言,下意识地听从白兰的话抬起头:“白——唔……”
  因为唤他而张开的嘴被塞进了一颗棉花糖,草莓味的。甜腻得让他有些不太适应。
  白兰笑眯眯地看着他错愕的表情,然后似是若无其事地问:“……小正,想要去日本的基地吗?”
  口中甜腻的棉花糖突然间变得索然无味,连咽下都是如此困难。                        
作者有话要说:  
 
 
  ☆、Episode 1 Side.入江正一4-6
 
  【04】
  恢复记忆之后,入江正一对白兰一直心情很复杂。复杂到,他逃避事实一般去了日本——纵然在日本更方便帮助彭格列几人,这也是他一开始的目的,可现在最大的缘由还是为了逃避。
  然而,他对白兰的愧疚也好负罪也罢,还有那些说不出也不能说出的难过,都在知道真六吊花的存在后化为了不知所措的茫然。
  真·六吊花?那是什么?那么他呢,晴·六吊花算什么?
  心里空空的,仿佛有什么早已腐朽不堪倾颓破败的东西,突然间崩塌离析。
  他只是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白兰是不是也这样看他的?
  一个,自视甚高不知天高地厚的,跳梁小丑?
  心里好像轻松了一点——不是他背叛白兰,而是白兰一开始就没有相信他。可是,明明是该松口气,是该轻松的,他却更加难过了,明明他没有对不起什么人,可就是难过的不行。
  难过到,他又一次想要逃走。不想看到沢田纲吉,也不想看到白兰,更不想参与进这些事情。
  为什么这么难过?
  他不想细想。他还有很多事要做。他要帮助尚且年轻青涩不成熟的沢田纲吉战胜白兰。
  白兰会死吗?
  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他不允许自己有任何动摇。
  这已经不是他和白兰的事情,更不是彭格列的事情,而是关系到整个世界。
  或者说,是无数个世界存亡的事情。
  ……他们,只能战胜白兰。
  这是早已注定的宿命,是十年前就已定下的目标和计划。
  他为此费了多少心力,部署了多少,又失去了多少……他早已没有退路。
  他为了那个目标接近,然后又背叛了白兰。
  ——不,不止这些,他背叛的又岂止是白兰?他甚至背叛了与白兰为友四年的自己。
  他内心日日夜夜被愧疚负罪,还有别的什么煎熬着,痛苦着。
  那么多人的付出和牺牲他都看在眼里,包括那个被他辜负了的自己。
  所以,他怎么能够,在这种时候,在牺牲了这么多之后……
  感到后悔,想要半途而废?
  【05】
  他从一开始接近白兰就是为了日后会背叛他。
  所以白兰无论如何对待他都是理所应当,被抓住后被折磨到精神衰弱或虐杀也是理所应当。
  可是,白兰的冷漠和嘲讽,还有他一开始就没有相信他这一点让他很难过。
  追忆里每一处都暗藏背叛。
  笑着谈论未来,认真地完成课题,彼此闲聊说着没有营养的话,互相吐槽对方——
  都暗藏着背叛。
  没有背叛就没有相识,更没有这样的相处。
  他们之前,一开始就是由背叛开始。这样终结也是理所应当。
  ——可是,那堆满仓库的白色秋牡丹,是否也是他不经意流露出的,被背叛的难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