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姓斯莱特林的萨拉查 作者:月辰刹影

字体:[ ]

 
 
文案
这个萨拉查是孤儿,压根就没有姓氏这种东西。
当然了,他混得挺不错的,从孤儿成长为拥有自己的法师塔的大法师,到现在差不多已经算是封神了,仅有的一丁点儿不足根本没什么影响。
然后,他就挂了。
挂掉的萨拉查很茫然。他只是突然想到自己连个亲人都没见过,打算用献祭来找一个玩玩儿,怎么就连自己都献祭掉了呢?祭品明明是魔法阵里的那些奴隶啊!
真?天煞孤星?萨拉查很迷惑。
好吧好吧,也不算挂掉,只是换了个世界而已。
等等,那是什么?亲人吗?难道是他当初没说清楚,自己想要的亲人只有一个,或者说他只是想看个稀奇?算了,已经到手的东西,别指望他在吐出来。
N年后,萨拉查泪奔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啊,还有个八,怎么一个比一个不让人省心呢?
 
1v1,cp初步定为戈德里克·格兰芬多
 
内容标签:HP 强强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萨拉查 ┃ 配角:HP众 ┃ 其它:
 
 
 
  ☆、换了个世界的萨拉查
 
  萨拉查艰难地睁开眼,浑身散了架般又酸又痛,一时间无比怀疑自己究竟是刚完成了一次交易还是被巨龙追着跑过了半个大陆。
  视线渐渐聚焦在陌生的天空上,他困惑地眨眨眼,不明白天空什么时候变成了灰蓝色,又被近在咫尺的尖锐声音刺激得猛地坐了起来。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正呆在一个样式简单的木质长椅上,旁边就是与兵路类似的平坦大道,甚至质量还要好上许多。道路两边是花坛和长椅,再往外则是高高耸立的楼宇,比起自己的法师塔也丝毫不逊色——当然,只是高度而已,连半点魔力波动都没有的建筑也就只有这点值得称道了。
  更吸引萨拉查注意的是道路上跑过的炼金机械。矮人的手笔?还是地精?不,不对,没有魔力波动,怎么跑得这么快?要不是自身处境不明,他早就扑上去开始研究了——不要小看一个法师对陌生事物的执着。
  眼巴巴地看了半晌,他终于放弃了对周围环境的探索,转而开始研究自己的问题。也许,可能,大概……问题比较严重?
  萨拉查瞪着自己小小的手掌,欲哭无泪。他是不记得自己的确切岁数了,但为了方便研究,早就把自己的身体固定在了二十四岁的模样,现在这种□□岁孩子的小手是怎么冒出来的?
  还有体内的魔力,也削弱了一多半,只剩下大约百分之三十。
  最关键的是灵魂,似乎是遭受过重创,辛辛苦苦修炼出来的精神力已经溃散得差不多了,也就是个普通人的量。万幸,质量还是他应有的质量。
  被现实打击得够呛,萨拉查憋着气从长椅上下来,学着其他行人的样子沿着街道前行。走出两步,他顿了顿,低下头,扯平自己的衣角。他给自己炼制的衣服都是可以随着意志变化而变化的,没有不合身的说法,但在这种魔法元素薄弱到一定程度的地方,除了由内置魔核提供能量的变形魔纹,大多数简单描几笔加上去的魔法阵已经失去作用了。
  整理好衣着,他冷静地走向长街更为僻静的那端,步步谨慎。显然,这里与格雅弗大陆上的人类国度不同,倒更像是地精的金属之城,那可不是个简单的地方。
  萨拉查本意是要找个没人的地方试试自己的魔法和附属空间,但在大城市里,真正的偏僻、即使发生什么骚乱也不引人注意的地方只有一个——贫民窟。而他目前又只是一个最多十岁的男孩,衣饰华美,在那些混混眼里简直就是送到嘴边的肥肉。
  于是乎,一刻钟后,他被两个流里流气的青年堵在了小巷子里。
  “把钱包拿出来吧,别让我们动手,嗯?这里可没有监视器,死一两个人不算什么。”
  虽然听不懂青年在说什么,从他们的动作还是能判断出一些讯息的。萨拉查不屑地撇撇嘴,用大陆通用语低声呢喃:“果然,无论什么地方,都是有渣滓存在的。”
  两个青年互相看了看,不由得笑起来:“原来是个外国人,那就更好了。”
  没等他们动手,萨拉查小小的身子突然消失,转眼又出现在两个青年之间,搭着他们的肩膀跃上半空。
  “你——”两个青年错愕地转过身,立刻就动不了了。
  萨拉查冷笑着,一手握住一枚晶莹剔透的冰锥,抵住青年的额头。以此为引,纯粹的精神力直接灌入两个青年的大脑,毫无顾忌地翻阅他们的记忆。
  地球,欧洲,英国,伦敦……纯粹的科技吗?明明有魔法元素的存在……罢了,这个……科学,看起来也蛮有意思的。
  松开手,小小的身躯无声落下,萨拉查轻哼一声,两个青年陆续倒地,完好无损的身躯里灵魂却已经破碎得不成样子。萨拉查不客气地把他们的钱包扒拉到手,按了按被庞大的记忆胀到痛的脑袋,转身就走。
  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首先要做的就是融入,决不能被当成异类,这是他作为一个孤儿四处流浪的时候得到的经验。而语言问题,有这两份记忆在,也难不倒他。遵循这里的规则,萨拉查安安分分地摸到了警局——对那两个青年而言,这地方还是挺熟悉的。
  “午安,小先生,有什么事吗?”留着利落短发的女警官笑眯眯地蹲下来,望着眼前怯生生的黑发男孩。
  “抱歉,我、我的意思是,我找不到我的家人了。”懦懦地抓紧自己的衣角,萨拉查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更无措一些,黑溜溜的眼睛睁得老大。他很会利用自己的优势,出色的外貌曾给他添过不少麻烦,但总的来说还是好处比较多。
  至少现在,母性泛滥的警官小姐已经一把将他搂紧了怀里,狠命揉弄:“放心吧,我们会帮你的,小可爱……”
  几乎窒息的萨拉查开始自救,还要注意着别不小心引动魔法把人扔出去,很是费了一番手脚才缓过气来。捧着警官小姐塞到手里的奶茶,他老老实实呆在警局里,只等着什么时候被送到孤儿院去,闲着没事的时候也不忘运转精神力缓解被陌生记忆胀得生疼的大脑。
  然而接下来的事有点出乎他的意料。要知道,为了保证不会被谁领回家去,他还特意告诉警官他是跟着姨夫出来的——关系足够亲近,父母放心,却又因不常见面而描述不出姨妈姨夫的外貌——谁能苛责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呢?
  那是傍晚时分,警察先生和小姐们已经在思考下班后去哪儿消遣了,一个电话突然打过来。萨拉查离得远,但也不妨碍他耍个小花招,为自己增加一点听力。
  “嗯,是的,一个黑头发的男孩……不到十一岁,很瘦小?哦,我还以为他才□□岁的呢。那就这样,住在女贞路对吗?我去问问,你不妨让那一家人多等等。别多想了,怎么会错?哪有这么巧的事?”警官小姐兴冲冲地挂了电话,从外间跑进来,“瑟尔,有消息了,你是住在女贞路对吗?”
  萨拉查回以一个迷茫的表情。
  “好吧,你不知道。这样,我先带你去看看,应该没错。”风风火火的警官小姐几乎是把萨拉查夹在胳膊下面,带着人匆忙跑上车,利落地开出了警局。萨拉查故作期待地望着窗外一掠而过的高楼大厦,心里暗暗着急。是巧合,还是自己不小心占了别人的身子?不该啊,这具身躯明明与自己小时候一般无二,衣饰也在,竟真的有“姨妈姨夫”?
  也就十分钟左右,一个急刹,萨拉查被晃得差点栽到前面去。还没稳住,他耳边立刻响起一个粗鲁、蛮横的声音。
  “你、你这小兔崽子,居然敢从动物园跑出去那么远!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你一顿!”
  那是个看上去就蠢笨不堪的大胡子男人,他气势汹汹地大步走近,一把拉开萨拉查这边的车门,狠狠往里面瞪过来。然而接下来他就愣住了,紧跟着的则是一个金发女子的尖锐叫喊:“弗农,快点!先把哈利带回去再说!达达都要饿坏了。”
  大胡子男人吭哧两声,不安地挪了挪脚,萨拉查猜测他是把自己当成什么大人物的孩子了。是衣服的原因吗?这次变化出来的款式很精致,配上极地寒蚕的丝线织出来的料子,就算没有魔法也足够唬人了。
  “呃。这个……”
  稍稍挺直了一点身子,萨拉查偏过头,看向表情有些奇怪的警官小姐:“抱歉,不是他们,再说了我的名字是萨拉查。”
  还没来得及下车,警官小姐尴尬地笑笑,望着跟在大胡子男人身后的同僚:“好像是我弄错了,对不住,这次麻烦你们了。”
  “不是啊?”中年警官同样非常遗憾地叹了口气。刚刚接待这一家三口的时候,他听了半截,立刻就想到了中午的时候收到的讯息。同样的黑发,同样的看上去不到十岁,走失的时间也差不多。本以为不会出错,谁知连最基础的名字都对不上,早知就不必杰茜跑过这一趟了。
  “时间不早了,我得尽快回去,你也加把劲吧,别让人家太着急了。”警官小姐说着自己都不怎么相信的话,摇上车窗。刚刚那个两人的话她也听到了,差到极点的态度气得她几乎呕血。世上居然会有这样的人?那可是他们的外甥!
  失了兴致,萨拉查懒懒地靠在座椅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戳着车窗的玻璃。警车慢悠悠地驶出去,等红绿灯的时候,他突然绷直了身子。
  这种感觉,是魔力?
作者有话要说:  
 
  ☆、刚接触到巫师界的萨拉查
 
  精神力流水般向四周蔓延,将附近的景色映射到萨拉查脑海中,连微风拂动的发梢都不放过。一瞬间接收到太多的讯息,萨拉查低低的喘了口气,额头隐隐冒出些许冷汗。
  即便如此,他也是极其兴奋的。经过上千年的修炼,他已经把魔法当成的生活的一部分,如果这里只有他一个能力者的话,他也只能暂时放弃魔法,以免被当成异类,那可不是一般的麻烦。
  看来,自己的运气还是不错的。
  精神力迅速向一个方向集中,逐渐勾勒出男孩单薄的身形。像是吃了不少苦,他畏畏缩缩地呆在一个警察身边,乱糟糟的头发,鼻梁上架着副破旧的眼镜,五官倒还不错,就是额头上的疤挺破坏形象的。
  等等,那是?
  猛地坐直了身子,萨拉查几乎错手把玻璃打碎。怎么会这样?谁会把灵魂碎片顶在脑门上到处走?他就不怕被影响到神智?还是说这是这个世界的风俗——用那玩意儿作护身符?
  可不对啊……如果是护身符,通常都是家里的长辈死前留下的,唯一的念头就是保护家族血脉,怎么这个带着的是满满的恶意?
  即使好奇得要命,萨拉查还是没有跟上去。在那个小能力者者彻底离开自己视线之前,他隐蔽地把定位魔法丢过去,想了想,又补上个监视法术,摄取的影像则直接投入左瞳。
  分出一点精力来应对警官小姐,他更为关注的是那个可怜巴巴的小能力者。
  魔法将那边的场景完完整整地传递过来,就算没有声音也已经够用的了。一个拥有法系能力者天赋的孩子,失去了父母,被亲人虐待,被骂作小怪物,还有家暴……
  等等,小怪物?骂什么不好非要骂这一句?
  意识到了什么,萨拉查咬咬牙,榨出最后一丝精神力,牢牢地将魔力束缚在体内,彻底隐藏下来。
  看样子,这个世界的能力者们生存状况很糟呢。
  杰茜完全没有意识到身边小男孩的变化,刚把人带回警局,又在那里犯了愁。看样子,今天是找不到这孩子的家人了,自己很快就要下班,难道只能把小萨拉查扔在警局里吗?今天值夜班的警察是塞伦德,那个五大三粗的家伙可不会照顾孩子。
  她纠结着的时候,萨拉查正头痛欲裂。一方面,这个世界的法系能力者奇葩到让人不忍直视;另一方面,原本就受损严重的精神力在他的过度榨取下彻底暴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