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使迷梦]去留 作者:风过碧梧枝

字体:[ ]

 
 
文案
 
创/世遗泽的陨落,撼动了世界的根基。
 
自我禁锢的光明之神,终于踏出了尘封的天界之门。
 
光明与黑暗的交锋。
 
创/世之神的裁决。
 
迎来最重要转折点的世界。
 
是去是留,一切,尽在一念之间。
 
内容标签:强强 恩怨情仇 相爱相杀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主神 ┃ 配角:魔王、大天使、精灵王 ┃ 其它:蛇蝎美人
 
 
  ☆、终局
 
  在万古之先,创/世神创造了世界。天界、魔界,一上一下,被八道支柱连接着,漂浮在无尽混沌之中。
  地、水、火、风,四元素的光辉构成了支柱的基础,而构成混沌的另外两道基础元素,光与暗的力量则镇守在天界与魔界的深处,与八根支柱共同守护着这个世界。
  历经亿万年不变的守护,却在今日,被撼动……
  垂直足踝的长发静静披落在身后,面容俊美得不可思议的黑暗神祇面含悲悯之色,站立在世界的根基之前。
  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碰触着铭刻有无数神秘符文的淡蓝天柱。墨绿色的双瞳静静注视着那暗淡的色彩,魔王缓缓开口,温雅柔和的声音中难得带着两分怒意。“水的力量,快要消失了……我早就提醒过你。你不该将所有的元素之灵都完全汇聚在任何一名造物身上,即便他们是拥有着你最多祝福的天界大君!”
  片刻的沉寂之后,清冷冰醇的声音略带压抑地在他身后响起。“你在指责我?”淡淡的问话,仿佛不掺杂任何感情。
  距离魔王的背影足有十几丈远的虚空之中,悬浮着一张纯白的王座。一层淡淡地光幕将那张王座连同其上的修长身影一起遮蔽着,以至于外人根本无法看清光幕中的任何事物,就连魔王,也是一样的。
  是以此时此刻,在魔王听到这句反问身躯一颤回过头来的时候,他只能看到自己所深爱的半身那模糊而美好的身姿,而根本看不到对方脸上的任何神情。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面对这个人,他永远狠不下心来指责。魔王心中微叹了一声,语气柔软了起来。“但是,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将所有属于天界的水之灵元都寄托在了加百列的身上。他这一陨落……”
  之后的话魔王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事情的后果已经很清楚了。就算他什么都不说,只要长眼睛的就看得到后果。他从来不想因为任何事情令自己的半身为难,任何事。
  只是,如果他早知道主神那么做了的话,就算是违背规则,他也一定会插手加百列与撒旦叶之间的战斗。他的气愤,也不过是针对主神对他的隐瞒和这件事可能会对主神造成的危害罢了——毕竟如果世界过早凋零,他们的母神会在世界毁灭的时刻对他们做出清算。
  还是那句话,魔王珍爱自己的半身。他不希望他受到任何伤害。
  然而,魔王的忧虑并没有感染到他的半身。王座上孤高美丽的神祇沉默了一瞬后,终于缓缓开口。只是,这一次的回答较之刚刚,似乎还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愠怒。
  “杰克,这么多年不见,你连我的性格都忘了么?我既然这么安排了,自然有着我自己的打算。”
  语调语气没有变,但其中却生生染上了两分寒意。
  “你不必担心世界的安慰,这毕竟是母神留下来的责任。你对他的上心程度,不一定盖过我的。”
  说着,只见光幕后的身影淡淡地一抬手,优雅的声线生动地描摹出上位者的冷漠。“你走吧。这里还算是天界的范畴,你回去镇守你的魔界,我这里,你少来为妙。省得到时候光暗失衡,又是一桩麻烦。”
  “……你就这么不想见我?”唇边泛起一丝苦笑,魔王注视着那一层模糊掉对方身影的光罩,一向温和的眉目间带上了两分惆怅。
  不过,也罢。
  “你不想见我倒也罢了。但你的大天使们在我这里寄存的时间也足够长了,难道你真的打算将他们永远丢在魔界?别的倒也好说,米凯尔、尤利耶儿和拉斐尔呢?你何必这么逞强?天界的压力也并不小吧……”
  “……”
  光幕后没有一丝声响,这令魔王有些吃不住自己半身的心思。习惯性地想要通过双生间的牵系去感知对方存思,却不想牵系被对方的单方面地屏蔽……
  感受到冥冥中的那一层隔阂,魔王恍然间突然忆起,对方在人界与精灵界碰撞之后就再也没有对他敞开过心扉。他知道他当初指责主神的行为有些冲动,但是……主神果然介怀到了现在。
  有些无奈又有些愧疚,魔王望着不远处的双生子,再度开口。“让他们都回去吧。纵然加百列不在,米凯尔他们也可以为你分担一部分的压力。更何况——那八千万的天使军,哪一个不是你的心血凝成?你真的舍得就这么将他们放逐在天界之外?”
  听了魔王的这一席话,原本一直在沉默的主神终于再度开口。这一次,他的声音中带着淡淡地叹谓,他的嗓音本就好听,因着他说话间习惯性带上的韵律,更仿佛歌唱一般美妙。
  “杰克,你永远都是这般……可创造与统治,也永远都是不同的。你有着星空一般的包容,对任何造物都心怀悲悯。但我却不愿更不能接受背叛。
  米凯尔选择了黑暗,拉斐尔背弃了天界的一切,尤利耶儿更是离开了无尽的星辰。
  卡麦尔、查德西尔,甚至是哈尼雅……
  包括如今游荡在天地间离散的天使们。
  他们一个个放弃得没有干脆利落。我亲爱的兄长,难道在你心目中,我也是一样的铁石心肠?难道我真的会狠下心来拒绝真心渴望着回归的造物?
  可是……他们没有。
  没有一个,真的心心念念,想要穿过那扇关闭的大门,回到他们出生的家园。”
  一段话之后,主神顿了顿,再度开口提出了他适才对魔王的要求。
  “离开吧,创造。天界的是是非非,你不明白,也永远不可能真正碰触到天界的真实。”
  “……且自珍重。”双唇微张,最后出口的却只是这一声叹息般的叮咛。主神的话没有错,他并不知道主神的标准是什么。就如同他不能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半身会因为自己的一番话而屏蔽与自己之间的牵系一般。
  他那骄傲的半身,有着他的傲骨。而这种坚持,是他所永远不能理解的……
  “伊法勒……”
  曾经无数次念过的名字再度出口,带着淡淡的无奈与妥协。魔王的身影缓缓淡去,一直到完全消失之时,他的视线也没有离开那道隐藏在光辉下的身影。只是,直到他离开,他爱恋着的人也没有踏出那道光幕。就如同过去的每一次、大圣堂中的日日夜夜一般。
  没有任何存在能够窥得主神的真容,以至于那遥远过去所凝视铭刻在心底的眉眼逐渐开始褪色,模糊得如同镜花水月……
  光幕化作万千萤光缓缓消散,白衣的神祇单肘撑持在王座的一侧,精致的眉眼间带着淡淡的倦色。
  主神流散的金发遮住半边脸颊,骨节匀称肤色荧白的指掌撑住自己的额头。他空出来的手对着天柱轻弹一下,一颗洁白的晶石无形无息地凭空出现,而后滚入柱中。霎时间,适才那沉寂得仿佛死去的天柱宛若死灰复燃般焕发出新生般的光彩,原本世界在无形中裂开口子也悄然愈合。
  就如同主神适才对魔王所说的,魔王在乎世界,难道他就不在乎?他既然做了事情,自然会有弥补的方法。
  只是……
  点点殷红溅落在洁白无瑕的庄严礼服之上,主神轻阖着眼眸,修长若蝶翼般的金色睫羽密密地铺在眼上,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倦色。
  哥哥……你说我不想见你。但若是真的不想见,我何必在这个时候就来到这里?
  你不明白我为什么驱逐天使。可能你也觉得我是在意权利,但是,你永远不懂我的真正想得到的是什么……
  那让我梦寐以求、不惜付出一切去求取的东西,你早就拥有,却并不曾在乎。你可知道……可知道……
  心脏仿佛被一只大手紧紧攫住,用力地拉拽。主神纤细的手指紧紧抓着王座的扶手去忍耐剧烈的痛楚。牙尖用力咬着唇角,原本就满是血液甜香的口腔中溢满了更加甜美的味道。
  哥哥……你可知道,我有多羡慕你、多嫉妒你?
  不,你不知道。永远都不可能知道!永远不知道我可以为了你所习以为常的事情付出如何的代价!更可况,我也不可能收手了。
  哥哥。你会成为我阻力的吧。没错,你虽然爱我,但你更热爱这个世界。你一定会是我前进路途上最大的绊脚石,没有之一!
  但是……哥哥,你知道吗?这样的你是根本没有资格去指责我的。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最后的布局,已经开始了。不管成功还是失败……
  这个结果我已经等了太久太久。
  我,不想再等了。
作者有话要说:  
 
  ☆、裁判者
 
  浅色的长睫仿佛初生雏蝶的薄翼一般轻轻颤动,缓缓睁开来,露出一双色泽无比瑰丽、却不存在瞳孔的湛蓝眼眸。
  他的脸型美丽漂亮,五官比例精致秀气,纵然不笑也总含着三分笑意。
  眉宇高华秀丽,鼻梁正而挺直,毫无血色的唇瓣唇形姣好。月华荟萃一般的长发顺着苍白光裸的肩膀滑落下来,一直垂落到的挺翘的□□下方,纤瘦的身躯修长挺拔,匀称有致。
  修长而虚无的银白双翼收拢起来,消失在背后。不需要高踞于王座之上的美丽身影说什么,他自行展开手臂,朦胧银光笼罩住他的身体。继而,一袭纯白圣洁的宽大袍服代替银光遮住了他的身躯。
  没有任何饰物,只有腰间一根四指粗的宽带勾勒出纤细的腰线。半截袖的袖口成喇叭状敞开,领口开得很大,露出精致而分明的两道锁骨,连带一大片细腻的肩颈。最后用金环收束起来大部分的发丝,只剩下几缕垂落在颈侧。
  手臂垂下,他无声地转过身去,随着他的前行,轻薄的纱帐在他面前一层层地掀起。他就这么走出了帘幕后的密闭空间,来到了有形的物质世界中。
  放开知觉感受着物质世界的一切,一股无形的威压伴随着他知觉的扩展笼罩了整个天界。所有的天使都因这阵威压而停下了手里的事物,将惊疑的目光转移到了大圣堂的方向。
  唇边泛起一丝浅浅的弧度,自从他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他就明白了他的使命——大圣堂中,传出了一道庄严肃穆的声音。那是主神的宣告。
  “伊西尔,赐位‘裁判者’。掌,天界律令。”
  **
  魔界边境的封印世界,曾经的封印之境已经随着大天使之战的落幕和□□纪之密的消弭而泯灭。但是,那一支曾经驻守在这里的看守天使大军却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被召回天界。
  问起原因倒不是某位新生的精灵王恶意猜测的一般——天界的神有什么洁癖,觉得流落在外的天使都沾染了黑暗什么的。
  而是因为,看守天使在长期接触黑暗的世界,的确有很多纯白的心灵被画上了污点,更对天界多有不满。为了天界的安定着想,这样的天使主神是不会轻易放回天界的。
  更何况,封印之境虽然不在了,但在冰狱之中,还停留着许多星辰之战后无法回归到天界之中的天使、堕天使——他们,仍旧需要看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