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漫)失忆的少年 作者:十月亦歌

字体:[ ]

 
 
文案
不去看身后的万丈深渊,伸开双臂去拥抱面前的苦难,陷入无尽的轮回之中。
 
黑色羽翼微微颤抖,飘零,困难的睁开眼睛,看着这个背着光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扯出一抹微笑
 
“我只是,厌倦了这种无望的生活……”
 
曾经想着,只要自己找回记忆,便可以抛弃一切和他在一起,只是现在,这对我已成为一种奢侈。
 
内容标签: 综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浅忆,暝御 ┃ 配角: ┃ 其它:
 
 
  ☆、消散
 
  等到所有人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情景:少年狼狈不堪的倒在地上,用自己的胳膊支撑着身体,鲜血不断滴落,清秀的脸庞沾满了血渍,背后那双白色的翅膀被黑暗所侵蚀。
  一群天使不忍地别过头,有几个和他相处得好的天使甚至想要跑到他的身边,却被一道无形的屏障遮挡住。
  深蓝色的发丝遮住了他的双眼,浅忆缓缓的勾起唇角,有些嘲讽地开口:“神,你就是这样对待你所创造的生命的,还真是令我大吃一惊啊!”
  “我不会再留在这个令我厌恶的地方了!”
  话音刚落,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身旁,红色的瞳孔中是毫不掩饰的愤怒和疼惜,他伸出手,苍白的双手将浅忆紧紧地抱在怀里,看到他,浅忆的脸上才流露出一丝倦意,缓缓的伸出手,将脸埋在他宽厚的胸膛里,闭上了眼睛。
  浓厚的死亡之力爆发,如狂风般席卷而来,一些较弱的天使瞬间消散。
  猩红的双眸看着王座上的那个圣洁的身影,“我不会放过你的。”语毕,便带着浅忆一起消失了。
  高高的王座之上,他叹了一口气,眼里是化不开的悲伤。
  浅忆的身体开始逐渐变得透明,他的意识在黑暗中沉沦,想要就这样永远的睡下去,却还是有些不舍,他看到这样的自己一定会很心疼吧,如果自己醒着的话,一定又要挨一顿骂,呵呵……
  对不起,暝御,最后还是不能和你永远在一起,就让一切都结束吧,总是让你生气的我,还是没有资格站在你的身边,真的很抱歉……
  “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浅忆”
  -------------------------------------------
  脑子里昏昏沉沉的,费力的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脑海里一片空白,少年站起身,身体晃了一下,随后又倒在了地上。
  这里,是哪里?
  棕色的眼眸眨了眨,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向他走来。看着眼前这个居高临下望着他的人,浅忆想要开口询问,发出第一个音节后就发现声音沙哑的快要发不出声。
  有些困扰的握紧拳头,却被男人扶了起来,浅忆看向他的脸,红色的眸子认真的注视着自己,就好像,他的眼里只有浅忆一个人一样。里面是化不开的悲伤,莫名的,浅忆觉得看着他,心里有一种细细密密的疼痛,好像千万只蚂蚁啃噬一样。
  他说,我叫浅忆。
  他说,我可以叫他暝御。
  他说,我需要去寻找自己的记忆。
  他说,……
  感觉嗓子稍微好些之后,浅忆急切地开口:
  “我们是不是认识?”
  “我为什么会失去记忆?”
  “你又是谁?”
  面对浅忆的问题,男人沉默不语,只是用那双红色的眼睛静静地看着他,片刻之后,男人转身打算离开。
  浅忆突然紧紧地抓住他的胳膊,“好,这些都不重要,你告诉我,为什么我看见你,这里会疼?”浅忆用另一只手指着自己的心脏。
  听到这个,男人的瞳孔猛地放大,眼神有些动摇,终究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大手轻抚浅忆的头,无奈地开口:“抱歉,我不能告诉你,等你找到属于你自己的记忆,你自然会知道的。”
  “浅忆,你记住,到达不同的世界之后,你只要完成自己的任务就可以了,不要和其他人扯上关系。”
  “好了,时间快到了,你出发吧”男人在浅忆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之后,浅忆就失去了意识……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我在晋江的第一篇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任务
 
  再次醒来的时候,浅忆发现自己居然存在于一个另一个身体里,所以说,这一次是灵魂转化吗。
  脑海中响起一道冰冷的的声音“任务一:得到幸村精市的球拍”
  浅忆瞬间石化,这是什么任务?!
  天哪,这要我怎么办啊!
  我连幸村精市是谁都不知道啊!
  正在苦恼的时候,浅忆突然弯下腰,不可抑制的大声咳嗽了起来,看着手心里的血丝,浅忆的心情更加灰暗:这具身体看起来并不健康,也就是说我时间有限,唉,我还是抓紧时间完成任务吧。
  一个人这时敲响了浅忆房间的门,浅忆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吓了一跳,这才想到要读取一下原主人的记忆。
  记忆读取之后,浅忆心中那不好的预感实现了,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刚出生就得了一种怪病,医生诊断说估计活不过15岁,而他现在已经14岁了,也就是说,他只有一年的时间。而在这14年中,他的家人为了更好的保护他,几乎从来都不让他出门,且一直瞒着他这件事,这个孩子也是一次无意中听到的。
  门口的敲门声越发响亮起来,浅忆急忙跑去开门。打开门,一个高大的少年出现在他的面前,黝黑的皮肤,带着一顶帽子。这是他的哥哥——真田弦一郎。
  脸上扯出一抹微笑“哥哥!”
  真田摸了摸他的头,心里对这个乖巧的弟弟又多了几分怜惜。上天还真是不公平,这么好的一个孩子,为什么只能活15年?!
  看到真田背着书包,浅忆试探地问道:“哥哥,你要去上学吗?”
  “嗯。”
  “我可以和哥哥一起去吗?”看着浅忆希翼的眼神,小心翼翼的话语中流露出期盼,真田心软了,但是万一小忆有什么危险……
  “哥哥,求你了,我真的没什么问题,你放心好了!”
  真田的妈妈听到声音也走了过来,了解情况后决定让浅忆也去学校,但是务必要注意安全。
  “母亲大人,我一定会照顾好小忆的。”
  “弦一郎,你快去吧,再不走可就要迟到了”真田的妈妈笑眯眯地说出这件事。
  看着急忙离开的两个孩子,真田妈妈慈祥的微笑也出现了一丝裂痕,眉目间流露出哀伤。
  “既然不舍,又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决定?”站在一旁的真田爸爸开口询问。
  “小忆的时间没有多少了,我只是希望他能快乐的度过最后的这一段时光……”
  ----------------------------
  “吶,吶,哥哥,你看那个,好漂亮啊!”
  “哇,好神奇啊!”
  浅忆装出一副什么都没有见过的样子,好奇的看着周围的这一切。心里却是有些不耐,虽然他确实没有见过这些,但他对这些东西根本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乖,小忆,哥哥还要去网球部训练,你就先……”
  “我想和哥哥一起去!”迅速打断真田的话,浅忆高声说道,大有一副你不带我去我就和你没完的架势。
  拜托了大哥,我在这儿只认得你一个人,你忍心把我一个病号撇到一边吗?
  “好吧”真田忽然发现,自己对于这个弟弟还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推开网球部的门,浅忆看到了一群身穿土黄色衣服的人,他们一群人整齐地围着操场跑圈。
  看到真田,整齐的喊了一声“副部长早”
  真田严肃的板着脸,点了点头。听到这个,浅忆一脸兴奋地拉住真田的袖子“哥哥,原来你是副部长啊,好厉害!”
  大哥,看不出来你地位蛮高的啊!
  旁边一直偷偷注意着这边的几个正选一脸惊恐地看着那只抓着真田衣袖的那只手,想看看究竟是谁敢这么做,伸长脖子正想看的时候却看到了幸村精市微笑着的脸
  “大家,这么有活力啊,那就,再跑10圈好了”温柔的话语却给了他们当头一棒。
  果然还是部长最可怕了!
  “哥哥,你去忙你的吧,我去那里等你”浅忆微笑着用手指向不远处的那个长椅,说完后不等真田回答,便一脸兴奋地跑向那儿。
  真田抽搐着嘴角把刚想拉住浅忆的手放下,无奈扶额。
  小忆,那是幸村的座位啊!
作者有话要说:  
 
  ☆、幸村
 
  坐在长椅上,浅忆无聊地摇晃着两条腿,观察着这个地方,心里却在苦恼那个任务。
  “幸村精市…”无意中喃喃出口。
  “你在找我吗?”一道柔和的声音从正前方传来,浅忆匆忙地抬起头,看到了那个令天地失色的少年。
  柔顺的紫罗兰色的发丝贴在脸上,额头上有一根浅色的发带,脸上挂着笑容,很容易给人好感。肩膀上披着外套,无形中却又给人一种压迫感。
  还没缓过神来的浅忆呆呆的看着他,“啊?”这表情似乎取悦了他,幸村精市发出了清脆的笑声,坐在了浅忆的旁边。
  “初次见面,你好,我是幸村精市。”
  浅忆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调和一下激动的心情,浅忆确定了自己现在的目标后,就要开始博得其好感了。
  “你好!我是真田浅忆。”微微歪头,黑色的发丝随风浮动,黑色的瞳仁亮晶晶。
  幸村微微一怔,原来他就是真田的弟弟。幸村曾经也从真田口中了解到他有个患病的弟弟,只是从未见过,还真是个可爱的孩子。
  或许是同病相惜的缘故,曾患过重症的幸村对于这个孩子也是很疼惜。
  “小忆是第一次来这里吧,要不要我带你去参观一下学校?”
  “可以吗?但是精市哥哥应该还有事情要做吧”
  看他的样子似乎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至少这气场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幸村一开始是有些惊讶于这个称呼的,还从来没有人这么叫过自己,不过随后就释然了,一个小孩子而已,他想怎么叫就随便吧,并微笑着摆了摆手“没关系的,我们走吧”
  不得不感叹,这地位高就是可以任性!
  等真田回头想看看自己家宝贝弟弟的时候,才发现长椅上空无一人,仔细询问之下才从一个部员口中得知小忆被幸村带走了,真田这才发现某位部长也人间蒸发了。
  想要发火又惹不过幸村,只好把气都撒在一群正选身上,也真是苦了他们了。
  在校园内走了很久,幸村也介绍了许多社团给浅忆,却发现浅忆在听到这些时的心情并不太好,想到这个孩子因为生病连学校都没去过,又怎么可能参加过这些社团呢?
  随后,幸村便转移话题,带他来到了学校里风景最好的地方。
  两人在那里找到一大片草地,一起坐在那里,面前是一汪清澈的湖泊,湖面倒映出樱花树的影子,樱花散落,飘到浅忆的掌心里,这种颜色还真是美丽。
  浅忆把手放在身侧,微笑着看向幸村精市,却是狠狠地将掌心的花瓣碾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