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家教]旁观者+番外 作者:赤杨(上)

字体:[ ]

 
文案
“看来我得叨扰您一段时间了,”纲吉笑眯眯地说:“要我叫您爷爷么?”
 
彭格列十代目泽田纲吉莫名其妙地横空出现在Giotto的面前,……那个是……Primo……吧?!
目的?
 
偶木有目的!话说到底是谁把我弄到这里来的?
 
名利与我无关,战争内斗请随意!
 
我只是个想要看看彭格列历史风云变幻的旁观者罢了。
========================================================================================================================
 
看了很多家教同人,大部分都是各种萌蠢的兔子君,看得很上火。黑手党那是什么地方,彭格列又是什么地方,即便是兔子那也是能咬得你一脸血,那是实实在在的食肉猛兽。不信你看看十年后的纲吉,即便出场只有短短的几分钟,各种威猛霸气,各种心思慎密。所以想要看兔子各种撒娇卖萌的,各种万人迷的,各种被压的,请点右上角。
 
本文的设定是就要18岁即将继承彭格列Boss之位的纲吉,主线是纲吉的心理成长过程,副线是……偶不告诉乃们!初看的时候可能会觉得主角各种走样,各种崩。不过表介意,纲吉还是那个纲吉,胆小懦弱又善良。但是,人都是会成长的么,纲吉也会成长的。17岁的纲吉不可能还像13、4岁时那么胆小怕事,但是仍然是萌萌软软的一只,之后的剧情可能会有最初的兔子君出现。最后,祝各位食用愉快~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泽田纲吉 ┃ 配角:Giotto·Vongola,守护者众 ┃ 其它:家教,彭格列
 
 
  ☆、初临(修)
 
  事情发生地太过突然。
  即便是以如今的泽田纲吉,一时间也反应不过来。
  当然,对面的人也是。
  窗外的天空很高很蓝,是个秋高气爽的好天气,耳边有鸟儿清脆婉转的鸣叫,微风轻动带来熟悉的柑橘清香。午后轻柔的风拂过,窗帘随风摆动,划出端庄娴雅的少妇般的慵懒闲情。桌面上随意放置的书籍及纸质文书,被风抚出“沙沙”的轻吟。
  一切都很和谐,就如同过去两年的每个午后一样。
  但此时纲吉瞪着面前实木办公桌旁同样瞪着自己的男人,脑子里嗡嗡作响。那个是……Primo……吧?!
  一时间,空气犹如实质般地凝固。
  正对着纲吉的是一位耀眼金发的俊美青年,他有着少见的金红色眼眸,眉宇间透着股高贵和疏离,此时正保持着一种半起身的僵立姿势,看起来似乎很不舒服。而他身侧站着一位跟他差不多年龄的青年,一头红色头发,右半边脸上纹着嚣张的火焰刺青,此时他手里还捧着半摞文书,很明显在这之前两人正在谈论着公事。
  纲吉半张着嘴,发不出一丁点儿的声音,此时他内心的小人儿正惊慌失措地大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半响,还是对面的金发青年首先有了动作,他先站直了身体然后才漠然开口道:“少年,你是从哪里进来的?”声音略为低沉暗哑,却有着粘人的磁性。
  纲吉又呆了呆,喃喃道:“……难道是在做梦?”他显然还没有认清现实,心里还在感叹着这就是Primo啊!一如初见,冷漠、强大、高高在上。
  做梦?
  对面的人皱紧了眉头,再次开口:“你是谁?”漠然的音色里已稍稍带上了些不耐烦。
  “噗!”纲吉一个不小心就喷了。啊!上帝,请原谅我!纲吉在内心忏悔,他真的只是一时没有忍住,任谁在见着高高在上有如神祗般的人物突然间带上了凡人的颜色,都会这样失态的。不过也正因此纲吉终于有了些真实的触感,稍微明白了现在自己的处境。
  “小子,赶快回答问题!”旁边的红发青年不满地发出警告。
  “啊……那个……”被人这样恶声恶气地恐吓纲吉有一瞬间的慌乱,但在两人清凉目光的迫使下他很快回过神来。他知道面前这两人是谁,熟悉彭格列历史的人没有人不知道他们。他们无疑是强大的,而此时,却也是真实存在的。收拾好心情,纲吉优雅地起身,尽可能整理好自己凌乱的仪容,这才面对对面已经脸色不愉的两人。
  或者说是先祖。
  “好久不见,Primo!还有G,再次见到两位我很高兴哟!”纲吉嘴角划出浅浅的弧度。
  Primo?
  金发青年回忆了一下,问身边的红发青年:“G,这个人,你有印象吗?”
  “不,完全没印象。”红发青年摇头。
  金发青年俯视纲吉,话语中是不容否定的质疑:“你,想要做什么?我们之前从未见过。”
  纲吉依然浅浅地笑着,身上自然而然地散发出一股从容淡定,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遗世独立的风华。他注视着对面的金发青年好一会儿才开口:“当然,对于您来说我们的确是第一次见面。”
  他指了指对方左手中指上的指环,又亮出自己一无他物的左手,意有所指:“指环上铭刻着我们的光阴。”
  那是一枚很华丽的指环,中间镶嵌着名贵的宝石,透过宝石可以清楚地看到彭格列的家徽,宝石四周围绕着岚、雨、晴、云、雷、雾所属颜色的宝石及Vongola Famiglia的字样。
  那是彭格列的大空指环,彭格列的至宝。
  而这句话,却是泽田纲吉在多年前,自面前这个现在还是彭格列大空指环现任主人处继承,而这中间又间隔了多么久远的时间。
  彭格列一族【贝】的传承还真是个很奇妙的东西。
  Giotto注意到对面这个奇怪的少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收起了笑容,语气里甚至带上了虔诚的敬意以及一丝似有若无的……
  厌恶?
  他重新打量这个少年,这少年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大而传神,光彩灵动,以至于让人忽略他稍显平凡的相貌。他的衣服面料很好,设计得也很出色,不难看出是出自名家之手。但是现在那上面破破烂烂,有烧焦的痕迹特别是侧腹部沾染了大片血迹,显得很是狼狈。少年的脸色有些苍白,应该是受了伤,□□在外的肌肤上有几处小小的伤痕,正往外参着新鲜的血液。但即便如此,少年站在那里,却透着股王者般的尊贵。
  Giotto盯着少年左手中指指根上有别于其他地方的肤色,一丝零星的光划过脑际,他再次问道:“你究竟是谁?”
  纲吉抿唇一笑,下一瞬整个人却变得严肃起来。他将掌心贴上胸口做了个西方古时臣子对君王的礼仪,然后才缓缓地开口:“我的名字是Tsunayoshi Vongola,彭格列家族第十代首领。同时是Primo,您的曾曾曾孙子。”
  纲吉心里有那么些不怀好意,被彭格列指环所选中的Primo哟,理所应当会明白代代相叠的贝的时间轴的含义。那么,您会怎么办呢?
  对面两人一脸震惊。
  见这反应,纲吉耸耸肩。其实他到现在还是无法相信的,要不是那两人太过真实,要不是他的伤口一直在隐隐作痛,他真的很想将这一切当做是一场梦,然后回床上好好睡一觉忘掉。
  G目瞪口呆:“Giotto的…孙子?”
  纲吉点头,补充道:“曾曾曾孙子,Primo的孙子是我的曾爷爷。”
  “……十世?” Giotto皱眉问。
  纲吉点头,再次补充道:“确切地说,半年后我生日那天才会举行继位仪式。”忍了忍,纲吉还是没忍住抱怨:“我可是好不容易拖了整整三年的啊!总部那些人都太没人性了!”
  Giotto眼中有着汹涌的波涛翻滚:“我还没有结婚,不可能会有孙子!”
  纲吉指了指他手上戴着的指环,一脸的无奈。
  Giotto眼神连闪,艰难地开口:“纵向时间轴的传承。”
  而G却是在纲吉身边来来回回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而后像是发现了什么比突然间冒出Giotto的孙子还要不可思议的事情:“噢,Giotto!”G用着夸张的咏叹调指着纲吉的身后叫道:“你竟然饥不择食到跟野□□合的地步了吗?”
  “哈?”爷孙俩同时惊了。
  转过身,纲吉顺着G手指的方向看到自己身后西装的下摆隆起处延伸出一截燃烧着火焰的尾巴。
  尾巴?
  Giotto完全呆住了,他都做了些什么?
  纲吉却惊喜莫名,他从身后的衣服里摸出一只燃烧着橙色火焰的小狮子,非常开心地说:“啊!太好了,纳兹,你跟着过来了。”
  “嘎呜……”纳兹挤进主人的怀里轻轻颤抖,明显被吓得不轻。
  Giotto和G瞪着那只奇形怪状的小狮子,又是一个奇妙的小东西。而Giotto在背地里松了口气,至于为什么松了口气,就不用多说了。
  纲吉忙着高兴,过了一会儿才发现两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太对劲,忙为他们介绍:“这孩子叫纳兹,纳兹是大空狮子,可以说是我的半身。因为它是彭格列指环升级之后的一部分,所以可以跟着我一起穿越时间轴。”
  “指环的一部分?” Giotto挑眉。
  “嗯!”纲吉因为纳兹的到来,这时候心情很好地跟他介绍:“是我们那个时代的一种匣兵器,后来修复指环的时候和彭格列指环融合在一起升级的。”纲吉抱着纳兹感叹:“那时候状况真是非常地糟糕呢!”
  Giotto低头盯着手指上的指环,今后你也是命运多舛啊。
  当然,他不会去过问有关指环修复的事情。即便是纵向的时间轴,也是有规则必须得遵守的,而现在的问题是他必须得接手这个突然出现的后代。孙子!怎么就是孙子呢?还是曾曾曾孙子!这么大个儿的?!当然,前提是这个孙子是真的。
  其实纲吉东方人的体格在这里已经算得上小巧玲珑了。
  Giotto垂下眼帘,努力平复心里的惊涛骇浪。他再次仔细打量了一番纲吉,眼中带着审视:“你怎么能让我们相信你所说的话都是真的呢?”即便超直感告诉自己这个少年没有说谎,但是这件事本身太过匪夷所思。
  这个少年凭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不带任何负面感情。他看着自己的目光很熟悉,他自称彭格列十世,自己的后代。
  “没错!”G接着说:“虽然你自称是Boss的孙子。嗯,曾曾曾孙子。的确,你的发型跟Boss一样,仔细看脸型也很像,出现得也很……”G在这里诡异地停顿了一下,才接着说:“奇妙!但除此之外,我一点都看不出你和Boss有什么关系。更不用说,你一看就不是西西里人!”
  “嗯……的确呢。”纲吉抱着纳兹站在那里,有些犹豫。平白无故冒出来个孙子,Primo有所怀疑也很正常。想了想纲吉从裤袋里掏出一双毛线手套戴在手上,在两人不解的目光中点燃了超死气之炎。“嘛,没办法了。”
  那是和之前的少年完全不同的一个人。之前和如春风的气息已经尽数退去,眼前这个人额上燃烧着漂亮的橙色火焰,脸上的表情似怜悯、似叹息、又似乎世间的一切都入不了他的眼里。他宛如高贵的神祗,殊尊降贵莅临人间,俯瞰世人。
  Giotto显然受到不小的冲击,他盯着少年的火焰和手上变化后与自己几乎一样的手套,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这个少年是自己的后嗣,他继承了彭格列的血脉。
  而G更是神色复杂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几乎克制不住地要做出防守的动作。这个人很强!这个人有着少年的身形,却又高大得超过想象。而且这个人的这个样子他很熟悉,他见过很多次Giotto以这幅样子战斗,这个少年战斗时的姿态竟然跟Giotto如此神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