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家教]旁观者+番外 作者:赤杨(下)

字体:[ ]

 
  ☆、疏离
 
  作为一个女人,在发现自己喜欢了很多年的男人被另外一个人吸引了全部注意力的时候,会怎么办呢?
  斯蒂芬尼娅那个时候几乎嫉妒地扭曲了整张姣好的脸。明明是她最先遇见的,明明是她陪伴在他身边这么多年的,可是那个人一来,就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力。
  “所以我派人到他身边想要将他从Boss身边拉开,所以我四处煽风点火传他的坏话,甚至勾结外人想要将他置于死地。”
  艾丽莎叹了口气:“真是个笨蛋女人啊!泽田纲吉岂是你这种小手段能够打倒的?”
  斯蒂芬尼娅神经质地呵呵笑了几声:“是啊,我真是笨蛋啊!那个人从卡塔尼亚回来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完了,要是让Boss知道我想要杀死泽田纲吉的话他一定不会放过我的,但是那个人什么都没说。”
  “再次见面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有提过一句话,但是我知道他什么都知道。他知道我讨厌他……他知道我嫉妒他……他知道我想要置他于死地……甚至,我趁着Boss不在的时候召集人手想要将他赶下台失败之后,他连看我都没看我一眼。”
  斯蒂芬尼娅突然尖叫起来:“他在可怜我!”
  艾丽莎走出阴暗的牢房:“我下次再来看你。”
  “我不要你假好心,现在你一定在心里看我笑话吧!” 斯蒂芬尼娅歇斯底里地大叫:“你能比我好到哪里去?艾丽莎,你也喜欢着Boss吧。我知道的,我们争斗了这么多年,结果谁都没有得到。我得不到的,你也得不到!”
  狠狠吸了口手里的烟,艾丽莎双眼迷离地看着眼前的烟雾说:“啊,我知道的!我跟你不一样,我有自知之明。那个泽田纲吉,是跟Boss一样的人啊,所以Boss会被他吸引。所以我一早就知道,我永远不可能让Boss用看泽田纲吉那样的眼神看我。”
  但是现在让她们羡慕嫉妒的纲吉,远没有她们以为的那么好过。纲吉觉得有些委屈,Primo以前从未这样对待过他,即使是他刚刚来到这里遭人怀疑的时候也没有过。
  Primo永远都是温柔的,温柔地为他包扎伤口,温柔地为他讲解意大利黑手党的格局,温柔地帮笨手笨脚的他系领结,温柔地手把手地教他画图纸,温柔地摸他的头,温柔地……拍他的背哄他睡觉。
  他是很久之后才想起那个醉酒的夜晚,Primo抱着哭累了的他一下下拍在他的背上哄他睡觉,那时的Primo温柔得甚至让他升起了即使回不去了也没关系了的想法。
  他总是包容着他的愚钝无知,即使他任性的时候也只是无奈地摇头然后妥协。
  这样的Primo为什么突然间就变得冷淡,然后让他离开?
  还是说,昨晚他真的做了让Primo厌恶的事?
  纲吉百思不得其解,和他并排走在一起的蓝宝戳戳他问:“你们吵架啦?”
  纲吉白了他一眼,心里委屈说话的口气就有些冲:“我怎么知道!”
  纲吉蹬蹬蹬踩着重重的步子离开,背后蓝宝瞪大了眼睛,半响道:“真的吵架了啊!”
  在整个城堡里转了几圈,期间经过厨房的时候在西莫娜那里得了些点心,麦卡那里顺了点儿好酒用来醒酒。经过城门的时候卡洛爷爷塞给他一包牛肉干当零食,听了他一通唠叨,怎么养猫狗啊怎么和动物培养起感情啊什么的。之后经过训练厅的时候和纳克尔酣畅淋漓地打了一架,听他说昨晚自己出的哪一拳极其漂亮,不解。经过箭楼的时候边听人讲战场上的故事边和麦克一起将牛肉干分食,然后经过花园的时候花匠爷爷又给了他一瓶用途不明的药……
  终于心情变得开朗起来的时候已经日暮西斜了,打了个大大的呵欠进了餐厅,立马又引来百分百的回头率。看着这个熟悉的场景,纲吉心里咯噔一下,不会又……
  然而下一刻,一群“噼啪”着捏着手指的人狞笑着逼近,纲吉看着他们青紫的脸,心里止不住地哀嚎:以后绝对绝对不要喝醉了!
  “呐,小纲吉。现在的心情怎样啊?”
  “我们可是心情好得不得了啊!”
  “昨天真是受你照顾了,所以现在让我们好好照顾照顾你吧!”
  解决完晚餐出餐厅的时候,身后是一地哀嚎的人。纲吉翻出眼皮做鬼脸:“我才不要受你们的照顾!”
  眼角余光瞥见漂亮的少年怒目而视他的样子,纲吉赶紧收起不妥的举止,友好地扬起一抹笑:“晚上好,卢西亚诺先生!今天一整天没见到你,过得怎样?”
  朱里奥额头的井字欢快地跳动了几下,他愤怒地瞪着纲吉:“昨晚的事你不会不记得了吧?”
  纲吉眨眨眼,见他一边的脸上还贴着胶布,立即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同时心里内流满面。“对不起,那个我喝醉了之后就那副德行,请你不要介意。要不然我让你打回来吧!”
  朱里奥有心想要打回去,但看着纲吉身后一地的人,又没那个胆子。他上下打量了一下纲吉,见纲吉一身凌乱的粗布衣裳,当下冷哼一声在心里给纲吉打上稍稍有点身手的乡下土包子的记号。“我是有身份地位的人,怎么会跟你这种愚民计较。泽田先生下次小心不要殃及别人为好。”
  纲吉听到他说话时不可一世的语气,心里不以为然。但是想到对方的来历,便起了攀谈的兴趣:“啊,那太好了。谢谢你,卢西亚诺先生。啊,叫先生太生分了,我叫你朱里奥好了,你也可以直接叫我纲吉。”不等对方做出回应,他接着说:“朱里奥,你也是来吃晚餐的吗?”
  朱里奥迟疑地点头:“啊……是。”这个少年虽说有些暴力有些自作主张,却不会让人生厌,朱里奥有些不甘心地想。
  “真是可惜我已经吃过了,不然就可以陪你一起了。”纲吉不无遗憾地说。
  朱里奥礼貌地道:“啊,不用费心,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那怎么行,怎能怠慢了客人。”纲吉前走几步,招呼朱里奥跟上:“我带你过去吧,顺便把人认认。这个时间可是晚餐的高峰期,大多数人都在。”
  朱里奥迟疑了下还是跟上。
  一路走纲吉一边跟朱里奥介绍:“那个是卡隆,他的枪法不错。”然后指着向他们大抛飞吻的漂亮女子说“那个是萨莉,她是情报课的,若是你不想走哪被八卦缠身就不要接近她。还有那个……”
  脚下踢到可疑的障碍物,纲吉笑眯眯地对朱里奥说:“这个东西可以无视。”
  朱里奥抽了抽嘴角,看地上之前被纲吉揍得爬不起来的男人,无视。
  “纲吉很强啊!是受过什么训练吗?”朱里奥问。
  纲吉挠了挠脸说:“算是吧,比我强的人还有很多。”
  朱里奥挑眉:“昨天还听彭格列先生说你在他不在的时候管理整个家族,有这事?”
  纲吉耸耸肩看向一边:“Primo开的玩笑你也信?我不过是个小小的保镖,能做得了那种事?”
  “既然你是保镖,怎么没跟着彭格列先生去打仗?”
  纲吉叹了口气,这个人的问题真多啊!将人扯了扯,指向选餐区。
  取了食物,朱里奥看着面前盘子里的东西大皱眉头。纲吉坐在一边撑着下巴看他:“你若想呆在彭格列里的话,还是不要嫌弃这里的食物为好,就连Primo他们每天吃的也是一样的。”
  朱里奥不解地问:“就连彭格列先生也是一样?彭格列不是个大家族吗?”
  纲吉笑道:“是啊,可是西西里是个贫穷的地方。”
  朱里奥还是不能理解他的意思,纲吉说的简单明白点:“西西里很穷,至少大半的人吃不上饱饭,而彭格列是保护这些人的地方。”
  朱里奥惊讶:“你是说这里的人把自己的粮食分给那些穷鬼?”
  纲吉皱眉。朱里奥自知失言,忙闭上嘴吃晚餐。但晚餐粗糙得让他实在没有胃口,吃了两口就吃不下去。
  纲吉紧盯着他:“你想进彭格列?”
  朱里奥忙不迭抬起头看他,纲吉仍是笑容可掬的样子,可是无端的他觉得这个人心情不好。
  “我想进。”朱里奥说。
  “为什么?可以看得出你的家境很好,干嘛非得到黑手党里插一脚?”
  朱里奥不服气地瞪着纲吉:“你不也是一样?”
  纲吉耸耸肩:“我是出生就在黑手党家族里的,没得选。而你不一样,你完全可以过阳光下自由自在的生活。”
  朱里奥冷笑:“自由自在?这个世界上哪还有这样的地方?”
  纲吉呆了呆,闭嘴不言。这样一个吃人的乱世,哪里都没有自由可言。
  晚饭过后两人分道扬镳,纲吉回到房间趴在窗口上叹气:连晚饭的时候都没见到Primo,就那么忙吗?
  可是他一点儿去帮忙的意思都没有。一想到上午Primo一脸冷淡地说让他去管理东边的事务的时候,他没来由地就来气了。
  就算是我做错了什么,你直接跟我说不就好了,干嘛要疏远我。
  对,就是疏远。纲吉后知后觉地发现,从早上开始冷淡的表情,冷淡的言辞,再到分配他到远远的东边去的事情,明显就是有意要疏远他。
  纲吉愤愤地捅半开的窗子,那半扇窗户被他一捅撞到墙上弹回来,接着被他一捅又撞到墙上……终于一个用力过猛,那半扇窗户在又一次撞到墙上的时候上面的玻璃哗啦碎了。
  ……
  纲吉默了半响,伸手关上窗户,又拉上窗帘,早早地钻到床上睡了。这个时代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没有游戏机,只能睁着眼睛瞪天花板。
  纲吉没有发现,在他窗下不近不远刚好让他无法感知到的地方,有一个黑黑的人影将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
  接连好多天,纲吉都没能好好地跟Giotto说说话。就算想要跟他道歉,也总是被打扰。倒是那个新来的少年,最近几天跟Primo走得很近,甚至他还被蓝宝提醒了别被第三者插足的话。
  纲吉苦笑,他连话都说不上还怎么防止别人插足。而且,他连第二者都算不上。
  直到好几天之后,纲吉无意中听说了一件事,以至于让他不顾一切闯到Giotto的面前。
  “我现在很忙,纲吉!乖乖听话,先到一边儿去玩。” Giotto还是之前那副冷淡的样子。
  纲吉压抑下心中的怒火,挑眉道:“Primo忙的难道就是和新来的小助手调情了?连正事也顾不上了?”
  Giotto皱眉,这样话中带刺的纲吉很少见。他看了看朱里奥委屈含泪的样子,对纲吉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怎样?我以前倒不知道Primo是流连风花雪月的人,不过Primo的私事与我无关。我现在有正事想问,可以让无关的人离开吗?”
  Giotto的表情有点受伤,他撇过头去看朱里奥。朱里奥眼里含着委屈,糯糯地说:“Boss……”这个人倒也厉害,短短几天内不仅加入彭格列还占据Giotto助手的位置。
  彭格列底下的人早就议论纷纷,有说Giotto喜新厌旧的,有替纲吉抱不平的,当然也有对朱里奥怀疑的。众说纷纭,纲吉起先并不关心。
  Giotto还是说:“朱里奥,你先出去吧。”
  朱里奥不情不愿出去了,临走时狠狠剜了纲吉一眼。
  纲吉连个眼神都欠奉,待门关好了。他严肃地问:“Primo,半年前您带走的那些人里,是不是好些探子间谍?”
  Giotto眼神闪了下,问:“你从哪儿知道的?”
  纲吉抿了抿唇,平复下情绪说:“刚刚听那些人讲的你们打仗的事,明明是派不派人都无关紧要的事,却在派出去之后遭到对方的围攻,前去接应的又那么迟。以Primo的机智怎么会做出那么没有考量的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