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进击的巨人]我只想活下去 作者:夕子酱

字体:[ ]

 
文案
 
我在一次偶然机会,穿越到了进巨的世界,同时也亲生体会到被巨人咬成两半的痛苦与绝望。
我发现我有一个比较牛逼的外挂——不死。
肢体断了也可以连接起来,但却痛苦非常。
但这也并没有让我克服对巨人最原始的恐惧。
我安分守己,让自己变得强大。
但我在失去一个个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时,我大吼大叫泪如雨下却无能为力。
阿尔敏告诉我 :“这个世界不是假的,它能真正伤害到你。”
但我不能回头也回不了头,我只能踽踽独行,失去了很多,也得到了很多。但我得到的永远比不上我失去的。
所以说,人类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去战斗呢?
三笠是永远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每个人都看到她的强大与不屈,其实她只是一个在夜晚憔悴的无助的女孩。
但是她没有办法,她告诉我:“我只是不想失去他。”
艾伦说:“我想与他并肩作战。”
利威尔说:“我累了。”
有时我会在浑身浴血时望向那片遥不可及的湛蓝的天空。
你说,我们什么时候,才会自由呢?
(穿越女没有感情线,所以大家不用担心穿越玛丽苏乱搞什么的……)
 
内容标签:末世 年下 情有独钟 综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米亚,艾伦,兵长,三笠,阿尔敏 ┃ 配角:让,艾尔文,韩吉,萨沙…… ┃ 其它:进击的巨人,艾利,让明,原著向,残酷,人物不崩
 
  ☆、第一章 穿越只有上半身!
 
  当我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自腰以下是血糊糊的一片,除了漏出来的内脏大肠和一大摊发黑的血之外,我没有看到应该有的臀部和双腿。说直白点,就是我现在只有上半身。而应该有的下半身以一种扭曲的姿势陈列在百里以外的一个树底,鲜血淋淋,残破不堪。
  我第一反应是在做梦,然后第二反应就把第一反应驱逐了。毕竟真的太TM痛了,如果做个梦都痛得跟同时生几百个孩子一样,那我还不如去死了好了。
  痛,剧痛。整个剩余的身体的每一寸毛孔都像是在用无限长的针往里扎,戳到内脏后在用力搅动成碎片,断裂的腰部已经成了一个血洞,尽管已经没有了下半身,还是感觉有无数把电锯不停的撕裂皮肤,剧烈的摩擦开始发烫,伤口被烫焦,滚滚流下的血液染红了整片草地,发黑,然后又有无数新鲜血液冲散……
  其实那只是幻觉,因为我的伤口早已经没有血液可流了,全部发黑,死气沉沉的应召着眼前这篇同样阴森黑暗的森林。
  一片寂静,无止境的诡异。
  我不知道我现在身处的这片森林到底是怎么回事,用郁郁苍苍来形容它又太过生气。这里的每一棵树都可以称之为巨树,起码几十层楼高,树干上生长的树枝苍劲有力,树顶的天空早已被延绵不断的黑绿华盖荫蔽着,只有窸窸窣窣几点斑驳的阳光让我知道这是白天。
  这个森林还真是奇葩,要每棵树都这样,还修个P的高楼大厦啊,直接搬个鸟窝坐树上得了,还绿色环保无公害。
  “啊……我去……”我暗骂,懊恼自己居然在这种时候还想些有的没的。我现在应该想的是为什么我都两半了我TM还活着!
  我记得我之前只是很开心的四肢齐全的坐在屋里画漫画啊,怎么回事?怎么突然腿就没了?怎么到这鬼森林来了?
  世界真是奇妙啊……
  奇妙你妹啊!现在是要我怎么办?躺在这里不动直到饿死?虽然不知道我的胃是否还健在。
  我绝望的躺着,其实我除了躺着也没其他动作可以做了。这应该是穿越吧,为什么人家穿越都可以锦衣玉食衣食无忧,不小心还是官宦子弟或者凤子龙孙,红烛罗帐夜夜笙歌,差点的也是小家碧玉,无忧无虑,然后闯荡江湖,遇到个帅哥,来一场缠绵悱恻的爱情。
  最起码别人四肢健全啊!!!说好的双腿呢!!腿呢!!!
  我用手挡住眼睑平息了一下激动的心情。然后无所事事的瞪着这片森林,打算等会儿死在这儿再去找个好人家投胎。要求不高!起码有腿有屁股啊……
  四野死寂,偶尔远方传来的几声鸟鸣告诉我我还活着,孤独与恐惧开始蔓延,淹没我的头顶,我的周围没有人甚至没有活物,我怀疑这里是开天辟地前的混沌时期。
  我孤独一人,等待死亡。
  天上缝隙里星星点点的光斑明明灭灭,随着无言的风声开始暗淡下来,渐渐变红,最后消失一空。
  晚上了……是不是该吃饭了……好痛……救我……妈妈……
  我的精神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要不是哭着费力且疼痛无比,我都要边哭边喊加快一下死期来临。
  等等,我还不能死。
  我想起我的母亲。她现在应该在找不到我而焦急万分,要是她发现她的女儿转眼就只剩一半了,一定会当场哭晕的。
  我要活下去,我要回家,我要见妈妈。
  对,活下去,必须活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  文笔渣,不要喷。因为这应该算偶第一次正式发文啦~求支持。
  不知道晋江里有没有人看同人文啊……有点小担忧,不过放心啦,就算有人也看不上你这文的,哎对没错就是这样。
  很早就想写进巨的同人文啦,偶很喜欢进巨残酷的背景与人类拼死挣扎的绝望,很带感。所以偶就把米亚(对……就是那个不知道名字的,残缺不全的,悲惨的穿越女)弄进进巨的世界里啦。因为为了凸显进巨世界的残酷,所以一开篇就……哈哈。
  另外在这个世界里面死亡比喝凉水还容易,所以穿越女一直不死又太假,但是死了偶还写什么……所以就给了她一个外挂“不死”——就是说被巨人咬断过后可以拼接身体重新复活,只不过肯定特别痛苦啊!!!
  希望来个人……
 
  ☆、理清现状
 
  既然过了这么久我都没死,被切两半了都没死,血都流干了都没死,那我可能因为某种反物理反生物反人类的外挂,都不会死了。就是说,我在这里再怎么干耗,再怎么咬舌自尽,都死不了了。
  死不了,那就活下去。
  我开始观察身体的情况,一开始因为太过于血腥暴力十八禁,没敢看两眼。忍着巨痛用手肘支起残缺的身体,我看了看伤口状况,血肉模糊的一个血洞,里面的内脏早已经发黑,露出一半。我忍着想吐的欲望,望向倒在远处的“另一半”。
  嗯,果然,很严重。
  我拖着一滩黑血爬向那一半身体,血迹沿着我爬行的轨迹染上草地,染上石子。沿途我在草丛角落里还发现了其他几具尸体,都死得很惨,尸体残缺,黑色的血液染在他们脸上,死不瞑目的表情满是惊恐,狰狞万分。
  我不忍的转过头,给予这些死去的人最后的奠默。
  在我终于到达了我的双腿时,天已经慢慢亮起来。我发现在我的双腿旁边是一些马匹的尸体和类似金属断裂的刀刃,和一些绿色残缺的披风,当然还有惨不忍睹的残肢断臂。我渐渐明白,这是一个战场的残骸。
  马革裹尸的战场与回不去的人,我心里一片沉重。
  在我不甚唏嘘的时候,我突然僵住了。因为我发现披风上血迹斑驳的标志好像是一对翅膀,这里的某些金属盒子和断裂的绳索……貌似,好像,可能,大概,也许,是……立体机动啊!!!!!!!!
  不是吧?开玩笑的吧?怎么可能?!!!
  看来我是不能羡慕那些爱恨缠绵的古代爱恋了,因为……这TM根本不在一个次元!!
  我望着这篇血腥凌乱的战场,连忙看向我身上的着装,我难道是一次壁外调查里死在一边的调查兵??!!
  我把我的下半身用双手抬起来,放在我腰上的血洞处。我不知道我这样到底是想干什么,组装?看看整体效果?好像这是潜意识里的行为。
  把双腿组装到我的身上,我放松双臂,整个残缺的身体卸了力,像一团破布娃娃一样倒在地上。我现在脑子乱得跟浆糊似的,思绪躲躲闪闪,除了发呆我找不到其他打发时间的方法。
  我躺在被血染黑的草地上,鼻腔里充斥的血腥味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我必须要整理一下思维,必须看清现状,必须活下去。
  我命令我的大脑运转起来,这里不是什么休息的地方,甚至不是活物的地方。死气沉沉的森林,发霉血腥的空气,残缺不齐的尸体,我虽知道这不是什么好地方,但也不确定这里是不是恐怖的地狱。
  低沉的风声吹过,远方的鸟鸣一声声凄厉啼血,树林里的丛丛黑影一闪而过,树影斑驳。
  如果我刚刚没有看错的话,刚刚那就是立体机动装置,而那些残缺的尸体就是调查兵团的调查兵在壁外调查中遭遇巨人所酿成的惨剧。
  呵,不对,如果这就是惨剧的话,那这个世界都是一个巨大的轮回的悲剧。
作者有话要说:  来个人啊先……
 
  ☆、自带牛辦外挂
 
  现在也许可以确定我是掉到了 “进击的巨人”的世界,看样子这里貌似不是在墙壁里面,而是在壁外。呵呵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这相当于我直接掉进了巨人窝里,我这两半的身体说不定就是哪个大屁股混蛋巨人咬断的。等那天姑奶奶我东山再起了削死你!
  如果以上都成立了,那么看这周围环境的样子,我可能是在墙外的某片森林。。
  那么问题来了。
  第一,这是什么时间呢?是在超大型巨人破坏墙壁前还是后呢?如果是在前,那么我现在的方位并不清楚,这又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如果是在后,那么我可能实在巨树之森,不过也不能确定,毕竟玛利亚之壁里的森林又不止这一个……说到底,我还是不知道自己在哪。
  第二,我该怎么回壁内呢?就凭我这残缺不全的上半身爬回去?呵呵我表示相当不看好这一做法。
  第三,也是现在最应该解决的最紧急的问题,巨人会不会随时回来呢?要是回来了说不定我这身体的各零件数要玩乘法了……
  “嘶——!!!!!”正想着,突然感到腰间一阵剧痛。“我去!没都没了还痛个P啊!”我骂出声来,腰间突然又是一阵抽搐收缩扭曲的疼痛,我的脸上顿时青筋暴起,牙齿把发白的嘴唇咬破,但没有一丝血溢出。
  “啊啊啊啊!这,这TM什么鬼!!!啊啊啊啊!”我双手指节用力弯曲,钉在地里,勉强用头低下去看了看自己的腰部,竟差点吓晕过去。
  森白的骨头开始变长,上下半身的骨骼渐渐连接起来,腰部的肌肉组织好像活了一样,开始重新连接再生,原本变黑的伤口竟长出新的红色的皮肉,鲜红的血液再次汩汩流出,被血染黑的枯草在鲜血的浇灌下,竟然有一种渗人的妖异。
  “啊啊!这,这还能再生??……!!!啊啊啊啊啊!”我已经没有再支持头部的力气,倒在地上,放声惨叫。
  太痛了太痛了!!!啊啊啊啊啊!!整个人好像在沸腾的油锅里面煎炸,身体内部的内脏被滚烫的油汁炸开,血肉撕裂……
  森林的深处传来了一声声凄厉的惨叫。
  “妈妈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