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七五]御猫的一百种饲养方法 作者:柳四(下)

字体:[ ]

 
 
  ☆、第86章 成亲(上)
 
丫鬟们将园子里的东西都收拾了,众人各自散了等着明天的那场成亲宴。展翼将书房里的箱子派人送到了展昭他们的卧房,白展二人回去瞧见箱子就是一阵的脸红,互相瞧瞧,想不傻笑都忍不住。男子与男子成婚多少没那么多讲究,本来就已经突破世俗,还管那些礼仪做什么,两人锁了门,几步迈到箱子前去。
    展昭深吸了口气,蹲下身就去撬锁,捏着锁身晃来晃去的企图把它晃下来。白玉堂看着着急,伸手一拽,只听嘎巴一声,锁被他整个掰了下来。然后门低调的应声打开,门口展媛和展鹏探进头来。
    白玉堂扭头瞧他们,展鹏颤悠悠的小手一伸,道:“爹爹给你们的。”掌心赫然是一把精巧的铜钥匙。展媛把钥匙拿过来一抛,拽着展鹏就跑了回去,大概是孩子敏感觉着气氛不太对。果然白玉堂伸手接住了钥匙,扭头看展昭,恶狠狠道:“猫儿,你二哥是耍我们呢吧?”
    展昭笑了笑,转回头掀开了红木箱子的盖子,却半晌没动静。白玉堂还在探究那钥匙,却听展昭问道:“泽琰,箱子里是什么?”
    白玉堂一愣,先抬头看了眼箱子,里面两见我并排放着的大红色喜服。上面用赤金丝修着暗花,一瞧便是价值不菲。领口绣着云纹,腰带上也镶满了宝石。装饰的东西一个个都瞧起来俗气,可配在一起就怎么瞧怎么顺眼了。白玉堂再瞧展昭,便见他闭着眼,一副想看又不敢看的模样。几步回去,伸手捂住了他的眼睛,忍着笑意道:“别睁眼,待我瞧瞧的。”然后故意感叹了几声,又倒吸了几口气,啧啧的咋舌摇头再感叹。
    展昭只觉着听的心里痒痒,想看的也心里痒痒,可白玉堂瞧出他的意图似得把他整个人搂紧,捂着他眼睛的手就是不松开。展昭更急,一边扒他的手一边着急道:“泽琰你松开,看见什么了啊?什么样的啊?”
    白玉堂嗯了一个长音,郑重其事道:“猫儿你当真要看?”
    展昭心脏一颤,不挣了,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了?里面到底是什么?”
    白玉堂又嗯了半天,一手捂着展昭的眼睛一手去拿箱子里的腰带,一边往展昭眼睛上蒙一边道:“等等啊,爷不让你摘下来就不许动啊,要听话。”
    展昭赶紧点头,坐在地上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看得白玉堂一个劲儿的想乐。
    又过了得有一刻钟的时间,展昭突然听见白玉堂的声音从里卧传过来:“猫儿,你来瞧瞧,爷穿红的好不好看,这领子怎么觉着这么别扭呢,袖口到是感觉不错,猫儿过来给爷系下腰带。”
    展昭闻声赶紧把蒙在眼睛上的布带子扯下来,抬眼看去视线有些不适应的花,只觉着眼前红彤彤一片,甚是喜庆。揉一揉在眨一眨,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人。只见白玉堂一身的大红喜服,一会儿扯扯领口一会儿在摸摸腰带,站在那里转着圈的折腾。
    展昭小心的瞟了一眼箱子,里面还有一套喜服,连大红的里衣都有。对面白玉堂停止折腾,朝他手臂张开,笑道:“猫儿,好看么。”
    那身喜服服帖的穿在白玉堂的身上,习惯了看白玉堂一身的白,这会儿换成了大红到是让展昭觉着自家耗子身上多了丝妖孽之气出来,看得他一个劲儿的咽口水。
    白玉堂走过去,压低了嗓音又问了一遍:“猫儿,好看么。”
    展昭点头,站起身摸摸他的袖子,再摸摸他的胸口。
    白玉堂一副任君采携的模样,笑道:“猫儿,明儿晚上让你摸个够,这会儿着什么急。”
    展昭也不知是让他说的,还是那身大红的喜服映的,面色红的可爱。手指捏着白玉堂的领口蹭啊蹭,道:“美耗子,这倒是赚了。”
    白玉堂抬手握住他的手,轻声道:“爷总算把你这只猫拐回家了。”
    展昭继续脸红:“爷不介意倒插门。”
    白玉堂眼睛亮晶晶,另一只手去捏他的下颌,在那红嘟嘟的嘴唇上碰了碰,道:“这会儿到是不急,明天就见分晓了。”说着松了手,眼神有意无意的往里卧的床榻上瞟。展昭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脸红了个彻底,脖颈都红的像染了夕阳。转个身,扯起一旁隔断的锦帘将自己裹了进去,只觉着自己头上冒蒸汽,整个屋子都快蒸熟了。
    “猫儿。”白玉堂轻轻唤了一声,走过去扯帘子,结果展昭裹的更紧。白玉堂无奈:“猫儿,帘子快熟啦。”
    展昭探头出来,慢慢松开帘子。就在白玉堂要伸手去拉他的时候,他又嗖一下跳上了房梁,用相对凉一些的手一只捂脸一只摸自己耳朵,对下面的白玉堂道:“泽琰,让我冷静冷静。”白玉堂没理他,也纵身跳了上去,蹲在他身边瞧他。展昭蹲在那里一个劲儿的搓脸,末了转过头来继续扯白玉堂的衣袖和袍摆,半晌道:“泽琰,这是真的?我们要成亲了?”
    白玉堂没言语,而是伸手勾过来他的腰,一手扶着他的背吻了上去。直把他吻得手软脚软,全身没了力气,只能靠在自己胸口喘气才停下来,反问:“你说真的假的?”
    展昭半天导过来气儿,又捂着脸窜到了一边,点了点头,道:“真的。”
    第二日一大早天还没亮,展家一群小丫鬟跟在展娘和江宁婆婆身后一股脑的全挤进了卧房。箱子好好的,只是上面的锁瞧着有些怪,隔断的帘子已经收起来系好,床榻上的被子也叠的整整齐齐,两个准夫夫一大早的就不见了。众人一阵愣神,这不对啊,展昭可是一回家就懒成了猫,一天不睡七八个时辰不肯起床的主。
    众人正奇怪着,却见外面两只有说有笑的一起回来了,展昭腰包鼓鼓,明显是已经被白玉堂塞满了零嘴儿。白玉堂一身的雪白,展昭一身的藏蓝,与往常瞧起来没甚区别。
    瞧见挤在房间里的众人,白展二人也是一愣,脱口的话又憋了回去,愣愣的瞧着那些人。最后还是江宁婆婆先开了口,几步过来就去扯白玉堂的袖子和领口,口中抱怨道:“你这孩子这么不听话,这大喜的日子穿身白,你要气死娘啊。”说着扯开白玉堂的领口,扯着里面的里衣。
    白玉堂赶紧窜开好远,手忙脚乱的把领口整理好:“干娘,这大庭广众的。”
    展昭看着那些抱着红绸子,拎着糕点盒子的丫鬟们也有些愣神,看向展娘:“娘,这不是还没到时辰呢。”
    展娘瞄他一眼,道:“这还有几个时辰了,成亲可得忙了,你们两个赶紧,去吧衣服换了。”然后朝身后丫鬟摆了摆手,立刻小丫鬟们如狼似虎的扑了上来,楞把两个人扯进了两间客房,远远的还传来展娘的声音在那喊:“拜堂之前,不许见面,不吉利知不知道!”
    两人隔着丫鬟们远远看了一眼,都有些无奈。这男人和男人成婚了,大不敬也冒了,世俗也打破了,还管他吉不吉利做什么。然后被小丫鬟们推搡着,塞进了客房,过了一会儿又有婆子把喜服送了过来。展昭瞟了一眼挤在外屋的人,默默过去放下隔断的帘子,走到里卧又放了床边的围幔,一边换衣服一边觉着别扭。
    展家本是不打算大办,自然媒人、喜娘什么的也省的请,两人穿个喜服拜个堂,一起起吃顿饭就可以洞房了。展家丫鬟婆子也多,六七十的婆子都有好几个,见得多了也看得开,媒婆干的事也就交给了她们。
    展昭在里面换着衣服,一换着就觉着这衣服不对。怎么有些大呢,袍摆都拖到了地上,袖子也遮住了半截手指,松松垮垮的看着别说多别扭。
    然后外面传来‘砰砰砰’的拍门声,有丫鬟朝着里面喊:“开门开门,衣服反了衣服反了。”
    展昭闻言,赶紧把身上的喜服脱下来。刚把最后一个袖子脱下,外屋一个七十多的老婆子掀帘子便进了里卧跟展昭要衣服,吓得他赶紧用衣服遮。老婆子白他一眼:“三少爷以前还是老婆子给洗的澡呢,都看过啦。”展昭有些哭笑不得,把喜服递了过去,在接过婆子送过来的那一件。
    等展昭换完了衣服,外面丫鬟将隔断帘子收起,然后竟转身退了出去。只留下那位老婆子,还有刚刚过来的展翼。展昭看着展翼和那老婆子有些莫名其妙,瞧眼自己的衣服,在抬头看他们:“怎么了?穿反了?”
    展翼握拳在唇边咳了一声,故作镇静的道:“那个,成亲么,嗯……晚上洞房。”
    展昭脸红,然后点头。
    展翼表情也变得有些纠结:“按礼来,嗯,得跟你讲讲,嗯,怎么洞房。”
    展昭脸霎时通红,赶紧摇头带摆手:“二、二哥,不用了,真的不用,这个,顺其自然就好,不用讲了,不用不用。”
    展翼再咳一声,尴尬道:“我,我觉着也不用,这个,真不会,那个,老大在白老五那呢,本来大哥就别扭着呢,别一会儿跟白老五打起来。”
    展昭觉着一阵眩晕,深感无力。一旁老婆子到是不同意,嘟嘟囔囔的道:“这怎么能不讲呢,这按理应该是夫人来讲的,但是成亲决定的匆忙,夫人要去忙活新房的事情,二少爷,你得讲啊。”
    展翼和展昭闻言一起摆手:“真不用了,真的,您老去歇会儿。”
    老婆子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听见外面一阵的喧哗。展翼开门问究竟,便听白玉堂那边来的小丫鬟急道:“还能怎么,大爷不知道进去说了什么,把婿爷吓跑了,这会儿正满府的找呢。”
    展翼和那老婆子一听自然急了,也不管展昭,转身便跑出去找人。展昭也乐的清闲,关了门长出口气。刚要回屋去坐着,却听房檐处的通气窗有响动。抬头一看,白玉堂整个人钻了进来,到桌边喝了好几口茶,扭头看展昭,脸有些泛红:“怎么……没人来给你讲?那个,洞房。”
    展昭指指外面乱成一团的人,忍着笑,道:“出去找你去了。”
    白玉堂闻言长处口气,拍拍胸口:“大哥脸色忒吓人了些,幸亏爷跑的快。”
 
  ☆、第87章 成亲(中)
 
听白玉堂说完,展昭多少也能想象出展翔进去的时候表情有多纠结。伸手给白玉堂顺了顺背,有抬手去揪他的耳朵,笑骂道:“那你就跑这来了?吉时前不许见面么,坏了规矩让娘知道了,唠叨你个三天三夜的。”
    白玉堂脸皮厚,闻言只是一个劲儿的朝他乐,拽了手道:“你可舍不得。”
    展昭翻白眼瞪他,把手收回来,拎了他的领子往门外推,口中无奈道:“行了行了,外面乱成什么样了,你还在这里没个正行,快出去吧,一会儿把娘和干娘他们招过来可就有你受得。”
    白玉堂笑嘻嘻的回手捏他面颊,在唇上‘啵’的亲了一口,道:“乖猫儿疼人,爷这就出去了。”然后出了屋子,很快就被过来找人的丫鬟们‘押’了回去。展昭往外又瞟了一眼,回手关了门,跑到里卧坐在床沿上开始撞被子。
    白玉堂穿着喜服的样子,昨天夜里在黄色的火光下看得不甚清楚,刚刚到是瞧了个清楚明白。雪肤红衣,再加上已经入了骨子的豪气,恐怕谁看了都会动心的。展昭抱着被子开始撞床柱,刚才要是不把白玉堂撵出去,他这会儿恐怕已经恶羊扑狼了。
    从外面进来的展翼瞧见他这模样吓了一跳,赶紧过来把人拦住,一个劲儿纳闷,这大好的日子,怎么突然‘想不开’了。
    展昭揉揉脑袋,抬头看展翼,问道:“大哥呢?”
    展翼有些好笑的指了指另外那间客房,道:“娘看着呢,又被塞回去了,估计这会儿正和白老五磨叽着,到是看看这两位谁耗得过谁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