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火影同人)佐鸣 同谋 作者:坂本罗依

字体:[ ]

 
 
书名:佐鸣 同谋
作者:坂本罗依
 
文案
虽然萌萌可爱的弱气小鸣人,坂本也很喜欢。但是更喜欢强大正义有担当很MAN的鸣人SAMA。
所以正文绝对强强(鸣人SAMA我爱你)
二柱子依旧中二,控哥,占有欲强(小鸣快离开他的怀抱!!被打死)
鸣人SAMA设定是刑、警!二柱子黑/道~~小~~头目不解释...相爱相杀什么的
警//匪一家亲什么的(喂!!这是不可能的)
看标题就知道是HE!情节稍虐..18X...
最后希望大家支持!!恩恩!!
 
内容标签:火影 恩怨情仇 恐怖
 
搜索关键字:主角: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 ┃ 配角:奈良鹿丸,宇智波鼬,我爱罗 ┃ 其它:强强警匪,现代架空文,悬疑
 
 
  ☆、遇
 
  
  “我亲爱的老板,您对这地方满意吗?”PUB的老板水月面带微笑的看着眼前这个阴晴不定的叫佐助的面瘫帅哥,顺便瞥了一眼已经沦陷在各类美男的中的犯花痴的香陵,明明上一秒还说对佐助忠贞不二,下一秒就满脸兴奋的在美男的包围下不能自拔了。还有一个望着天花板发呆的重吾。老天爷,自己怎么和这么一群怪人共事。 
  佐助并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吧台上某个金黄色短发的正在手舞足蹈和一个火辣美女攀谈的男人。或许是金发蓝眼的关系,穿着黑色夹克白色衬衫依旧很显眼,再加上略带夸张的举动和阳光BOY的微笑,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那个黄毛小子来这里多久了。”佐助道。 
  “哈?”水月抓了抓脑袋,“貌似是前两个月来的吧,最近来的还挺勤。虽然神经大条点但性格好像还不错,出手也算阔绰。怎么了?” 
  “哼。”佐助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压抑不住的不同于往日冰冷的微笑,把水月吓的不轻。 
  “水月啊,我们接手这里有多久了。” 
  “两个星期啊,原来大蛇丸的手下都清理干净了啊,怎么。”水月不解。 
  “这家伙的审美情趣只到在拉面店里胡吃海喝。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吗?” 
  水月无言。佐助今天的思维太过跳跃了。完全不是原来的佐助啊 
  “他叫漩涡鸣人,是刑;警啊。” 
  “不可能吧,佐助。他就是漩涡?有这么白痴?”看着已经HIGH起来的人群中正玩游戏的男人,上蹿下跳的被人灌酒,衣襟被酒浸湿的狼狈样。 
  漩涡鸣人的大名,水月是知道的。在年轻一辈的刑;警中间算是很出类拔萃的。重创“蛇”,再加上他似乎是警界“黄色闪光”水门的后代的英雄光环,在白道上也算是个人物。不过本尊居然是白痴啊。 
  佐助像是和谁拼酒一样一口喝完了杯里所有的酒,眼睛一直盯着和美女做游戏的鸣人。“别掉以轻心,就因为觉得他太白痴,“蛇”栽跟头的。不过正好,他等于帮了我们吃掉蛇的生意呢。” 
  佐助啊,你怎么也学习那个白痴把鸡尾酒当啤酒灌啊,你风度呢,优雅呢。老板你现在好像是看着自家媳妇太受欢迎的在吃醋的小怨夫啊。水月摇摇头。 
  凌晨三点。鸣人这边喝的起劲。酒吧里另外几群人显得很透明了,一个黑发扫把头挽着一个黄色长发斜刘海的女孩走后。喝的摇摇晃晃的鸣人也要走了。他非常滑稽的亲吻的一下吧台小姐的手背,然后和周围的朋友告别的时候又被灌了几杯。鸣人脚步虚浮的走向卫生间。 
  “哗哗……”冰凉的水流冲到鸣人的脸上,感到一阵舒爽。觉得不够过瘾的鸣人干脆解开衣服,把整个头放到水龙头底下冲。起来的时候,水珠随着金黄色的发梢滴落在小麦色的若隐若现的锁骨上,留下像诱人的蛇的水迹蜿蜒向下。被彻底打湿的衬衫贴在身体上,几年的刑;警生涯练就的好身材展露无疑。鸣人甩了甩头,像兽一样。飞溅的水珠,更增添了几分野性。 
  “要不要毛巾啊,吊车尾。”陌生而熟悉的磁性声线,还有略带玩世不恭的微微上扬的语调,让鸣人一阵激灵。略微几秒动作停顿的尴尬之后,鸣人醉眼朦胧的转向靠在门框上双手抱胸的人。 
  佐助上下打量着眼前鸣人的状态,惺忪朦胧的眼,浑身被水打湿的诱人的身姿,还有一脸的白痴相,并非常中二的想自己绝没有被这家伙诱惑。 
  “佐助……”鸣人是用无法聚焦的眼睛看着身前这个家伙,“靠,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还想问问你,国际刑;警漩涡鸣人,你在我的酒吧里干什么啊,嗯?” 
  “来……来消遣一下啊。呕……”鸣人晃悠着朝佐助做呕吐状。 
  “别装了,这么点酒你根本不会醉的。”佐助快速擒住鸣人的右手,用力一扯,被连手带人拽了过来。几乎是本能的反应,鸣人顺着力道反手握紧一拳击向佐助的腹部。佐助立刻放开擒住鸣人的手拦截下鸣人的攻击。 
  稍稍退后两步的佐助挑眉:“吊车尾,这几年刑;警没白干,还算是有点进步。” 
  本想装醉蒙混过关的计策被识破,鸣人干脆不装了。眼底恢复了原有的清明,湖蓝色的眸子显得澄澈多了。看着佐助的眼神,鸣人默默的记胸前的扣子。佐助猛然向前,揪起鸣人的领子将人压在门板上,半眯着眼睛看着鸣人胸前□□的皮肤,不断接近的精致面庞让鸣人感受到佐助炙热的呼吸。 
  “鸣人,我不喜欢你们这些人到我酒吧里闲逛,如果你们想查大蛇丸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他已经死透了。”佐助靠着鸣人的耳畔,用脚分开鸣人的双腿的站姿极为暧昧。虽然隔着衣料,但都能感觉到对方灼热的温度。这种温度和门板上的瓷砖的冰凉形成对比,更让人鸣人身体敏感起来。 
  或许是因为酒精的关系,鸣人的双颊竟然开始微微泛红。 
  在佐助里力量放松的瞬间,鸣人闪身推开佐助。过了几招不分胜负后,扬起标准的自来熟笑脸:“都是老同学嘛,既然你不欢迎,我以后不来就是了。”鸣人看似从容不迫的离开卫生间。 
  “如果你以一个普通男人的身份投入我的怀抱,我还是很欢迎的。”轻轻的,鸣人的耳边飘过这样一句话。 
  鸣人:…… 
  鸣人的脑袋当机了数秒后飘飘忽忽的离开了。 
  就算是行为变得在怎么成熟,本质还是没变呀。那个吊车尾白痴。离上次的分别整整时隔八年。这八年来虽然一直在关注他的动向,但从来没见过面。 
  看着鸣人熟悉的身形渐行渐远,佐助嘴角的那个弧度是怎么也压不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苹果
 
  
  重案组办公室。这样一个受万人敬仰的部门办公室,原本应该是纪律严明维护正义的表率。此时却被一群毫无形象的男人占领。
  借着昨晚盯梢要补觉为名,丁次和牙横七竖八的在上班时间躺在沙发上睡觉。志乃带着墨镜悠闲的喝茶看报纸。鸣人呼哧呼哧吃泡面一脸幸福。
  鹿丸环看了四周充满颓废之气的男人们。
  腐败啊,拿着公家的钱就是这么上班的。
  办公室里唯一的女性生物井野抓着重案组头子鹿丸的领子示威;“你再让我晚上出去盯什么人,让我有黑眼圈的话,我一定要你好看!”
  “真是麻烦啊。”鹿丸敷衍应了两句,“你稍微敬业一点嘛,这里只有你一个雌性动物可以和我假扮情侣。你不来我就要和丁次一起一晚上啊。”
  “那有怎么样啊,小姐我的夜晚睡眠怎么能因为这种事情被影响啊,案子还没查清楚头你太没用了。”
  “是,是。大小姐……”鹿丸撇撇嘴,“你精神挺好的。拜托你让我接个电话,纲手老太婆的不接会死的。”
  接过电话的鹿丸抓了抓脑袋,不客气的踹醒了依恋沙发的两只,懒洋洋的告诉手下有事忙了。一片怨念声和控诉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尽管是这样看似散沙的队伍却是由老一辈的纲手姬亲自培养起的后辈。鹿丸是智商超过两百的天才,推理能力无人能及。志乃是警署中第一的黑客高手。井野跟踪乔装心里学都是强项。丁次,牙还有鸣人都是特种兵出身。他们就像是草原上的狮群,不狩猎的时候只会悠闲躺在土地上晒太阳,一旦狩猎开始配合默契就一定会把猎物抓到手,哪怕是比自身大上好几倍的野兽。每个人都有两把刷子。像这种团队如果用纪律栓死就会变成一群没有利爪的小猫。
  “刑事科的那帮家伙在河边发现了一具男尸,法医做了DNA鉴定。”鹿丸手中的资料一甩,鸣人就看见大蛇丸的尸检报告。
  “春野樱的鉴定书,身中三刀,刀刀要害,致命伤是脑部被利器袭击,死相凄惨。死前有激烈的搏斗过得痕迹。从现场看,行凶的至少是两人以上,从刀伤上看,平滑工整。绝对不是新手了。”
  “靠,原本的计划全打乱了。”鸣人狠狠的捶了下桌子。
  这到好了,大蛇丸死了。查了半天的线索,就这么断了。
  前几次关于大蛇丸的案子,每次都有人出来顶。给不了实质性的打击。这次好不容易发现大蛇丸沾染的军火走私,刚有眉目,居然死了。
  “鉴定是小樱,不会出问题。在这种敏感的时候,鹿丸你怎么看。”井野道。
  “哼,上次鸣人端掉“蛇”,大蛇丸已经暴露太多了。虽然找人顶罪,但实力已经大不如前。一个已经没什么用的,在这次走私沾染的又是小头,又知道那么多我们还在查的人……井野你去小樱那里继续了解情况,尽量越仔细越好。”鹿丸点了根烟叼在嘴里,这是他缓解他压力大的习惯动作。
  “我们跟着这条线查了这么久不能白费。据可靠线报,现在宇智波佐助接替大蛇丸位子的一把手,年轻果敢。不过现在的位子一定没坐稳,是我们的好机会。鸣人,这个人你应该认识吧资料你们是同班同学啊。”鹿丸看了眼鸣人。
  何止认识。刚见过好不。
  鸣人看着资料的照片。背景是高档装修的休闲场所,富丽堂皇的垂地的水晶大吊灯下脚底是价值不菲的羊绒地毯。身着意大利名家设计裁剪的最新式的西服的佐助正用他精致高傲的面孔冷冷的俯视着镜头。
  简直是娘胎里就被放在一起了。
  两人的母亲是大学同宿舍的闺蜜,一起结婚一起怀孕。生孩子的医院也是一样的。以前开玩笑说结娃娃亲。都是男孩子以后为了迎合母亲们的恶趣味,鸣人还被装扮成小女孩拍过艺术照片。然后小学初中高中都是同班的噩梦。再后来高三那年,佐助突然就出国了。
  鸣人的脑海了突然就浮现起那天在酒吧厕所了的暧昧情景,灼热的呼吸和温度依旧影响深刻,还有他身上依旧不变熟悉的味道。
  “宇智波,好熟悉。”志乃道,“这不是八年前那场极为恶劣的报复性质的杀人案件被灭门的家族吗?最后整个家只剩下两个兄弟。我刚进警署的时候这案件还被前辈当做典型教材来分析给我听。
  “这是我师傅办的案子,凶手找到了,是几个专业的。两个兄弟,一个失踪,一个被他们父亲的朋友送到国外。因为凶手找到了,上边暗示不要查太过就这样结案了。凶手两个判了死刑,其他的是无期。鸣人你进来的晚所以不知道。这案子太恶劣而且涉黑所以没怎么爆光。”鹿丸揉了揉太阳穴,轻叹了一声。
  原来佐助当年不告而别是这个原因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