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拱手天下+番外 作者:末日零乱

字体:[ ]

 
书名:拱手天下
作者:末日零乱
 
文案
CP叶孤城X李寻欢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孤城、李寻欢 ┃ 配角: ┃ 其它:陆小凤传奇、小李飞刀
 
 
  ☆、此文由来
 
  前几天(四天前)突然间发现了李寻欢的文,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的开始查文了,于是看见某人插入的视频,焦爷各种威武霸气,so我开始在百度影音上各种搜,发现了以《爱不释手》为背景曲的视频一只,待到听闻那句“待我拱手河山讨你欢,万众齐声高歌千古传”的时候脑子里第一个出场的是小李探花李寻欢,第二个就是城主叶孤城!
  发现这两人也不是不能配到一起去嘛,尤其是在我发现有西门吹雪X李寻欢这个CP后,我决定将这两人配到一起。
  当然原版的叶城主有很大可能会以“承担”二字将情埋于心底,所以将一个已经因为在修真界度过无数年的穿越懒散宅穿成叶城主。
  大部分回忆此时也因为时间流逝遗忘了很多,所以他只记住了他会死在一个叫做西门吹雪的剑客手中。而叶家会如何他并不知道,为了还这份因果就必然要将叶家壮大然后才能从容赴死。
  这也是他夺权的必要性。
  一个无欲无念又没什么兴趣的人突然间发现一个和他以往都不同人多少都会有些兴趣,so叶孤城也就没有舍己为人的兴趣了。
  这个故事也就能写下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应该是文案,表嫌弃
 
  ☆、我是叶孤城
 
  不过是被那妖物砍了一刀,怎么醒来时就变成胎儿状态了?
  这是慕岩泽想不明白的事,不过他也懒得想,人死不能复生,何况他都已经转世投胎了。
  慕岩泽很聪明,不然也不会成为掌门的徒弟,但是他很懒,他的师姐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能让你在乎的人根本没有。因为你连你自己都不在乎。”
  不得不说,他的师姐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在慕岩泽眼中,所谓的生命在他眼中就是个屁,所以他经常说他自己连屁都不是。一个连自己生命都不在乎的人又怎么去在乎他人的生命?
  成为胎儿?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一场云烟罢了。
  好在他虽然很懒,但有一点是那些师兄妹、师姐弟比不上的,那就是他专于修炼,经常就是宅在自己的房间里刷熟练度。
  在这什么也看不到的情况下也只有修炼一途可走。
  等他出生时,他那便宜娘亲就已经芳消玉陨,便宜爹也是一副命不久矣的模样。
  也许是因为慕岩泽的诞生带走了他妻子的生命,所以他看向这个名义上的儿子却像看仇人。
  不过慕岩泽一点也不难过,就算是眼下这个便宜爹立即死在他眼下他也不会眨下眼睛。
  也正因为如此,直到慕岩泽会说话后方才知晓他此世的名字——叶孤城。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那个被称为剑仙的人。
  慕岩泽仅是惊了一下后,就将自己的生命规划好了——就像自己的生命不过是一件随手可得又随手可弃的东西。
  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他会重生,不过现在他知道了——他就是来扮演一个原版剑仙的,那个连魂都不知道哪去了的剑仙叶孤城。
  那么也就意味着他最多也就能活过三十岁,然后为剑神的诞生做铺路。
  那又有什么不可呢?
  慕岩泽笑了,生死对于他而言没什么意义,为此成全另一个人也就不是那么不能忍受了。
  在他十岁那年,总是逼着他学这学那的便宜老爹终于去世,在他死的时候,紧紧抓住叶孤城的手“我知道我没做好一个父亲应该做的,而你同样也知道我不喜欢你,但是无论如何你还是姓叶,是叶家的子孙,不要忘了叶家的祖训,不要……”
  叶孤城自然明白这人的意思,同样知道应该做什么,尤其在这几年的时间内就将整个叶家的构成了解的一清二楚的他。叶家曾祖是前朝的太子,后被将军篡位成功而现在的皇帝就是那个将军的后人。
  即为皇室后裔,手上的暗卫自是不少,手下的暗桩更多。而这些更是早被叶孤城掌控在手里。
  既然他会死,那么不给叶家留下什么后手的话这业力就都要算在他的身上。
  事实上有句话说得好财帛动人心,也许在刚开始没有什么异心,但是当这些权利侵入他们的生命时,那么所谓的家主——尤其还不过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就无法阻挡他们的欲望了。
  在叶孤城眼中,这些人能够忍耐这六年真的很不容易,他本以为这些人能够忍耐一两个月就是不错了。
  不得不承认这些人下手是真的为了一击必杀,派出的不仅是叶家杀手,也有为钱而来的江湖人。
  叶孤城就这么踏上了中原的土地。                        
作者有话要说:  
 
  ☆、初遇
 
  叶孤城觉得他应该收回那些前言。
  那些来追杀他的人个个都是武功厉害的死士,要不是叶孤城自小就开始练武,估计他现在已经是死尸一具了。
  事实上叶孤城并没有拿出他真正拿手的能力,毕竟一个敢与妖物抗衡的存在不会那么弱,可是他现在不能动手,他现在的真气总量也就够他厮杀一回的,可是来追杀他的人已经超过了一组十二小队。他不认为接下来派出的人会很简单,武功也不会这么弱。
  他只能逃。
  他从飞仙岛上来,如今已经闯过塞北。
  他原本雪白的衣衫也早已被血染透,被黄沙侵袭。
  这血自然不会是他的,如果他受了伤是不会活着的。
  来杀他的人兵器上是淬毒的。
  叶孤城饮尽壶内的水。
  这水自然不是什么好水,叶孤城也从没想过他会喝这种水。
  可是现在他不得不喝。
  尽管他目前的处境不容乐观,可是你在他的脸上找不到一点的狼狈,他很冷,冷的让人觉得被追杀的人不是他。他的眼神很暗,就像是纯粹的黑暗,好似世间的任何物件都无法入得他的眼。
  的确没什么事可以入眼的,入眼的只有血。
  又是十二个人,十二个和原先追杀他的人一模一样的衣着。
  这是第十五波。是叶家那些长老能动的第十五波。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还会有另一个不是穿着这样衣服的十五波。
  叶孤城笑了。
  一个被逼到绝路的人是不会笑的,可是他分明已经被逼到了绝路。
  一个整天不露笑脸的人一旦露出笑脸绝对会让人惊愕的。
  所以追杀他的人怔了一瞬。
  有这么一瞬就已经足够了,叶孤城所求的不过就是这么一瞬的时间。
  他的剑不快,可是那些人就像是将自己的脖子主动送上去的一样。
  剑过,人亡,剑落,已经没有人还站在他的面前。
  可是叶孤城依旧保持着警戒,因为在那些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听到了还有人的呼吸声。不仅是呼吸声,还有马车的声音。
  来的的确是马车,赶车的也是一个武功不俗的人,而在车里坐着的人比这个赶车的武功更加厉害。
  叶孤城知道现在的自己绝对不会是那人的对手,哪怕是全盛时候也不过是打个平手罢了,何况这是两个人。
  “上车来,我载你一段璐。”车里的人推开了车门,走到了车厢外。
  这是个让人辩不出年龄的男人。
  尽管他的眼角已有细纹,即使他的面容已满是风霜,可是他的眼睛却仿若世间最温柔、最美好的碧玉精雕而成——充满令人愉快的活力。
  叶孤城没有回答,这本就不是个需要回答的问题。可是他也没有动,因为他对人情向来是敬谢不敏。叶孤城此时就是一柄入鞘的剑,谁有见过会动会说话的剑?
  “你是聋子?”
  叶孤城依旧没有动作,可是如果熟悉的人在就会发现他现在的心情还是不错的,即使平日里他的心情也是不错。可是遇上这么个有趣的人会让他的心情更好一些。
  断定了这个人不会打扰到他后,叶孤城直接转身。在下一波敌人来袭时他需要休息,而不是和一个不认识的人纠缠这些无聊的事。
  “我请你喝酒。”那人又道。
  他相信这个人一定知道他现在的处境,最好的做法就是无视他、然后远离他。可是这个人却又邀他喝酒,无论他接下来想做什么都让叶孤城有了那么一丝的兴趣。
  “我不喝,我要保持清醒。”叶孤城的嘴一向不会说什么好话,所以他一向不说话。
  那个人笑了,即使叶孤城的话不好听,可毕竟是说了。“原来你不是聋子。”那双眼睛笑的时候比不笑的时候更吸引人。
  “我会请你喝酒。”也不知怎么的这句话就说出口,不过叶孤城脸上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好。”那个人应了,哪怕他们彼此间不知道对方的姓名。
  现在没有时间可以让叶孤城再说些什么,因为下一波的敌人又要到了,现在的他只想找个客栈来休息片刻。
  “你走吧。”
  车子从他的身边经过,然后就只剩下他继续向着看不见的终点走去。
  他的运气并不算好,在他到达那个小客栈的时候他又遭到了两波袭杀,而且比以往的人更加的厉害,同样叶孤城也不好受,毕竟没有人能够不停的厮杀,那是机器人而不是血肉。
  客栈里的人不多,没有人愿意生活在这种不毛之地,除非是那种讨生活的人。店里很干净,可是叶孤城还是没有坐下,他仅仅是向店老板要了白水煮蛋,然后又让他将水壶装满要了盆水将手和脸洗净。他仅仅带了一把剑没有带包裹,他没要房间,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继续战斗的人自然不需要房间,他也没有买衣服,再好的衣服杀完人还是会变成现在的模样。
  他看见了那个要请他喝酒的人,所以他又要了几坛酒。
  本来他是没看见那个人的,但他看见了那个赶车的虬髯大汉,而当你看向他时,就一定会被那个一尘不染的人吸引住,他喝着酒,一边咳嗽,苍白的脸变成病态的嫣红,可是他还是酒不离手。
  他正在雕刻着一个木雕。
  “请你喝酒。”叶孤城将酒坛子放在桌子上,然后又拿起一旁的酒杯为自己倒了一杯。他喝的又快又急,不像请人喝酒反而像自己在喝闷酒。
  那人也不问,将自己的杯中物一饮而尽。但是他笑了,因为他知道面前这个少年的意思,所以他很开心。
  叶孤城不问,因为没什么好问的,叶孤城也没坐,因为坐下还是需要时间的。
  当叶孤城饮尽第三坛酒,他说话了:“酒已经喝完了。”
  他的脸上并没有因为饮酒而出现什么表情,但那个人知道叶孤城是第一次喝酒。
  常喝酒的人绝对不会说酒喝完的。
  十二个人闯了进来。
  这十二个人穿着各不同,唯一相同的就是每个人手中都有一柄兵器。
  “叶孤城,快快出来受死!”为首的赤面大汉喊道,那一片人也个个将兵器出鞘,端是杀气凛然。
  叶孤城没说话,只是将剑出鞘,并且离那个同桌喝酒的人很远。
  难道他不知道那个人会帮他么?他知道,可是他平生从不相欠人人情,让别人来帮他他自恃做不到。
  他也不认为这些名不经传的人能给他带来什么麻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