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猫鼠_入戏 作者:无端东风误

字体:[ ]

 
书名:猫鼠_入戏
作者:无端东风误
 
文案
 
连戏文都是假象更何况是戏中情感,展昭以为自己一直分得很清楚,是虚假还是现实,直到遇见白玉堂,一个搅乱了他认知的小老鼠。
前一刻还是冷眼相对,下一秒就变的柔情似水,白玉堂怀疑展昭的性格,却想不到好奇最终触发了其他的情绪。
演戏间暗生的情愫却在现实中恣意增长,不懂爱的两个人相遇注定要互相折磨,磨合后是走向幸福还是分别?
不能在这场游戏中认输,所以必须比对方更坚强。看不到你软弱的一面,才会肆无忌惮的欺负。
 
内容标签:七五 强强 相爱相杀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展昭,白玉堂 ┃ 配角:辛曼 ┃ 其它:HE
 
 
  ☆、第一章
 
  明亮的灯光照耀着每一个人的面庞,觥筹交错中回荡着嘈杂的声响。
  展昭依然保持良好风度微笑着做出在倾听耳畔恬噪的呱呱声的模样,旁边的宫泓仍兴致勃勃的说着关于剧本和演员的事情,但中心不过是在间接抱怨导演石玉昆昨天临时通知换角,把他从白玉堂的位置下调到丁兆蕙。
  展昭只好适时深表同情和感慨,毕竟稍微了解《三侠五义》的人都清楚,白玉堂和丁兆蕙各自分别在书中的地位。
  “展大哥有听说演白玉堂的演员是谁吗?应该是个很优秀的人吧。”
  眼前宽大的圆桌上种类繁多样式齐全的菜肴没有给展昭提起任何胃口,并不是说饭菜多难以下咽,只是它们不过作为饭局的装饰品,失了食物应该有的原味,吃的是格调而不是味道。
  展昭不由得想,丧失了味觉的食物才是最可悲的吧,就像身为演员的话花在非演戏的时间比做本职工作要多的多。
  “我也同样好奇,不过等会就会知道了。”展昭自认为是个很好的演员,戏里戏外都是,所以才能在这各不相同的笑容中保持自己一贯的相同微笑和语气,不含任何情绪。
  圆桌还空有两个位置,今天的饭局美其名曰开拍前让大家见个面熟悉一下,其实目的就是导演石玉昆正式介绍白玉堂的演员罢了。
  “是呢,不管怎么还是挺好奇的,听说是偶然来试镜的人——就能直接赢得演展大哥的对手戏的机会呢。”宫泓暗暗观察着眼前这个平淡如水的男子,无论他说什么展昭总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也用这种温柔如水的形象虏获了一众少女心和影帝的身份。
  展昭点点头,无视宫泓话语中的暗示,演艺圈里的□□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做好自己是展昭唯一的原则。
  “抱歉,我迟到了。”
  随着石玉昆的声音响起所有人一瞬间默契的噤声不言,转过头却都半惊讶半好奇的看向石导身边的男生,最先夺人目光的是那双璀璨灵动的桃花眼,眨眼间似乎就已摄人心魄。
  “哪里哪里,我们也都才刚到。”
  精致的面庞、修长的身姿、脱凡的气质,展昭看着那人缓缓入座,简单的白色衬衫和牛仔裤让他穿出几分洒脱的感觉,仿佛他的一举一动都像在一幅画中一样,自己总是风静无波的心中好像突然被掷入一颗小小的石子。
  或许是第一印象过于美好,展昭对这个刷脸的世界反思了片刻,再抬眼时看那男生一直保持着扑克脸,冷淡而疏远,对他的演技也就不再抱有太大希望。为了演好展昭,他认真的读了几遍《三侠五义》,理解中书里的白玉堂至少应该是机敏而张扬的。
  可他忘了,第一颗石子虽小,却已经产生一圈圈绵延的涟漪。往后一些细小的波动都会被隐没在涟漪之中,辩不分明。
  “很多人我想你都是认识的,先互相介绍一下吧。”石玉昆和蔼的朝着男子笑笑,其实要介绍的也只有他自己罢了,毕竟在座的各位在一个月前都已陆陆续续入组,更何况还有几位声名显赫的前辈。
  “我叫白玉堂。”
  清冷的嗓音回荡在包间中,展昭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虽然说提前入戏是值得赞扬的敬业行为,但是和第一次见面的前辈只用剧本里的人物介绍自己未免会给人留下不友善的印象。
  果然那人刚说完,周围立刻响起几声抽气和冷哼。
  “和展昭一样。”白玉堂真心不想参加这种饭局,他是第一次也希望是最后一次,暗中告诉自己必须要融入剧组,把戏演好,这样就有钱给云笙动手术了。可是,真的不喜欢和不认识的人而且一段时间之后注定再无交集的人浪费时间交流。
  展昭似乎瞬间就领悟到白玉堂的意思,看有些人还一脸疑惑紧皱眉头好心替白玉堂解释道:“倒真是无巧不成书,不过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吧,展昭有幸能见到真人白玉堂。”
  气氛一瞬间冷了下来。
  白玉堂没有顺着展昭给的台阶下来,他就呆呆的坐在位置上眼神放空。其他人本就心气不顺更不会无缘无故去接话,反而有些期待着看白玉堂的笑话。一瞬间,连素来以好脾气著称的展昭也有些生气。
  “呵呵,既然已经认识了,以后就好好合作,毕竟要在一起至少半年的时间。”面对这种反应石玉昆已有了一些心理准备,故作从容的说着场面话但内心还是有些无奈,虽然他第一眼见这个孩子的时候也觉得他难以沟通,但是现在连展昭也先惹了的话以后对演戏就更不容易了。
  石玉昆微笑着看周围的人又重新投入自己被打断的谈话中,目光落在展昭身上,本来是希望老好人性格的展昭能像剧本里那样帮白玉堂融入群体之中,但是就算现在看来也还是只有展昭最合适做这项工作。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里展昭和白玉堂的性子会变得现代化,没有原著中那么温柔和狠厉
 
  ☆、第二章
 
  “展昭,你作为前辈,有些地方能帮忙的话就帮帮那个孩子吧。”
  回味着石玉昆的话,展昭想要发笑,前辈又不是施善者,那么多年了石导还是对新人那么善良。但是白玉堂那副样子,是可以好好沟通接受帮助的吗。从早上到现在,那家伙除了见面时问个好,基本上和别人就一句话都不说,自以为是而又不通人情就注定他选择了一条难走的泥泞小路。
  展昭独自坐在太阳伞下看接下来要拍摄的剧本——锦毛鼠盗三宝——三五里面的经典桥段。台词已经牢牢的记在心里,还有想象中那白衣飘飘的英气少年,踏月而来恍若谪仙,但绝对不是远处那个连刀也拿不稳的人。
  不经意间就能看见一旁树荫下正在练习舞刀的人,凌厉的雁翎刀在他手里就像个小孩的玩具,姿势不标准,动作没有力度,随意地被挥动着雁翎刀估计要哭了。想着和这种只是顶着一张帅脸的草包合作等会拍摄时自己也会很难,展昭起身,缓步走向还在跟刀较劲的少年。
  “你觉得这样好点没?”白玉堂擦干额角流下的汗水,这刀怎么使都不顺手,反而因为长时间握刀肌肉紧绷使小臂突突的疼。
  虽然不应该老打击白玉堂,但这家伙确实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进步飞慢,古月斟酌了下回道,“你再使点劲不行吗?”果然白玉堂睁大眼睛瞪了自己一下,然后叹口气拉开架势继续找感觉。
  “如果不用心的话练习再多也只是白费时间。”
  白玉堂舞动的身影怔住了,面无表情的回过头望着展昭,张开嘴深吸一口气却什么也没说。
  古月自然不愿自己的好友被人无由冤枉,他一直都在看着白玉堂一遍遍重复的练习,“玉堂一直很用心。”他本以为展昭只是路过,但走过来一见面就说这种伤人的话真是令人不快。
  “舞刀应该用手腕的力度而不是手臂,连这个都做不到你还说用心练习?你只花时间是完全不够的,试着去发现和掌握技巧,如果你需要帮助的话可以来找我,我不介意带个新手。”展昭低头与那双漆黑的眸子对视,看清那眸中的不解与抗争,他不由猜测,如果换成别人听到这种话早就感激涕零了吧,“如果你只有这个水平的话,我也很苦恼。”
  “谢谢你,不过我想,我不需要。”
  白玉堂转身离开,他还不想给自己找个师傅,而且他不信自己做不到,也不想跟这群心口不一的人有太多交集。刻意忽略发酸发痛的右臂,展昭有一点说的倒是对的,他还没有掌握技巧,仅凭蛮力只能使得事倍功半。
  “玉堂,你去哪儿?我觉得展昭的提议挺好的,你为什么拒绝?”
  白玉堂尝试手腕用力,可是却被这结实的金属制品打败了,说什么用塑料假货没有质感,这种纯钢的也没看多潇洒,顶多光增加重量,“你怀疑我的能力?”
  “不不,这点从咱俩天天混一起,可你拿奖学金我没你帮助就挂科来看,我早就对你的能力深信不疑。只不过,我觉得展昭是个很好的人,又和蔼又亲切,也不像那些人耍大牌,而且他主动提出帮助。”
  “一只黑皮的猫罢了。”
  “什么?”
  “没什么,我要去找技术指导再问问细节。”白玉堂第一眼就觉得展昭像一只黑色的猫咪,看起来温和无害,可是迷失在他的一颦一笑中的人们浑然不觉,展昭仍保持着温和的作风看着他们,参与但不融入,他有自己的追求。
  “等我一起。”古月有些后悔突发奇想拉着白玉堂来试镜了,周围的人做着自己的事情默默地看热闹,甚至有几个捂着嘴不知道说些什么笑开了花。好心总是办成坏事,不想让白玉堂那么辛苦每天做好几份兼职,却不成想现在让他更加劳累。
  如果早知剧组里会是这种氛围他怎么也不会把好友拉近火坑,可惜他也只是一个临时被安进来的微不足道的助手罢了,除了跟随白玉堂急促的脚步朝前走支持他其他的什么也做不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章
 
  展昭收拾好一天的疲惫,缓步走向居住的小院,未推开门便察觉到院内有不熟悉的气息。暗自凝神,右手握紧巨阙,脚步不停,左手慢慢推开那扇脆弱的木门。
  展昭惊喜的看着那个负手而立站在院内桃花树下的少年,武生打扮白衣胜雪,只一眼他已认出了眼前人就是苗家见义勇为的那位公子。
  “喂,你就是展昭?”
  清脆的嗓音传入脑海,展昭略一思索明白眼前的少年就是锦毛鼠白玉堂了,眉清目秀丰神俊朗,尤其那一双细长的桃花眼,眨眼中仿佛诉说着万古柔情,怪不得世人都道他“貌若处子”。
  “在下展昭,不知五弟——”
  “谁是你五弟!”不等展昭说完,白玉堂已欺身而上,手中的那把雁翎刀瞬间出鞘反射着冷冷月光,直指展昭喉颈。
  展昭连忙侧身后退,抬起巨阙挡住白玉堂的攻势,堪堪躲过刀锋。“白五爷来开封府,怎么不先见过三位哥哥?”
  “爷就是来找你的,今天你非得跟爷打一场才行。”说罢,白玉堂又展开一轮攻势。
  月光清冽如水,恰有微风拂过,一片桃花瓣悠悠飘落,越发衬得白玉堂惊为天人。展昭收回心神,不愿与他伤了和气却又被迫必须有个结束。
  “展昭,你是瞧不起白爷爷不成,你走神我才不会手软。”
  白玉堂后退一步,借力登地而起直扑展昭,雁翎与巨阙相击擦出一溜火花,在刀柄处滞住对方。看准这个时机,白玉堂反手握刀准备攻击展昭暴露的腹胸,微笑着却看见展昭眸子一亮,再想变换招式已是来不及。
  只见展昭前进半步与白玉堂面对面而战,巨阙在他手中转了个弯挡住雁翎刀柄的碰撞,而后借力使雁翎移到白玉堂左手方向。趁其不备,展昭看了眼已经出现缺口的雁翎,狠心狠狠劈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