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P之兄长的辛酸育弟史+番外 作者:舒绮月

字体:[ ]

 
 
 
文案 
为毛从《无限》里出来就进了《哈利波特》呦~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无限波特”定律?!
可是其他进过《无限》又进了哈利波特的前辈都是穿成原著里就有的人物啊,为个毛的毛到他这儿就成了小哈的同胞哥哥?!不要啊,那些同人文里哪个小哈的兄弟过得快活了!大部分还都是反派路线!想他索兰不说多正派好歹也算是亦正亦邪,想当年一挑眉一微笑不知迷死了多少无知少女啊为个毛的毛现在要躺在这里装什么婴儿啊口胡!
躺在摇篮里看着旁边对他露出无齿的笑的绿眼睛小包子,索兰欲哭无泪。
 
PS:孩子主角,我实在不能想象小孩说大人话的场景,所以文风会崩一些,语言会白一些。不喜欢的请点叉叉,谢谢~1E90FF
PPS:后面的剧情很多和原著无关,希望大家包涵一下看起来可能不合情理的地方~三三再次拜谢!
 
内容标签:HP 西方名著 灵魂转换 奇幻魔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弥诺斯·索兰,哈利·波特 ┃ 配角:西弗勒斯·斯内普,埃诺HP众 ┃ 其它:弟控,阿尼玛格斯 
 
 
  ☆、呦,小包子【改
 
  为毛从《无限》里出来就进了《哈利波特》呦~,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无限波特”定律?!
  可是其他进过《无限》又进了哈利波特的前辈都是穿成原著里就有的人物啊,为个毛的毛到他这儿就成了小哈的同胞哥哥?!
  不要啊,那些同人文里哪个小哈的兄弟过得快活了!大部分还都是反派路线!想他索兰不说多正派好歹也算是亦正亦邪,想当年一挑眉一微笑不知迷死了多少无知少女啊为个毛的毛现在要躺在这里装什么婴儿啊口胡!
  躺在摇篮里看着旁边对他露出无齿的笑的绿眼睛小包子,索兰欲哭无泪。
  ——该死的鸡蛋主神老子要回家啊啊啊!尼玛什么够五万分就能回家啊果然是骗人的吧!他明明已经凑够五万分了,为什么现在会出现在这么一个地方!
  ……不过说起来,自从他穿越到这个剧情到现在似乎也已经有……一年了?然后又好像,今天是他和小包子哈利的生日?
  “咿,啊——啊——”
  啊,是了!迷你版索兰左手握拳砸在右手心,作恍然大悟状。
  然后……
  “阿瓦达索命!”
  于是一道绿光在眼前闪过,又是一道绿光在眼前闪过,闪过,闪过……闪你妹啊!喂喂,这就到灭门剧情了?!
  瞄了眼懵懵懂懂伸着肉乎乎小手,朝绿光够啊够啊够不到的小小包子哈,一爪子拍在自己脸上,索兰默。 
  “海格,你是说我还有一个哥哥?他在哪儿?”软嫩嫩的童音里是明显的期待和欢喜,穿着不合身的脏兮兮肥大童装的小男孩儿拽着身边的混血巨人的衣角,问的小心翼翼。
  巨人黑甲虫一样的小眼睛里眼神闪烁:“不不,你听错了!我没说!”
  “你说了!你说我和哥哥长得一样!”小孩儿攥紧他的衣角,碧绿的眼睛中是透过镜片都可以看清的执着。
  “不,我没有!”巨人的语气近乎恼羞成怒。
  “你说了,我听到的!”
  和暴怒的巨人相比,男孩儿显得可怜巴巴,但他无比坚持,一定要听到最初听到的答案。
  “好吧好吧,哪个可怜的孩子,小卡尔……”海格鼾起了鼻涕,“他不见了,就在那个晚上……”
  ——他似乎,听到了什么了不起的对话?
  索兰挑眉,看向窗外那一高一矮的畸形组合。抛开那个惹眼的混血,他打量起那个瘦小的男孩儿。
  嗯,乱糟糟的鸟窝头,被丑丑的小圆眼镜遮住的漂亮祖母绿眼睛……爸爸的翻版?不,其实那张脸细看像他的妈妈多些。
  只是,太瘦了!
  该死的,怎么会那么瘦弱?和海格比起来简直是个小可怜!哪里还有当年躺在自己身边时的包子样。他的小圆包子呢?还他圆滚滚的小包子来!
  该死的邓布利多,整不死你少爷他就不姓索兰!
  【画外音:……霍格沃茨的校长室里,某只正在吃糖的老蜜蜂卡住了。】
  一路跟在两人身后的索兰终于等到海格离开,于是当他走进摩金夫人的店里时,正好碰上绿眼小猫和铂金小龙的第一次会面。
  “梅林啊,你居然不知道魁地奇?!”
  “我——”哈利有些不知所措地揉着衣角。
  事实上,他到现在都还不敢确定是不是他们弄错了。自己怎么可能是一个巫师?如果自己真的是巫师,那么为什么自己总是被人欺负?如果真的是弄错了,自己一定会被嘲笑吧。“丢人的怪物哈利”,这样的话肯定不会少的。
  哈利低头咬着唇,苦涩的想着。
  还有,魁地奇到底是什么?这个人一定非常看不起自己,因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不好意思,我弟弟在麻瓜世界长大,的确不知道魁地奇是什么。不过,他一定飞的很好。”柔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哈利向后看去,一个气质很文雅的少年正站在他身后朝他微微地笑。
  一瞬间,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哈利觉得心里变得暖暖的。原来,除了咒骂,他也能得到夸奖。虽然,他还不知道这个夸奖自己是不是可以接受得起。
  可是,他刚才说什么?弟弟?
  “弟弟?”发问的不止哈利,还有德拉科。
  质地良好剪裁得体的巫师袍,温和中透出优雅高贵的气质,顺滑的黑色碎发完全不同于救世主的鸟窝头,怎么看都不像是救世主的兄弟。而且,他也从来没听说救世主有个兄弟!
  “当然,哈利是我的弟弟。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弥诺斯·索兰。”少年向他微一点头,这样的礼节在同龄人间可以称得上是傲慢的,然而德拉科并没有生气,相反,此刻他的心跳的还非常快:梅林啊,索兰,不就是那个在七年前突然崛起的神秘贵族的姓氏么?几乎是一夜之间就轻易凌驾于各古老家族之上!而这个家族的家主,似乎也叫弥诺斯!难道他是那个家族的继承人?(国外一家人用同一个名字很常见~)
  “德拉科·马尔福。您可以叫我德拉科!请问,我是否有这个荣幸与您共进晚餐?”
  “当然,我可爱的小贵族。”看着对面的小包子摆出一副“我是贵族”的样子,弥诺斯很想笑,而事实上他本身就一直在笑。
  “不过在此之前,我想先和哈利好好聊聊。至于共进晚餐,我想,我们在霍格沃茨会有足够的机会不是么?”
  “当然,我很荣幸。”
  “你是说你是我的哥哥?”一直看着两人对话的哈利有一种自己完全不该站在这里的感觉。这两个人就是贵族吧,自己站在这,真是像一只渴望地看着白天鹅的癞□□。不想再这样下去,哈利忍不住伸手拽拽弥诺斯的袖子,问的小心翼翼。
  弥诺斯轻轻揉了揉哈利的头发,笑容宠溺:“当然了。哈利,你和妈妈长得真像。”
  头顶上掌心的温暖让哈利傻笑起来,他现在完全没有那种讨厌的自卑感了,完全没有!
  从来没有人对他这么亲近过。原来,他也是有家人的。只属于他的,会疼爱他的,家人。
  “可是他们都说我和爸爸长得一样。”
  哈利傻笑。
  “那是因为你的头发和爸爸太像了,那么乱,像鸟窝一样!”弥诺斯笑着戳了戳哈利的头,忽然向外看了一眼,声音仿若叹息,“呀,这么快。”
  “那么,哈利,我先走了,不要和别人说你见过我呦。”说完,他忽然消失了,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弥诺斯·索兰,仔细的默念着这个名字,哈利觉得心里都泛起了甜味。
  弥诺斯·索兰,哥哥。
  的头发,笑容宠溺:“当然了。哈利,你和妈妈长得真像。”
  头顶上掌心的温暖让哈利傻笑起来,他现在完全没有那种讨厌的自卑感了,完全没有!
  从来没有人对他这么亲近过。原来,他也是有家人的。只属于他的,会疼爱他的,家人。
  “可是他们都说我和爸爸长得一样。”
  哈利傻笑。
  “那是因为你的头发和爸爸太像了,那么乱,像鸟窝一样!”弥诺斯笑着戳了戳哈利的头,忽然向外看了一眼,声音仿若叹息,“呀,这么快。”
  “那么,哈利,我先走了,不要和别人说你见过我呦。”说完,他忽然消失了,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弥诺斯·索兰,仔细的默念着这个名字,哈利觉得心里都泛起了甜味。
  弥诺斯·索兰,哥哥。
作者有话要说:  改了一下,不过还是满意不了,除非重写……大家凑活看吧。
 
  ☆、哥哥的爱心介绍【改
 
  所以说为个毛的毛老子看看自己的弟弟都要像人贩子拐卖小孩一样还要偷偷摸摸啊魂淡!
  ——索兰庄园里,弥诺斯正在花园里表演温柔少年拈花一笑,而事实上在柔和的笑容之下却是一颗正在吐槽的心——
  我靠,老子想把小包子变回来啊魂淡!
  魂淡!该死的邓布利多,要不是你老子至于这样么!
  魂淡!要不是鸡蛋头主神不让老子改变剧情开始之前的内容,老子早就把小包子带走了!还至于让他被你的安排折腾成这样啊!
  魂淡!老子等了多少年啊,才等到这一天啊!
  魂淡!该死的海格你就不能多晕会儿吗魂淡!魂淡!!!老子就连看个弟弟都得记得改了别人关于自己的记忆!还要给自家弟弟下禁制不能让自家弟弟说出自己来!
  ……所以说弥诺斯你其实是不吐槽会死星人对吧。
  哼,不就是要等到霍格沃茨特快那段剧情吗,老子十年都等过来了还怕这几天么!
  脸上的温柔微笑有一瞬间的变形,那似乎可以被我们称为——狰狞。
  ……于是然后日子就在三秋又三秋的过法中过去了。
  ……于是现在我们需要把镜头转移到哈利到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的这一天。
  如果那天没有在对角巷见到那个自称是他哥哥的人,哈利一定会觉得这些天是他长到这么大过的最好的几天。
  没有打骂,自己甚至还有了一个小房间,虽然是用来装达力的旧玩具的房间,但也要比碗橱好得多了。而且自己这几天可以随意看那些新买来的课本,非常自由。
  可是没有如果,所以这些天哈利一直在想,为什么哥哥会在失踪十一年后突然出现?为什么这些年来哥哥一直没有找他?为什么哥哥和他的姓氏不一样?为什么那些人都说他是救世主?为什么……
  一直想到了今天。
  弗农姨夫居然说要送自己去车站,虽然哈利知道他肯定没安好心,十有八九是想要笑话自己——毕竟,从来没谁听说过有个九又四分之三车站——但是哈利还是很高兴,因为这是第一次,他们说要陪自己,而不是以前那样,因为什么古怪原因要自己必须跟着他们,去他们要去的地方。
  在反复找寻和询问之下,哈利知道了,九又四分之三车站果然是不存在的。
  看着弗农姨夫嘲弄的眼神,哈利沮丧极了。他不得不让弗农姨夫先走,然后一个人拖着可怜巴巴的行李傻站着——虽然课本和其他一些学具很沉,沉到自己都有些吃不消了,但是真正意义上的行李简直可以说是没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