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无尽之烬[黑执事塞夏同人] 作者:枭枭戏言(上)

字体:[ ]

 
 
文案
本文承接黑执事TV第三季马戏团篇。
 
夏尔·凡多姆海伍继续着女王交代的棘手任务,塞巴斯蒂安一直恪守契约和美学扮演完美执事的角色。污浊的社会,贪婪的人类,阴暗的交易,一步一步走向黑暗深处的夏尔知道了更多的真相,仇人?契约?女王?灵魂?如果已经用未来做了交换,那么有意义的东西还剩下什么?黑暗的尽头,还会有一丝光亮吗?
 
坚决遵循原著风,塞巴斯和夏尔两个内心封锁的人不会一下子就敞开心扉在一起的,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一些契机,两个人才看清自己真正的感情,在不知不觉中感受到“爱”的存在。
 
喜欢快节奏的小伙伴慎入
 
喜欢原著风和体会人物细腻感情的小伙伴就来给我一点支持吧~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宫廷侯爵 原著向 恋爱合约
 
搜索关键字:主角:黑执事,夏尔,塞巴斯蒂安·米卡利斯 ┃ 配角:伊丽莎白,格雷尔,葬仪屋,黑执事众 ┃ 其它:塞夏,黑执事,灵魂,契约,爱
 
 
 
  ☆、那个执事-楔子
 
  这个文开始有一部分是发在贴吧的,我就是原作者枭枭戏言,说我无节操搬运或者抄袭的小伙伴,非常感谢你们对我的支持和可敬的维权意识,现在误会解除~欢迎你们继续看文哈~
  不知道有多少小伙伴是跟过来看的,如果有的话就在评论里冒个泡吧,收个藏撒个花神马的,让少爷和执事君知道你们这些一直在支持着他们的存在吧~~~~~~(塞巴斯&夏尔:泥垢了,求票求花求收藏不要拉上我们╭(╯^╰)╮)
  “塞巴斯钦,这就是人类啊!”少年长叹了一声,不远处的废墟中还残留回荡着刚刚他撕心裂肺的笑声。
  “哦?”执事猩红眸子中闪过一丝震惊,但随即马上被一如往常的安然取代:“嗯,没错,跟恶魔不同,保持着丑陋而又复杂的恶意,满口谎言——”
  少年高帽上的缎带忽然被风夺走了,一抖一抖地远离少年伸出去的手,飘向天际,空气中仿佛又响起joker哼起的那首歌:
  Tom,he was a piper’s son(汤姆是吹笛人的儿子)
  He learnt to play when he was young(在他很小的时候开始学习吹笛子)
  And all the tune that he could play(但他会吹的只有一首歌)
  Was “Over the hills and far away…(那就是“越过山丘奔向远方)
  Over the hills and a great way off (越过山丘,奔向远方)
  The wind shall blow my top-knot off(风啊,带着我的缎带)
  穿过旋律的是执事不带感情的冰冷声音:“拼命的挣扎,踩着其他人往上爬,抢夺,被抢夺,一再重复地说着借口。然后就算这样,还是以越过山丘的远方作为目标。”
  所以,人类才有趣啊!
  “人类……有趣……”少年小声重复着这两句话,哼哼地冷笑了两声,左手把手杖用力地杵在地上,纤细腿迈向前方一步,踩在山丘的最高处。
  已是残垣断壁的孤儿院被烈火般的夕阳笼罩着,大门上有残缺不全的镶金字,依稀可以辨认出是“给孩子们温暖、幸福和爱(英文)”的字样,断墙底部的碎瓦砾中压着一直掉了一只眼睛的小熊,那可能曾经是哪个女孩子心爱的物件吧。
  “送给你的小熊生日礼物!”
  “一起玩吧。”
  “孩子们要幸福哦!”
  “我来给你们讲故事吧。”
  “能和大家生活在这里真是太好了!”
  Joker, Beaster. Doll……一个又一个笑脸。少年冰蓝色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睁大,眼前……这景象,为什么……为什么看到了马戏团的人们在这里温暖生活的景象,还有那些不知名的孩子,都曾经被孤儿院收容的孤儿吧。他们围在一起,聊天,吃蛋糕,做游戏。暖融融的火炉,香气四溢的食物,还有每个人脸上纯净幸福的笑……那是……他们……
  啊!壁炉里的火忽然窜了出来,和夕阳纠缠在一起,眨眼之间变成熊熊火焰,吞噬了墙壁,屋顶,孩子们都丢下手中的玩具,慌张地四处逃窜着,可那簇火焰就如同魔鬼一般跟随着他们,在每个人身上乱舞着,燃烧着,孩子们一个一个地倒在地上,熊熊火海渐渐吞没了他们,只剩四散的灰烬黑龙般张牙舞爪地缭绕在空中向他冲过去。
  夏尔瞪大眼睛盯着前方,被自己看到的场景吓呆了。旁边的执事一声一声唤着自家主人却得不到回应,顺着主人的目光,只有并无异样的破败孤儿院。
  “扭曲的,是扭曲的,是魔鬼啊啊!!!”夏尔忽然跪下嘶声大叫。
  “少爷!”
  一个箭步冲上去想要扶住主人,触及的人却一下子倒在了自己怀里…… 
  
 
  ☆、那个执事-回归
 
  “火……好热……赛巴……咳,咳咳……”。
  床上病弱的夏尔睁开眼刚要说话,就被一阵钻进嗓子的凉气再次刺激到气管,发起剧烈的咳嗽。
  塞巴斯钦推开门时,映入眼帘的就是自家少爷伏起半个身子趴在床沿上剧烈地咳嗽,胸前的被子已经滑落在地上,只剩下很小的一角搭在小腿上,有些苍白的小手紧紧扣住床沿,但及时这样也丝毫没能减轻身体因剧烈咳嗽发生的颤抖。
  “少爷,你醒了,身为病人怎么还这么不小心。”
  责备的话语从塞巴斯嘴里说出来依然是不含任何感情的平静,可他动作上却很快,撂下手中的茶具迅速拿出另一条探子披在夏尔身上,轻轻用带着白手套的手来回抚过夏尔的背部,让他的呼吸渐渐顺畅,渐渐平静。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夏尔在执事的扶助下虚弱地靠在枕头上半坐,脸上没有一点精神。
  “我……怎么了。”
  “您在孤儿院门口大叫着奇怪的话,然后晕倒了。现在已经回到本宅了。”执事微微欠身。
  “呃……”夏尔似乎回忆起了什么,随后又好似想要忘记一样拼命地摇头。昏迷之前看到了那场大火灼烧出的灰烬如魔鬼般将自己包围,扼住了手腕,缠住了双腿,堵住了嗓子,就像曾经,曾经那次……
  “少爷,喝一点牛奶吧,今天加了很多蜂蜜。”
  夏尔从塞巴斯手里接过牛奶,放在嘴边小口地啜着。他想问塞巴斯一些问题,但是想到刚刚冷风入喉的痛苦,只好先放弃了。
  喝了几口牛奶后,的确觉得嗓子比刚才好受了很多,应该是可以顺利说出话了,只是这牛奶有点……
  “塞巴斯钦!”夏尔盯着牛奶低声叫了一声。
  “少爷,怎么了?这牛奶不合胃口么?”
  “不,很好喝,但和平时的不一样。”
  “哦?是的少爷,因为考虑到您今天从中午到现在都没吃东西,所以牛奶多加了些蜂蜜。”执事一如平时淡然地汇报,可看到眼前的人还是盯着牛奶一动不动,又缓缓补充了一句:“少爷该不是在担心晚上吃甜食太多会坏牙么?没关系的,偶尔吃一次不会怎样,请少爷放心。”
  “塞巴斯钦!”夏尔声虽然虚弱,却明显充斥着愤怒,“你不记得我们的契约了么?”他猛然撩开右边的头发,露出契约之眼中淡紫色的五芒星:“只有你不可以背叛我,永远不可以骗我!你到底在牛奶里加了什么?!”
  “啪!”牛奶杯子随着夏尔愤怒的话音碎裂在地上。
  “少……爷……”面对对少爷突然的震怒塞巴斯有些意外。“我果然不能低估了少爷的味觉呢,如您所说,我在牛奶里加入了少量缓解哮喘的药粉,因为少爷的哮喘已经很久没有发作了,病情不恨严重,用食物掺入药粉的方式调理比较温和。这样可以免去少爷喝苦药汤的痛苦。”
  “你,问的医生么?”夏尔没想到执事竟然是为了自己的病情花费了心思,语气缓和了许多。
  “不是,医生的话,无非都是开些苦口的药,这是我看医书学到的方法。”塞巴斯露出一副“你要相信我”的笑脸。
  “你还真的去看医书了……”
  自己也觉得刚刚的无名怒火有点理亏,只好别过脸躺下,不去看蹲在地上收拾碎片的塞巴斯。
  “是的,少爷。作为凡多姆海恩家的执事,怎么能连少爷的身体都医不好呢。”
  收拾好残片的塞巴斯站起来,为床上背对着他的小人盖好被子:“少爷,我再去端一杯过来,希望少爷为了自己的身体好好的喝完。那么,我先告退了。”
  听到门关上后,夏尔才把身子平躺过来,歪头看看刚刚地上摔杯子的地方,已经被打扫的不留痕迹。
  那个恶魔,的确是一直没有改变呢。
  可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呢?
  过去他也为对食物挑剔的自己用创新地做法调和出许多新的口味,只要吃起来美味,自己都不会追问什么,就算问起来对方给出模糊的答案,自己也不会在意这种小细节。只是这一次不知为何会如此在意。
  难道是自己多想了么?
  在凯尔宾公爵地房间里,因为看到和过去太过相似的场景不由自主地失态了,还违背了女王的命令烧毁了一切,包括那些孩子。这些暴露自己脆弱的样子被恶魔尽收眼底,他一直执着地是自己高傲不屈地灵魂,自己这样软弱,灵魂会不会没有那么美味了?依稀记得塞巴斯那个时候仿佛露出了嘲笑的表情,是在嫌弃这变质的晚餐了么?要背叛我了么?
  什么啊什么啊什么啊。
  夏尔猛然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已经是别人砧板上的鱼肉,居然还在想着如何为别人调味,这是在想什么啊。
  哼!夏尔对着自己的脑子狠狠滴打了一拳。
  “少爷,您又怎么了,干嘛打自己?”
  端着新牛奶的执事刚一推门就又被眼前的场景惊的瞳孔放大,床上那个人独自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然后猛然自己打了自己一拳。塞巴斯赶忙冲过去拉住夏尔还要继续锤脑袋的手。
  低烧的小手被恶魔没有温度的手抓住,夏尔感到一丝清凉。那个恶魔居然看到自己因为纠结打自己了,赶紧做点什么让他忘了这件事。看了看眼前还略有些惊异的塞巴斯的脸,夏尔伸出另一只手主动拿过塞巴斯手中的牛奶,一口气喝了下去。
  “味道不错。”也许是想要弥补刚才的粗暴,也许是想马上转移执事的注意力,夏尔随口说了句赞美的话。
  “可是少爷,我……这次还没加蜂蜜呢,那里只有牛奶和……药粉……”
  “什么???”
  夏尔抬头看到桌边有执事放下的半罐蜂蜜和插在里面的小勺子,感觉完全陷入了比刚才更尴尬的局面。
  “我觉得头昏昏的,所以自己敲两下,可能暂时味觉有点失灵吧。我要休息了。”连忙找个借口赶快结束这难以控制的局面吧。
  “还在发烧吗?”塞巴斯把手随意地搭在夏尔的头上,“还好呀少爷,您现在只是有些虚弱,已经不烧了,早点休息就好。晚安,少爷”
  “嗯。”夏尔翻了个身,把头埋过去,示意执事可以走了。而实际上心理却觉得很乱,还在为自己刚才莫名的想法纠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