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无尽之烬[黑执事塞夏同人] 作者:枭枭戏言(下)

字体:[ ]

 
  ☆、那个执事-平静
 
  三日?四日?五日?
  那个令夏尔绝望地等待死亡的寒夜已经过去了许久,他本以为那次的沉睡会是一场永无止境的长眠,却意外依旧再次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不知是属于那一日的地狱的夕阳。
  那天之后的日子,一直安逸而平静,若不是他还有着之前的记忆,还真会误以为自己在人界的宅邸里过着连女王任务都不存在的伯爵生活。
  夏尔不明白是哪里出了差错,自己不仅没有死去,身体也在日益恢复元气,之前肉体抽空式的疼痛早就不复存在,余下的只是类似大病初愈般的些许疲惫,会在不定的时间无法自控地想要睡去,再次醒来时往往看到的依旧是和睡前一样的黑夜或是黄昏,在浑浑噩噩之间,夏尔丧失了对时日的准确判断。
  能见到的人只有三个,缪卡,梅蒂斯和他们新带来的一名叫西鲁的仆人,缪卡每日都会按时送来非常合乎夏尔口味的餐食,梅蒂斯会带来换洗的衣着用品,西鲁就负责一些零碎杂事。夏尔被他们三个照顾得极为妥帖,却仍然觉得憋闷难耐,因为三个人都少言寡语,只有夏尔问他们关于生活所需的事情时,他们才会答话,若是问时间,外面的情况或是别的闲聊,他们一概都不会回答。
  开始的几天,夏尔的身体没有复原只能呆在房间里,后来他可以随意走动后,走出房间也没人阻拦,只是原来四通八达的外殿似乎被改变了,虽然依旧很宽阔,可是夏尔却不再能找到曾经偷听魔王和塞巴斯谈话的那个地方了。硕大的殿堂看不到别人,也找不到出口,夏尔觉得自己像是被软禁在了华丽的囚笼之中。
  缪卡每天送来的甜点里都有夏尔最喜欢的巧克力蛋糕,那是夏尔一尝就知的熟悉的口感和味道,除了那个恶魔,不会再有人做得出来了。夏尔每天都不动声色地把蛋糕吃完,却把蛋糕出自谁手这个问题憋在心底,一半是担心缪卡不回答,一半是担心万一他回答了,自己以后还能否这样佯装无视地继续吃下去。
  那天对塞巴斯下最后一道命令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夏尔至今也没有完全想通事情的来龙去脉究竟事怎样的,他被隐瞒了太多事,根本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此时他只是觉得对那个红眸恶魔并没什么憎恨的情绪了,相反倒是觉得看不到他有点儿小小的不习惯,同时女王的任务还毫无头绪,自己孤身一人处于布满恶魔的地狱之中,似乎真的有些寸步难行。
  权衡再三之后,终于在某个下午缪卡再次送来巧克力蛋糕时,夏尔忍不住问了一句:
  “这个蛋糕,每天都是你做的么?”
  没想到这个随意的问题让缪卡惊的手上一颤,盘子差一点都跌在地上,夏尔看着他咬了咬牙才重新冷静下来,本以为他不会回答自己了,却没想到缪卡低声地说了句:“不是我,是殿下。”
  “那每天你们做的这些都是他的吩咐么?他现在在哪?”夏尔抓住了缪卡这个难得松口的时机加紧地追问起来。
  “夏尔少爷,殿下的吩咐,您现在只需要在这里恢复身体就好,别的事,不需要问,也不需要多操心,也请不要为难我们。甜点请您慢用,我一会儿再过来收盘子。”缪卡急急匆匆地说完逃也似的出去了。
  夏尔这下觉得再也不能气定神闲地吃蛋糕了,缪卡一直是个冷静的人,蛋糕是塞巴斯做的这件事,有必要那么惊慌吗?他们一定是在隐瞒自己什么,不能忍受继续这样被蒙在鼓里坐以待毙的夏尔撂下刀叉陷入沉思,几分钟后,他的眼睛一亮,瞥向床头边一直叠在那里没动过的衣服,紧接着夏尔跑过去,拎起上衣在口袋里摸索了一阵,捏出了一只刻着翅膀纹样的银色指环。
  ——————————————————————
  烛火盈盈的长殿里,塞巴斯和缪卡两个人相对而坐,一脸淡然,另一个一脸凝重。
  “殿下,我不知道是哪里疏忽了,夏尔少爷好像发现蛋糕里有问题了。” 
  “哦?怎么说?”
  “他今天忽然问我,蛋糕是不是我做的。”
  “呵!”塞巴斯对着焦虑的缪卡轻松一叹:“放心吧,他只是单纯地想确认我还会不会继续给他做蛋糕而已。”
  “殿下这么确定?可……”
  “相处了三年,对少爷的这点儿了解,我还是有的。”
  缪卡对着如此自信的塞巴斯感到有些无奈:“殿下,我是想说,我们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您这样大量付出灵束去做维持夏尔少爷生命的药,掺在巧克力里让他吃下去容易,可是要长久下去可不是个办法啊,您又坚持不肯再随意吸食别的灵魂补充灵束,这要是……”
  “要是什么,说下去吧。”
  “恕缪卡直言,那天在殿上,您是在对峙中胜于哈迪斯王才得以暂时威胁了他,可是现在您损失了越来越多的灵束,肯定不是他的对手了,要是被哈迪斯王知道了这个消息,我们势必就要处于劣势了。”
  缪卡边说边回忆起了自己得知到的情况,魔王让塞巴斯把蛊惑人心的药丸喂给夏尔,塞巴斯犹豫再三还是公然拒绝了,被触怒的魔王当时就施法想要致梦中的夏尔于死地,但似乎夏尔醒来的时间阴差阳错地提前了一点儿,导致魔王没能攻击到睡梦中的夏尔。气急败坏的哈迪斯欲想找出夏尔当面解决了他,却被气势全展的塞巴斯拦住了,两个人随即在殿内兵刃相见,结局是在意料当中,塞巴斯胜了魔王一筹。
  这样一来,他们与魔王的对立就算是昭然而示了,再也不可能还有什么和平解决的方式,如此紧要关头,对战一触即发,保持力量才是最重要的,可是偏偏这个时候,塞巴斯居然还献出了大量的灵束去延续夏尔的生命。灵束是恶魔吸食的灵魂集结而成,是恶魔的力量之源,若是灵束大量缺失,虽不致死,但力量的丧失势必会让其处于劣势,对于有劲敌当前的塞巴斯来说,实在是极为不妙。
  可是缪卡的忧虑似乎完全没能让塞巴斯重视起来,他依旧一副风轻云淡地神情:“别这么担心,缪卡,最起码王兄现在还不知道,我们暂时都是安全的,包括夏尔。”
  “可是终归纸包不住火,为了防止万一,殿下您还是吸食一些灵魂恢复灵束吧。”
  缪卡已是声声哀求,塞巴斯看着他衷心的下属深叹了一口气:“我明白你的心意,缪卡,可是你也应该了解,我,真的再也不想过胡乱嗜血的日子了,况且……”塞巴斯停顿了一下,随即语气变成了胸有成足的诙谐:“况且你也该相信,你们的米卡利斯殿下,不会因为少了些许灵束就变得弱不禁风的。”
  尽管相处了千万年,此时的缪卡依旧无法判断对面这个一脸淡然与优雅的恶魔殿下究竟是在说真的,还是说出逞强的话让自己安心。他知道殿下是强大的,但究竟有多强大,缪卡的心里没有概念。不过不论是哪种情况,可以确定的是,殿下心意已决,任凭他再怎么劝说也都不会奏效。于是一向明理的缪卡对灵束的事不再多提,把目标转向其他的事情。
  “缪卡会誓死效忠殿下的,那么,接下来,除了照顾好夏尔少爷恢复身体,我们还应该做些什么?”
  “静观其变,在王兄还按兵不动之前,只等少爷的决定。”
  “少爷的决定?”
  “对,少爷是不会一直安于现状的,他很快就会继续为任务做出动作,不论他怎么做,只要不是致命的,我们就暗中配合他好了。”
  “暗中?为什么是暗中?而且他要做什么的话,难道不会先告诉您吗?”缪卡到现在还没搞清塞巴斯和夏尔到底是什么关系,只觉得头大。
  “因为,他可能不想见到我,也不想找我帮忙了。”
  “哦?”缪卡听着塞巴斯这句用有点幽怨的调调说出的理由,一向稳重的他也意外地禁不住把嘴扭成一个”O”形半天无法恢复。为什么在如此严肃重大的决策上,殿下的选择听起来只是像在赌气一样,可是纵使有满腹狐疑,缪卡也没有胆子敢直接问,他在心里掂量了一下,终于找到了一个委婉的提问出口:“那个,殿下,其实我一直不太懂,您和夏尔少爷之间,究竟是……”
  “契约关系,他现在是我的主人。”
  “契约关系?血契?”
  “嗯,你就姑且这样认为吧。”
  “可是血契的话,我怎么没……”
  “缪卡,我和少爷之间有些复杂,我也没打算对你们保密,只是这些事说来话长,等有时间我再慢慢告诉你们,现在你还是先去夏尔那看看他的情况吧,我不能在他身边,你去了,我才会放心。”
  塞巴斯没让缪卡继续说下去,缪卡也能理解此时要一切以大局为重,他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又恭敬地鞠了一躬,随后退出了殿堂。
  返回的路上,缪卡还在想着塞巴斯说的契约的事情。既然殿下没时间解释,那是不是可以从夏尔那边打听出一些什么,缪卡这样边想着,边加快了靠近夏尔卧房的脚步……
  
 
  ☆、那个执事-透漏
 
  一滴,两滴,三滴。
  独自呆在房间的夏尔刚刚皱着眉头把左手的小指咬破一个小口,此刻正在用力挤压着伤口。新鲜的血滴落在桌上那枚银色的指环上,随着印刻的纹路蔓延而开,好似正在大片大片盛开的曼珠沙华。
  因觉当下束手无策,夏尔想到了修米尔和那枚据说可以召唤到他的银色指环,他按着修被告知的方式去尝试,可实际心里并没有抱有太多希望。毕竟这里是恶魔的地盘,自己还是处于严加防守的范围里,修米尔只是女王身边普通的执事,就算是略有异能,夏尔也不觉得他能顺利来到自己面前。
  所以当那个白袍银发还带有一丝妩媚之气的修米尔忽然出现在夏尔眼前时,夏尔着实愣了几秒钟。
  他来了,而且还如此之快! 
  那一瞬间夏尔心里有了一丝被点燃的希望,看来这个娘里娘气的家伙还是有点儿本事的,说不定还能派上用场。心里这样想,脸上还是惯常的不动声色,夏尔只是盯着靠近自己的修米尔却不置一词。
  修米尔轻步靠过来,脸上抹过一丝得意的笑:“怎么了,伯爵,终于需要叫我来帮忙了吗?那怎么还不给我讲讲,究竟是遇到什么难解之事了?”
  “呵,你想多了,我只是闲得无聊,就想试试你这指环到底有没有你说的那么灵。”
  “哦?”修米尔眼神一闪:“那现在伯爵试也试过了,就没什么别的事要和我说的么?”
  “回去后,带我问候女王陛下。”夏尔冷冷的道。
  “就这个?”
  “不然你觉得还应该有什么?”
  “女王的任务,伯爵处理的如何了,就您现在的处境看起来,可是不容乐观哦。”修米尔边说边环顾着房间的四角。
  “不容乐观?笑话,我有我的执事在,恐怕不容乐观的,只会是与我敌对的人。”
  “又是那个恶魔执事。”修米尔忽然语调有些怨恨:“伯爵,即便您如此信任他,可是到现在为止,他可是好像还没帮您让事情有什么进展吧。您为什么就不考虑换一颗棋子来用呢?”
  “哦?换成你这颗白子么?”夏尔淡淡地瞥了修米尔一眼。
  “修米尔原为伯爵效劳,定会让伯爵觉得我比那个恶魔更胜一筹。”
  听到这句话,夏尔的小手暗自握了下拳,他的目的达到了,这个面色俊逸秀美的修米尔,从第一眼见到就始终在话里话外排斥着塞巴斯,夏尔还不好确定这个有异能的人是敌是友,但是他认定,若是激他让他去和塞巴斯相较,这个修米尔一定会尽全力而为之。
  之前啰哩啰嗦地讲了半天,也不过是想激出他的这份好胜之心,如今已经成功,夏尔也懒得再啰嗦,他直截了当地道明了期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