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漫]维维安の友人帐II+番外 作者:纳兰明镜(上)

字体:[ ]

 
文案:
     拜启
 
亲爱的现在不知在什么地方的父亲母亲
 
许久不见,身体贵安否
 
身为人子没办法在短时间里回来探望实在是迫不得已
 
现在的我还没死心的在寻找可以回家的道路,只可惜至今为止依旧都没有什么头绪
 
不管在哪里我都有办法好好活下去的,所以不用替我操心
 
只是……
 
……最近我遇到了一个痴汉,他是个……嗯,本质上还算不错的人……
 
现在我深刻的明白了什么叫做一失足成千古恨,如果在回到你们身边之前我还没能把他甩掉的话,我就只能带着他回来拜见你们了……
 
虽然你们可能会发现我们的画风有点不一样,不过我觉得这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等、等等,我还在写信……唔……
 
……
 
……
 
……
 
……
 
PS:认真你就输了……
 
再PS:封面图乃瓶中痴汉……
 
这……应该可以算OP= =?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维维安 ┃ 配角:综漫里可能出现的角色 ┃ 其它:综漫
 
 
==================
 
  ☆、楔子
 
  没有特别的不幸,但也没有感受到幸福。
  二阶堂纯平十七年的人生就是这么度过的,普通的家庭,普通的学校,普通的朋友,普通的容貌,既放不出替身,也没有什么特技。
  自己所在的这个小镇,不是非常的繁华,也没有那么的萧条。
  身边的一切只能说是普通中的普通,自己也没有什么特别崇高的理想抱负,他只是接受了事实并且平凡的活着,如同自己的父亲、祖父、曾祖父,甚至更早的祖先那样的平凡。
  然后就在这平凡的日常中,非日常突然之间就降临了。
  就算是身为普通学生的二阶堂纯平,也是有自己的兴趣的,他经常会逛一些CD店,今天就和平常一样,放了学后少年告别了朋友,独自逛到了小镇的商店街,天色还早,二阶堂纯平决定去货架上看看与自己混得挺熟的老板最近有没有进什么新货。
  将挑选的专辑放在前台的柜子上,正准备掏钱包,大火突然就充满了整个世界,从这家CD店到外面的闹市区,从对面的咖啡馆到街道的尽头全部都被神秘却清澈的深红色包围了。
  拿着扫描机的老板的动作停止了,尚店里的人们以及橱窗外闹市区的人们行动也都停止了。
  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极其异常的状态,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奇异的图腾,书写着二阶堂纯平你完全不认识的字符和笔画,它们却全是由金色的火焰描绘而成。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二阶堂纯平第一的反应就是恐惧,对于未知事情的恐惧让他手里的学生包落到了地面上,发出啪的一声响,但就是这个微弱的声音让他回过了神。
  少年顾不上柜台上刚刚花去了这周所哟零钱所购买的CD,转身就跑到了CD架的后面,这纯粹只是一种感觉,外面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让人本能的感受到了危险。
  有做过噩梦吗?
  被某种恐怖的,危险的,令人毛骨悚然的,绝对不能被追上的东西所追逐的噩梦。
  经历那种噩梦时自己的判断往往都是躲藏起来,并不是深思熟虑之后的反应,只是本能。
  觉得自己逃不掉,所以找一个地方躲起来,期待着对方主动离自己越远越好。
  但结果往往都是以被发现而告终。
  越希望对方找不到自己,就越会快速的被找出来。
  噩梦通常都是到这里就戛然而止,徒留醒来的自己一身的冷汗。
  而现在这个场景,就如同那些类似的噩梦。
  二阶堂纯平又一次选择了躲起来,一开始他也想过从这份异常中逃走是不是才比较好,但是他并不知道究竟什么地方才是安全的,逃走的话……要逃到哪里去?
  而且,外面有什么东西在。
  那个东西咕嘟咕嘟的拖着庞大的身体在外面闹市区的街道上行走,就像是碾过地面的蛞蝓,在这一片火红色的世界里格格不入,充满了异常的冲击感。
  ……我现在是在噩梦里吗……?
  二阶堂纯平对自己所在的这个世界产生了强烈的质疑,他用力的咬了一下大拇指:“好痛!”
  这不是梦,但一定也不是现实。
  少年缩在CD架的后面瑟瑟发抖,心跳加速全身战栗,能够在恐惧中直接藏到这里已经让二阶堂纯平用光了一辈子的勇气,好可怕好可怕,这是存活在世的生命体一生都超越不了最终恐惧——死亡。
  耳中听见了什么东西被啃食的声音,蓝色的火焰在红色的世界里流动,隔着CD架的缝隙可以看到静止的人身上流动着的苍蓝色火焰,行人白领混混女孩店老板……他们被蓝色的火焰包围了,然后他们身形逐渐的变淡消失,最后什么都没有剩下……
  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只有我还在——
  真正异常的究竟是他们,还是我——
  二阶堂纯平很没骨气的将自己的身体用力缩小,甚至企图尝试变成空气中的浮尘那样的尺寸,他的身上没有任何火焰,不管是红色的还是蓝色的,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只是他自己,只有二阶堂纯平。
  “哦呀。”有一张放大的脸突然出现在了他的眼球之前,“这里还藏着一个特殊的猎物呢。”
  !!!!!
  尖叫声即将从嗓子里喷涌出来的那一个瞬间,一只手掐上了二阶堂纯平的脖子,所有的声音都戛然而止。
  少年抓着对方的手臂,但那个力量确实不是自己能够抗衡的,他惊恐的看着对方甚至称得上是好奇的视线,那一双诡异的,黑白反色的眼睛,以及身后所跟随着的……!
  巨大的,咕嘟咕嘟爬行着的,全身都布满着鳞片,完全无法用语言形容出来的可怕异兽。
  ——不管是谁都可以,救救我!
  ……脖子都要被捏碎了……
  然后,陷入绝望之中的二阶堂纯平听见了对方的声音。
  “真走运,普通的狩猎居然还可以遇到移动宝库【密斯提斯】,那么……”掐着二阶堂纯平脖子将少年整个提起来,“遇到移动宝库的几率可是非常小的……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使徒大人,【密斯提斯】是?”跟在他身后体积庞大的怪兽口中发出了人类的声音。
  “啊,就是拥有我们【红世使徒】在这个世界所制作的宝具或力量的【火炬】,居然也能够在【封绝】里行动,应该说是一等一的突变种。”自称为【使徒】的人缓声说道,“真是一件不得了的礼物。”
  ……密斯提斯……红世使徒……火炬……封绝……
  一个又一个陌生的词语灌进脑海里,互相碰撞出了更多更深的问题,二阶堂纯平徒劳的张了张口,却由于被掐着脖子而发不出任何的声响,那个力量与态度都完全不像是人类的存在游刃有余的抬起了闲置的那一只手臂,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什么有价值的物品,然后那只手猛然就插入了少年的胸口。
  呜——!
  “我看看我看看,会是什么好东西呢……”红世使徒摸索着手上这个【火炬】的内侧,他的表情就像是打开了藏宝箱的孩子,将手探入其中,然后抓住了里面的东西,接着往外一抽——
  !
  二阶堂纯平惊惶的看着对方握着什么的手,从自己的身体里抽出了一半,紧接着什么巨大的东西被拽了出来,圆柱型的包裹着无数由火焰书写的奇怪图腾。
  “唔?这是什么宝具?”红世使徒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感受着手中器具上散发出的庞大存在之力,“嘛,总之,是好东西就对了。”
  他手上用力准备将这个陌生的宝具从【密斯提斯】的内部抽出来,怪异感令二阶堂纯平很想吐,但随着那样器具的抽出,他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视线逐渐被蓝色的火焰占满,思想都逐渐停滞了下来。
  抓在对方掐着自己脖子的手臂上的手指失去力量,二阶堂纯平手臂垂了下来,随着存在之力被一丝丝被抽走,【火炬】的燃烧越来越微弱,人类的部分逐渐消散,分解为无数蓝色火苗中的一部分。
  原本事情应该就是这样发展的,直到圆柱型的宝具在被抽出的前一瞬间。
  【二阶堂纯平】垂下的软绵绵的双手突然重新举了起来,这次他并没有去管掐着自己脖子的那只手,而是将手放到了从自己胸口被拽出了四分之三的宝具之上。
  “嗯?”红世使徒迷惑的看了一眼这个奇怪的【密斯提斯】,却没有想到见到了一张与方才完全不一样的,混合着茫然的蔑视的脸,那眼神就好像一只被食草动物吵醒的狮子,冷冷淡淡的神色里带着无奈和一丝怒意。
  唰!
  红世使徒愣了一下,然后他感觉手上一空,双手从手肘处被整齐的切了下来,断口处冒出了燃烧着的蓝色火苗。
  “这、这怎么可能?!明明只是一个【密斯提斯】!”他后退了几步,震惊的看着那个面容普通的少年,光是使用视觉就可以判断出眼前的人与刚才那个恐惧的【火炬】之间的差别,“你是谁?!”
  【二阶堂纯平】站到了地上,他伸手拉了拉自己皱成了一团的领子,另一只手整个抽出了胸口的宝具,大概有一米来高,周围盘旋着无数由火焰组成的图腾与文字。
  从来都没有见过的自在式,如同蜘蛛网一般层层叠叠的排列流动着,来到这种偏僻的小镇偷偷的啃食人类进行捕猎,普通的人类自然不会是对手,但实际上他只是普通的【红世使徒】,远远达不到【魔王】的等级。
  少年单手拿着那个巨大的宝具,将它放到了地上,无数的图腾呈环状扩散了出去,在红色的世界里硬生生的撑出了一片蓝色的范围,手持着陌生宝具的【二阶堂纯平】淡淡的看着对方,以及他身后那只体型庞大的异兽:“只是使徒一只,还有……磷子一只?”
  ……对……那样的视线,曾经也有看到过……
  这个【密斯提斯】的眼神让他想起了遥远的从前,那一次【火雾战士】与【葬式之钟】的那一场大战,那时候他只是个小喽啰,远远的望见那冲天的火光……
  “你问我是谁?”少年打了一个响指,然后包括火焰在内,整个世界都静止了。
  “啊……我也想知道自己是谁呢……”                        
  
 
  ☆、入侵
 
  火焰、异兽、燃烧、消失、恐惧……最后陷入黑暗。
  ——这是梦境?还是现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