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漫]维维安の友人帐II+番外 作者:纳兰明镜(中)

字体:[ ]

 
  ☆、连锁
 
  “——你要在这种时候同我说这个?!”
  差点被削成片,刚刚打出一点兴致来的黑色剑士顿时郁闷了,不需要怀疑,能在SAO跟葛莱芬多的小校长混成前线第一剑斧双人组的桐人在本质上也是一个战斗狂没得跑,就和普通的游戏宅一样,游戏打到紧张部分的时候除非被人暴力镇压,否则绝不会主动放下手柄。
  对于戴上潜行头盔后就穿过来的桐人来说,这个圣杯战争也就是刷游戏副本的档次,有个可靠的好帮手在后面支撑,他原本觉得只要尽情的往前冲就可以了,万万没想到这次却是维维安主动拖了他后腿,不就是想要殴打一下你的弟子么?这多大仇_(:з」∠)_……
  维维安抽出了自己的疯狂木马,将其化为一个巨大的红色马头:“天堂鸟保护Master,迷迭香跟上我。”
  黑色哥特裙装的人偶少女那无表情的脸上突兀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她舒展身体,从维维安的手中飘起,轻盈的落到地面上,伸手凭空掏出了一本书:“好的,父亲大人。”
  那本书封面是黑色,但在封面上却印着一个深蓝色的十字星。
  ——创造的纹章!
  一圈蓝色的魔力从迷迭香的手中扩散了出来,佐天泪子与桐人同时感觉到,这附近似乎被什么封闭起来了一般,形成一个无法进出的场所,空气似乎都变得有些不同了。
  “封绝。”迷迭香淡淡的说道。
  在创造两个人偶少女的时候维维安稍微犯了点强迫症,力求将两个小姑娘做到完美,不仅仅是体现在部件、内核、服装、头发还有眼睛上,更是体现在力量上,在魔力足够用的情况下,他把自己能想到的,并且能加上的,全给加上了。
  严格来说,她们已经不仅仅属于人偶,而是可以称之为炼金魔偶的人造生命体了,糅合了维维安在其他世界获得的知识打造出来的,战斗力和可爱容貌完全不能联系在一起的怪物级战斗道具,维维安甚至将卡片化成的三只小东西转让了两只出去。
  天堂鸟得到的是【幻】,让她得以任意的操纵幻觉迷惑对手,配给的装备武器是中远距离的猎弓,最远捕捉距离维维安原本设定的是两千米,但对于这个人偶少女来说,各种箭术还需要长久的磨练才能够达到要求。
  迷迭香得到的是【创】,让她能够自由使用它创造各种东西,里面也记录了各种魔法和术式,在战斗时是广域的控制型人偶,维维安给她配给了十字剑作为武器,所以实际上她的近战力量也不弱。
  将【幻】与【创】召唤进这个世界并且融合在两个人偶中的时候,那两只小东西的性格便被人偶姐妹继承了下来,天堂鸟乖巧温柔,迷迭香冷淡文静,事实上如果没有那两枚纹章起到了开发认知的作用,人偶姐妹想要像今天这样派上用场,还需要自主学习不短的时间。
  至于剩下的那个【时间】,维维安并不是没想过把它召唤过来作为自己的宝具使用,但却发现……把【时间】拉到这个世界时需要的魔力太巨大,光是召唤到身边就需要那么多魔力,真的使用起来就更不用说了,他现在就算是有了魔力转换炉都有点hold不住……
  “广域搜索,限制缠绕。”迷迭香抱着怀里书本形状的【创】之纹章,地上猛然窜起了无数的树藤,它们向着与维维安战斗中的Berserker袭去。
  在寻找对方Master的同时也想办法限制住Berserker的行动,人偶少女面对狂战士时完全没有惊慌失措,这都归功于维维安昨晚回到公寓后立刻便展开的【关于如何安全无伤完整捕捉活着的Berserker】话题,力求下一次遇到阿鲁巴的时候就能直接把对方捆巴捆巴的绑回去。
  桐人黑着脸退到一边,这片地区已经是Caster专场了,他在这边晃来晃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添乱,说起来维维安的“女儿”,也就是那个黑色的人偶小姑娘也太厉害了吧?结界辅助神助攻什么的全一手包揽了,金发的那个不知道是什么能力,但肯定也相差不多。
  黑色剑士按了按额头,绝对不能跟维维安为敌,真要战斗也只能一下子就按死他,绝不能留下口气,否则他一个转身就会打造出各种BUG一样的东西回头来玩死你,桐人现在都已经开始同情成为他弟子的家伙了,绝对被打击得很惨吧。
  ……好吧,如果阿鲁巴现在还清醒,并且得知黑色剑士的心理活动,绝对会冲过去泪流满面认下这个知己的。
  “父亲大人,Berserker的Master在封绝的范围内,十一点钟方向三百六十二米外,带着监视设备。”一边控制树藤一边分心广域搜索的迷迭香得到了结果。
  “锁定敌方Master的位置。”维维安挥动马头隔开对方的单手剑,“桐人,暂时帮忙保护一下我的Master,天堂鸟干掉监视器,去将Berserker的Master带过来,迷迭香你只要全力捕捉Berserker就好。”
  “啊啊,真是会使唤人啊……”桐人倒拖着两把剑走到了佐天泪子的身边,“哟,初次见面,我是Saber,跟维维安也是老朋友了,你叫我桐人就可以了。”
  “请、请多指教。”佐天泪子不禁盯了两眼那张很帅的脸。
  “好的,那么我去啦,父亲大人~”天堂鸟轻笑着跃入了树枝间,她拉起手上的猎弓,数道银色的光芒闪过,附近摄像头纷纷被一箭报废。
  “明白。”迷迭香的回答依旧简洁,草地上窜出了比方才还要多出数倍的树藤,密密麻麻的看得人头皮都在发麻。
  咔锵!
  维维安横过了疯狂木马,马头就像是有了生命般,一口咬住了斩来的剑刃,这一瞬间的停滞,数根树藤缠上了阿鲁巴的身体。
  Berserker挣了挣,抽不出咬在马嘴中的单手剑,想要松开手的时候已经被无数的树藤缠住,植物的藤蔓裹成一个巨大的球体,即使狂化后力量增强了一个档次,依旧还是挣脱不开。
  “呼……捕捉完成,剩下就是Master的问题了。”维维安终于是松了口气。
  “……是要剥夺掉Berserker那个Master的令咒,让他失去资格吗?”桐人也收起了两把剑。
  “恩,这只是其中之一,还有就是,我想要知道对方用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召唤咒语……毕竟召唤狂战士职阶的咒语和普通使用的咒语应该是不一样的,咒语里还加入了狂化被召唤者心智的诅咒,我想知道对方是从什么地方得到那个咒语的……可能会有发起这次圣杯战争的组织的线索。”维维安解释道,“圣杯仪式监察所虽然也是一个很明显的线索,但对方既然光明正大告知了出来,那就不会害怕被我们调查,现在加入了网络上所不知道咒文的召唤咒也是一个新的线索,我不想错过。”
  “父亲大人,找到Berserker的Master了。”迷迭香突然开口,“她是一个女人。”
  “不管是谁,带来再说。”虽然有些意外,但维维安并未介意。
  “她使用了令咒。”迷迭香提高了声线,“父亲大人,请小心。”
  轰——!
  话音刚落,缠成一团的树藤就炸开了无数黑色的诅咒气息,黑色的魔力团翻滚着,咻的一声窜上天空。
  “封绝破损……修复失败……已损坏!”迷迭香快速的说道。
  那团暗色的气息扭曲着光线升上天空,化成一把缠绕着无数不祥黑色诅咒的巨剑,高高的悬挂在天空,深色的圣域从Berserker的身上展开,将站在一边的佐天泪子、桐人、维维安以及迷迭香都向外吹飞了出去。
  “达摩克里斯之剑……”维维安背上撞到树干,滑落到了地上,阿鲁巴的身上确实是有一个橙之王的阶级,可他却完全没有想到,那个Master在使用了令咒后居然还能将这把剑给放出来,这个魔力的量……那个作为Master的女人难道不要命了?!
  没有去管被吹飞的几人,Berserker转身向着自己Master所在的方向跃去。
  “糟了,迷迭香!让天堂鸟撤回来!”三百多米的距离对Servant来说也就像是没有的一样,人偶少女独自停留在那里,显然很危险,维维安想要站起来,眼前却是一黑,“……呜!”
  ……怎么回事……
  只是被气浪吹飞,这一下明明并没有撞的很严重啊?
  维维安扶着树干想要撑起来,却发现整个右腿好像都已经没有知觉了。
  他愕然的低头看去,黑色的诅咒缠绕在右腿上,正向着小腿以及腰部快速的蔓延侵蚀而上。
  “这是……狂战士的狂化诅咒……但是,为什么……”
  维维安伸手覆上右腿,这并不是被吹飞时沾染上的狂气,而是从自己身体的某一个位置里直接疯狂涌出来,开始顺着肢体进行侵蚀,伴随着的还有尖锐的刺痛。
  “那里是……橙之氏族的印记……”
  刚才,阿鲁巴确实将王剑出鞘了,由于狂气的诅咒,那把镶嵌着橙色宝石的巨剑也变成那副不祥的模样。
  于是,发现自己找到了真相的维维安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卧槽王和氏族的关系还能用在这里?!”                        
  镜头之外的小剧场
  桐人:这样激烈的师徒关系亏你们还能坚持的下去啊= =?
  阿鲁巴:一直这样扯后腿真心够了,什么时候才能刷够师匠的好感度开启恋爱支线啊?
  维维安:扯后腿的弟子什么的,就算是出师了也感觉完全放心不下呢▔▽▔……
  桐人:……
  阿鲁巴:……
  维维安:这次也是阿鲁巴被人坑了来救火,总是不自觉有种身为长辈的感觉呢╮(╯▽╰)╭
  桐人:……恋爱支线什么的真的可能开启吗?!行不行啊你们!
  天堂鸟:啊啦啊啦,有人想要做我们姐妹的母亲大人?(微笑)
  迷迭香:……母亲大人?(盯)
  阿鲁巴:=口=!
  桐人:呵呵= =吾友你的男友力是不是上升了?
  维维安:……诶,是吗?
  阿鲁巴:_(:3ゝ∠)__
 
  ☆、坠下
 
  维维安觉得自己被坑了,沾染不完全狂化诅咒的结果是战斗力一瞬间下降了百分之九十八,如果不是扶着树干,连站都站不稳了。
  “是吗……阿鲁巴现在忍受的就是这样的感觉吗……”
  只是被侵蚀了一条腿就感觉如此疼痛难耐,全身都被那样的诅咒覆盖,那究竟是怎样一种绝望的酷刑呢?
  使用魔纹勉强将诅咒压制在右腿上不让其蔓延,维维安咬了咬牙,额头渗出了许些冷汗来,天上那把被染黑的王剑微微扭曲了一下后消散了,已经使用过的令咒效果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估计现在持有的魔力已经不够Berserker将达摩克利斯之剑持续出鞘了。
  王剑一消失,暂时开通的王权者与氏族之间的能量通道也停滞下来,也不再有诅咒顺着两人相连的回路通道从印记内渗出,只不过已经冒出来的部分,还需要想办法拔除才行。
  “啊啊……有跟师傅学过一段时间的咒术实在是太好了……”维维安看着就像蜘蛛网一样缠在腿上的诅咒,从衣袋里摸索着掏出一个小木偶,它看起来很粗糙,草草的雕刻成人的样子,有手也有脚,不过五官却是非常的模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