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福华]Stop it Sherlock 作者:云梦今朝

字体:[ ]

 
文案
 
情感单纯到靠直觉的夏洛克在看见花生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人他感兴趣。一个微腹黑高情商的华生在知道侦探的意思后笑了,麦考夫表示果然弟弟还是需要老婆管着,郝德森太太真相,夏洛克绝对是个好男人,只要你用心。探长觉得华生出现后案子变得容易多了。向魔法特致敬,这是等待第四季的消遣之作,走一二季剧情,第三季浮云,华生女友浮云(小夏表示,有我就够了)慢热or快热,傻傻分不清楚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洛克·福尔摩斯,约翰·华生 ┃ 配角:麦考夫·福尔摩斯,雷斯垂德探长,郝德森太太,普布利乌斯·福尔摩斯 ┃ 其它:神探夏洛克同人
  ☆、hello
 
  夏洛克·福尔摩斯。威廉·夏洛克·斯科特·福尔摩斯。一个有着天然自来卷的英俊男士,修长的身形足以让他在众人中脱颖而出,浅水蓝色的眼睛闪烁着理智和智慧的光芒,作为一个高智商反社会人格,夏洛克觉得他已经受够了。
  “OK ,”夏洛克从沙发的另一端跳过去“好了,雷斯垂德,看看他那可爱的邻居吧,一个月内参加了五次聚会,好吧这并不可疑,但是有三次参加的时间分毫不差的在案件发生的时候,瞧瞧他的袖口,还沾着从一个厨房女佣那里得到的甜点的痕迹,看来是李子酱。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洗下去,或许我可以让郝德森太太学一下做法,而这和第二个受害人指甲中的黑色不明物体明显是一个成分,动动你的脑子,否则他们将一无是处,是的没错安德森法医,我为你惊赞。至于可爱的动机,嗯是的,这位好好先生同时在和三个女孩交往,一个学生一个护士,一个,□□,”夏洛克挑挑眉“看看他手上的墨痕印着女中的标签还有头发上消毒水的气味,啊哈当然还有夜店女郎的廉价指甲油,作为一个文职人员同时负担三个女友显然困难重重,那么周围的可爱的邻居是否可以慷慨资助一些?答案当然是不,于是,动机有了。另外,我通过我的方式得到了这位好好先生的DNA,和留在现场墙边的一条血印的DNA一样,别这样看着我,那是他手上的倒刺打到墙上的时候留下的,虽然少,但是显然我们的茉莉足够天才。所以。”夏洛克穿上外套“不许阻止我,不许打扰我,否则下次这种无聊的案子我是绝对不会碰的。”
  雷斯垂德颇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去查查,”安德森想说些什么,被转身明显准备告辞的夏洛克打断“别开口安德森法医,你会拉低这个屋子的智商水平。走的时候记得帮我锁门。”说完,夏洛克就消失在了楼梯间。
  实验室,茉莉·琥珀有些同手同脚的走上前。“二十分钟后告诉我瘀伤情况,也许某人可以脱罪。”夏洛克放下马鞭,看着身边欲言又止的茉莉。“呃,夏洛克,你是否愿意周六有空的时候。。。”
  “你涂了唇膏?”夏洛克看着茉莉略微抿着的嘴,挑挑眉“想换换形象?”
  “嗯,形象,呃,没错,是这样。你总是知道”茉莉点点头。
  “Well ,抱歉,你刚才在说什么?”夏洛克匆匆往本子上坐着记录。
  “我,只是想问你要不要喝咖啡。”茉莉有些泄气。
  “嗯,是的,清咖啡,两块糖,谢谢,我就在楼上。”说完,夏洛克合住本子上楼去了。迈克·史丹佛推门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夏洛克目不转睛的盯着显微镜显然没有被造访者所打扰,迈克给后面的人使了个眼色,似乎要表达什么意思不过被打断了。
  “迈克,借我用一下你的手机。”夏洛克淡定的伸手。“抱歉,在我的大衣里。”迈克显然知道夏洛克的毛病。
  “不介意的话,用我的吧。”约翰·华生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走过来的夏洛克。
  “这是我的老朋友,约翰·华生”
  “So阿富汗还是伊拉克?”手上迅速的操作着手机,夏洛克头也没抬的问道。
  “你说什么?”约翰明显没有反应过来,或许,他反应过来了,好吧,谁知道呢反正他是问了一遍。用完手机的夏洛克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年轻人,整洁,拮据,上过战场,有老兵后遗症,身高,嗯,正常。眼神,是个温和的人,但是眼里的狡黠和兴趣没有逃脱夏洛克的眼睛,容貌温润,一看就知道是个好人的面相,夏洛克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颧骨,唔,好吧。
  “你当过兵,在阿富汗还是伊拉克?谢谢”说着,夏洛克把手机还给约翰。
  “呃,阿富汗。”约翰用手里的拐棍点点地。“你怎么知道?”同时约翰把视线转向门外,没有看见夏洛克瞬间上挑的一边唇角。
  “茉莉,谢谢你的咖啡。”夏洛克拿过茉莉手上的咖啡边喝边去拿外套。“不涂唇膏会显得嘴小。其实效果不错。”没看见身后茉莉的脸色和约翰眼里的笑意,夏洛克决定还是先去解决那个不在场证明。“我的老朋友,退役兵约翰华生。”迈克和茉莉打过招呼后介绍。
  “你对小提琴有什么看法?”夏洛克明显是在问约翰。
  “还好,为什么这么问?”约翰看向夏洛克,不得不说,夏洛克站起来的身高,咳咳,让自己有喝牛奶的冲动。
  “我思考的时候会拉小提琴,有时候会一言不发,你介意吗?作为一个室友应该知道的。”夏洛克整理着自己的外套。
  “好的,并不。”约翰眼里划过笑意。夏洛克诧异的看了约翰一眼,眼里闪过了然。
  “Good.我在市中心看中了一套房子,我想我们应该可以付得起房租,我想明天晚上七点,我们可以在那汇合。”说着夏洛克就往门外走去。约翰看着匆忙的未来室友,“所以,就这样?”
  “有什么不对?”夏洛克停下。
  “至少,名字,地址。我想你知道我比我知道你要多。”约翰看着夏洛克,“夏洛克福尔摩斯,地址是贝克街221B,欢迎加入。”夏洛克挑唇一笑,眨眨眼,闪出了门外。
  “他经常这样。”完全被忽略的屋子里另外两个人同时耸肩。
  “Well,好吧。”说完,约翰笑笑。
  第二天,夏洛克和约翰在房东郝德森太太的欢迎中到了那间房子。好乱,约翰的第一印象,军队的生活让约翰对杂乱的房间和布置有些怪怪的感觉。
  “夏洛克,我说过你的餐厅,哦,好吧,天哪。”夏洛克可怜兮兮的看着郝德森太太,约翰觉得自己也不能拒绝那个表情,果然,郝德森太太认命的收拾起来。
  “Well,就是这里,恩,或许我可以收拾一下,”夏洛克把面上的东西放到柜子上,约翰好笑。“那是什么,那个骷髅头,”
  “我朋友,对我来说是的。”夏洛克拿起骷髅,郑重地点点头。约翰回头,看见了郝德森太太不赞同的眼神。
  “说真的,夏洛克,你会吓到他的。”郝德森太太看了看约翰。“这可不是个好情人该做的”
  “呃,我们不是,”约翰有点被郝德森太太吓到。
  “没关系孩子,这楼里多得很,楼上那对还结婚了。”郝德森太太冲夏洛克眨眨眼。约翰翻了个白眼。“楼上的卧室我还要租出去,你们睡一间没问题吧?”有问题很有问题,哪怕本来没问题也在你的眼神下变得有问题,约翰的反对还没出口,就听见夏洛克回答“当然,这样房租能再便宜点吗?”
  “夏洛克,我给的已经是优惠价了。”郝德森明显开心了“不过,看在你们这么亲近的份上,当然。要不要甜饼,早上刚烤的。”
  “那真是无上的荣耀。”夏洛克用夸张的咏叹调说到,说起来他说咏叹调给人的感觉很是恰当。“郝德森太太的甜饼是绝佳的美味。”夏洛克转头向约翰介绍到。
  “啊,好的,那,谢谢了。”约翰冲郝德森太太点点头,然后找了个沙发坐下,把身后郝德森太太的感叹忽略掉。
  夏洛克看着约翰因为不爽而略微撅起的嘴,嘴角单边上扬三十五度,可惜只是一瞬。
  “我上网查了,你,和你的,演绎法。”约翰出声,也许是觉得有些略尴尬。
  “唔,什么看法?”说话的时候夏洛克的眼睛盯着约翰,对着这双眼约翰觉得自己的室友真的是太帅了。挪开眼,约翰看看表情很正常的夏洛克,觉得自己还需要磨练。
  “你说你能从左手大拇指判断那人是民航飞行员。”约翰并没有用疑问的语气,显然,这让夏洛克很高兴。
  “嗯,是的。”夏洛克看着窗外。表情略严肃。
  “夏洛克,你对现在的自杀案怎么看?三起一模一样的不是吗,你的最爱。”郝德森太太把甜饼和茶壶放在收拾出一个角落的餐桌上。
  “四起。”夏洛克看着下面的红蓝灯光“而且这次的略有不同。”正说着,一阵能引起地震的脚步声传来,约翰注意到夏洛克微微皱眉,不知道是因为这脚步声还是因为这脚步声带来的含义,或者是这个人?谁知道呢。
  “地点”夏洛克在雷斯垂德上来的第一时间开口。
  “比斯顿的劳瑞斯顿花园。”雷斯垂德显然松了一口气。夏洛克问,证明他有兴趣,有兴趣就是好事。
  “这次的有什么不一样?如果和之前的一样你不会过来。”夏洛克老神在在,很是淡定。
  “遗言,这次是第一次出现遗言。”雷斯垂德点点头然后说道.“你过来吗?”
  “这次的法医是谁?”夏洛克的眉毛都拧在了一起,看的约翰想笑。
  “安德森”雷斯垂德有些犹豫的说出名字,显然,安德森和夏洛克合不来是众所周知的,而且夏洛克从来不掩饰对苏格兰场警察的鄙视,安德森尤其。
  “我们合不来。”夏洛克皱着眉。
  “得了吧,他又不是你的助手,”雷斯垂德看见了夏洛克的手势,心下叹息,不过很是配合。
  “但是,我需要一个助手。”夏洛克一字一句的说。
  “你要过来吗?”雷斯垂德看夏洛克目的达到,而且自己的目的也达到,准备走人。
  “我不坐警车,一会儿过去。”夏洛克还在为安德森法医的事情烦心。
  “谢谢”雷斯垂德敷衍的转身走人。脚步声消失后约翰就看见他穿着整齐的三件套的室友原地蹦起,显然非常兴奋,约翰突然觉得刚才的警官很可怜。
  “太棒了!”落地后夏洛克还是原地转圈好像在跳华尔兹。“四起,啊哈还有了遗言,这是我的盛宴。”说罢转身拿起外套“郝德森太太,我会回来的晚些,给我准备些吃的。”
  “夏尔,我是你的房东,不是你的管家。”郝德森太太熟练的回答。
  “冷的就可以,”夏洛克显然把这句熟练的忽略了。“约翰,喝杯茶,别客气,不用等我。”然后就听见了门的声音。
  “噢,看看他吧,急匆匆的。”郝德森太太虽说在抱怨但是脸上的笑意告诉华生她根本没有当回事。“和我丈夫当年很像,还是你比较沉稳。”说完便下楼去了。
  约翰觉得,这比喻,怪怪的。用拐杖敲着自己的腿,约翰拿起报纸。“你是医生,准确来说,军医。”应该走了的夏洛克突然出现。
  “是的,”约翰放下报纸,在好奇他是从哪进来的。“做的怎么样?”
  “很好。”提到职业,约翰的神情都严肃了。
  “那你一定见过,很多的,创伤,致命伤,”夏洛克用一种带着蛊惑的声音。
  “见得太多了,”约翰点点头“这辈子的份都见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