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埃及神话]超度灵魂也要推行市场经济+番外 作者:callme受

字体:[ ]

 
 
文案 
陆压,又名陆判,原妖皇帝俊第十子,后成为地府的判官,勤勤恳恳,爱岗敬业,乃是鬼鬼称赞的业界楷模。
现在他带着本命法宝斩仙葫芦和钉头书两大神器跨越时空屏障来到了异世界,面对埃及神话世界的九柱神系统,陆压决定还是干回自己的老本行。
判命运,定生死,入轮回,他发下大宏愿一千年内要把洪荒的六道轮回在埃及普遍推广。
看着近百年内下降了十八个百分点的业绩报告,顶着一颗胡狼头的冥界和亡者之神阿努比斯表示:= =喂,那个谁,超度灵魂是私人垄断业务,不接受外包。 
一句话简介:来战,生意场上无攻受!
 
内容标签:强强 洪荒 传奇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压,阿努比斯 ┃ 配角:拉,九柱神 ┃ 其它:埃及神话,洪荒
 
 
晋江金牌推荐:
身为妖族十太子和地府判官的陆压穿越到了全然陌生的埃及世界,他本打算把洪荒的六道轮回事业在埃及大加推广,然而本土居民错综复杂的恩怨纠缠,无可救药的黄金迷恋,让人费解的是非观念,都坚定了陆压早日返回洪荒的信念。他毅然决然踏上了“想回家,先生娃,生娃前,先给孩子找个妈”的奋斗之路。
本文设定新颖,题材选择颇有新意,语言诙谐幽默,将两个世界不同观念和文化互相碰撞激发的笑点槽点描绘得淋漓尽致,惹人发笑。地府判官碰上死亡之神,冷艳高贵的洪荒风碰上埃及的乡土农家乐,剧情跌宕起伏,引人入胜。
 
 
  ☆、初抵埃及
 
  烈日炎炎,在古尼罗河流域以西一望无际、茫茫千里的沙漠中,有一个人影盘腿坐在一个螺旋状沙丘上,似乎正在闭目养神。
  这是一个极为俊美的男子,双眸如墨,鼻梁高挺,额前有几缕零碎的乱发微卷,身着绣样繁杂的白色道袍,金丝作梗银线流纹,在阳光的映衬下璀璨生辉。
  良久后他才惊醒过来,抬头看向头顶的赤日骄阳,又左右打量了一番,有点懊恼地伸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他本名陆压,乃是巫妖大战时妖皇帝俊第十子,也是唯一长大成人的妖族太子,在女娲娘娘的庇佑下顺利成人,于西昆仑修道数元会。
  因为昔年十日升空时同九哥哥哥一起引发生灵涂炭的大灾难,造下了大杀孽,陆压修行有成后便主动进入地府当了一名判官,以期借此弥补早年的罪过,早日正道归真。
  陆压把腰间一个紫白色的葫芦解了下来,捧到眼前细细打量,这葫芦是当年妖皇帝俊和东皇太一从先天葫芦藤上取下来祭炼后赠与他的防身法宝,陆压也是凭借此葫芦一举斩去了恶尸。
  这斩仙葫芦跟随了他无尽岁月了,陆压时时也将其取出来不断祭炼,此次也是他闭关时再次祭炼此宝物,无意中似乎引动了葫芦中埋下的某种禁制,莫名离开了自己在西昆仑的洞府,再睁开眼睛就发现来到了一片荒无人烟的沙漠中。
  陆压在模糊中似乎看到了两只遮天蔽日的三足金乌在眼前盘旋飞舞,他推断此番异象应当是帝俊和太一存世的残影,对他理当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可检查一番身体,却发现元力匮乏,似乎刚刚经历了一场连天恶战。
  斩仙葫芦此刻安静地卧在他的手上,不再有丝毫异动,陆压翻来覆去把玩了一会儿,同时吸收着夏日正午沙漠中最为精纯的至阳至纯之力,感觉到几近枯竭的元力在一点点增长。
  恢复速度很让人惊喜,但这地方的太阳之力似乎太过浓郁了,陆压隐隐觉出不对来,从小沙丘上起身,把斩仙葫芦捏在手上,选定一个方向踏风前行。
  他此时的元气只恢复了些许,陆压刚开始时只觉出来这个方向有生灵活动的痕迹,等到靠近外围了,却觉出有阵阵夹杂着血腥味道的森然冷风扑面而来。
  他掐指一算,前方是一座人类活动频繁的大城池,但此刻却是哀鸿遍野,尖叫声此起彼伏。陆压眉头一皱,翻手向着前方一招,有十几个虚弱残破的灵魂在他的指尖聚拢。
  洪荒中六道轮回的体制已经十分健全,不会容许过多魂魄在世间游荡,这十几个灵魂没有大德大恶或是大冤情,都是最最普通的灵魂,却没有被黑白无常送入地府,身上也没有受六道轮回管制的迹象……
  陆压抬头看了看天空,他本来还以为之前感受到的过于浓郁的太阳之力是因为身处沙漠之中的缘故,可现在临近人族聚集地了,太阳之力不减反增,这不是单纯的太阳之力,还夹杂了人族的信仰之力。
  洪荒中没有听闻哪个大洲有这么一大片区域的人族以太阳为信仰,道教和佛教的信仰之争也才刚刚平息不久。陆压选了一个较为强健的魂魄,搜寻其记忆,再睁眼后神色有些古怪。
  这里不是他所熟悉的洪荒世界,没有所谓的西牛贺洲、南赡部洲、北俱芦洲和东胜神州,这里的人族称眼前的这个国度为埃及,他们信奉伟大的太阳神拉。
  根据这个灵魂的记忆,太阳神拉创造了天地,创造了生命,他主宰光明,庇佑着这片土地。
  陆压表情有些古怪,这就像是异世界开天辟地的盘古大神,但比盘古大神显得更加人性化一点。
  ——在这里,高高在上的生灵也是会苍老会衰弱的,随着拉统治埃及时间越来越长,他也渐渐表现出苍老之态,人类对此议论纷纷,甚至还出现了要把太阳神拉下神坛改朝换代的言论。
  太阳神听闻这些言论,变得极为愤怒,可怖的神罚降临到整个埃及,无数人类遭到了惨无人道的屠杀。
  被陆压搜索记忆的灵魂生前只是人族中最为普通的一员,之所以对高高在上的太阳神的心路历程知道得这么详尽,是因为陆压抵达的时间有点不巧,现在正处于神罚进行时,眼前的这些灵魂全都是被惩罚者给无情屠戮的。
  陆压先把这十几个灵魂收入葫芦中,由他推断,这所谓的太阳神神罚跟洪荒的无量量劫可能有共通之处,天地间的生灵太多,大自然无法负荷,那就跟割麦子似的死上一茬,割完后能消停一会儿,等下一茬长成后再统一收割。
  无量量劫异常凶险,这个世界的神罚威力如何还不好说,陆压不打算以身试法,他初来贵宝地,身上的法力还没有彻底恢复,理当低调行事。
  他隐匿起周身气息,正准备快速撤离,却看到从残破的城门中走出来一个乱发飞舞的女人。
  她生得极美,后脑顶着一轮金灿灿的太阳圆盘,但浑身都鲜血淋漓的,嘴角上都是赤红的血液,身上血气滔天,杀意盎然。
  陆压暗道一声不好,他此时已经伪装成一名凡人了不假,但先前不知道情况,并没有有意收敛气息,对方很可能已经锁定了他。
  但这位美丽而又嗜血的女神此时似乎丧失了神智,手臂向着他的方向一挥舞,似乎觉得这力量足以杀死他,不再理会这边,再次折返到城内去了。
  随着对方手臂挥舞而涌入身体的力量并不是陆压之前所见过的任何一种,但是并不足以造成伤害,他闭目感受了一会儿,发现自己可以吸收其中的一小部分。
  ——这个神系中的所有神明的力量都来自于太阳神拉,而太阳也是陆压的生命本源之一,两者间存在共同之处。
  等陆压再睁开眼睛,他念了一个障眼法口诀,隐身于炽热的空气中,也顺着城门钻了进去。
  那位美丽的女神此时正捧着一颗头颅在吸血,满脸陶醉之色。陆压一时间有点反胃,在他印象里食人的都是不入流的妖精,何况随着生活水平普遍提高,连犄角旮旯里的小妖精都知道食物要先洗干净烹熟了再吃——如来座下大弟子金蝉子转世的唐三藏就因此捡回了好几次命——这样血淋淋的茹毛饮血的场面还真不常见。
  不知道这个神系其他的神明是不是也都这样的画风,陆压在距离这位女神足够远的安全距离站定,开始超度漫天哀嚎的灵魂。
  他在地府当判官当了无尽岁月,这业务做起来十分纯属,陆压的神念跟随着第一批灵魂进入了一个奇异的世界中,冥冥中有声音告诉他,这是埃及冥界,是人类灵魂超度之所。
  基本摸清了往生的构造,陆压很是有几分疑虑,既然这个神系有完整的超度体系,为什么还会积压如此大批量的灵魂不能往生?就算是洪荒的无量量劫,无尽生灵死亡,也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
  怀揣着这样的疑问,他便再在冥界中仔细搜寻,这个世界中分了好几个国度,被陆压超度过的灵魂分两拨进入第三和第七个国度,但没有经过陆压经手的灵魂全部涌入了第三国度。
  这个第三国度估计就是所有灵魂的中转站了,就像十大阎罗殿中会有各位判官对死者生前所行善恶进行评断。陆压带着几分好奇来到了第三国度内,既然来到了这个异世界他仍然打算干自己的老本行,那第一件事儿当然就是拜拜山头,弄清楚人家本来的体质构造。
  第三国度中最显眼的是一条宽广的大河,河水中央静静绽放着一朵魅惑的蔚蓝色莲花,一个顶着胡狼头、身穿鎏金战甲的神明正手忙脚乱地指挥着拥挤嘈杂的灵魂,不要说话也不要插队。
  他一边努力维持着秩序,一边还要让排在最前面的灵魂把自己的心脏掏出来,放到莲花花蕊上的金色天平上,天平的一端放着一根洁白的羽毛。心脏比羽毛重的站成一拨,比羽毛轻的站成一拨,前一拨的人还试图趁着神明不注意溜到后一拨去,更为这位神明添乱了。
  胡狼头的神明忙了好一会儿,看着源源不断涌入第三国度、等待审判的灵魂,又看看积压在现场不能及时离开的灵魂,终于忍不住伸手用力扯了扯自己的尖耳朵。
  他抓狂地把一个第三次试图溜到后一拨队伍中的灵魂扯了过来,摁在地上踹了两脚,露出一嘴森然的白牙,阴测测森冷道:“你的灵魂将被延长五百年水深火热的洗涤期,再敢偷跑一次我就把你的脑袋砸到你的胸腔里。”
  这时候他听到了一个清冽的少年声音在旁边问道:“你好,请问需要帮忙吗?”
 
  ☆、太阳之城
 
  陆压问完后就看到对方一脸惊悚——如果那张胡狼脸上浮现出的古怪表情确实可以被称为惊悚的话——便后退一步让对方方便看清楚自己,尽量和善地解释道:“我没有恶意,只是看你似乎需要帮助。”
  对方明显人手不够——陆压没有想明白怎么埃及神系竟然就一个光杆司令负责超度灵魂——而陆压需要超度大量灵魂来为自己积攒功德,尽快恢复到全盛时期的巅峰状态,他觉得这是一笔两全其美的好买卖。
  “……”胡狼头的神明盯着看了他好一会儿,“你、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问完后他自己也觉得这个问题甚是傻逼,改口道:“我的意思是说,你是父神新创造出来的神明,专门创造出来给我帮忙的?”
  父神应该就是指的太阳神拉,陆压想了想,很平静道:“我来自于遥远的彼方,前来拜访拉神。”
  那神明兴奋的神态就减轻了大半,变得爱理不理地,转头去继续忙着称量心脏:“聊天请改天,我超度的速度可远远比不上哈托尔神杀人的速度。”
  “哈托尔神,就是那位在埃及城内大开杀戒的女神吗?”陆压很感兴趣问了一句,他现在急于了解掌握埃及神系的基本状况,而别看这位神明嘴巴上说着忙,但对抱怨一下给他带来如此大工作量罪魁祸首应该还是很感兴趣的。
  果然,对方手上的工作停了下来,扭头看向他,语调尽量平缓道:“父神被愚蠢的人类激怒了,派遣了他的嫡亲女儿降下神罚,哈托尔神是天空女神,也是战争和毁灭的女神,战力十分强大。”
  陆压听出来了,对方这是觉得自己打不过哈托尔,才在言辞间尽量恭敬,不把怨气表露出来的。
  两个人说话间,第三国度里面等待超度的灵魂熙熙攘攘,显得越发拥挤了。那个胡狼头的神明又缓又重地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吞咽下去了无尽的怨愤,这才继续说道:“不行,再让哈托尔神这么屠戮下去,亡灵的国度就要爆满了,我必须得回禀父神,尽快阻止哈托尔神。”
  陆压抬手摸了摸下巴:“我正好想要拜访伟大的拉神,能带着我一并前去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