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红楼之庶子贾琮 作者:契丹皇后

字体:[ ]

 
文案:
一朝穿越成原著中没人疼没人爱,出场必为酱油党的路人甲,贾琮。
 
大粪臭污,其质倒可肥田;乌龟丑陋,皮肉却能延寿。
 
庶子怎么了,庶子就不能发光发热了嘛!
 
 内容标签: 四大名著 穿越时空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贾琮 ┃ 配角:邢夫人,王嬷嬷,贾母,王夫人 ┃ 其它:庶子奋斗史
==================
 
  ☆、第一章 王嬷嬷
 
贾琮是被一阵哭号吵醒的。
    努力挣扎着想抬起眼皮,无奈发现眼睛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糊住了一样,什么都看不清,只有模模糊糊的影子。
    难道自己得了白内障?不对,记忆中自己是正在一个信号灯发生故障的十字路口,被一辆飞驰而来的奥迪suv撞飞的。那就是有血块堆积在眼部神经了。看不清就看不清吧,总归是捡回一条命。
    贾琮正要舒一口气,庆幸自己并未英年早逝,却被眼前模模糊糊的景象,以及耳边的哭号声打碎了奢望。
    一个身形略微的丰满的女性伏在地上,大哭:“我命苦的小姐啊,怎么就这么可怜啊,清清白白的女儿家,在家也是呼奴唤婢的被人侍候着,老爷太太的心尖子。谁知一不小心却掉进了火坑!这么被人作践!好不容易得了哥儿,差点被人害去,都是奴才不仔细,叫那起子黑心肠的钻了空子!老天爷啊,你怎么不降道雷把黑心黑肺的东西都收了去!”
    另一个站在一旁,姿态端庄,身着落叶黄色的一团,闻言开口道:“大太太便是这般调教奴才的吗!主子还未开口,她又算得上哪个牌位的,竟敢这么放肆。还不叫人拉出去!”
    在这一团前面,另有一人身着绛紫色,开口道:“要我说,论起调教、奴才这一块,我可比不得二太太。前儿个赵姨娘房中翻出一点子不干不净的香来,肚子里的哥儿险些没保住。上个月管事的来回我,外书房的小厨房里当差的四儿年纪轻轻的,竟然去了。我小门小户的出身,比不得二太太有见识,正一脑门子的疑惑的,不如二太太给我说道说道?”
    “落叶黄”许是想要分辨,还未开口,就听一年老的声音喝道:“够了,都少说两句!都是快抱孙子的人了,也不怕叫人耻笑了去,成何体统!”
    贾琮蹭了蹭头,感觉姿势舒服多了,才反应过来,这个声音来自头顶。说话的这人,正抱着自己。
    只听这人又道:“老二家的,赵氏身子渐重了,你便多费费心思,仔细照看些,若是能填个哥儿来,我重重有赏。至于管家的事情,不如先放一放,叫你媳妇多操操心吧。”
    “落叶黄”俯身称是,只是语气颇为不甘。
    头上声音又道:“老大家的,哥儿还小,日后仔细照料着,若是人手不够只管开口。你膝下无子,这哥儿,日后就是你的指望了。”话里的意思,认准了大太太日后不会有自己的孩子了。
    “绛紫色”亦是俯身称是。
    若此时贾琮还不知道自己穿越了,那就真成了傻子了。
    看样子,自己不仅穿了,还穿到古代大家族里头了。这几人短短几句话,信息量就不小。
    这家子做主的,是抱着自己的老太太。大太太,也就是那个绛紫色的,应该是小门小户出身,身边有个性格彪悍的婆子。二太太,也就是那个落叶黄,娘家颇为了得,狠狠的压了大太太一头。这二太太应该是个善妒的,前些日子想害自己老公的小妾流产,未能得逞。自己穿的是大太太的儿子,还不是亲生的,只是养在大太太跟前。不知道什么原因,被谁害了去。二太太嫌疑最大,当然,其他人也有嫌疑。许是老太太想要敲打谁,也许是大太太想要借机扳倒谁。
    不过,接下来这些都不是贾琮能思考的了,因为,我们随遇而安的小贾琮,抵挡不住婴儿的本性,睡着了。
    可怜的小贾琮,如果等他醒来,发现所谓的大太太姓邢,二太太来自金陵王家,而自己这世仍叫贾琮的话,估计会有就此一睡不醒的冲动。
    贾母等人走后,王嬷嬷迅速从地上爬起来,立马有小丫鬟上前帮她整理衣衫。
    邢夫人笑道:“往日里嬷嬷最是重规矩的,一举一动都似尺子量出来的,今儿个竟然也会伏在地上叫骂,真真叫我开了眼界呢。”
    王嬷嬷抿抿鬓角,挥退了上前伺候的小丫鬟,严肃道:“我平日里虽对小姐要求严了些,却也是为了小姐好。不要说宫里,即便是对于一般官家的太太﹑小姐们,规矩都是十分要紧的。女眷之间往来交际,规矩就是体面,就是家教。”
    王嬷嬷饮了口茶,又叹道:“只是我未曾想到,堂堂国公府,竟然如此行事。罢了,她们没有规矩,小姐却不能和那起子人学。日后,我也不讲规矩,反正我不是这府里的,她们也不能拿我怎样。该讲规矩的时候,小姐出头,不能讲规矩的时候,嬷嬷我替你出声就是了。”
    邢夫人心里感动,却不好多说,只得点头谢过,当夜又起针,为王嬷嬷绣了个荷包。
    这王嬷嬷可有来历。虽叫嬷嬷,不过比邢夫人大十多岁,此时不过还是个三十多岁的清秀妇人。眉清目秀,唇红齿白,最难得是一身的好规矩,一坐一站一走一动,都极为养眼。行动处就好似仇十洲的美人图里下来的,虽容貌一般,却别有一番风姿。
    王嬷嬷的母亲当年与邢夫人的祖母是手帕交,两家极为要好。王嬷嬷本是家里的老来幺女,王母年过四旬才生下来的,最为得宠,加之规矩又好,可是王家的掌上明珠。只是后来选秀时,不知碍了谁的眼,本应放出去自行婚配的王嬷嬷竟然被留下做了伺候人的宫女。
    王嬷嬷也是个争气的,在宫里安安稳稳的过了几年,爬到七品昭训,成了颇有名气的教养嬷嬷。后来又入了太子妃的眼,恩准她出宫,身上品级却未卸。王嬷嬷出宫时已经年过二十,再难找到好人家,加之这些年在宫中看惯了是是非非,索性不嫁。正巧八岁的刑家大姐儿要找教养嬷嬷,自此,王嬷嬷就把邢夫人当成女儿来养。
    邢夫人谈婚论嫁时,不知是谁做了手脚,叫她入了荣国府丧妻另娶的大老爷贾赦的眼。贾家上门提亲,刑家小小的内务府奴才,怎敢说个不字。无奈之下,只得答应。贾赦风评破差,王嬷嬷怎能放心邢夫人?于是也跟了过来。
    至此,王嬷嬷在贾家就成了特别的存在。说是大太太邢夫人的陪嫁,可哪里有正七品的奴才?可要说不是奴才,她也算不得主子。往日里王夫人等人见了王嬷嬷,因着太子妃的关系,都会礼待三分。偏着今儿个王夫人不管不顾,当着王嬷嬷的面就敢给邢夫人好看,原因无他,王夫人的胞兄前不久刚升了京营节度使,简在帝心的美差。
    王夫人这般短视,王嬷嬷便也不顾脸面,伏在地上哭骂,一句一句跟刀子似的往王夫人身上扔。王夫人若是但凡有些见识,此时就应该讲王嬷嬷搀起来。要知道,她自己此时还不过是六品的宜人,叫宫中七品昭训伏在脚下,也不怕折了寿!传出去,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呢!
    王嬷嬷这般自辱,摸清了王夫人的斤两,心里微叹。有这么一群亲戚,邢氏日后的日子,只怕有的受了。
    再说王夫人房中。
    二太太僵着表情回到自己房里,挥手赶了一屋子的丫鬟出去,只留了自己的陪房——春兰﹑夏荷﹑秋菊﹑冬梅四人。
    这四人各有所长,是当初王夫人出门子的时候,王家老夫人特意赏给她的。只是老太太毕竟是祖辈,与王母相比,到底隔了一层。因此王夫人对四人不敢全信,疑神疑鬼,丧失了好多机会,使得赵姨娘侥幸有孕。
    王夫人此时见这四人衣着光鲜的在自己眼前晃悠,便气不打一处来。
    贾家的爷们在娶亲之前,屋里总要放两个伺候的人。王夫人过门后,一门心思对付贾政房里的那两个通房丫鬟。反而使得在书房伺候的丫鬟赵氏得了机会,等王夫人回过神来,赵氏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子,被提为姨娘。
    每想起这个,王夫人就咬牙切齿,对那些个总爱在爷们面前晃悠的丫鬟,都看不过眼。王夫人又打量了这四个丫鬟一番,这四人,或是嫁给管事,或者送给贾政,断不能再往外嫁。思及此处,王夫人便默默留了心。
    想到嫁人,王夫人又想到邢夫人身边那个可恶的老嬷嬷。明明也是三字开头的人了,却依旧一副年轻秀丽的打扮,像什么样子!又是个未嫁的,大太太放在自己身边,依大老爷的性子,也不怕闹出笑话来!
    未嫁,未嫁,可不是未嫁么。王夫人想到这儿,心里闪过一个主意,此番下去,若是能成,定能断大太太一个臂膀!
 
  ☆、第二章 大房人口
 
贾琮休养了将近小半年,才弄明白自己的处境。
    真是没有最不幸,只有更不幸啊,自己竟然穿到曹公的红楼之中,还是一个不得宠的酱油党。
    只是贾琮生性乐观,善于在逆境中发现机遇。
    不过几个月,便将后宅分析了一遍。此时在府中依旧是贾母做主,王夫人不过是协理。而因着自己之前那场不明不白,或者说是表面上不明不白的病,王夫人连这好不容易到手的协理之权也没有了。
    邢夫人虽不管事,但也绝不是自己先前所想的那般,一点脸面也无。邢氏虽不如王夫人四大家族出身,但老夫少妻,也是贾赦实打实宠在心尖子上的。加之又是府中名正言顺的大太太,软硬兼施,手腕了得,这体面不比王夫人差到哪儿去。
    邢夫人不知什么原因,听贾母那话里的意思,竟是不能有孕的。贾琏年纪以大,早已懂事,与邢夫人这个继母,不过是表面上的情分。因此贾琮便仗着自己“年纪小,不记事”的便利,努力争取在邢夫人心中占有一席之地。豪门大院,不得宠的日子可不好过。
    “太太,抱抱。”贾琮迈着胖乎乎的小短腿,一点一点的蹭向邢夫人,借着年纪尚小,理所当然的卖萌,讨上司欢心。
    邢夫人自贾琮从奶娘怀里下来,就一直死盯着他瞧,生怕他一不小心摔了。见到贾琮终于走到自己身边,方才长出了一口气。笑道:“哥儿可真厉害,小小年纪走路便这么稳。”
    贾琮心里翻个白眼,其实不是他厉害,他今年都三岁半了。寻常人家的孩子,这个年纪,早就能跑能跳了,只有世家大族长于妇人之手的哥儿姐儿们,才会这般小心翼翼。
    贾琮仰着头,咧开嘴,眼睛笑成一条缝儿似的,对邢夫人道:“那太太有没有奖励呢?”
    邢夫人丝毫不意外贾琮会这么说,伸手揉了揉贾琮肉呼呼的小脸蛋,笑道:“你这猴儿,可是又相中什么东西了?”
    贾琮偏着头,一本正经的掰着手指,数到:“碧梗粥,豆皮儿包子,山药糕,糖蒸酥酪,桂花糖蒸栗粉糕,吉祥果,杏仁茶,银丝挂面,奶油松瓤卷酥,奶糖,茶面子......”
    贾琮还未说完,邢夫人早就笑的不行了,伏在桌子上直叫肚子疼。王嬷嬷忙上前帮邢夫人揉肚子。其他小丫鬟们见主子如此,便也憋不住了,顿时屋子里一片笑声。
    贾琮此时身量尚小,面上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有时连话都说不全,竟难为他能记下这么多吃食!
    邢夫人好大会子功夫才缓过劲儿来,王嬷嬷就势送了口茶,给邢夫人润润嗓子。一边转头又问贾琮,“竟难为哥儿能记得这些!嬷嬷问你,除了这些吃食,你还知道什么?”
    贾琮此时还未到起学名的年龄,府中只是哥儿,哥儿的叫着。
    贾琮似是不知道大家在笑自己似的,挠挠脑袋,复又掰着手指,一本正经回道:“我还知道好多呢,菱粉糕,鸡油卷儿,藕粉桂花糖糕,小面果子,蒸芋头,建莲红枣汤,如意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