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楼之有匪君子 作者:谢青黛

字体:[ ]

 
 
文案:
林琛作为一只前途大好的黑道继承人(喂……)
却狗血的被家族败类出卖
更狗血的在逃亡的路上惹怒了一只美洲豹,
终于不负众望的重生了(啊喂……)
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太天真了骚年
当小林琛翻着白眼醒过来的时候,有人告诉他——你爸是林如海……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重生 强强 四大名著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琛 ┃ 配角:姬汶林黛玉红楼众 ┃ 其它:红楼重生强强
 
 
☆、第一章:公子端方运无常 前生一梦枕黄粱
 
  公子端方运无常 前生一梦枕黄粱
  世界上最操蛋的事莫过于被一只美洲豹盯上。——林琛
  林琛在正房院门外等了足有一盏茶的功夫,才有一个粗使的三等婆子慢悠悠的走过来过来,远远站着道:“太太说了,最近身子愈发重了,也懒怠见客,说是哥儿若来了便在这屋子外磕个头。”顿了一顿,眯着眼笑道,“也算是全了哥儿孝顺的心意。”
  林琛闻言,似笑非笑的瞥了那婆子一眼,温言道:“既如此,琛便不叨扰太太了。”说罢,弯下小身子,对着正德堂恭恭敬敬的磕了个头,便径自转身往自个儿的小院儿去了。
  那婆子被他看了一眼,只觉得心里发毛,也说不出个什么,只得往地下啐了一口:“一个庶出的种,充什么爷们儿的款儿!”
  文秀正带着几个捧着沐盆巾帕小丫头从外面进来,听到这话,扯一扯那婆子衣角,悄悄笑道:“妈妈这话错了,琛哥儿好歹也是主子,哪里由得了我们这些人说嘴。太太可是不依的,妈妈可改了。”
  那婆子忙笑道:“老婆子谢姑娘提点。姑娘仔细脚下些,这正月的天气,最是恼人呢。”
  文秀轻轻一笑,也不答话,几个小丫鬟忙上前打帘子请她进去了。
  文秀进了屋子,正在脱卸斗篷呢,罗绮便递上一盏滚滚的茶水,笑道:“太太那还要等会子才叫人呢,姐姐且先暖着。外面风吹得脸疼,还要盯着她们打水,可苦了姐姐了。”
  文秀轻轻地刮着茶沫子,也不说话,半晌才叹道:“你们也太过了,今儿我看,琛哥儿在外面等了足有盏茶的功夫呢。好歹是个主子,哪里容得这般糟蹋。”
  正月闺阁不兴动针黹,罗绮只随手拿起个花样子比划着解闷,听文秀这般说辞,冷笑道:“姐姐果真是个再小心不过的,等到太太生下了大爷,还有谁记得个家生子养的种!如今我不过是替太太宽宽心罢了,哪里恁多说嘴的!”文秀见胞妹仍是那爆炭般的性子,还欲再劝,却见那屏风内转出个人来。
  却是贾敏身边头一等的得力大丫鬟红粉,对着这边笑骂道:“小蹄子尽嚼蛆,太太醒了正叫人呢,还不赶紧过去侍候着。”只得按下满腹心思,过去侍奉贾敏起身不提。
  暂不提文秀这边的诸多计较,林琛在贾敏处吃了个闭门羹便折回去了,等到他一人晃回了自个儿的小院子,他身边侍候的几个小丫头子并几个洒扫的婆子才慢悠悠的起身呢。
  那起子奴才见林琛从外面回来,也依旧是懒懒散散的,一个穿着鹅黄袄儿的丫头更是扬声笑道:“哥儿起的好早,天寒地冻的,太太如今是双身子,老爷都嘱咐了那是万万不得劳心的,哥儿以后还是莫搅了太太的清静吧。”
  院子里的丫头婆子俱都笑了起来,只道她这话在理。林琛也不恼,自个儿往屋子里去了,那丫鬟见他不吭声,更是得意了起来,又在后面说了些不清不楚的混账话,惹得院子里笑成一片。
  林琛的确懒得跟他们计较,作为一个21世纪有为青年,与一帮子未开化的古人计较实在掉价。
  是的,林琛童鞋并不是这里的原住民,他的灵魂来自一个光怪陆离的诡异年代——21世纪。可惜天妒英才,林大公子不过是为了一笔军火生意跑了趟南美,却被本家的几个叔叔暗算。好不容易在属下的掩护下跑进了雨林,本以为化险为夷只等着回去“大义灭亲”顺带出出气……
  但是!!在他弹尽粮绝的时候,居然被一只美洲豹盯上了!!
  林琛本来以为,自己在雨林里惹上了一只美洲豹不得不跳河逃生已经是很让人操蛋的事情了,可没想到更操蛋的是他居然因此狗血的穿越了!!更更操蛋的是,他这辈子的老爹——姓林讳海,字如海……
  默默地看了看这小小的胳膊腿儿,林琛开始了第一百零一次的忧桑……他对作者的尿性已经不抱希望了……
  林琛来了近一个月,早就摸清了他如今这壳子不过是林如海酒后乱性,与一个家生子生下的。那个家生子也是个有福的,不过是和老爷春风一度,便做下了胎。眼见她一家是攀上高枝儿了,可惜到底命贱,经不住这天大的福分,好容易生下了哥儿,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呢,便去了。
  这林府太太见此,便回了林老爷,给了个名分。因为她娘家是姓魏的便唤作魏姨娘,又道魏姨娘挣命才给老爷生下个哥儿,她也不忍夺了来,便只管将哥儿养在身边,却仍记在魏姨娘的名下。
  此举一出,林府上下莫不交口称赞,只道太太是古今难得的贤惠人,不愧是从“一门双国公”的荣国府里出来的嫡亲姑娘,真真的是大家风范。
  林琛暗自冷笑,做下胎时不闻不问,让人没名没分的生下了哥儿,等人殁了倒是记得舍下个分位了,却也是是坐实了他这庶长子的地位。
  这一番兵不血刃绵里藏针下来,林琛倒是真正明白了,这位林家太太绝不是红楼里那盏只知风月多情不理尘间俗事的美人灯儿,公府门第、百年世家教养出来的嫡亲女儿,其手腕心机绝不容小视。
  其实原来的壳子的小日子过得还是不错的,毕竟是林海唯一的血脉,纵然主母不喜,下人哪里又敢真的慢待呢。
  可自从贾敏在五个月前被诊出有了两个月的身子,这小林琛的日子便是一天不如一天了。直到贾敏这胎被确诊了□是个小子,阖府的人都了围上去,哪里还记得有这么个庶出的哥儿?
  腊月的天里,他身边的婆子连大衣服都懒得替他穿上。连夜的高烧,那些个黑心肠的下人居然也敢瞒着不报,林琛来到这具身体的时候,都瘦没了形儿了。
  想必原先的主儿就是被这样漠视糟践蹂躏至死的吧,可惜了,便宜了他林某人占了这具壳子。
  林琛前世亦是出身名门世家,自然知道子嗣之于世家是如何重要。如今不过是一个男女未知的婴胎,只因为是嫡亲血脉,就能将他弄得日子朝不保夕,子嗣之重,可见一斑。
  尽管在林府受尽冷遇,林琛却浑然不担心,他可是知道接下来的剧情的。贾敏肚子里怀着的,肯定就是那位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的世外仙姝林妹妹了。
  待到花朝,绛珠仙子翩然降世之后,他便是林府这一代唯一的男丁。林海如今已近天命之年,想必就指着贾敏这一胎了,等他绝了嫡子的念想,自然会对他这位庶长子用心教养。
  打定主意,林琛便是任你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反正花朝过后会是另一番天地,还不如趁着如今的困境,把林府众人的秉性看个清楚明白。
 
 
☆、第二章  林妹妹翩跹降世  琛哥哥时来运转
 
    贾敏果真是在花朝节诞下了一女,林海为其取名黛玉,那朵世外仙姝寂寞林,便在花朝这样一个浪漫的日子降临尘世了。
  出生在花朝,又是个女儿,若是传到那些词人墨客的耳中,说不得又会写下多少绮丽幽艳的文字。便是不通文墨的林家下仆,也道姐儿生的日子好,必是有福气的。
  不过可惜了,大夫明明给了准信是个男胎的,如今却是……一时间林府众人心思百结,纷纷感叹琛哥儿的好日子来了。有的难免后悔当初做得太绝,幸而琛哥儿还小不记事,不然日后可有得生受了。
  如今,林琛这个被忽视已久的庶长子一时间那是炙手可热起来。林府的下人像是突然之间想起来他们还有这样一个小主子似的都围了上来。
  林琛不堪其扰,幸而他有个奶妈子人称孙婆子的是个不好相与的,每每指桑骂槐一番,让那起子见风使舵的好一阵没脸。
  林府临觞湖畔的几株杨柳皆是吐了新芽,微风轻抚,几缕柳丝低低的斜掠过水面,荡开些许波纹,颇有点“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的意趣。
  林琛由着几个婆子丫鬟拥着坐在湖边的小亭子里,盯着那几枝柳条瞧了半晌,身边的奶嬷嬷孙婆子将一件簇新缎面滚毛边薄披风给他围上,笑道:“哥儿仔细些,虽是二月的天了,这水边也是寒浸浸的呢。哥儿身子娇贵,若是喜欢这些个绿意儿,便让那些个小子剪上几枝,回去好插瓶儿。”
  林琛侧身对那婆子笑道:“眼见这柳条长的好,我远远地瞧上几眼便罢了,强自攀折了反倒是损了这番自然意趣。”
  孙婆子忙笑道:“到底是哥儿,我们哪里懂这些子呢。”又对身后的丫头子骂道:“往日里我就说呢,这些个花儿柳儿长得好好的。偏生你们姑娘家爱俏儿,有的没的便要掐上一朵儿折下一枝儿簪头抹脸的,生生的糟蹋了多少!”
  林琛听自家奶娘有的没的骂了一大通,也不拦阻,往日里也就这么一个奶婆子对自己一心一意了,便是年前那样苦的日子,她也是一步不离的守着自己的。可惜碍了有些人的眼,一句话就将她打发到二门外了。
  如今林琛将她提了上来,孙婆子自觉主子位子稳了,自己的腰杆子也硬了不少,往往就对着那些个吃里爬外的丫鬟婆子一番敲打。
  林琛也觉得往日里奶娘受了那些个苦,现下给那起子不长眼睛的东西些许排头吃,也算得上出了口恶气了。因此,只要不是她做得太不像了,林琛也懒得去阻止。
  披上披风,又在那亭子上略坐了一坐,正准备起身呢。不巧林琛眼尖瞥到远处一个穿红绫袄青缎掐牙背心的丫头带着几个穿金戴银遍体绫罗的婆子正往临觞亭这边行来,却是贾敏身边的一个大丫鬟名唤文绣的。
  眼看着一行人行至眼前,林琛才慢悠悠的站了起来,文秀忙忙的上前来,福了一福,笑道:“给琛哥儿见礼了。”
  林琛微微笑道:“太太身上好?文秀姐姐好。”
  等文秀说了好,才由着丫鬟服侍着坐下了,方抬眼瞥了那几个文秀带着的婆子一眼,含笑道:“这几位妈妈倒是瞧着眼生,不知是?”
  文秀心里暗暗叫苦,只得又福了一福,回话道:“好叫哥儿知道,这几位妈妈皆是荣国府的管事嬷嬷,乃是荣国府老太君并二太太使了来专程替咱们太太道喜的呢。”
  林琛听得这话,便又站了起来,对着那几个婆子笑道:“原来是太太家里的妈妈,琛年纪小,是个没经过的,倒是慢待几位妈妈了。”
  那几个婆子皆是满脸堆笑,忙忙道“不敢”,又赞了一番林琛长得好生的聪颖云云。
  文秀领着几个婆子一路迤逦行来,那些个婆子心中也各有计较。
  其中一个婆子名唤周瑞家的,乃是荣国府二太太的陪房。此时见林府不过二月,却已是花团锦绣,彩绣葳蕤,好一番富贵雍容气派,不免暗自咂舌。那刚刚见过的林府庶出的公子哥儿,与自家府里的宝玉同岁,可那通身的气度,却生生的压了宝玉不止一头。
  周瑞家的念及动身时自家太太种种交代,只觉得嘴里发苦,贾家的姑奶奶哪里是那么好拿捏得,太太不过是轻飘飘一句话,做下这恶人的,还不是自己。
  一行走一行纷乱想着,不觉竟已到了正房院外,只得怏怏的收了思绪,随着文秀恭整肃立一旁不提。
  现下已是日上三竿,正德堂外却仍是鸦雀不闻,几个丫鬟婆子静候在廊下,皆是敛息屏气,竟连咳嗽一声也无。
  一个穿着鸦青袄儿的丫鬟远远地见着文秀领了人过来,便轻轻地打起帘子进去了。
  脚步声不闻的穿过一架十二扇满工镂空精雕山水紫檀木屏风,便对着那垂着彩绣山水藕荷帷帐的鸡翅木雕百子千孙图拔步床上轻声道:“太太,荣国府打发了婆子向您请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