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盗墓X全职 江湖夜雨十年灯+番外 作者:叶苍术

字体:[ ]

 
 
文案
他们心里都明白,这桃李春风下的一杯酒,结束了关于吴邪和叶修各自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的那些十年复十年的夜雨孤灯。这是终结,也是开端。关于昨日不曾想到的明天的开端。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邪,叶修 ┃ 配角: ┃ 其它:吴邪,叶修,西湖组
 
 
 
  ☆、一眼云烟
 
  遇见叶修的那天,吴邪正在铺子里试伞。
  半年前吴家伙计从地下带出来一把伞,吴邪认得是胖子口中北派摸金的秘器金刚伞。听吴邪一说得到他们摸金失传的宝贝,胖子立马从北京杀到杭州,两人研究一番后决定请人复制金刚伞。
  金刚伞毕竟是摸金秘传的倒斗利器,水火不惧,百毒不侵,专防古墓中各种机关暗器,是摸金校尉护身至宝,奈何材料和制作工艺都是秘密,失传已久。好不容易到手一把怎么能不好好研究一下好给自家队伍添新装备。
  那天吴邪刚收到复制出来的金刚伞,仿得效果不错,通体钢骨铁叶,精巧无比。吴邪在伞柄上略一摸索,触到了某处机关后,从伞柄底端抽出一把窄剑,正要细看时,突然他听到铺子外面传来一声呼喊:“啊!老大!快来看千机伞!”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回道:“千机伞?千机伞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天天都对着千机伞呐。”
  深秋萧瑟冷清的西泠印社外忽的就喧闹起来,“不是啊!老大!是实体的千机伞!实体的!”伴随着青年元气满满的声音一群人涌进了店里。染着黄毛的长发青年指着吴邪手里的金刚伞,转头对着人群后方喊着。
  “哎呀我去!老叶这还真是千机伞嘿!”“哪呢哪呢?快给你们方锐大大让一让~诶!说你呢老魏!”虽然这两个完全会让人想起胖子的混天然的猥琐声音让吴邪在心中一笑,但是被人围观可不是什么愉悦的事情,吴邪把窄剑插回金刚伞内就收起了伞,一抬头看见一个叼着烟的青年正看着自己手中的金刚伞,他似乎有片刻的愣神,但随即就被同伴拉回了注意力。在这群人中年纪略长的男人正对着他嘲讽着:“我说老叶,你那千机伞可是咱兴欣最高机密之一,现在都有实体了,我看你还是回去再和老关捣鼓捣鼓,别明天全荣耀都人手一把。”叼着烟的青年眼都不抬就反嘲讽回去:“那我看今天你的死亡之手就要烂大街了。”
  吴邪也不说话就微笑的看着这一群人热热闹闹的,心里感叹年轻真是好。“我说你们在人家店里胡扯什么呢!”突然一个清脆的女声□□来,所有人顿时收声,唯有那叼着烟的青年依旧是懒洋洋的神情道:“就是就是,你们也太没规矩了,身为队长我都觉得太丢脸了!”梳着马尾的漂亮姑娘果断被气着了,她先是瞪了对方一眼:“叶修你闭嘴!”而后才有些尴尬的对吴邪道:“真是抱歉,随便就闯了进来,而且,他们太吵了。”
  吴邪笑着摇了摇头:“开门做生意自然是希望客人进来的。”那姑娘打量了一下店里陈设:“老板你这是古董店?好像开了很久,我都没有进来过呢。”吴邪点头道:“二十多年了,开在偏僻地方又是做这行,没有进来过很正常。既然来了你们随意看看吧。”说话间吴邪准备把金刚伞收回盒子里,不经意间余光扫到那名为叶修的青年仍旧满眼好奇的看着金刚伞。又想到他们似乎认得这把伞,吴邪不禁暗自揣测对方莫非是摸金传人,但看他们身形又打消了这念头,心思流转吴邪还是多留了个心眼,他扬起金刚伞问道:“你们认得这把伞?
  那个黄毛的脱线小青年立刻点头:“这是我们老大的千机伞!”吴邪看向被称作老大的叶修,见他面色有些无奈:“包子你够了啊。那可不是千机伞,别逮着一把能变形的伞就是千机伞了。”叶修说这话时双眼却是直视着吴邪,“千机伞是虚拟的装备,哪里来的实物,就算是联盟出的周边也不是这样的。”
  吴邪听了这话,唇角勾了勾,这个叶修看着年纪不大却是个明白人呢。“有缘相见,不如认识一下。吴邪,口天吴,却邪的邪。”他话音未落就看见所有人都一脸微妙的表情,不免有些莫名,但又以为他们是联想到“天真无邪”,又听自称方锐的年轻人对身边人低语:“却邪,这还真他娘的有缘。”
  叶修“啧”了一声,走上前来道:“叶修,秋叶的叶,修正的修。游戏《荣耀》职业联盟,兴欣战队指导。”随即,他又介绍了一下兴欣众人。
  陈果在后面偷偷问苏沐橙:“这个真的是叶修?他居然这么正式的在介绍?”苏沐橙却是摇了摇头,一脸玩味的样子。                        
作者有话要说:  
 
  ☆、尘埃往事
 
  十几年来,叶修心中一直有一个人,并不是因为喜欢或爱才难以忘怀。
  那一年,叶修15岁,于暑假的尾端离家出走。到了杭州的时候已是深秋,且,身无分文。
  少年衣衫单薄又无钱住宿。入夜后只好坐在西湖旁的长椅上发呆的叶修,第一次感到一丝后悔——后悔没有连叶秋存的私房钱一起顺出来。(这样好吗?混账哥哥。)
  饥寒交迫的感觉使得叶修从思考人生的状态中脱离出来,他打起精神来环顾了一圈四周。不远处一点红光一明一暗,那是闪烁的烟头。叶修还注意到那个人也和他一样,在西湖边待了很久。犹豫片刻,少年咽了咽口水,裹紧了衣服起身向那边走去。
  那是一个年轻男人,此刻正叼着一颗烟靠在长椅上面对着西湖,一动不动似乎是在沉思,叶修发现男人脚边已落了一地烟头。
  少年踩着落叶靠近的声音惊醒了男人。那一瞬间,叶修被男人扫视过来的锐利眼神震在原地。看到来的只是一个瘦弱少年,男人顿时又放松下来,他吐了个烟圈才缓缓道:“小鬼,这么晚还在外面乱晃可不好。”叶修摇了摇头回答:“离家出走。”
  烟雾缭绕间,叶修看不清男人的脸,只听得他笑了出来,似乎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现在的小朋友都这么大胆吗?黎簇和苏万也是,你也是。看来,我是真的老了。”说着男人对叶修招了招手,示意他坐到自己身边。叶修刚坐下,一件带着烟草味的风衣落在了他的肩头。叶修有些惊讶的望向对方,男人只是不以为意的笑笑,仍旧沉默着抽着烟。
  叶修悄悄打量着男人。微弱的光线下,映照出一张清俊的面庞,只是眉间有着两道深深的皱纹,大概是时常皱眉的原因吧。这是个年轻人,只是他身上又有着十分深沉的气息,这显得有些矛盾。叶修又想到,那一瞬间锐利的眼神,而现在这个男人即使已经放松了,也掩盖不了那种疲倦沧桑的感觉。
  男人的外套给了叶修,此时只穿着一件黑色的高领线衫。叶修默默的看着男人抽烟的侧脸不禁有些恍惚,原来,男人抽烟的样子是可以这样好看的吗?还很纯洁的少年叶修不禁为之着迷。叶修在心中暗暗感叹“简直就是人间绝色”,虽然他并没有见过人间绝色。
  但是少年很快的又陷入到尴尬羞涩的情绪中去了,原因无它——饿了两顿的少年,肚子十分不争气的出生抗议了。只听得男人嗤笑一声,叶修顿时觉得连耳尖都有些发烫了。而男人笑了一声后却摸出手机开始打电话:“是我。嗯,送两份吃的来西湖……酒?拿几瓶。行了,就这样。快点。”挂了电话看到呆愣的叶修,对方拍了拍少年的脑袋:“等着呗。”说着男人又点起一颗烟,火光中映衬着男人温暖平和的面庞。叶修紧了紧披着的大衣,点了点头。
  后来食物送来了,男人只吃了几口而已,大多都进了叶修的肚子。少年在迅速进食的时候,仍不时抬眼偷看闷声灌酒的男人。几次张了张嘴最后都只是往口中塞入食物而已,少年叶修并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填饱了肚子的少年被温暖的大衣包裹着,不禁就有些困了。叶修挣扎着想要清醒一点,奈何睡意席卷了他的大脑。少年靠在椅背上的身子一点一点的侧滑,最终倒在男人肩上,而叶修那晚最后的记忆,是男人带着醉意的呢喃,那是一个名字——“张起灵”。
  叶修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坐在床上呆愣了好一会,少年才清醒过来,他发现身处在一间酒店房内。床边放着一件米色的风衣,这是昨晚那个男人的。风衣上压着以上纸条,叶修拿起纸条,发现是男人的留言。那个人的字,和他的人一般,清俊而又带着锋芒,叶修并不认识这种字体,当然,后来他知道了,那是瘦金体,不过,这都是后话。
  男人的留言写到:“衣服口袋里有钱,玩够了趁早回家。另外,小朋友,不要再这么随便相信陌生人。这是来自长辈的忠告,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然而,这样就乖乖回家的,那一定不是叶修。披着过大的风衣,怀揣着一千元钱和那张字条,他钻进了网吧打荣耀。那一天,少年叶修遇见了少年苏沐秋。
  后来的后来,叶修每次想起男人最后的留言,都会撇撇嘴,“哥人品好,遇见的人都不坏。”虽然已经是联盟四大心脏之一,但叶修其实,并没有见过多少人心险恶呢。
  直到,荣耀第八赛季。那段时间,叶修时常回想起那个说着人心可怕又十分温暖的男人。但在遇到陈果之后,叶修依旧嚣张的想着:“哥遇见的人,果然都不坏!”
  最终,叶修还是带着温暖,如苏沐秋所说,“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而叶修在杭州的十几年中,却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个人。                        
作者有话要说:  1、关于时间
  章一发生于2025年秋,荣耀第十一赛季
  章二发生于2012年秋,叶修遇见的是沙海邪帝
  2、关于年龄
  吴邪48岁
  叶修28岁
  解雨臣47岁
  霍秀秀40岁
  王胖子59岁
 
  ☆、众里寻他
 
  那天在西泠印社遇见吴邪之后,叶修就陷入了失眠之中。
  吴邪,是当年的那个人吗?十几年的时间,叶修都已经从“纯情”少年长成了联盟一代心脏。而吴邪,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至少,在容貌上没有变化。当年的那个人,看起来应该是快三十岁的样子,那么现在也应该四十了。可是,吴邪的容貌,依旧是快三十的样子,这……可能吗?
  连续三天失眠后,第四天下午训练结束后。叶修丢下一句“我出去走走,不必等我吃完饭”,顶着一屋子惊讶的眼神独自出了门。
  只是,等叶修到了西泠印社见到的却是紧锁的大门。
  于是连续失眠多日的叶修,又连续吃了数天闭门羹。距离遇到吴邪已经过去了一周,叶修无奈地对着铺子大门点起一根烟。烟,是黄鹤楼。这也是被那个人影响的。那个人遗留下的风衣口袋里除了钱,还有半盒黄鹤楼。那也是叶修抽的第一支烟,然后就成了习惯。
  “原来你每天来的是这里。”苏沐橙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叶修差点被烟呛住,他有些哀怨地回过头。“怎么了?你来我就不能来了?”联盟女神笑嘻嘻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又道:“说吧。”叶修抬头看天,默默的吐了个烟圈,苏沐橙看他不答便道:“你不说那我就问啦!你看上人家了?”
  叶修这次是真的被烟呛住了,咳得惊天动地的,好容易缓过来,抬头瞪了一眼帮他拍背的苏沐橙。苏女神仍旧一脸笑意地看着他,叶修拿她没办法,“苏女神求放过!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女神笑容不减地挽上叶修手臂,“好啊~我们边走边说也好,不浪费时间。”
  最后,叶修在女神光辉下,不得不招了供。苏沐橙恍然大悟,“我说我哥捡到你的时候你那件外套实在奇怪,原来是这样。我还猜测过你是不是偷了你爸的衣服呢。”叶修摊了摊手,表示招完了。苏沐橙却不肯放过他,“我记得,那件外套,你一直放在箱子里。”“对啊,用来纪念无知少年叶小修。”叶修说。“天天往人家铺子跑也是纪念?”苏沐橙是什么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被叶修忽悠过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