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银魂]我是松阳老师 作者:千佛因

字体:[ ]

 
 
文案
 
现代老师穿越银魂世界,梦想是继续当一名和平的老师,教养出几个优秀的学生。
但是和平失败了,无奈被卷入战争,还成了总指挥官。
教导学生也失败了,当年软绵绵又听话可爱的学生,为什么在他回来后,变成了可怕的狼?!!
 
内容标签:少年漫 原著向 银魂
 
搜索关键字:主角:松阳,高杉 ┃ 配角:银时,晋助,桂,神威 ┃ 其它:银魂,真选组,万事屋
 
  ☆、第1章 我是松阳
 
  第1章我是松阳
  “松阳,喂,松阳!”
  全身的骨头都像散架一样,发出酸痛的感觉,还被人用力推打,困难的睁开眼,看到一张陌生的大花脸。
  那人模样大约二十多岁,有着一头银白的短发,皮肤黝黑,脸上沾着一些黑褐色的东西,像是干涸的血迹,显得他面目狰狞。
  看到他醒来,那人露出松了口气的神情:“太好了,还以为你也挂了。”
  “我……”他想坐起来,一动,就感觉腹部一阵剧痛:“好痛!”
  “不要动,你被天人的枪打中腹部,小心伤口裂开。”
  他茫然的捂着腹部,他记得,他是去救落水的学生,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学生得救了吗?这里是哪里?
  还有……天人是什么?
  抬头看向四周,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四面通风的破帐篷里,帐篷中不只他一个人,还躺着十多个伤员,所有人穿着古式的兵甲或日本和服……咦?
  看到这些人的衣着,他才惊悟刚才那个人说的是日语,他自己也说的是日语,竟然完全没有违和感。
  “喂,松阳,你还好吧?”年轻人见他发呆,担心的问道。
  “麻烦你扶我出去,谢谢。”
  他挣扎着起身,在年轻人的搀扶下慢慢走出帐篷,入目所见,是一片荒芜的战场。远处还残留着烽烟的痕迹,战场上插满了断裂的兵器,还有一队队正在收敛尸体的士兵。
  “这一战,我们勉强胜了。”那名年轻人说:“总算把天人的部队打倒了,虽然牺牲了很多战友,但我相信,只要我们继续战斗下去,一定能把天人赶走!”
  “啊……”因为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他没有说话,只是应了一声。
  这支部队似乎暂时打胜了一仗,所以目前进入休整阶段,他也终于有机会好好了解这个世界,和自己穿越的这具身体。
  这里是一个类似日本战国时代的世界,但和另一个世界不同的是,这个世界正被一群外星人侵略着。
  人们管外星人叫天人,因为不愿向外星人低头,于是全国各地的军队和攘夷志士们纷纷都奔赴战场,英勇的反抗天人们。
  而他穿越的这具身体,名为吉田松阳的少年,也就这么成为了攘夷志士,然后因为被天人的枪射伤,命悬一线时,他穿了过来。
  既然已经占了对方的身体,他也就接受了吉田松阳的名字和命运,看着镜子中十四五岁模样,有着浅粟发色,面容精致秀气的美少年,松阳扯起一根头绳,将长发扎起来,问战友次郎长:“次郎长,我以前有没有说过我家的情况?比如家在哪里?家里还有谁?”
  次郎长就是松阳穿来第一天见到的那名年轻人,全名泥水次郎长,是一个粗犷健壮,性格也很大咧咧的家伙。
  “家人,没听过啊?”次郎长完全没多想,挠着头说:“只听你提过教你剑术的师父死了,怎么,你想家人了吗?”
  松阳摇摇头:“没有,这样就好。”
  看来吉田松阳应该是没有家人的,这也省得自己去寻找了。
  取得一次胜利对整个世界的战场没有任何作用,在松阳恢复得差不多的时候,他们又被征召到别的战场上。
  说实话,这场战争不管怎么看,人类都没有胜算。对手是开着宇宙飞船的外星人,而人类的武器还是冷兵器,每一次战争都要付出巨大牺牲,当取得一点点胜利时,又听到身后某个城市被天人占领的消息。
  松阳前世是一名普通的中学老师,一穿越过来就被拉上战场,他其实很不适应,但天生的责任感让他没有办法在战场上丢下战友逃跑,还好这具身体残留着战斗的本能,使他得以自保。
  再后来,死亡的人多了,尸体看多了,松阳也就完全没了恐惧的感觉。
  虽然不太爱管事,但因为松阳的剑术出色,不知不觉也成为了一名小队长,手下有四五个不怎么样的杂兵,有资格在开会时坐在角落里旁听。
  “没错,就在这座白峰山上,有一艘天人的飞船。”
  此时正在进行的作战会议是,有探子发现了一艘天人的宇宙飞船,打算偷袭对方。
  松阳越听越不对劲。
  地点是一座叫白峰的山顶上,袭击时间是深夜两点,然后呢?周围的环境是怎样的?各个小队怎么安排?斥候小队和接应部队在哪里?结束后从哪条路撤离?
  没有,居然没有一句提到!
  部队的作战之前没有那么糟糕的,原本还有军队的指挥官在,但最近所有军队都被调去保护城市,留在战场上的只剩下属于自由武士行列的攘夷志士们,在这识字率普遍低下的时代,攘夷志士们的作战会议变成“今晚两点,奇袭白峰山,一起打倒天人!”
  “哦哦哦哦哦——!”
  这种除了热血什么都没有的场景一点也不奇怪。
  松阳捂住额头,奇袭啊,居然连时间地点都嚷嚷出来了还叫什么奇袭,怕天人耳背听不到吗!
  “够了,我有话要说。”松阳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战争能力,但做为一名老师,做为一个有那么点现代军事知识的人,他觉得自己有必要给这时代的文盲们上一上基础课。
  “松阳,你有什么事?”一名前辈问。
  松阳直接走到攘夷指挥官的身旁:“抱歉,请让一让位,在奇袭开始前,我有必要教大家一些知识。”
  “啊?注意你说话的态度!”
  “小鬼,竟敢对指挥官不敬,快下来!”
  “闭嘴!”多年的老师生涯,让松阳非常习惯喝斥吵闹的学生,虽然安静只有一瞬间,已经足够松阳揪开指挥官,在帐篷的黑布板上画图:“假设这里是白峰山,天人的飞船停在这里,对吗?”
  松阳看向情报队长,对方愣了愣,点头。
  “那么,周围的环境是怎么样?哪个位置有密集的树林?开始奇袭之前,可以在哪里隐藏?”
  “呃……啊,白峰山上树林很多,但很分散,飞船停泊的地方属于草原区,没有树林!”情报队长不是笨蛋,听到松阳这么问,立即明白他的意思。“队伍需要分开隐藏。”
  “密集的树林在哪些位置?”松阳让情报队长将树林密集的位置标出来,同时转向各位长官们:“我知道各位前辈比我有战争经验,但是,我认为一些系统的知识,是各位前辈们决策时必须考虑到的。”
  松阳并不认为自己懂得战事,所以不对战策指手划脚痛,他只是把自己从现代网络上学到的一些军事知识教给在座长官们。另外就是攘夷志士们不了解天人的科技和文明,也拒绝学习,松阳这段时间来,一直在尽可能的研究战场上绞获的武器,也比较清楚天人的武器射程,强度,以及监控器长什么模样,这些原本都是长官们必须的了解的。
  “监控器?那是什么?”长官们茫然的问。
  松阳叹了口气,从口袋中掏出一只像蜜蜂一样大小的机器:“就是这个,监控器,我进来时发现它趴在门帘上,不用担心,我已经捏坏了。”
  不然晚上哪里是奇袭,根本是送死而已。
  松阳一直觉得自己前世是普通人,没有指挥战争的能力,也不敢背负那么多伙伴的性命,所以从不主动揽事。但这些攘夷志士们在参战之前,显然也只是普通武士,和松阳的知识量比起来,几乎全部算是文盲。
  虽然年龄和资历都不够,但为了自己和战友们的生命多一层保障,松阳还是接手了这次战斗指挥官的位置。
  作战出乎意料的顺利,因为松阳对天人科技的了解,利用监控器让天人发现诱饵,在天人派出小部队清理时,被埋伏的攘夷志士分批干掉。同时大部队绕过监控器静悄悄包围了飞船,等天人发现时,飞船的引擎动力已经被破坏,只能苦苦死战,最后被全数消灭。
  此役是攘夷志士与天人战斗以来,伤亡最少,战果最大的一场,松阳一夜间成为攘夷志士们的偶像和希望,虽然被大家热切的目光盯着很不习惯,但他撰笔写的一些现代军事知识和对天人的武器技术分析,得到大家的重视,并在部队中广为传播,松阳还是很欣慰。
  他对当英雄没兴趣,只希望自己的知识可以对战友们起到帮助,不会傻呼呼的以为躲在树丛里天人就找不到了。
  之后又经历了大大小小数百场战争,身边的部队和战友换了一批又一批,松阳的职务也越来越高,在他习惯了指挥官的职务后,经常变成几个部队交给他来指挥。再后来,在松阳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他变成了攘夷志士的“总指挥官”。
作者有话要说:  
 
  ☆、第2章 捡到个小孩
 
  第2章捡到个小孩
  攘夷志士类似于自发的民间组织,自然没有正式的任命文件这种东西,通常只看某个人的声望,战斗力来安排职务,很多士兵甚至是只属于某个人的私兵,家族和私人部队的性质非常明显。
  松阳一开始接手的是一个从战场上败下来的杂兵部队,身边可以勉强算部下的只有次郎长一个人。按这时代的战争方式,败下来的杂兵部队稍微整合整合就要重新拉上战场,但松阳不清楚,他以为接收败军是属于后勤的工作。
  毕竟需要救治伤员,安抚士兵的情绪,必要时还得兼职一下心理医生,这些怎么想都属于后勤那块管理。
  因为没有人告诉他该怎么处理败军,他就按照自己设想的这么做。士兵们从来没见过那么温和又美丽的长官,不只不责备他们,还急切的找来医生救助伤员,温柔的开导他们,原本退下来时还羞愧得想切腹的士兵们,一瞬间焕发活力,恨不得再上战场大战几场。
  而松阳心满意足的觉得自己的心理医生做得不错,虽然总是忙得睡都睡不安稳,因为经常半夜有士兵哭着来找他求安慰——不过都被次郎长暴怒的打出去。
  “够了啊,这帮家伙哪里需要安慰。”次郎长教训松阳:“下次再有人趁机抱你,就直接打出去啊笨蛋!”
  松阳表示:“这时代没有心理学,所以次郎长你不明白,战败的士兵需要心理辅导。”
  次郎长仰天长啸:“不明白的是你!”
  这时代的士兵比松阳想像中更坚强,才休整没多久就传来战场调令,松阳刚宣布出征的命令,士兵们就大叫着“守护松阳大人”,雄纠纠气仰仰的奔赴战场。
  松阳其实一直很清楚,和天人的战斗最后一定会以战败收场,毕竟武器差距太大,而后方也一直传来幕府想要投降和谈的消息。
  所以在指挥战斗时,松阳更注重士兵们的生命安全,尽可能的想出保全士兵的战斗策略。也因此,他越来越受士兵的爱戴,部队也越来越大,到后来与其他部队作战时,其他指挥官也喜欢听他的建议,毕竟大家都希望手下的士兵能更多存活下来。
  再后来,在松阳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他就成了攘夷志士的“总指挥官”。
  因为大家一直是“松阳大人”“松阳大人”这么叫,所以松阳完全没发现。虽然工作变多了,后勤补给的分配,部队调动都来找他,但松阳一直以为是武夫们搞不定复杂的记帐工作,所以请他帮忙而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