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凤跖]不过一传说 作者:莫飒的影子

字体:[ ]

       
 
书名:[凤跖]不过一传说
作者:莫飒的影子
 
文案
 
《秦时明月》白凤X盗跖同人
架空魔幻向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凤,盗跖 ┃ 配角:秦时众 ┃ 其它:秦时众
 
==================
 
  ☆、1-3
 
  
  零
  我愿衔一枝桃花,看落雪铺满天下。
  壹
  正逢清明临近,路上都是行色匆匆的旅人,即使此时春意正浓,万物新生,也不能让被淅淅沥沥的小雨粘着的行人松开眉头。
  韩国都城闹市,一家不算起眼的酒楼临窗位置坐了两个容貌出色的人。
  墨色长发的妖艳男人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人群,时不时对经过的年轻女子评头论足,那花花公子的架势听得对面的白衣少年额头青筋直跳。
  白凤捏着尖锐的羽刃,在手里转了两圈,好不容易才将把这个喋喋不休的男人扎成马蜂窝的念头压下去。
  暗自叹了口气,紫蓝色头发的白衣少年把脸扭向窗外,看着远处在雨中被模糊的绿意,对隔了一张桌子的男人眼不见为净。
  酒楼斜对面是一栋有些年头的房子,门窗紧闭,大约是没人居住。
  一个灰色衣衫的人撑着伞踏着路上的积水走进那间房子,白凤望着那个灰色的背影,莫名觉得有些眼熟。
  在哪里见过呢?白凤皱起眉头想。他记性不错,能觉得眼熟,必定是有留下过印象的。
  墨鸦又点评了三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其中一个还跟他打了个照面,被他瞧着笑了笑,红着脸垂下伞,遮住人小步跑走了。
  半晌没见同桌的少年有所反应,墨鸦抬眼一看,正看到对方出神的模样,瞬间乐了:“怎么?看到喜欢的了?来来来让我看看是什么样的大美人儿能让你……”墨鸦顺着白凤的目光看去,只看到一个撑着黑伞的削瘦身影,伞遮着脸,只露出骨节分明的纤细十指。
  伞在墨鸦期待的眼神中缓缓放下,露出一张削瘦得过分的清瘦脸庞来。
  持伞的少年有着一头异色头发,浅色的刘海散散翘起,有几根在脸颊两旁垂下,后边颜色稍微深一些的头发被高高扎起,发间插着几支开得娇艳的桃花。
  少年抬头看了看阴雨绵绵的天空,蓦地弯起眉眼,露出一抹绚烂的笑来,似乎是应和着他的好心情,浅金色的阳光刺破层层积云洒落下来,照在空中滴落的雨丝上,一瞬间,满目金光。
  墨鸦一时间有些呆了。
  那明明只是个普通的少年,十五六岁上下,不是他喜欢的美人,甚至长相只能勉强算得上清秀。
  然而这样的他只是站在那里,屈起脚踢去鞋面上沾上的水渍,又轻轻挥去油纸伞上滑落的雨滴,举手投足间却带着一份常人难以言语的自在。
  如果一定要形容的话,这个人就好像苍穹之上的薄云,天地之间的轻风,张扬又不会让人觉得碍眼。好似他就应该是这样自由自在的。
  灰色衣衫的少年很快转身,推开紧闭的房门走进房间。而那一缕阳光也渐渐消散,厚厚的云层再次覆盖住天空,将雨中的一切都抹上一层青灰色。
  良久,墨鸦才喃喃着感慨了一句:“眼光不错。”
  说完墨鸦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莫名觉得自己认同了白凤看中的人就差了对方一截,忍不住加了一句:“可惜了,是个男的。”
  白凤扭头递过去一个白眼,懒得理会。
  贰
  春雨下起来绵绵不绝,墨鸦磨蹭到夜幕降临,才不情不愿回雀阁。
  墨鸦和白凤的身份比较特别,他们虽不入官职,负责的事情却很重要。
  相传,在韩国的某处封印着一只强大的魔,名为“赢”。而稍微更了解这个传说内情的人则清楚,这个魔就封印在韩国都城郑的那座雀阁之下。
  一旦赢被解除封印,六国终有一日会迎来一场无可避免的浩劫。
  墨鸦是这一辈的雀阁守护者,而白凤则是他亲自挑选的继承人。
  墨鸦还记得当年他去天山把这个孩子接回来的时候,这个孩子还是个柔软可爱的小肉团,才几年过去……
  黑色长发的男人斜眼瞄了走在身侧的白衣少年一眼,望着他那张美玉一般晶莹剔透的冷脸暗自叹气:才几年时间,怎么就变成一坨冰块了呢?
  墨鸦不禁又想到午后时分在酒楼外看到的那个沐浴在浅金色阳光下的少年,抬头望着黑漆漆的夜空,不由地感慨:笑的真好。
  “什么?”旁边突然传来白凤略带疑惑的声音。
  墨鸦扭头看着白凤一愣,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居然说出了声。
  白凤却是顺着墨鸦原先张望的方向看过去,那边是雀阁最中央的阁楼,半掩在云层里的最高处,被将军带回来的那个女人正坐在窗边。
  屋子里的灯光笼罩在女人身上,那一团小小的暖光,是黑暗夜空中唯一光亮。
  那个冷冷的女人,即使笑了,这样远的距离他也能看到?
  白凤自觉看透墨鸦心里所想,凉凉扯了扯嘴角,冷哼一声,足下轻点,像羽毛一样轻盈地飘过高高围墙,几个起伏后落在自己居住的院子里。
  再一次被自己挑选的继承人哼了一脸,在外人面前冷艳高贵又雍容华贵的墨鸦忍不住没形象的翻了个白眼:这个死小子!死小子!如果不是顾及这小子脸皮薄,真想抓他打一顿屁股!
  在脑子里把白凤搓扁了揉圆了□□一顿,墨鸦才恢复平常模样。
  他知道白凤刚才误会了什么,然而实际上,不管雀阁之上那个女人有多美,他都不会对她产生兴趣。
  别人圈养的猎物,他从来没有兴趣。
  这个女人据说是个高超的琴师,演奏的琴曲甚至可以引来白鸟聆听。
  将军虽然管辖这一代,对雀阁镇压的那只魔却从来没有半分畏惧,在自傲的他看来,即使真的被雀阁之下的魔头挣脱而出,他也能分分钟让他灰飞烟灭。
  所以,自满又骄傲的将军把那个有着神奇琴艺的女人带到雀阁,将那里打造成给她居住的金丝笼。
  天真。
  自大的人,总归是天真的。而要为这种天真付出代价的,首先是其他人。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在这个阶级等级差距在站立与跪下的世界,一贯如此。
  白凤却是不知道墨鸦心中所想,他回到院子,眼角扫过院子里那株巨大的桃花树,看着枝头即将绽放的饱满花骨朵,心情略微好了几分。
  叁
  白凤是在一片清香中醒过来的,花香里夹杂着几分冷冬特有的冷清味道,吸一口气,凉意从鼻尖一路蔓延到胸膛里。
  紫色短发的少年人睁开双眼,清晨特有的冷清日光从窗棂间照射进来,洒在房间里低垂的纱幔上,晕染出一片模糊不清的美好颜色。
  白凤想起什么,猛地从床榻上跳下来,赤着脚踏着冰凉的地板几步跑到门口。
  拉开门,铺天盖地的粉色随着带起的风迎面扑来,面容精致的少年微微眯起蓝色的眼睛,透过长长的睫毛往天空看去,目之所及,漫天飞舞的都是轻薄到能透过阳光的粉色花瓣。
  白凤猛然想起昨天惊鸿一瞥的那个年轻人。
  他想起在哪里见过他了。
  上次他遇到那个人的时候,那个人还是稚嫩少年,在天山脚下那样寒冷的地方,他头上却依然带着几枝开得鲜艳的花。
  那时他年纪尚小,还有些孩子气的爱好,为了看一看传说中的□□,便一人偷偷跑下山去。可惜,山下除了比山上多了几分世俗以外,什么也没有。
  然后,他看到一个少年从一棵枯树上掉下来。
  那个少年脸上有点肉,眼睛很大,看到人的时候,会眯起眼睛笑起来,他笑的时候,似乎连他头上乱七八糟别着的几枝桃花都会绽放得更灿烂。
  白凤第一次见到桃花,在那之前他见过最鲜艳的花是腊梅,但是梅花是冷艳的,即使是火红一团,依然透着浓浓凉意。
  少年看出他眼里的惊奇,笑着看着他,欢快地问:“你想看吗?一树桃花,漫天花雨,站在树下,似乎天都变成暖暖的粉色。”
  少年说着张开手,背后那株枯树迅速长出新芽,结了花苞,只是眨眼间,眼前便是一树开得灿烂的桃花。
  那时的桃花也像现在一样,给周边染上一层粉色,风一吹,就有无数花瓣洋洋洒洒飘落下来。
  少年说,他看了很多年漫天飞舞的花瓣,他想看看漫天飞舞的雪。
  少年说,听说天山之上,到处都是白色,银装素裹,连花儿都是白的。
  少年说,他上不了天山。
  白凤能理解,天山太冷了。
  更何况这个少年虽然看起来有几两肉,实际上却瘦得厉害,骨节分明得像那棵桃树上的桃木枝。即使是只小妖,也是只纤瘦又羸弱的小妖。
  少年还说了很多,那个平常又不寻常的午后,他听那个少年念叨了整整一个下午。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被墨鸦带回雀阁,连声道别都没能跟那个少年说。
  风带来一串琴音。
  白凤恍然惊醒,抬头望风吹来的方向看过去,只看到那个高高的阁楼上,将军带回来的金丝雀正在抚琴。
  那琴声似乎能读懂他的心,随着他的思绪跳跃,回旋,最终停在跟心律重合的旋律上。
  白凤突然觉得心口有什么东西在轻微碰撞,不酸痛,只是有些发麻,眼泪却不知不觉顺着脸庞滑落。
  那真是个神奇的琴师。白凤想。
  白凤并不知道,弄玉此刻弹奏的是一首心弦之曲,那是只有至情至性之人才能听到的旋律。他本听不见,却是这一树桃花触动了他掩埋在心中的那根弦。
  他自己的心弹的曲子,怎么可能感动不了他?                        
作者有话要说:  
 
  ☆、4-6
 
  肆
  白凤院子里的桃花开过了谷雨依然繁华,那一朵朵小小的花苞每到太阳出来就开出灿烂的花,地上厚厚积了一层粉色,花瓣却似乎落不尽一般。
  有桃色满园,白凤心情很好,最近他总是呆在自己的院子里,闻着桃花细不可闻的香气,听着那个琴师演奏着固定节奏却永远不让人觉得厌烦的琴曲。
  这样悠闲的日子结束于白凤察觉到有人在暗中窥探自己。
  起先白凤以为是墨鸦又想出什么整他的新花样,直到墨鸦提示,才恍然发觉,院子里的桃花花季似乎太长了些。
  墨鸦尊重他的隐私没有直接插手,那他必然要将这件事完美解决。
  白凤借口搜寻一个把全程富贵人家都闹得人心惶惶的小贼,连续几日早出晚归。
  少年早已在院子中布置好专门探听情报的谍翅,他人不在,这个院中的任何动静却完全逃不过他的眼睛。
  那个隐藏在他身边的人很有耐性,一连几天白凤都没能发现丝毫蛛丝马迹,直到今天回来,他才从谍翅眼里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从桃树上跳下来,身上披着轻薄到几乎看不清的白色纱衣,看起来只有□□岁。
  看着那个少年头上那两枝桃花,白凤有些疑惑。
  那个小小的少年在他门外站了一会,确定四周没人,身旁迷雾一般的纱衣散去,变成一个十五六岁的年轻人模样。
  原来是他。
  白凤挥手让谍翅离开,一步步走到桃树下。
  “出来。”白凤背着手仰头看着那株花团锦簇的桃树,挑起眉头不容置疑地命令。
  桃树似乎对他的态度不满意,迎着风扬起花枝,朝白衣服的少年抽过去。
  白凤稳稳当当站在原地没有动,反而示威似的抬起下巴,冷冷看着朝自己抽过来的那枝桃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