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火影同人[我鸣]追逐+番外 作者:婉公子

字体:[ ]

 
文案:
     文案很重要!
 
文案很重要!
 
文案很重要!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下面开始正式文案
 
大家好,无良的作者又开始挖坑了
 
啊哈哈哈,火影这篇应该不会坑
 
关于是不是虐文这件事
 
大婉望天
 
其实大婉还是蛮喜欢相爱相杀的
 
【诶嘿嘿嘿】
 
这里要说清楚的是此文虽然是原著向
 
但是因为小说□□是忍界大战三年后
 
所以后面的剧情就是大婉自己掰的
 
至于设定方面
 
第一是宁次没有死还和雏田结婚了
 
至于为什么没有死
 
后面会有解释
 
在火影里我想祝福的BG就只有宁雏和鹿鞠了
 
宁次一直以来都很看重雏田
 
所以在大婉笔下宁次自然而然的和雏田在一起了
 
不要问我为什么兄妹结婚
 
不要告诉我近亲结婚如何如何
 
家庭伦理什么的
 
中国古代几千年都有近亲结婚
 
难道就能说明中国人都畸形吗
 
加上有血继限界的家族族内通婚不是很正常吗
 
所以
 
关于宁雏我就解释到这里
 
实在接受不了的话
 
请点上面的叉叉
 
第二是樱哥也没有和佐助结婚
 
没有那个讨厌的小孩宇智波萨拉娜
 
说实话看漫画的时候真的不喜欢这个任性的的小孩
 
这个接受不了的
 
也请点叉叉
 
第三是鸣人提前做了七代目
 
因为我觉得卡卡西真的太累了
 
提前退休没什么不好了
 
但是卡卡西还会出现的
 
这个接受不了的
 
请点叉叉
 
以上是所有现在的设定
 
接受不了BL文里有BG的请放弃
 
虐点低的请放弃
 
开头会很虐
 
最后结局不会BE请放心
 
我只是想写一个心中的一直想要的结局而已
 
大婉不会坑文的
 
大婉不会坑文的
 
大婉不会坑文的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前方高能已预警!
 
求收藏求包养!
 
脸皮是啥俺不知道!
 
反正不能吃!
 
 
内容标签:火影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漩涡鸣人,我爱罗 ┃ 配角:有鼬佐,蝎迪 ┃ 其它:绝对鸣受,绝对1V1,先虐后傻白甜,HE
 
 
==================
 
  ☆、第一章
 
 
  第一章花火
  伸手触碰,却害怕被碰坏的小心翼翼。
  ==========================================================
  距离那场损失惨重的忍界大战已经有3年了,各个村子有条不紊的重建着,世界有条不紊的向前滚动着。
  阳光正好,窗外花开正浓。细细碎碎的光的穿过重重云层,穿过叶层,懒懒的铺在地上形成好看的光斑。呐,如果你在的话,大概会一脸蔑视的看着我,然后轻蔑的嗤笑着只有我这个傻瓜会这么在意这些无关痛痒的细节吧。
  只是,你不在了。
  桌上层层叠叠的文件等待着审批,时间静静走过。一阵脚步声从门口传来,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写满一脸担忧的男子。
  “七代目,休息一下吧。这样下去一直工作也不是办法……”
  话音落下后,四周又恢复先前的死沉。良久,男子低低的抱怨了一句。
  “唉,真是麻烦……”房间内低低响起的声音就像是激起死水搬湖水的小石子,空气都仿佛荡起一圈圈的涟漪。
  “鹿丸”,坐在桌前不停工作的男子终于开口,“没关系的,我很好。我懂得累了就要休息,饿了就吃拉面,无聊了就看看外面。”
  鹿丸没有说话。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的对峙着。
  “真是的,败给你了。走吧。”
  鸣人终于站起来,拿起旁边放着的七代目特有的披风,系好。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出火影楼,夕阳下的两人身影慢慢被拉长。
  街道上的孩子们追逐嬉笑着,见到鸣人后都会恭恭敬敬的叫一声七代目大人好,这时候的鸣人便会慈祥温和的露出笑脸,摸摸孩子们的头,偶尔会嘱咐他们几句,就算玩耍的时候也有要团队合作等等。鹿丸看着笑的慈悲却笑不进眼底的鸣人,莫名的觉得不舒服。这不是他真正发自内心的笑,那种笑容好似随着那个远去的人远去。
  “鸣人————”远处有一个粉色头发穿着浴衣的女人挥手。她的身边聚集着的几个和鸣人相识的熟人。
  远远听到呼声的鸣人笑得很开心。那种笑不进眼底的笑容也终于染上一份暖意,鹿丸见此嘴边也噙起一抹笑容。
  慢慢靠近他们这伙人的时候,鸣人发现……
  “诶,为什么你们都换上了浴衣啊?”鸣人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惊奇的问道,指着小樱一行人全副浴衣模样。
  小樱头冒青筋的揪起鸣人的耳朵,大声的吼着:“今天是木叶最重要的祭典,身为七代目的你居然什么都不知道?!”
  “小樱,好痛啊,你怎么还是怎么暴力啊,鹿丸,宁次,你们别笑啦,快来救救我。”
  脑海里的童年回忆和此刻相似般重叠,同伴们看到这久违的画面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本来苦丧着脸的鸣人,在听到大家开心的笑声后,受感染地也开心的大笑起来,互相交织的笑声悠悠飘扬,传出很远很远。大家都很久没有见过自从当上七代目的鸣人这样开怀大笑,那张本应该挂着灿烂笑脸的现在却每天每天都这么阴沉。
  装满心事的鸣人即便是身居高位,但看起来却比小时候更孤独更寂寞。
  “你们两个人都快去换浴衣,祭典就要开始了。”小樱松开手上的鸣人,叹了叹气,“鸣人,我们都在,不用什么都自己一个人承担……”
  鸣人打断了小樱接下来的话,“小樱,你别再说了,我明白大家是我的后盾。可是,有些事情,只能我一个人承担。”
  小樱直视着鸣人的眼睛,鸣人的眼神透露出来的悲伤,好似无人能解般复杂。直到眼前的男子走远,小樱才回过神来。那双碧绿色的眼睛直视着鸣人远离的方向,最后徒留长长的叹气。
  当两人换好浴衣的时候,祭典已经开始了。街道上满是洋溢着幸福开心的村民,鸣人走在中间,就算闭起眼睛,也能感受到他们幸福的样子,快乐的笑声。作为火影,现在的我能做到,也只有守护这些幸福。
  第四次忍界大战损失太大,也让我们失去的太多太多。谁也不想看着自己的亲友一个一个离开自己,这样残忍的事情绝对不允许再发生。我……我已经,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东西……
  “鸣人君,怎么走神了?”走在宁次身边的雏田抱着自己刚满月的孩子,一脸担忧的看向一直沉默寡言的鸣人。
  鸣人抬起头,用着温和的眼神向担忧自己的雏田传达着安心,用着一如既往的坚定语气告诉一直担心他的同伴们,他没事。看着同伴们不安的脸庞,那种想要守护什么东西的心情再次汹涌而出,一如当年。
  “话说回来,宁次雏田你们两个还真快,想不到你们是第一对结婚也是第一对有孩子的夫妻。宁次,当爸爸的感觉怎么样啊?”鸣人恢复到以前那种嬉皮笑脸的样子,但是谁都知道,这只是假相。那时候的他恐怕早就埋葬在三年前那个男人的背影中。
  宁次罕见的红了红脸,支支吾吾的说着感觉还不错。
  然而突发事件发生时,谁也没料想到一直冰山脸的宁次也有惊慌的一面。“哇————”孩子在众人游祭典的路途中突然尿了起来,雏田为了翻着随身携带的婴儿包,把孩子递给宁次抱着,软萌软萌的小婴儿让宁次变得手足无措。
  大约是大多女儿都有着喜欢黏着父亲的天性,小婴儿在宁次的怀抱中渐渐安静下来。吮着小指头的婴儿,漫天的花火。
  真美的烟花。
  真寂寞的人。
 
  ☆、第二章
 
  第二章踪影
  你不提及的那段过去,我全部想理解。
  ===============================================================
  日子一天一天重复着。
  自从上次的祭典之后,鸣人总算多少恢复了一点以前那种充满干劲的青春。不能任由自己把这种消极的情绪带给同伴们,鸣人这样的告诫自己。
  生活是一部充满未知系数的电影。所以当线索被暗部截获之后送到火影塔的时候,当看到那份绝密的卷轴慢慢打开的时候,鸣人大脑一片空白。
  激动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
  三年了,终于让我找到你了,混蛋佐助。这三年来,鸣人一直在寻找佐助的下落,但是每次都会被截断线索导致一无所获。
  鸣人手持着卷轴颤抖,嘴角微微上扬。这次不会让自己的心意传达不到给你,三年前那场无疾而终的告白不会再上演。至于对方会怎么看待这份感情这种事情已经没关系了,因为自己传达了心意。
  不想做只会躲避感情的胆小鬼。
  不想做只会躲在诺言后的胆小鬼。
  “鹿丸,火影的工作先拜托一阵子了。因为,我要去做一件非做不可的事情。”鸣人扔下这一句话,没有和众人告别的离开了木叶。
  那个在树林里高低起伏的身影,一头金黄色头发极尽惹眼。呼呼的风声猎猎作响,鸣人的速度丝毫没有减缓半分。心里焦急的想见到那个男人,三年的思念,一朝爆发。
  说起来,三年前的那场无疾告终的告白也真是很出乎自己想象的呢。
  ===================================================
  逐渐放晴的天。相互对峙的两人。
  “佐助,你说你要革命,你说你拥有几乎不死之身,但是你真的愿意只做被人憎恨的黑暗吗?”鸣人看着佐助,眼底弥漫着痛苦。他还记得不久前在忍龟上进行解封九尾的时候,母亲告诉自己关于出生时的真相。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