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三]落山雪 作者:鹤楼

字体:[ ]

 
书名:[剑三]落山雪
作者:鹤楼
 
文案
 
并辔而游,雪落江山。
 
二少道长携手游江湖顺便解决各种事件
 
食用须知
①cp二少×道长,内有存在感不强的策花+唐毒,
不喜慎入。专注1v1,绝对HE
②借用剑三背景设定,与剑三原本剧情无关,考据党慎
③蠢作者第一次写文,吐槽请温柔些_(:з」∠)_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藏琛,沈寒暮 ┃ 配角: ┃ 其它:剑道,剑三背景
 
 
  ☆、章一
 
  夏至稍过,天气已是炎热。
  在这正午的烈阳照耀下,一家茶楼里许多粗汉已是光着膀子,端着个碗大口饮着凉茶。一些文人较矜持,虽满头大汗,那青布衫却依然好好穿在身上。
  二楼靠街的位置,正是太阳最毒辣的地方,却有一人头戴斗笠,着一件看不出质地的披风,在这炎热的天里,着实奇怪。他的斗笠并没有压得很低,可以轻易看见那人的脸,容貌昳丽却不女气,目如寒星,眉如山峦,不笑也带三分笑意,端的是君子之风。
  二楼。二楼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上去的,在二楼的,都非富即贵,更别说那人腰间挂着的并未被全部遮住的双鱼玉佩,更是质地不凡。这只“肥羊”,自然引起了茶馆里一些人的心思。
  但他们都没动,正是因为这人不仅手边放着一柄铸功极佳的轻剑,身后更是背着重剑。光着一点,便能让那些人收敛收敛不该有的心思。且看他一举一动皆是文雅,但把着茶杯的手却稳稳当当,便知这是个武功底子极好的。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轻剑游龙,翩然千里。”说的正是西湖藏剑山庄。藏剑弟子身配轻重二剑,大巧似拙,举轻若重,此人若是藏剑弟子,那便要在心中度量一番了——藏剑山庄对自家人可重视得紧,若因此引来藏剑的麻烦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可偏偏就是有些不长眼的,就是要上去自讨苦吃。
  只见一人大摇大摆走进茶楼,身后还跟着几个孔武有力的打手。这人身材肥矮,油头滑面,一看就是哪个富贵人家里的纨绔子弟。
  一进门便看到二楼坐着个神仙似俊美的人儿,这纨绔是双眼放光,口水都要淌下了。
  “二楼那个美人儿,你跟着本公子,保你吃香喝辣,好不快活!”
  碍着打手和那人身份,茶楼里的人都奉承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守则,像是没听见一般,继续着手头的事情。
  那藏剑弟子不恼,微微一笑道,“你?你算什么东西,敢在本少爷面前吠。”
  这句可大大惹恼了那纨绔子弟。他涨红了脸,对身后的打手大吼道,“还愣着干什么,给本公子教训教训这人!真是不识好歹!”
  这些打手纷纷抡起拳头欲冲上二楼,藏剑也不慌,趁他们还在楼梯上时,白净修长的手指拈着个小小的物什,极快地射出几发,打向这些大汉。众打手以为是什么暗器,连忙躲避,一时慌作一团,有几个竟滚下了楼梯。待定下来后扭身一看,地上躺着的不是什么暗器,而是一颗颗小小的花生米!
  “好家伙,敬酒不吃吃罚酒!”打手们也怒了,纷纷抽出腰间的刀再次冲向藏剑。刀锋快落在头上了,藏剑仍是自在地啜着茶,也不见他使剑,单一手不停歇,连连射出几颗花生米,正中肩井穴。
  再看那些个大汉,已是人仰马翻倒坐在地,有些看好戏的早就忍不住笑出声了。
  打手惊疑不定,望向那纨绔,那纨绔见自己带的打手这么不堪一击,被小小花生米打成这副摸样,再加上群众的讽笑,更是恼怒万分,“看我做什么!上啊!今天非好好教训教训这臭小子不可!”
  他们不情不愿攻向藏剑,下一刻却已横七竖八地晕倒在地。
  回头望去,茶馆踏进一人,看衣着服饰是名纯阳弟子,生的清俊,却没什么表情,浑身气质冷的似那纯阳宫终年不化的雪一般。
  那纨绔见帮手都倒了,自己更是一点本事也无,再一看那道长通身的气场,便两股战战,屁滚尿流地跑出了茶楼。
  道长环视一周,见一楼人已坐满了,微微皱了皱眉便欲离开。
  这时那藏剑却对他微微一笑,扬声道:“这位道长,若不嫌弃,可与叶某一桌。”
  那道长一愣,思索一番后略微点了点头,快步上了二楼走到藏剑那桌坐下。此时众人已再不敢什么心思了,单看纯阳那以剑气打晕五六人的功力,和藏剑连轻重双剑都不用,就那一手的功夫,便知这俩人不是好动的主儿。
  “在下藏剑叶藏琛。”藏剑先道,脸上端的是彬彬有礼的笑容,让人看着不觉心生好感。叶为家姓,藏取自藏剑二字,琛意为美玉,正是应了那句君子如玉。
  “纯阳,沈寒暮。”这声音清清冷冷,也算是声如其名。
  “沈道长就这么坐下了,也不怕我有什么目的?”叶藏琛挑眉笑了笑,有些探究地望向沈寒暮。
  “我信藏剑弟子,向来光明磊落,君子如风。”沈寒暮平淡道,“而且,我也不见得打不过你。”
  “哈哈哈,说的也是。在下略通铸术,一眼便知这剑是把好剑。”叶藏琛赞叹,目光停留在沈寒暮的剑上。剑身长而细,靠近剑柄部分镌着银灰色暗纹,尾部系着坠有蓝色玉珠的剑穗。
  “叶公子的剑也是好剑。”沈寒暮道。
  “这轻重双剑,是我第一次铸剑所得。虽是第一次,但却与我极为契合。”叶藏琛抚了抚剑身,眼中毫不掩饰对剑的喜爱与尊重。
  两人一边攀谈,一边饮茶。这茶楼的茶不是什么顶好的西山白露之类,茶杯也不可能精细,但这二人坐着,便好似是甚么极品茶叶,琉璃夜光杯之类的好物了。不过几盏茶的时间,两人便似知己了。当然,其中是否有带些目的,不得而知,但两人相谈甚欢是不假。
  “我欲前往扬州,乘船回藏剑山庄。不知沈道长欲往何处?”
  沈寒暮一怔,“我亦往扬州。”他顿了一下,又偏了偏头,轻声道,“你我已是好友,直呼名字便可。”
  叶藏琛有些惊讶,温文一笑,“如此,便与道长……寒暮一道了。”寒暮两字竟被他叫的温柔缱绻。
  不知为何,沈寒暮在听到叶藏琛念出他名字,看着他那脸上的笑,脸颊竟隐隐有些热度。他闭了闭眼,散去杂念,轻咳了一下道,“既然如此,便一同上路。”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是蠢作者,大家可以叫我阿楼_(:з」∠)_
  这是第一次尝试这种古风武侠文,请多多指教!
  躺平任抚摸,打滚卖萌求求评论嘤嘤嘤,让我知道有人看好吗~\(≧▽≦)/~
  p.s.对于道长剑的描写是根据纯阳特效武器画影的外观写哒
  2015.7.1.修:有增加内容,一部分移至下章。
 
  ☆、章二
 
  不用多日,两人已行至扬州附近的一处树林。
  酷暑难耐,斑驳的身影荫蔽在枝叶中,掩去一丝炎热。
  “寒暮,走了有两个时辰了,你可要小憩一会儿?”叶藏琛抽出别在腰间的折扇。
  沈寒暮有些无奈地瞥了那扇着风的大少爷一眼,道,“也好。”
  叶藏琛寻了一处被树荫遮蔽的地方,探了探温度,正要招呼沈寒暮过去,却一眼看见旁边的矮树丛里有一片衣角,上绣的暗纹,表明这正是纯阳弟子的衣袍。
  叶藏琛皱了皱眉对沈寒暮道,“寒暮,这有个人,似乎是纯阳弟子。”
  沈寒暮走上前一看,只见那人双目闭着,眉头皱紧,一副痛苦的样子。奇异的是,这人不似常人,一副二十出头的模样,竟是满头雪发,被他眉心一竖红线一衬,生出一股妖异感。
  “藏琛,这人似是我纯阳宫之前失踪的一名弟子,我们先弄醒他问问怎么回事。”沈寒暮道。
  叶藏琛点了点头,摸出一个白玉小瓶,倒出一粒朱红色的药丸,抬手喂进那纯阳弟子口中。不消片刻,他闷哼一声,咳出一口黑血后悠悠转醒。
  他一睁眼,叶藏琛便确认了他的身份。“一头雪发,眉心红线,眼为血色,你是恶人谷的‘血剑魔’?”只是,血剑魔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还是以这幅姿态?
  “‘血剑魔’?”沈寒暮一怔,“祁莫师叔失踪的时间与血剑魔出现的时间相差不久,如此也说得通……”
  祁莫醒后便神色淡漠地倚在树干上,脸色仍是苍白。叶藏琛粗略为他探了探脉象,脉象有些虚弱,想来是余毒未清,但并无大碍。他听到两人讨论,才开口道,“在下……恶人谷祁莫,多谢两位相救。”
  “祁莫师叔,你……你是怎么变成这副模样的?”沈寒暮神情复杂,在他心里,祁莫仍是那个黑发黑眸,鲜衣怒马的模样。
  祁莫看了他一眼,轻描淡写道,“这样?只是受了仇家暗算罢了。入恶人谷和之前的事,我不想谈。”
  叶藏琛与沈寒暮对视一眼,都有些无奈。
  此时,却听见轻微的一声响动,一支孔雀翎急速射向祁莫咽喉处,闪避已是来不及。
  叶藏琛挥剑挡下孔雀翎,却被震得虎口发麻。
  还未喘口气,一发夺魄箭带着破风之势已向祁莫射去。站在祁莫身边的沈寒暮连忙将他拉到一旁,堪堪避过。
  “哪个不要命的拦大爷我?”一个低哑的声音从树上传来。
  抬眼看去,是一个唐门打扮的男子,脸上覆着半张鬼面,蓝黑色的劲装包裹着修长有力的身躯,手中端着把千机匣,正目光冰冷地盯着他们。
  “你是何人?为何要杀这人?”沈寒暮沉声道,手中长剑护在祁莫身前。
  男子嗤笑,“当然是任务了!”而后语气狠厉道,“识相的就把他交出来。你们若要拦我,我就先把你们解决了!”
  说完这句他便扬手射出一发暴雨梨花针,漫天的银针洒向沈寒暮的方位。只见那针头都泛着幽幽蓝光,定是抹了毒。无可躲避,叶藏琛旋身,一招九溪弥烟将针打落。
  “阁下既然如此,叶某也无话可说!”
  叶藏琛跃上树,一招梦泉虎跑近了唐门的身,接着,一个醉月袭向唐门,在他眩晕的短短几秒内,换了重剑蓄力就是一个云飞玉皇。一套招式下来,唐门也有些招架不住,被划了几道口子,微微渗出血。但他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迎风回浪拉开距离后,一个化血镖便甩向叶藏琛。趁着叶藏琛格挡,一发裂石弩直射向他心口处。
  见状,沈寒暮挥剑一招八荒归元,剑气冲向那发弩|箭,却只是让它偏了偏。
  弩|箭擦着叶藏琛手臂深深没入他身后粗壮的树干,只余尾端还颤着,可见招式之猛。“裂石穿云不可挡。”正是人们给唐门裂石弩的描述。更令人心悸的是,树干上那块地方已经变得焦黑,可知箭头上抹的不是一般的毒|药。
  “藏琛!你没事吧?”沈寒暮看了眼祁莫,见他恢复了一些,飞身到叶藏琛身边。
  叶藏琛咳了两下,道,“没事,只是擦伤了一点,没见血。”
  沈寒暮只稍稍分心一会儿,那唐门已经浮光掠影隐去了身形,四下寂静,只余风拂过树叶的声音。两人当然不会以为他已经走了,不敢放松一丝一毫。耳边传来一声细微的机括运转声,接着是破风声,一发迅疾如雷霆的追命箭已然到了跟前。
  沈寒暮来不及多想,大力推了叶藏琛一把,自己却受了那一箭。
  “咳!”沈寒暮咳出一口血,脸色变得苍白,气血翻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