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火影同人)火影记事手札 作者:莫飒的影子(上)

字体:[ ]

书名:火影记事手札
作者:莫飒的影子
 
文案
 
当当年的牺牲变得一文不值,在一个一路见证了这次从混乱到安定再入混乱的人的协助下,漩涡鸣人和奈良鹿丸踏上了回归过去的路。
如果可以,请让那些因为各种理由失去幸福的人,稍微幸福一点吧。
本文CP:鼬(大)鸣;佐(小)鸣,其他基本不变,看他们自己谁能看对眼,介意的请右上红X。
然后废话几句:
1.没看漫画,只看动画写。
2.主要走剧情,CP涉及的实在不多。
3.太久没写文,但我写出来的一切都是按照自己理解了后的结论写的,如果有OOC请务必提出来,lz会认真考虑。
4.会有原创人物。
5.没有存稿
内容标签:火影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漩涡鸣人(海棠鸣门),宇智波鼬 ┃ 配角:奈良鹿丸,宇智波佐助 ┃ 其它:重生文
 
  ☆、01 序
 
  差点毁灭世界的第四次忍者大战结束,人们都陷入到活下来的欢呼里,前途一片光明,所有人都似乎得到了一次新的生命,再也不会有所迷茫……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欢呼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庆幸过后面对的是死亡报告上的人数超过活着的人数,慰灵碑上的名字密密麻麻到连要缅怀的是什么人都不知道。
  但这种刻骨铭心的伤痛终究还是会消弭时间,当时间过去很久很久,参战的人们会从那种惊心动魄中走出来,提及之时也不过是感慨的语气,然后欣慰于如今的安稳。
  直到他们再次面临死亡。
  卡卡西卸下火影之位没多久,就决定跟凯一同展开一场回望过去的旅程,但旅程出发之前,这位六代火影却在跟凯喝完一顿没什么特别的下午茶后在自己床上安然离世。
  实话实说卡卡西的死亡并没有引起多大风波,当纲手得出他的身躯已经被消耗到极限的结论,再伤感也只能是默默低头哀悼,因为熟识于卡卡西的人都了解,他是怎么保护同伴并不顾自己安危的,但他不是鸣人,没有那样强健的体魄和雄厚到可以肆意挥洒的查克拉。
  那时候没人直到这只是个开头,当经历过四战的人的死讯几年内接二连三传来的时候,才有那么几个会对这些死亡关注的人感觉稍微到不对劲……可惜那已经晚了,因为他们的英雄也已经默默躺在隔离病房内,等待着他的同伴帮他的九喇嘛找到一个适合安安心心睡一个大长觉的地方。
  将那种不明所以的忧虑排除,木叶的大脑转头全心全意投入到九尾封印的事情里去。即使这种高密度的死亡真的有失常理,他也无处下手去查,因为每一个死亡都太过理所应当。
  除了鸣人。
  除了居然会跟九尾查克拉产生排斥而不得不将尾兽强行剥离的鸣人。                        
作者有话要说:  
 
  ☆、02 死亡
 
  木叶医院住院部外有一片不大的树林,每天清晨的时候,这里的鸟总是扯着欢快的嗓子扰人清梦。虽然已经有很多很多的人说过要把这些鸟处理掉甚至是把这些引来鸟筑巢的大树解决掉,但讨论了几年,那些大树依然生机勃勃的继续往更高的地方伸长着自己的身躯,一副不把整个住院部淹没不罢休的模样。那些吵吵嚷嚷的鸟也照旧蹦跶得欢快。
  一间颇为偏僻的单人病房里,鸣人靠在床头,目光穿过那扇敞开着的玻璃窗,看着天际慢慢的变亮,一动不动的姿势就像一尊没有生命力的雕像。
  鹿丸拿着刚刚拿到的文件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了无生气的鸣人,脸上却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因为这个表情这么多年来在鸣人脸上出现的次数已经多的数不胜数了。当年可以笑得很白痴的少年如今已经学会在需要自己笑容的时候才露出笑容,或许是早已学会。
  听到关门的声响,鸣人才反应迟钝的回过头,对着鹿丸露出个安抚的笑。
  “怎么样了?”他问。
  “啧,麻烦。”过了这么多年,鹿丸依然是那个鹿丸,不管是外观还是性格习惯都没多少改变,包括他那嫌麻烦的语气:“这点事情还是很好办的……”停顿了几秒,鹿丸瞧着鸣人的脸慢慢补充:“是……佐助提出的地方。”
  鸣人听懂了鹿丸口气里的迟疑,比刚才真挚很多也白痴很多的笑了下,带着点惯有的傻气挠挠头:“没事,我相信他。”
  “……那我相信你。”鹿丸无所谓的回答,把要签名的文件扔给鸣人懒懒散散的靠到墙上,“说起来这几年也全靠他在外面在暗地里帮忙,不然只靠我们几个……”
  不知不觉,他们也没剩下几个人了。提到活着的人难免会想到死去的人,一时间两人都没有再开口。
  过了好一会,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得到鸣人的许可后,门被推开,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推门进来,看到鹿丸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但很快掩藏住自己的情绪,径直走到鸣人床边,把带来的便当摆在柜子上,然后用带来的花把床头已经快枯萎的花换掉,一声不吭的离开房间。
  鹿丸一直安静的站在背光的墙角,自始至终没有抬头看那个长相跟他几乎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小男孩一眼。
  鸣人一路目送那个孩子出去,然后无可奈何的看了鹿丸一眼,“你这个当父亲的也真是的,跟孩子较什么劲。”
  木叶的大脑奈良鹿丸苦笑了下,没有说话。
  在几年前手鞠殉职后,鹿丸就把儿子扔给母亲照顾,专心致志的投入到即使没事做也不愿意回到家的忙碌里。其实鸣人自己也做的比他好不到哪里去,木叶的孩子都将鸣人当做父亲一样爱戴,除了他自家的那个。
  低下头摸摸额头,鹿丸决定跳过这个话题继续正事:“你真的不考虑让木叶丸做火影?我还是觉得我不合适这个位置。”奈良一族适合辅助,却不怎么擅长成为一种象征。
  想到木叶丸,鸣人无奈的叹了口气,不是他不肯,只是他还不够成熟。
  不够成熟已经是非常含蓄的说法了,不知道为什么,木叶丸的处事风格越来越死板,每次跟他说话,鸣人都觉得累得慌,比二代火影还一本正经,如果不让他好好磨练拥有二代的气量,他真的不敢让木叶丸接火影之位。
  鹿丸也没打算在前面这么多次被否决后能在这次随口的一说中可以推翻,撇开这件事交代其他事情:“新一批的任务书上个星期就发下去了,不过他们还要等这件事情解决后才能正式上任。”
  而所谓这件事情,自然是封印尾兽的事。鸣人理所应当的报以“那就对了”的眼神。
  不管别人对这个多么反感,鸣人却始终对自己即将到来的死亡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虽然这样说很对不起很多人,但不知道为何,他就是在心里没有多少继续走下去的兴致。
  他有着史上最温柔的妻子,聪明活泼的儿子,软萌漂亮的女儿,第七代火影的名头,四战的英雄,漩涡鸣人的名号一出,不管是谁都多少要给几分面子,他的存在几乎成了一种象征。
  但这一切都抵不过他心里的那片空旷。
  当年的他有着梦想,有着对把佐助从黑暗尽头拉过来的执念,有着拯救世界的责任,完成这一切后他依然奔赴在第一线,他要维持各国忍者的平衡,要让木叶尽快活过来,要做很多很多事情,多到他有时候都想不起自己应该爱着的妻子和孩子的面容。
  这样的人生就是他最终的追求吗?鸣人迷惑了,他总觉得自己好像丢失了什么。
  雏田一直是个坚强的女孩子,不管是忍者还是家庭亦或者是日向之名,现在的她都可以无所畏惧的担负起来;博人在更早之前就被他灌输了他家有个火影少了个父亲的事实,现如今也已独当一面;而他的小女儿葵,继承了她母亲的温柔的她,恐怕比博人更不明白他这个父亲的存在。
  现在留着的就是九喇嘛和火影职位的问题,只要把这两样解决了,这个躯壳好像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仪式在三天后,明晚我们就动身。”
  鸣人打了个没问题的手势,轻松笑了下,眉眼弯弯,配着他那一头金灿灿的头发阳光一如当年。
  “有什么好笑的,麻烦。”拧起细长的眉毛,鹿丸翻了个白眼,挥挥手离开病房。
  鹿丸的身影刚消失在病房里,另一个身影立刻从窗口跳进来,好像一开始就在旁边等着一样。
  “佐助?”鸣人看着眼前的人有点诧异,他完全没料到佐助会回来。
  佐助冷着一张脸,语气不满:“那你以为是谁?”
  “哈哈……没以为谁”鸣人干笑着摆摆手,来看他的人,会从窗户进来的真不多,“你怎么来了?”然后鸣人悲催的发现,佐助的脸不仅冷,还黑了。
  好吧,我大概知道了。鸣人尴尬的摸摸鼻子。
  “几率多大?”佐助太过直白的问。
  鸣人愣了下,才反应过来接口:“百分之百没有的话,百分之九十吧。”佐助怀疑的挑起眉毛,“是九喇嘛自己提出要沉睡的,他不想再牵扯外面的事了。”鸣人补充。
  于是佐助听明白了,鸣人说的是九只尾兽封印成功的可能性,而不是他保住他自己那条脆弱的小命的机率!
  鸣人观察了会佐助不怎么样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补充:“……那个的话,也差不多。”当然是死翘翘的机率。
  “没有别的办法吗?”有些烦躁的“啧”了一声,佐助偏头看向窗外,他当然知道没有。
  太阳已经慢慢的升上来,下面院子里有几个人在走动,依稀还有说话的声音传过来。
  封印时间就定在三天后,他也是刚刚完成那边的封印术,才赶过来的,见完这一面后还得马不停蹄的赶回去,连久别不知道多少年的家门都没回。
  其实说起来他来了也根本没什么事,但佐助还是来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个人就一直这么沉默着,但两个人都没有打破宁静的打算。说起来,两个人可以看这么平静的呆在一个空间里似乎是第一次。印象中他们见面就在打,好容易把人拉回木叶了,看着对方结婚生子了,佐助依然扔下家庭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次,鸣人连不让他走的理由都没有。
  短时间的沉默让佐助和鸣人都有种莫名其妙的别扭,但一想到三天之后眼前的人会永远的消失,佐助觉得自己的心脏有点不自然的抽痛,细细的、麻麻的,说不清楚的难受,看着鸣人等死,那种感觉简直糟透了!
  任由房间里的两人氛围多么和谐,门外的鹿丸却直翻白眼——早知道就先叫鸣人签了那两份文件啊,要知道他还有一堆事情等着去做!
  又过了好一会,几个大家都熟悉的脚步声从远处不急不缓的过来,佐助和鸣人才同时抬头看向对方:“你……”
  “你先说……”又一次异口同声。
  鸣人带着傻笑挠了挠金黄色的头发,眼里闪着明快的光带着开玩笑的语气说:“没什么,路上小心,……还没……回家看看吧?”
  佐助没接话,黝黑的眼珠子不带任何感情的盯着病床上的人看了许久,像是要将这个人的影像刻在脑子里一般,太过专注的眼神让鸣人有些不好意思,脸上的笑也变得讪讪的。但在鸣人转开视线前,佐助先移开了目光。
  “再见。”他说,然后一个瞬身术干净利落的消失掉,最后也没提回家的事。
  “……再见。”鸣人看着刚才佐助站过的地方喃喃,“有空回来……到我坟前看看。”
  病房门口传来雏田低柔的声音,随后响起葵软软糯糯的问好。
  门被推开,雏田看到的是安安静静躺在坐在床上,对她笑的温柔的丈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