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家教)恋恋更健康(1827)+番外 作者:乱毛一团

字体:[ ]

 
 
文案
十八岁的沢田纲吉,在生日的前一个月见到了暗恋了四年的云雀恭弥,但是这个云雀学长跟印象中的似乎有点不同?
“云雀学长,我的成人式您会出现吗”
“呵,你猜?”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家教
 
搜索关键字:主角:沢田纲吉,云雀恭弥 ┃ 配角:一干家教众 ┃ 其它:私设,小白,苏,纯洁(?),不喜勿喷
 
 
  ☆、彭格列的沢田纲吉
 
  淅淅沥沥的滴落的雨水持续了好几天,这在九月的西西里是极少见的。阴沉的乌云压在城市的上空,街道失去了往日里的朝气,原本的色彩也染上了一层忧郁,机车的马达声混杂在雨水中嘶嘶作响,偶尔有几个一身黑色西装的人匆忙经过。
  在这座闻名世界的岛屿的首府巴勒莫的中心地段有一座规模宏大的酒店,这座酒店叫彭格列大酒店。
  在一般民众眼里,这座气势恢宏的大厦只是某个企业的象征,但是在整个意大利的上层社会,乃至全世界的重要组织,都深深明白‘彭格列’这个名字代表的东西——世界第一大黑手党家族。
  彭格列家族现任当家和他的守护者们持有世界基石七的三次方之一的彭格列指环,其地位不言而喻。彭格列家族有着世界上最尖端的战斗力,家族骨干成员皆是可以点燃火焰的超级高手,每一个人都有匹敌一个军团的实力,而这样的人竟然有几十人之多!
  同时彭格列还掌握着最高端的战斗武器——匣兵器。世界上共有343个原型匣,是专门为可以掌控火焰的人而开发的超级强化兵器,一个可以释放火焰人的可以对战一个兵团的人的话,那么拥有匣兵器的火焰使用者则可以消灭十个兵团的人,这种战斗力增幅简直可怕。
  而身为匣兵器的开发者之一的肯尼希目前就任彭格列技术开发部负责人。
  更为过分的是,已经如此强大的彭格列竟然还有这和他同等强大的盟友,拥有强大首领的加百罗列家族,拥有大空奶嘴的基里奥内罗家族,甚至是拥有七三另外之一的杰索家族等都是它最忠诚的朋友,就是这几个家族组成的庞然大物屹立在世界地图上,成为每一个拥有野心的人关注的目标。
  关于彭格列家族的传言有很多,比如彭格列的首领是什么都不懂的未成年娃娃,彭格列最厉害的人不是他们的首领而是他们的门外顾问,他们的门外顾问是彩虹之子中最厉害的婴儿——世界第一杀手里包恩;彭格列的BOSS是个傀儡;彭格列最强的不是他们的BOSS而是他们的暗杀部队……彭格列BOSS的守护者是一群怪胎,有个急性肠胃炎却从来没有治疗的,有个整天要夺取BOSS 身体的,有热血无脑的,还有女人和小孩,甚至还有一个从来都没出现过……这样的传言在黑手党界已经是人人皆知,但凡是跟彭格列打过交道的人都会肯定的点点头,这不是传言,是事实。
  而现在,世界第一大黑手党家族的首领大人正半死不活的趴在他那高级红木办公桌上,看着桌上依旧堆着的小山一样的文件,与白纸黑字战斗了好几天天的沢田纲吉快要崩溃了。
  “巴吉尔,里包恩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再让我处理这些文件我一定会死的啊!”
  里包恩已经消失整整三天了,没说去什么地方,只是在临走之前对他的这个亲传弟子交代了一句:“在我回来之前要看到这些文件已经解决了,否则……”留着意味深长的让人遐想的威胁,飘飘然的一消失就是三天。
  他说的轻松,但是被命令的人可就悲催了。这三天里,沢田纲吉拼了命的榨取自己在文字上的点滴才能,与堆满着整个写字桌的白纸黑字抗战到底,不敢有半分奢望能完美处理所有的,只祈祷着大魔王回来后能看自己那么那么那么努力的份上能放自己一马。他宁愿跟大魔王对战个十场八场的啊!
  “说到底到底是哪个家伙将这次的会议安排在彭格列的啊!”沢田纲吉撑着笔杆抱怨着,要不是哪个吃饱了撑的家伙将一年一度的全意大利黑手党联合会议给彭格列承办,他这个彭格列的老大能忙的比死狗还惨吗?
  站在他身旁有着柔金发色的青年递上一杯果汁,一脸的无可奈何,温和的说:
  “在联合会议之前里包恩大人应该会回来的。应该就在今晚,最迟明天也该回来了。”
  “还要开会啊——!”沢田纲吉苦着脸哀嚎了一嗓子,“这种事情我真的不擅长啊!要是只有迪诺尤尼炎真他们也就算了,但是一想到白兰那种家伙也会过来我就头痛的厉害,实在应付不来啊,里包恩赶快回来吧——”
  巴吉尔无奈了,他作为沢田纲吉的贴身护卫,自然是见识过无数次他家殿下被白兰调戏的场景,沢田纲吉对白兰的苦手他深深理解,但是也只能安慰说:“殿下请不要担心,就算里包恩大人没有回来,我们也会和您一起出席的。”
  “巴吉尔……”纲吉感动的几乎泪目,“只有你,只有你,如果里包恩不在的话,就全靠你了!”
  青年温和的笑笑,“那里的话,守护者们始终会守在殿下的身边。”
  “他们啊……还是别指望了。”沢田无奈的揉了揉额头。
  他的这群守护者们要是论起战斗力那是世界级别的,论起破坏力那是宇宙级别的,但是要说跟人打交道搞交际……那就只能呵呵了。
  蓝波年幼,隼人冲动,大哥热血,库鲁姆单纯(?),就算山本看起理智,可骨子里也是个天然,至于骸和云雀学长,呵呵呵呵。
  “骸和云雀学长已经到了吗?”沢田纲吉一手揉着微微不适的额头问。
  “雾守大人和白兰已经下了飞机,现在在路上,至于云守大人……前几天草壁阁下已经联络了,云守大人的新式指环开发研究已经接近尾声,暂时不能确定究竟会不会到来。”
  “哦……”沢田纲吉手中的笔不自觉的停了下来,视线的投向窗外。
  如暗幕遮掩的天空下一块一块深浅不一的乌云,笼罩在城市的上空,那些细雨幕后的灰蒙蒙的建筑,让城市看起来少了几分人情,多了几分冰冷。
  他默默的叹了口气,对于自家云守的随心所欲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
  自从毕业后沢田纲吉来到意大利已经三年了,三年间彭格列的大小会议数不胜数,而他的云守大人——云雀恭弥总共只出席了三次,标准的每年一次,大部分时候,都是视频会议,还是由草壁学长代替出面……
  “为什么骸会和白兰一起?”沢田纲吉问。
  “之前里包恩大人给雾守大人的任务需要和白兰合作,具体内容在下也不清楚。”
  巴吉尔刚刚说完,从办公室门口传来的一个声音就接上了:
  “我能告诉你哦,小纲吉~”
  纲吉条件反射的打了个寒颤,抬头看向进来的人,这么荡漾的语气——
  “白兰!你怎么来了!!!”
  沢田纲吉这一看,才发现白兰不是一个人到来的,他的身侧还有六道骸,在门边另外还站着一个熟悉的高挑侧影,孤伶伶的游离在人群之外。
  “云雀学长!”沢田纲吉兴奋不已,“还有骸,你们什么时候到的?”
  然而回答他的是白兰,
  “小纲吉这么说我可是会伤心的哦,亲爱的骸要来汇报任务,我呢,就非常体贴的陪他一起来喽,刚好好久没见到小纲吉了,想念的很。至于小麻雀嘛——”
  白兰绕过办公桌走到沢田纲吉身边,身体靠在椅子的边缘,一直手臂搭上沢田纲吉的肩膀,嚼着棉花糖,贴着沢田纲吉的耳朵,笑的十分开心,
  “你懂的哦~”
  …………
  我真的不想懂啊!话说这种有着共同的小秘密很要好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啊!
  沢田纲吉无奈的想要推开搭在肩膀上的胳膊,推了两下,不仅没推开,白兰反而贴的更紧了,也只能随他去了。
  “kufufufu,白兰,你是想被轮回吗?”雾守大人阴恻恻的开口。
  泽田纲吉心道要坏,果然‘亲爱的骸’什么的,理所当然要被轮回,要在他们动手之前阻止他们!这个办公室不需要又再一次的重建啊!想了这里,他立即头如捣蒜般连点了好几下,对白兰说:
  “我懂我懂我懂,你先把胳膊拿下来。我们把工作交接一下。”
  白兰优哉游哉的舔着棉花糖,对沢田纲吉的话充耳不闻,再次将重量压在沢田纲吉身上,对忠心的巴吉尔利刃般的目光视而不见,
  “不用这么着急吧,人家这么长时间没见小纲吉,谈工作多没意思,还是来聊聊人生吧!” 
  沢田纲吉真想回一句‘聊你妹啊!’,但是考虑到现在他名义上的妹妹是可爱的尤尼酱,只好把这一句给吞回肚子,选择无视已经挂在自己身上的棉花糖星人,对六道骸和云雀恭弥微笑:
  “骸了云雀学长一路辛苦了,大家晚上到我家聚会吧?妈妈一直很想念你们。”
  白兰无视了沢田纲吉的无视,腆着脸凑到他面前,拼命的刷着存在:
  “只有妈妈吗?小纲吉难道不想见到我~~们吗?”
  沢田纲吉几乎要掀桌,我是真心不想见到你这个棉花糖星人啊——! 无奈恳求道:“白兰,拜托你不要添乱了好不好!”没看到云雀学长都皱着眉头准备离开了吗!
  “巴吉尔,麻烦你带白兰去找正一,骸还有云雀学长不要走啊!”
  白兰狡诈一笑,凑到他的脸旁,贴耳细语:
  “嘛,既然小纲吉这么说了,那我晚上再来找你哟,记住了,不见不散哟~下次见面可不能再这么偏心了哦。”说完就着纲吉的杯子喝了一口,猛的吐了吐舌头 ,“你还真是喜欢这种儿童饮料啊,果然——童贞啊~”
  纲吉脸一黑,一把推开贴在身边的变态,敷衍了一句:“你都喝了就别废话了,晚上不见不散是吧,知道了,赶紧给我消失,顺便记得给正一说一声,请他晚上一起过来。”
  好不容易打发了白兰,应该说,好不容易被白兰放过的沢田纲吉,急忙招呼他的雾守和云守。
  “好久不见了,骸,……云雀学长。”
作者有话要说:  听说《家教》可能再一次动画化,实在是欣喜,再加上着实喜欢1827这王道CP,忍不住就开坑了。虽然没有文笔,没有脑洞,但是毛团有爱呀!
 
  ☆、一杯凉水
 
  沢田纲吉微笑着起身招呼着他的云守和雾守。
  看着眼前的六道骸和站在墙角的云雀恭弥,他在回忆已经有多久没见到这两个人一起出现了?有一年了吧……一想到中学阶段这两个人的势同水火,一见面就死磕,而眼下却能这么静静的站在同一间屋子里和平共处,真是往事如烟啊。
  但是不变的依旧有很多,比如这两个人一如既往的没一个理他……
  泽田纲吉已经习惯了被这两人甩一脸,自觉的继续发问:“你们这是有什么事?”
  只见他们同时各自将一样东西放在办公桌上,动作如出一辙,十分默契,
  “什么东西——”
  沢田纲吉蓦然失声。他的瞳孔瞬间紧缩,视线锁在两人手指上的指环。
  不是彭格列的守护指环,而是一款他从没见过的新的指环。
  同款。
  是的,同款。相同的色泽和花纹,除了代表雾和云的微小区别,其他的一模一样。
  云雀学长和骸戴着同款的指环。
  沢田纲吉的脑海中突然就记起了一年前白兰说的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