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进击的巨人同人)Escapist Evil+番外 作者:月无过

字体:[ ]

 
书名:Escapist Evil
作者:月无过
文案:
     《进击的巨人同人》,艾利。
 
《Trickster’s Trick》前传,原著背景,黑暗向。
 
“希望神不记得你的姓名,使我有幸将你永留。
 
然而神的宠儿无法遗忘,而我有幸被你所爱。
 
因此,我只能一人谛听,死亡的声音。”
 
结局:开放性。
 
 
内容标签:少年漫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艾伦·耶格尔,利威尔 ┃ 配角:韩吉,埃尔文 ┃ 其它:进击的巨人,艾利,无过
 
 
==================
 
  ☆、前言
 
  “那一天,我失去了这个世界。
  我甚至不知该如何去表达我的伤感。
  或许,我的内心已经麻木。
  从此以后,我与曾经的世界分道扬镳。
  那是我的曾经。”
  以上,大概是全文的中心思想(?),至于这段话是谁说的,大概还是要请看下去后自行判断。
  时隔很久,能再次发出文来真的太好了。
  大概是一篇比较黑暗的文,故事风,作为《Trickster’s Trick》的前传,《Escapist Evil》很短,预计算上尾声一共十章——当然《Trick》虽然比本文早两个月就动笔了可是一直没有明确的世界观所以修修改改拖着不发,反而是某天灵光一现有了这篇文。
  虽说只有十章,但个人习惯问题,内容都不会少,不过由于剧情设定,可能章节间字数分布不是很匀。
  因为《Trick》确定是HE,所以《Evil》只能开放性结局。
  应该说文风变回来了……在《东君未名》中尝试比较平淡温馨有点欢脱的文风似乎——最后落了一个没头没脑的结尾还是对之前追过的各位说抱歉。
  这也就意味着,可能会有人无法接受吧……
  以及,看过无过写得其他几篇像是《El Dorado》《死去的英雄与新生的“国王”》《东君未名》应该比较清楚,看无过写的文,不是很轻松的事——总归就不是大流文章,想要看懂可能需要看两遍——归根结底,还是脑洞太大。
  《Escapist Evil》意为“避世的罪行”,副标题为:The Wizard Of Eren,显而易见,基本上是艾伦第一视角……对,基本上,最后。无过提示一下:
  1.不要靠主观印象判断人物,除非出现明确称呼;
  2.韩吉不是作死的人,她的每句话都很重要;
  3.艾伦没有傻;
  4.兵长也没有傻;
  5.艾利两人都处于非常状况;
  6.本质上,主角只有艾利两个人。
  那么,很感谢你愿意阅读,如果你能看得开心,那真是太好了——等等,全程备上纸巾,谢谢——所以说,还是不太能……开心?
  以上,这里无过。
  
 
  ☆、引子
 
  我所爱的人——
  他似乎不会死亡,又仿佛从未活过。
  因为——
  他被全人类所爱着。
  那是如此的真实。
  ……
  “艾伦?”
  ……
  
 
  ☆、1.5.3 我在,逃离之中
 
  “只有灵魂才能与灵魂对话。”我看着眼前的女人,而她的表情因为逆光的缘故完全无法看清。
  “如果灵魂沉睡了,它还会醒来吗?”
  “也许会,也许不会。如果无法被唤醒,沉睡几个世纪直到毁灭什么的。当然,假如在那之前肉体已经消亡,就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了。”
  “人死后灵魂又是靠着什么存在的?”
  “很奇怪的问题——依靠什么存在?如果是那些没能转世的话,是执念?我可不是哲学家,也不是所谓的神父,我从没钻研过这种问题。大概就是这样吧——执念。”
  “是么——”我攥紧手,最后往屋里看了一眼,走出门,“那真是太好了。”
  “什么?”她一脸的不可置信,“你说什么?”
  “我说,那真是太好了。”我耸耸肩,“那么现在,我该回去了,对吗?”
  ……
  脑海中持续回响的吵嚷使我清醒。
  然而厌恶感却依然残留着,眼前漆黑,周身却能被如此清晰地感知。
  “……人,机器……人,怪物……”充斥脑海的咒骂,我能听出其中的愤恨。
  意有所指。
  我试着活动身体,知觉并没有失去,可动一下关节就会有金属摩擦发出的悲鸣——这是从我身上发出的,就像是“机器”。
  可笑的是,我不知道“机器”是什么,而“人”又是什么。然而我的心中翻涌而上的嗜血情绪,毁灭的负面感情,强烈,以至于我本身为此战栗。
  我在害怕,没来由的——而对象是我本身。
  这很荒谬,可是却真真切切发生了,似曾相识——见鬼。
  也许是脑子生锈缺少润滑油——开玩笑的,我的反应显得很……迟钝,但我想没有什么比能够认识到这一点更加奇怪的了,也许你会觉得我像个傻瓜一样语无伦次,事实上我现在这种处境连白痴都不如。
  以至于当我坐着过了很久后,才意识到,我什么也看不见,就像同时没有任何记忆,自己是谁,为何存在于此,对于自己感到如此强烈的生僻感,我甚至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干脆而陌生,这不是好事,仿佛被什么刻意掐断了。
  很明显,我缺少参照物,我甚至无法知晓我不对劲在哪里。
  试着探知周身,柔软韧性的草地,以及,一把什么东西……是斧头——我在手指被割裂后得出了结论。
  斧头不轻,但似乎并不妨碍我挥动它——我有着超乎意料的力量,尽管并不知道我的“意料”有多大的范围。奇异的感觉促使我双手抓住斧头往前砍去,且结结实实地打在了什么上,发出钝响——是树,甚至有哗啦的嘈杂声。
  不可控制地再次砍下去,伴随着关节的刺耳杂音,有种莫名的满足感——或者该说,是很轻松?
  内心腾然而生“把树砍倒”的执念,我竟然就这么一直持续着这一动作——当我意识到自己已经沉溺与这种类似“游戏”或者“慰藉”的行为中时,恐惧使我手一松,“彭咣——”重物跌落的声音。
  我被什么蛊惑了,有那么一瞬间,我希望自己就这么呆在这里而不离开。我不该沉溺于这种事,但那种感觉却令我无法释怀。
  直觉叫嚣着,我不能呆在这里,我必须离开这个地方。
  ——这不是属于我的境地,对我而言,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而从刚才开始,我心中所一直存在的归属感只怕是这个世界诱惑我的某种伎俩。
  过度的平静甚至可称得上是古怪,心中闪现的片段却猖狂血腥,悲痛,以至使我开始排斥着一切——一定还有什么事我没能完成,而我必须……逃离这里。
  我摸索着向着与树相对的方向前行,双手前伸以免撞在什么东西上,但出乎意料的,大概行进了很长的距离,一直畅通无阻。突然间,我触碰到了什么,接触实物的狂喜以至于我大力把手往前推去。
  “唔……”刺入筋肉的剧痛以及似有似无的血腥味让我意识到自己刚刚干了什么鲁莽的事——将受伤的手指放入口中,一边庆幸着另一只手没有受伤,一边提高警惕触碰前方的事物,尖锐,冰凉,密布的尖刺,彼此缠绕……这不该是一种能使我感到陌生的事物。
  一点一点往旁边挪动试图找到开岔口,这耗费了我很长的时间,而结论仅仅只是,这是一片荆棘,就长度来讲绝对不短——是的,因为无法前进而且不能视物,根本推测不出它的范围,也许只有很脆弱的薄薄一面,也许前方全是,但这不重要,关键是我现在处于只能后退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回到出发地的状态。
  我攥紧手琢磨着接下来该进行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脑海一片空白。猛然间意识到了不对,我停下脚步张张手——疼痛消失了,惊恐地两手揉搓手指,仔细抚摸纹路——没有了,斧子也好,荆棘也好,造成的伤痕都消失了。
  我开始对自己的印象产生了怀疑——也许刚才那一切并没有发生?抬起手咬牙往荆棘尖刺上按去,血腥味与疼痛,与刚才无异——我听到血液滴落的声音。
  疼痛的地方变得很痒,很快,异象就重演了。
  “……人,机器……人,怪物……”
  也许这本身并不奇怪——我笑了下,自虐般的再次将手挥在荆棘上。
  我不知道什么是“机器”什么是“人”,可是“怪物”的定义就像铭刻在身上我能分辨自己与“怪物”的区别。
  因为没有区别。
  因为我是怪物。
  我的血在流动,我有着血肉,但一切又是如此不同,“我是不正常的”,这个念头缠绕心尖。
  ——我的心脏在抽痛,肌肉抽搐着,不真实,细碎的金属摩擦声。
  没来由的,我泪流满面。
  ——“你不是怪物。”
  从我心底传出的,那声悲鸣——以及,我的血安静地滴落,混杂着耳畔兀然出现,尖锐破空声——胸腔撕裂般的疼痛,就像生命被硬生生扯下了什么。
  有什么渐渐明晰起来。
  曾有一个人,成了我的信仰。这是我唯一所能明知的过去。
  
 
  ☆、2.4.6 大概,不是个好人
 
作者有话要说:【】内为故事内容部分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接下来是怎么行动的。
  浑浑噩噩,直到最后拿起斧头劈在树上,我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我回到了原地,成功的。
  愣了很久,直到有一个人接近了我的身后,我才反应过来——但他并没有给我留太多时间发问或者攻击,就开口:“艾伦耶格尔,是吧?”
  他的声音使我感到厌恶。
  并不是声音有多难听或是刺耳,他居高临下的语气以及莫名生出的排斥让我皱眉。
  “你叫我?抱歉我不知道什么艾伦耶格尔。”尽管很清楚他的意思,但抱着不耐的态度作出这种回应只是因为他那令人不满的鄙夷——他知道我的名字。
  “算了,我只是想要你帮我个忙。”
  “帮一个陌生人的忙?我不能接受。”说实话,感觉上不像一个好人。
  “……”他沉默了一会儿,继续开口,“你不帮也得帮,这关系你能不能从这里出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