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醉鬼 作者:罗南

字体:[ ]

 
书名:醉鬼
作者:罗南
围板:
     无意救了一个醉鬼。
 
嘿,结果还被赖上了。
 
人生无处不相逢,生活无处不搅基。
 
小短文
 
 
内容标签:年下 因缘邂逅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珅、白邺翎 ┃ 配角: ┃ 其它:
 
 
==================
 
  ☆、上
 
  沈珅一如平时准时下班,在便利店买了几瓶啤酒,看了看手表时间,算好时间回去看球赛。
  沈珅今年已经三十三岁,已经老大不小的年纪,结过一次婚,也有一个可爱的孩子,但是因为种种原因在三十岁那年,离了婚,恢复了单身。想想,沈珅觉得自己已经过了人生的大半,长相端正身材上等,却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在自己男人黄金期还落单,真是让人头疼。
  撇开这些让人头疼的事情,沈珅还是依然悠然的过着他钻石王老五的单身生活,没事喝喝小酒调戏一下公司里的小姑娘,晚上自己看看球赛撸下管就洗洗睡了,简直过得不能更健康。
  沈珅照常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路上挺安静,没什么大的动静。他住的地方离公司不远,步行也只要十多分钟,原来的大房子留给了前妻和孩子,现在的他住在一个单人小公寓,只是一个普通小区,到了晚上几乎都没什么人在外面晃悠,所以当他看见一个晃晃悠悠的人影的时候,就不禁多看了几眼。
  晃晃悠悠的男人似乎是喝醉了,走路有些不稳,东倒西歪的似乎立马就能倒在地上昏死过去。原本沈珅是不想管这些闲事的,但当他看见喝醉的人身后似乎还跟了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又是在觉得放心不下,脚步不禁慢了几步。
  夜晚的小区安静的没有人气,偶尔会有几声狗叫,但很快又会恢复平静.醉酒男人独身一人走在昏黄的灯光下,让人看不清面目,但大概可以看出是一个挺年轻的男子,而身后那鬼鬼祟祟的身影一直跟在男人身后,怕是想在男人醉倒的时候干上一票。
  就在男子将要倒在地上,身后的男人蠢蠢欲动的时候,沈珅伸手揽住了年轻男人,一边暗叹男人竟然这么高壮,一边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弟弟,你怎么又喝了这么多酒,爸妈还在家里等着你呢,快跟哥回家!”
  他这一出声,似乎把身后的男人吓得愣了一愣,几乎没做停留就立马转身就匆忙离开了。
  醉酒男人似乎听见了沈珅的话,动了动脑袋,却没有成功,把脑袋放在沈珅的肩膀上又醉死过去。
  沈珅看见鬼鬼祟祟的男人离开,不禁松了一口气,但看见怀里这个比他还高大的醉死过去的酒鬼,又感到十分头疼。他想把这个男人扔在这里吧,似乎有点不太厚道,但把一个陌生男人带回家,怎么想都觉得膈应。
  就在沈珅踌躇不前的时候,男人动了动,一把把沈珅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说是好巧不巧,这时有个老大娘出门来遛狗,刚好看见这一幕,可把老大娘吓了一跳,心想大半夜的竟然看见两男人搂搂抱抱的真是世风日下啊一边拉着自己的小腊肠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沈珅连辩解的欲望都没有了,侧头只能看见男人的一个侧脸,好家伙,还是一个混血帅哥!
  男人的侧脸如刀刻一般,多一份太多少一份不足刚刚好,纤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因为喝了酒的嘴唇闪耀着一种淡粉色,微微抿起简直不能更性感!
  沈珅身为一个笔直的直男当然不能被这点男色就给掰弯了,但是就冲着这长相,沈珅也觉得自己不应该扔下这么大帅哥不管了,劫财不要紧,万一被劫色了那可真是他的罪过了,于是我们沈大叔就在那几秒钟的时候决定了令他后半生头痛不已的决定。
  拖着一个比自己还大只的男人,沈大叔觉得自己这老腰老胳膊真是快散架了,特别是醉酒的男人还特别不老实,一会儿伸手把他抱了一个满怀,一会儿又伸手捏他的脸,一刻都闲不下来,弄得沈大叔好几次都想直接丢人走人,但是理性很快又让他忍住了这种冲动,费了好大的力气把男人拖回了家。
  好不容易把男人扔在沙发上,沈珅已经累得动都不想动了,于是只是坐在地板上看了看自己带回来的“战利品”。
  沈珅长了这么多年,真的没有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浅棕的头发柔软的遮住饱满的额头,细密的睫毛如飞舞的蝴蝶羽翅一般微微颤动,五官几乎挑不出任何瑕疵,这样的男人,就如同上帝亲手的杰作,完美的让人心动。
  啧啧,现在的年轻人真是长得天怒人怨。沈珅有些叹息,他自己其实也是不折不扣的老帅哥一枚,经常迷得公司的小姑娘们晕头转向的,但是和眼前这个男人一比,沈大叔只能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
  愣愣的看了男人一阵,沈大叔决定先去洗个澡,再回来准备看球赛!至于男人吗,就乖乖睡在一边吧!
  但事情似乎并不会如沈大叔想的那么简单,所以当沈大叔洗完澡围着浴巾出来看见坐在沙发上正用冰冷的眼睛看着他男人的时候,他几乎惊得握不住手中的浴巾。
  “你醒了?”但毕竟沈珅不是个愣头青年,所以他很快恢复了平静,坦然的半裸的站在一个陌生人面前。
  男人注意到眼前半裸的沈珅,如琥珀般金色的眼睛里并没有任何情绪,只是愣愣的看着沈珅。
  沈珅也很奇怪男人的反应,似乎还在醉酒中,不然怎么没有任何反应,但是男人这一副严肃的表情,又让他觉得这个男人是清醒的。
  “喂?你知道你自己喝醉了吗?你——”沈珅用手捋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朝男人的走了几步,本想和男人好好说说,却不想被男人一把拉了过去!
  “卧槽!你要干嘛!”沈大叔几乎半裸的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只感觉自己的头皮一麻,本能的想要挣开男人的束缚,却不想男人的力气出奇的大,不管他怎么用力都无法挣开!
  就在沈大叔用力的反抗的时候,他突然感受到耳后一阵温热的触感,让他瞬间寒毛直竖!这个男人在舔他的耳朵!
  “靠!小子!快放开我!”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快放开我!我是个男人!”
  沈珅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愤怒的心情,他挥手想要给这个变态男人一拳,却不想被男人一手握住,翻身面对面的来了个视线接触。
  男人的眼睛呈一种半透明的金色,只是定定的看着沈珅的脸,然后伸出舌头轻轻地舔吻着沈大叔的唇角。
  “唔——!”
  沈大叔在那一瞬间愣住了,他从来没有和男人接过吻,所以说男人此时的舔吻几乎让活了这么多年的大叔有点反应不及,但是很快回过神的大叔开始挣扎,双腿用力的想要把压在他身体上男人推开,却不想把动作太大把原本就松松垮垮挂在腰间的浴巾给挣开了!
  男人和沈大叔都被突然发生的这一情况给弄愣了,沈大叔一般洗完澡习惯什么都不穿,今天围个浴巾还是看在沙发上有个陌生人的份上,但现在看着自己已经全裸的身体,沈大叔恨不得把自己给掐死。
  男人虽然喝醉了,但是一些本能似乎已经根深蒂固,所以在沈珅愣神的那几秒,他拿起地上沈大叔随手扔的领带就把他的双手绑了起来!
  “你干什么!快放开我!”沈珅感觉自己已经快被气疯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活了这么大半辈子,竟然会发生这种事!“你快放开我,不然等我恢复自由了我揍不死你!”
  男人对沈珅的威胁似乎充耳不闻,只是熟练地给沈叔的手打了一个死结,看见自己的杰作最后还勾起一丝笑容。
  沈珅看见男人的笑也没有心情感慨这男人笑起来有多好看,他现在只想他妈的把这个男人弄死!关键是这个男人绑得太紧,他完全没办法挣脱!操!
  男人似乎对沈珅这副动弹不得的样子很满意,低头亲了亲沈大叔的额头,然又慢慢下移舔了舔沈叔的嘴唇,却不做过多的停留,而是继续往下用极其缓慢的动作吻到沈叔的锁骨,然后在那凹陷处来回舔吻着。
  “额——唔!”沈珅此时觉得自己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再加上男人这极其缓慢却又包含挑逗的动作,沈珅感到身体慢慢变的燥热,欲望慢慢地变得强烈。这也不怪沈叔没定力,沈叔自从离婚除了很少的419,几乎从来不出去乱搞,所以在男人这样的挑逗下,是个男人都会有所反应。
  男人在锁骨处留下自己的印记之后,又慢慢的下移,将阵地转移到沈叔平滑的小腹上,用缓慢的动作舔舐着肚脐处,由于地方太敏感,沈叔感觉自己小腹涌起一股强烈的热流,几乎让他做不出任何反抗。
  “唔——啊——”
  在沈珅脑袋放空的那一秒,他只有一个念头:卧槽,老子的球赛!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柔柔的照进这个安静的单身公寓里,金色将整个屋子渲染出一种温柔的情调。
  白邺翎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头昏昏沉沉的,几乎让他一瞬间皱了皱眉。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昨天喝了多少酒,也不记得自己喝完酒到底干了什么,只能有些艰难的睁开自己沉重的眼皮。
  映入眼里的是一个陌生的房子,有些杂乱却看的出充满生活的气息,他用手抚了抚自己因醉酒而隐隐作疼的脑袋,皱眉打量着这个陌生的房间,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狭窄的单人沙发上,身上的衣服虽然有点乱但是还是好好的穿在身体上,他有些头疼的扶额,总觉得自己应该发生了什么,脑海里却一点印象都没有。
  白邺翎很确定这样的房子肯定不是任何一个他认识人的家,所以在这么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他有一种隐隐的不祥的预感。
  还没等白邺翎整理出头绪,唯一的卧室里突然传来一个刺耳的闹铃声,然后是一个人窸窸窣窣起床的声音。
  白邺翎抬头往卧室方向看去,刚好看见睡眼惺忪的沈珅走出来。
  此时的沈叔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色T恤,一条深灰色的短裤,顶着一头有些杂乱的头发正打着哈欠想去浴室,看见正坐在沙发上的白邺翎时也是一怔,然后用有点沙哑的声音问道:“酒醒了?”
  “……”白邺翎确定自己不认识眼前这个有些邋遢的大叔,但有着良好的教养的他此时特别平静,似乎对大叔的突然出现并不惊讶:“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不记得了?”沈叔并没有停住自己的动作,仍是很淡定的进浴室拿牙刷,身体半倚在浴室门口一边刷牙一边问道。
  白邺翎对这样的动作只是微微皱了皱眉,晃眼看了一眼沈叔手腕上有些显眼的红色勒痕,并没有多余的表示:“不记得。”
  沈叔不想承认自己在等男人答案的那几秒有点紧张,听见男人的“不记得”的时候才放松下来,继续若无其事的说:“昨天你喝醉酒了,我看你一小鬼在外面晃悠也不安全,就把你带回家了。”
  白邺翎对“小鬼”这个称呼相当不满,眼前这个男人虽然看起来是比他大了不少,但是白少爷从小到大都没有人敢称呼他“小鬼”。虽然心里不满,白邺翎表面依然没有任何表情,淡金色的眼睛直直的看着眼前这个陌生大叔:“就这样?”
  “对,就这样。”沈叔有些心虚的转身进浴室继续刷牙,口齿不清的继续说道,“现在你也醒了,差不多也该回家了。年轻人在外面闲逛这么久你家人会担心的,一会儿我要去上班,你自己收拾收拾就离开吧。”
  “……”白邺翎看着男人洗漱的背影,心情突然有点复杂。但是他并不想深究,看男人的表现,昨天晚上应该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沈叔很快整理好自己就出了门,这并不是说沈叔对一个陌生人太无戒心,而是他实在不想和这个男人再呆在一起,况且他老光棍一个家里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看着小孩儿穿的都是名牌应该不会对他这个小窝感兴趣,所以他倒是很宽心的离开家,顺便还很贴心的留了点车费钱给白邺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