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萧十一郎陌上萧郎醉 作者:云舞寒江

字体:[ ]

 
 
文案
不相信爱情的沈陌遇上四海为家的萧十一郎
文案无能党: 
沈陌表示:所有感情中,亲情最可贵,友情次之,爱情最是反复无常。上一秒愿意为你而死,下一秒就能叫你死。他从不信爱情这种无聊的玩意。
然而他偏偏遇上了这个有着狼一样性格的人。
狼的一生只认定一个伴侣
狼,不轻易相信人;也不轻易承诺于人;一但承诺了就认定一辈子。
古龙原著同人,非电视剧版
( 新人一枚是个文笔渣……)
(感觉设定好有挑战性,也许会把人物性格写崩……)
本文古风向,攻穿越,萧十一郎受,同人文 ,主角穿越到古龙小说《萧十一郎》…非电视剧版…有必要标明……没看过原著的也没关系……1v1,副cp未定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因缘邂逅 穿越时空 武侠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陌,萧十一郎 ┃ 配角:原著角色若干 ┃ 其它:洛河,穿越,主攻
 
 
  ☆、一样情长两人间
 
  沈陌看着面前的男人,实在是没有什么心思理会他。
  哦,对了。说起来……这还是自己的“父亲”吧?沈陌偏过头想了想,他是没有什么关于这方面的记忆的。从他接管这具身体之后,就只见过“母亲”。
  至于这个“父亲”……
  沈陌简直想大笑一场,这场人生和上一场人生何其相似,又如此不同!
  他还是一个杂种,他的母亲依旧是被抛弃的可怜人,他的父亲依旧是个有名望的人。他的父亲还是和母亲亲亲爱爱有了孩子后,又迫于家族压力另取娇妻,他沈陌依旧是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
  就连名字都一模一样,都是性格刚烈母亲亲自取的。
  他叫沈陌,沉浮人世,笑侬痴情,余生陌路,此情不复。
  君若无情我便休,从此你我陌路人。
  大概唯一不同的就是,他的上一场人生实在科技发达的洛河时代,而不是这无比落后的银河时代。
  自打人类进入洛河时代,资源越加不足。联邦实行精英政策,享有联邦精英资格的人才能拥有足够的资源。
  想获得联邦精英资格,至少有一个宇宙S级专业执照,以及A级以及以上的格斗证书,A级战略指挥证书,四个或更多B级以上的非主专业证书。
  沈陌想获得联邦精英资格,也不是什么难事,他虽然是个私生子,到底父亲没有完全不理会他,至少钱没少过,足够他学习想学的东西。
  沈陌不在沈家居住,甚至只见过父亲一面,一直靠着父亲的资金援助独自住在外面。长大后就和自小一起长大的好友组建了一个星际狩猎团,虽然只有五个人,但是黎明星猎团依旧在几年后成为了联邦第一星猎团。
  在一次任务中他们遭遇了王级星海兽,重伤昏迷,醒来后便到了此地。
  而这里,他还是沈陌,父母虽然换了,但之间的那点破事,简直就是一个模式。
  世间要不要有这么多痴男怨女呢?
  沈陌在内心冷笑,所以说相信爱情这种不切实际的人都是傻子。
  “陌儿,你可愿随我回府?”沈劲风见这个儿子半天不回答,颇有耐心地又问了一遍。
  沈陌抬眸看了这一世的父亲,勾起唇角笑道:“随便。”
  沈劲风伸出手想摸摸儿子的头,却被人躲开了。他也不强求,儿子与他不亲,也不是儿子的错。沈劲风无奈地叹口气:“那就和爹走吧……你一个小孩子总不能一个人住在外面。”
  哦?这倒是比上一辈子那个老爹要好一点,还知道不能把小孩子一个人丢外面了?
  沈陌无不讽刺地想着,低下头,垂着眼帘,掩饰住眼底浓浓的嘲讽。
  两辈子,他只认母亲……
  至于家这种东西,母亲去世了,他就再也不会拥有了。
  沈陌这一世的母亲是个有着一双美丽蓝眼睛的西域人舒默儿,父亲沈劲风闯荡江湖的时候和母亲相识相爱。不过沈劲风的家族是个江南的大家族,不允许他娶一个外族蛮夷之人。沈劲风就在家族安排下另娶了一名女子,刚烈的舒默儿就干脆利落地离开了。君若无情我便休,从此你我陌路人。
  沈劲风和妻子成婚五年,才有了一个女儿。之后就再也没有孩子出生,可怜沈家一脉单传。后来带着沈陌生活的舒默儿病重,舒默儿怕孩子一个人孤苦伶仃,写了封信联系沈劲风,让他带走儿子。沈劲风这才想起了他还有沈陌这个八岁大的儿子,虽然有一半外族的血脉,但到底是沈家的后代,所以他来了,见了舒默儿最后一面后,埋葬了她,并带着沈陌回到了江南..
  江南水乡,光是念起这个名字就觉得无比缠绵,仿佛盛满了柔情。
  小桥,流水,人家。
  沈陌坐在马车里向外面看去,入目处的繁华带着水一般的柔媚,令他不喜。这一世,他生在草原,看惯了无垠的原野,习惯了策马奔腾。
  江南就像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轻轻一推就能倒地。
  真是没劲啊……
  沈陌已经开始心不在焉了,他一点也不期待之后的生活。
  沈陌有一双狭长的凤眼,眼角总是微微上挑,带着轻慢不屑,他抬眸看来的时候给人一种高傲冷魅的感觉。并不是柔媚,而是邪魅,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邪气十足。
  顾念风就说过:“沈陌这张脸是可以去当明星的,不过他大概只能演反派。”
  对此,黎明星猎团全票通过,包括一向和顾念风不对盘的沈陌他自己都承认了这一点。反正他也不想当什么好人。
  沈家的构成很简单,沈劲风上头有位老夫人,那是沈陌的奶奶。外加沈劲风的妻子,沈陌就不想理会了。当然还有一个沈陌同父异母的妹妹……
  比红楼梦那一大家子好多了,加上沈陌也只有五个人。
  这大概是唯一值得欣慰的地方了。
  沈陌现在这具身体才不到九岁,要是一个人在外面还是有些麻烦的,所以沈陌就将就着住下了。顺带跟着沈劲风学习武功。
  每一个武侠小说里,凡是名门,必有其家传武功。
  江南沈家庄,又称“金针沈家”,以金针闻名,虽是暗器,却属于中立的名门正派。门人行事素来低调,秉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宗旨,一手金针妙技退能活血化瘀,妙手回春,进能隔空点穴,临阵制敌,威力可与唐门比肩却更具仁心,江湖无人敢轻视。
  沈家三阳玄针招式深谙取穴之法,辨析阴阳,迎风逆顺,气血升沉。
  “玄针三阳也,可补换气血,扶伤救死,亦可刺夺血络,伤身取命。正乎邪乎,非在针也,人也”。
  沈陌现在就是跟着沈劲风学习这沈家的沈家拳和沈家秘门功法金关玉锁二十四诀。
  “提金精上玄者为金关,紧叩齿者为玉锁,功法乃为炼养修身之法,叩齿存神,咽津服炁,保养精血,培丹田气,清静惜气,精血不衰,长生不老。”沈劲风只有沈陌这么一个儿子,女儿迟早是要嫁人的,教导这个儿子还算尽心。
  沈陌算是明白了,这套与三阳玄针相辅相成的功法金关玉锁二十四诀,竟然是套类似太极那般养生的功法,长生不老是夸张的,但延年益寿不显老还是可以的。
  暗器的功夫,配上一套养生功法,怎么看怎么可笑啊……
  不过学学也好,总算是一门技能嘛……
  
 
  ☆、2.月夜共饮怅寥廓
 
  沈陌坚持自己只是暂住沈家,反正那个奶奶看着不喜欢自己,那个“后妈”倒是没有虐待什么的不过也基本当做没看见,倒是妹妹老是缠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哥哥。
  沈陌是个游离在沈家边缘的人物,他也从来不曾把这里当做家。
  所以,当传来沈劲风夫妇出征流寇双双战死嘉峪关的消息,沈陌就趁着举家上下忙着举办丧礼的时候,擅自离开了沈府。
  彼时,他这具身体已经十六。沈家拳和沈家秘门功法金关玉锁二十四诀,修炼多年,一手金针暗器之术也是炉火纯青。
  俊俏的少年,两道狭长的眉斜发入鬓,狭长凤目里流转光华,像夜空中冷魅皎洁的上弦月,透着幽幽的冷寒,另一只眼被眼罩遮住,孤傲挺直的鼻子下是性感的薄唇。唇角的弧度总是似有似无,带着丝丝讥诮,好像在嘲笑整个世界。
  沈陌以如此姿态离开了沈家,踏上了属于自己的路。
  沈陌斜倚在树枝上,双手枕在脑后,望着天上的明月,有些意尽阑珊。这般好月色,若是有好酒一壶,倒是享受。可惜荒郊野岭的,方圆百里怕是都没有人烟的,更不用提酒家的存在了。
  如此一来,十分的兴致也去了九分,看着明月,本来还挺享受的沈陌,渐渐生出几分不耐来。
  说来沈陌离开沈府已经两年有余,在外闯荡,也算是有点名气了。
  只是他一向在北边活动,少有靠近江南的时候,倒是和沈府直接断了联系。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子就算是失踪了,沈府的老太君也没有想着找回这个孙子,沈陌乐得如此轻松,也不会凑上去攀关系,因而沈陌的名气与江南沈府毫无关系。
  何况沈府是名门大家,他沈陌的行事亦正亦邪,也不算是好名声。就算沈陌也使得一手暗器,竟是没人把两者联系到一块去。
  沈陌心底正盘算着是否要用轻功去寻一处酒家,就突然听见一阵歌声。
  凄凉而又悲壮,歌声里透出一种说不出的悲凉萧索。听着这歌声,沈陌莫名想到了这一世幼时跟随在母亲舒默尔的身边看见的冬日里的草原,也是这般又是萧索又是壮阔的。
  多情怅寥廓,漠漠原野凄。
  心里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上涌,再也顾不得别的,手一按。人已箭一般翻身离开树枝,向歌声传来的方向飞掠过去。
  来这个世界很久了,沈陌从没归属感。今日乍是听见如此和自己心境的歌声,就忍不住去看看是谁在唱歌。
  只是接近,沈陌就闻到了酒的味道,不是什么上好的佳酿,甚至有些涩味,但这不妨碍沈陌的好兴致。
  一个人懒洋洋地躺在大树底下,他穿着套蓝布衣裳,却己洗得发白。腰间随随便便地系着根布带,腰带上随随便便的插着把刀。 这把刀要比普通的刀短了很多。刀鞘是用黑色的皮革所制,已经非常陈旧,但却还是比他那双靴子新些。
  这人的一手抱着一坛酒,身边还有两个空坛子倒地。
  歌声没有停止,如此距离已经足够沈陌听清楚这人唱的是什么了。
  沈陌倒是记得这首歌,这本是首关外蒙人唱的牧歌。
  “暮春三月,羊欢草长。天寒地冻,问谁饲狼?人心怜羊,狼心独怆。人情冷漠,世情如霜!”
  沈陌很是喜欢这首歌的歌词,因为很对他的胃口。
  世人只知道可怜羊,同情羊,绝少会有人知道狼的痛苦,狼的寂寞;世上只看到狼在吃羊时的残忍,却看不到它忍着孤独和饥饿在冰天雪地中流浪的情况,羊饿了该吃草,狼饿了呢?难道就该饿死吗?
  沈陌突然接着这歌声,用同样的调子,唱和起来:“明月朗朗,高高在上。天道不仁,我心坦荡。红尘有酒,可解沧桑。敢来问君,共醉一场?”
  树底下的人只是停了一下,就放声大笑起来.
  他发亮的跟晴里仍充满了笑意,他浓眉很浓,鼻子很直,还留着很浓的胡子,仿佛可以扎破人的脸。
  这人长得并不算英俊潇洒,但是这双眼睛、这份笑意,却使他看来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野性的吸引力!那双发亮的眼睛。这本是双倔强而冷酷的眼睛,却带着些调皮的神色,仿佛在做出邀请。
  从眼睛里说出的话,也正是自心底发出的声音,这种声音眼睛既瞧不见,耳朵更无法听到。能听到这种声音的人不多。这种声音是用“心”来听的。沈陌却听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