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薄樱鬼同人]落叶之潮 作者:断楚(上)

字体:[ ]

 
 
文案
出现在众人眼前的青年,手握着无名之刀,在动荡的时代,扭转悲剧的故事。
  
──“人类一开始拿起武器,是为了维持活下去的温饱。”
──“吶、不是为了维持温饱而拿起刀的武士,又是为了什么呢?”
──“我的话,只是有不想要放手的东西罢了。”
眼角盈着淡淡地光辉,青年柔软了线条,轻声说着。
  
  【薄樱鬼】游戏同人。/基本周更。(动画崩太大所以让我们愉快的忽视吧~)
涉及一些正常的历史脉络,能考据我就考据,但也会有调整的空间。
 
自创主角确定穿越。
BL?儿子总攻。
  
我只能说,这是正剧、是薄樱鬼而已。ˊwˋ
不能适应还请直接按X,并感谢各位的留言。
这是小棺隽的鵺野~~感谢~~ →→→
  
内容标签: 少女漫 幻想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鵺野刃(NuenoHa) ┃ 配角:土方岁三、冲田总司、斋藤一、藤堂平助、原田左之助、风间千景、我可以不要列了吗…… ┃ 其它:薄樱鬼、自创角色
 
 
  ☆、第 1 章
 
  
  如果硬要说的话,没有人可以拯救、没有人可以被拯救。
  在那个下着滂沱大雨的夜晚,他看着那个女人带着无比绝望的泫然欲泣,淋着不断从头顶上浇下的雨,把身体湿透了也不愿意离开一步。
  她喃喃念着,尽管当时所有人都看着她,却没有办法走出、哪怕是一公分就好的那一步。
  因为,那时候的她,只是个令人无法捉摸的那个他而已。
  ※
  幕末,文久三年。
  初春、不、其实应该是冬末,大街上依然是一片白茫茫的雪景,鵺野将双手收拢在衣袖,万分庆幸自己临时多添了不只一件衣服,加上之前从横滨洋人那里交易过来的保暖长衣,虽然有些不伦不类,但重在功能,只要暖和一切都好。
  看着屋檐外的雪花有要越下越大的迹象,鵺野阴沉了下脸,对自己目前这副状况感到有些无力。只不过是出来买些小东西,准备继续靠着囤积的杂粮过完剩下的寒冷日子而已,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
  怎么办……怎么没有把木刀一起拿出来呢?这样就不会无聊了……有些丧气地看着这块屋檐下没有人敢挤过来的「盛况」,八成是因为自己这身奇装异服吧,不过余下的空间正好可以练练基本姿势……怎么就把刀忘了呢?
  依旧困扰着,不过身体倒已经熟练地摆出脚步,在那边开始滑步、送足、步足,另一边,鵺野的上半身却还是直挺挺地抱胸烦恼着。
  若要说这家伙是个武痴也可以,一开始接触这项运动,他就疯狂地把所有时间都投入在其中,努力不懈也不会叫苦,很快就超越同时间一起学习的孩子们,甚至隐隐有跟上自家师尊的趋势。
  算一算,鵺野接触这项运动也差不多十二年了,从八岁开始,至今迈入二十岁的家伙,已经在三年前成为代师范,开始指导道场内的学生,当然,对于练习的热情依然没有消退。
  自己一个人狂热地练到最后的结果就是,原本就避之唯恐不及的人们更加避之唯恐不及,开始连旁边近一点的屋檐下都没人敢在里面躲雪了,鵺野也不在意,径自模拟着情况,伸出手虚握刀,哦哦,敌人挥下来了,侧身闪躲!
  过了一阵子,雪花渐渐大到小指头般大小的时候,终于有人见不惯某人「独占」,直接大剌剌地冲进鵺野这边的屋檐下,深深呼了一口气,径自拍下肩上的积雪,拿下斗笠、抖落雪,一脸哀怨地看着天空的雪花。
  某个陷入狂热的家伙继续他的移动。
  话说那人躲到屋檐下之后,终于稍微安心了点,这才有心观察起身旁的异状,发现对方在做什么了之后,眼色先是露出了诧异,接着就是带着赞赏,盯着鵺野熟练而利落地动作,勾起了嘴角。
  「这位先生,有事吗?」虽然没有面向这里,但鵺野还是感觉到了对方兴味盎然的视线,抽个空瞥了眼过去,当作是招呼。
  「没事,只是觉得你的姿势很好。」那人说话的嗓音带着淡淡的赞赏,声线算是低沉的那种,鵺野感觉的到,这人平常很应该说话很有威严。
  「如果带着刀、出现在京都、又是这种打扮……」一边继续虚握着刀挥击,鵺野的声音丝毫不乱地继续对话。「你是留下的那批浪人?」
  「是。」那人听到,身形一凛,「在下土方岁三,请教尊姓大名?」
  「鵺野刃(Nueno Ha)。」猛然一矮身,再往前冲刺一段之后,鵺野才回答。
  「鵺野吗?请多多指教。」严谨地鞠了个躬,土方又看了一会才问:「请问你是出身哪一门派?在下看了许久依旧无法辨认出来。」
  「正常。」迅速地转身,鵺野将目光锁定在那人咽喉,一只手猛然窜出,直直刺向对方,对方也没有半点迟疑地侧身,躲过这记,「因为我没有门派。」
  「……」土方皱着眉头看着身在自己颈边的手,虽然下意识的反应躲过了,但……「你是想怎样?」刚刚绝对有感觉的一丝掠过的杀气。
  「啊啊、」依旧没有半点起伏的表情,两位同样有些冷然的面孔相望,「既然一起在这檐下待雪,我们干脆来切磋切磋如何?」
  这时,两人才第一次仔细打量起对方的长相,接着鵺野一笑,「啊啦,如果弄花了娇贵的土方,应该会被吉原的孩子们杀了吧?」刚刚那种凛然的气质顿时荡然无存,一派轻松的脸让土方错愕了一下。
  「什么?」
  「没事。」收起架式,鵺野耸耸肩,「只不过『土方先生』的大名最近常常在吉原听到而已……」
  看到对方这副无所谓的样子,习惯性的一股气就从胸腔上来,差点没有破口大骂的土方忍住,仅仅重复了两个字:「吉原?」
  「怎么?你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挑眉,鵺野一脸趣味地看着他。
  「咳、不是,是你怎么知道……」手握拳状放在嘴巴前轻咳,土方尴尬地说。
  听到这里,鵺野将手又收拢在衣袖中,看着眼前灰蒙蒙的天空,土方顺着他的视线也看了过去,这才道:「因为那里房租比较便宜而已罢了……」
  这下,土方终于忍不住嘴角的抽搐了。
  莫名其妙的初识就到此为止。
  接下来两个人顶多聊聊剑术上的见解,时局的看法等等,枯燥的要死,一番谈下来,土方对眼前这个青年时常犀利的评解大有好感,很多独特的看法是不曾听过的,忍不住开口:「对了,在下目前住在天然理心流的道场,鵺野有时间也来看看吧!到时说不定可以切磋切磋。」
  在心中,土方打定了要把这家伙介绍给同伴的想法。
  「啊啊、这样啊……」歪头,注意到雪变小得差不多了,鵺野转头,「改天吧!」接着径自踏进街道,头也不回地离开。
  「期待你的到来。」含着笑,被吉原艺妓疯狂崇拜的面孔柔和了线条,看着差不多,土方也重新戴上斗笠,继续路程。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看到别拍砖。
  要知道卡一个月的文是很郁闷的。
  话说我这边这样直接转换简繁会比较好吗?
  
 
  ☆、第 2 章
 
  站在热闹的夜街边缘,吉原的丝竹声有些淡了,却不妨碍人们从其中想象到其中的景象,包括里面夜夜笙歌的酒客们的模样、美丽艺妓们曼妙的身影、醇厚的美酒、目眩神迷的明亮景象。
  这就是纸醉金迷的京都花坊,吉原。宛如腐蚀人心的□□般,带着一股浓烈的魔性。
  靠着木墙打着呵欠,鵺野瞇着有些疲惫的眼睛,胸中抱着刀,懒散地坐在一边。
  眼前一大一小的两个孩子玩得不亦热乎,早就铺好的棉被呈现无用武之地,明明恐吓过他们两个,要他们早点去睡了,却一点效果都没有。
  「吶吶、哥哥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玩?」抱着小小的花球,女孩子慢慢地移动脚步到他面前问道。
  「小秋,我拜托你跟小夏赶快睡好不好?不然等一下老板娘一定会骂我的!」某人已经苦恼到拿商量的语气对一个五岁的小女孩说话了,根本不管对方会不会了解。
  「不要!」另一边拿着纸风车跑来跑去的男孩子直接回绝,「笨蛋哥哥你体力实在太差了!我看你一定很弱!」
  还没听完鵺野的脸色就黑了,他起身抓起男孩,盯着他的眼睛,「是谁教你这些的?小夏。」
  「炼梅姊姊。」也不怕带着诡异笑意的大人,小夏直接地回答。
  「……」听到这个答案,鵺野立刻垮了肩膀,放下小夏,一脸无力地走回角落,「真是的……都教些什么了啊……」
  所以说,他真的是拿那群女人没有半点办法。今天也是,在老板娘一声令下,不得不牺牲睡眠来照顾这两个小鬼。天知道他有多想直接把他们两个打昏丢上床了事啊!!但却不能这么做……
  于是,某个不喜欢用强的人,就这样陪两个精力旺盛的小鬼玩了一整晚,等他们俩个好不容易安安份份地睡下了之后,看了一眼窗外的天空,鵺野搔搔头,打开纸门,一出来就看到了正要进去的老板娘。
  「早安。」干笑了一声,鵺野赶紧打了声招呼。
  画着营业用的浓妆,老板娘没好气地瞪了鵺野一眼,一点都不客气地说:「你又陪那两个混整晚了啊?真是的!」
  「哈哈、小孩子嘛!」挂着无奈地笑容,鵺野又道:「况且不管怎么说,这两个孩子都是您养的,也不会太乱来,所以不知不觉……」
  「不要给我说那些理由!你明明知道我不是叫你来陪他们玩的!凶一点又不会怎样!要是被你宠坏了那还得了!」打断鵺野的话,绫子极有魄力的骂了起来,「算了,我今天累了先睡!改天再说,你也去休息一下吧!等一下不是要去道场了?」
  「是的……」
  「那就抓紧时间休息吧!」叹口气,绫子把人推了出去,「辛苦了。」
  看到最后那句话,鵺野看着在他面前关上的纸门干笑了一下,还是一样那么心不对嘴,接着走下楼,回到自己位于附近的租屋处。
  身在这种地方,凡事都要小心,比较麻烦,不过总比住在道场里面好多了,想到这里,鵺野释然一笑,反正都习惯了,老板娘人也很好,风评什么的其实自己也不是很介意,就这样吧!
  双手习惯性地拢在衣袖中,转过转角,鵺野诧异地看向那个有些熟悉的脸,对方也看着他瞪大了眼睛,立刻反应过来的鵺野抽出手,打了声招呼:「早安,土方。」
  「早安,鵺野。」点了点头,土方回答。
  「看了这就是你的队友们了吗?」笑着看了看四周东倒西歪互相搀扶的人,几个熟悉的名字立刻跳了出来,鵺野带着笑意说:「昨天晚上应该很热闹吧?」
  「……」头痛地看了看大家,土方只能回答:「……似乎如此。」
  「那我就不该打扰了。」挥了挥手,鵺野再一次不管其他人的反应直接离开。
  同样身为少数的清醒份子,斋藤一开口问:「那是……」
  「之前遇到的人,之后再介绍,今天先回去吧。」没有多说,土方继续往回去的路上走,其他人也赶紧跟上。
  这时早就走过下一条街的鵺野,捕捉到那群人离开的声响之后,瞇了瞇眼睛,自言自语道:「哎呀,真是的……居然这么巧,希望不要被盯上啊……」
  「要知道,这时候的芹泽……」低语就这样消散在空中,身在某些地方,流言蜚语就是会特别快知道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