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此坟已有主 作者:山栀白芨

字体:[ ]

 
文案:
     一只鬼和另一只鬼的故事
 
短萌HE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晏瑜,肃风 ┃ 配角: ┃ 其它:
 
 
==================
 
  ☆、第 1 章
 
  城外有座庙,庙外有棵绑满了红绳的老榕树,树下坐着个肥头大耳的光头和尚,和尚闭着眼睛念念有词的,说道,尘归尘土归土,哪来的就回哪去,我这可不收孤魂野鬼。进庙求缘的姑娘听不清那和尚在念叨什么,只当他在树下念经。
  和尚暗暗睁了一只眼,眼前模模糊糊的有一个鬼影,他赶紧又把眼闭上了,就跟眼睛进了沙子似的,硬是给他挤出了两滴眼泪来。
  哎哟您老别来我这了,我们这送姻缘,可不会渡亡魂啊。和尚跺了跺脚说了一句,他感觉风凉飕飕的,也不知是不是面前那亡魂带来的阴风。厚重的麻布袍子下起满了鸡皮疙瘩,浑身不住地抖了几下,就跟抖筛子似的。
  那鬼魂就在和尚面前飘着哪也不去,别人看不到他,只有这和尚能跟他说说话,他看着和尚那副怕得不行的模样,忽然有些自责,说道,那我走了。
  欸,走好走好。和尚抬手捂住了眼,然后偷偷睁开了眼帘,透过指缝看那淡薄得快要消失的魂影飘得越来越远。
  这游魂生前名唤晏瑜,乃一名为考取功名而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小书生,家里有座宅子,一家几口过得还算充裕,娘过世之后,他爹又娶了两个小妾,那两个小妾毫无节制地挥霍着家里的积蓄。他一气之下就到山上的茅草屋住下了,想要效仿前人悬梁刺股、囊萤映雪,谁知,这才刚住了一天,山洪忽然爆发,把他的茅草屋给冲没了,把他的命也给冲没了。
  自那一天起,晏瑜也成了世间众多游魂之一,奇怪的是,游荡了数天,竟没有牛头马面找上来,兴许是那牛头马面工作量太大,一不小心就把这新来的给忘了。
  晏瑜回到那居住了二十年的小镇,在大院里的绿廊下见到了那沉溺于酒色中的爹,旁边还依偎着两个娇笑着的妾。怒意当头,他飘在那三人面前,想给他们一点小小的惩戒,结果忙活了大半天,他只招来了一阵轻柔得不行的凉风,把缠绕在绿廊上的蒙笼绿叶给吹落了一片。
  他爹摸了摸手臂,然后张开嘴咬住了小妾递过来的葡萄,心道,这风怎么忽然变凉了。
  白日里他就躲在阴冷的破庙里,夜里就从庙里出来,在灯火通明的街头巷尾里游蹿。晃了大半个月,连一只给他引路的鬼也没有,他还盼着能早日喝到孟婆汤,进入轮回道。
  后来他实在是没辙了,只好到城外的姻缘庙里找到了个和尚,心想这和尚应当能渡他一程,结果这和尚怕他怕得要命,念着没用的驱魂咒,只想要把他这孤魂野鬼给赶远一些。
  天边闷雷响起,过了好一会,雨水淅淅沥沥落下,大街上的小商小贩纷纷把东西收齐了赶回家里去。
  黄豆大小的雨点从晏瑜的头顶落下,直直穿透了他透明的身躯,然后落在地上,溅起了几点水花。
  晏瑜站在树下,他身上仍是在世时穿的那身白衣,他抬头朝天上看去,一道雷朝着他速速落下。他想着反正自己已经是个鬼了,被劈一下也死不到哪去,于是他就站在树下动也不动的,直至浑身如被撕扯一般疼起,他才意识到,他的神魂要散了。
  他的魂魄在这被雨水洗净的凡尘间毫无意识地飘动着,直到飘到了他丧命的山林,他才忽然回过神来。
  曾经待过的地方已经被山洪冲得看不出原样,几棵歪脖子树远远站立着,东倒西歪的像是要倒了一样。
  晏瑜想着,既然黑白无常没有来找他,那他就随便找块地方待着算了。他在半山腰上找了一圈,找到了个小山洞,也不知道是谁挖出来的,洞口的泥壁看着还挺平滑,里边有点潮湿,到处沾着蛛网,但他一只鬼也不讲究这些,相逢即是缘,既然遇到了那就住下吧,反正有人来了也看不到他。
  天色暗得很快,转眼间洞外已经漆黑一片。山上的野狼嚎叫起来,衬得那月色怪阴冷的。
  晏瑜坐在潮湿的泥地上,那白净的衣料丝毫没有沾上泥地的污浊,他刚闭上眼想着要像个人那样休息一会,忽然听到耳边传来簌簌的声响,他睁开眼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这是我的地方。阴冷低沉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                        
作者有话要说:  
 
  ☆、第 2 章
 
  谁?晏瑜猛地转过身,却连个人影也没有看见。钻进山洞里的风冷飕飕的,山上的飞禽走兽叫个不停。
  他环视了一圈,却仍然看不到半个人影,连个鬼影也没有见着,想想兴许是自己听错了,于是他也没有把这当成一回事,迷迷糊糊地睁着眼呆到了早上。
  晨光洒入林间,几只夹着尾巴的狼崽子把一些果子和一个带着露珠的花环给叼到了洞口前。晏瑜刚走出洞口就看见了一地山林野果,他愣了半晌,而后谨慎地朝四周环顾了一圈,仍然是连个影也没有见着,他想到昨夜那阴冷的声音,一挥手便卷来一阵风把地上的玩意给卷到了一边去。
  无需吃喝,也碰不着半点凡尘的物事,这日子过得闲烦得很,晏瑜无趣地看着这山林间的飞禽走兽,一看就是好几天,等再次回到那山洞时,洞口已经堆满了野果与花环。
  这实在是稀奇得很,也不知是谁带来的这些玩意,于是晏瑜隐蔽于洞口的大树后,偶尔朝来路看上一两眼,从傍晚守到到了第二日清晨。
  几只狼崽子畏畏缩缩地从林间跑出来,把嘴里叼的果子和花环给放在了地上。它们怵怵地朝山洞里看了一眼,而后一转身就跑掉了,湿润的泥地上留下了好几个小巧的脚印。
  晏瑜蹲在地上,宽大的白色衣袖无风自扬。果子上还带着一些枝叶,他伸出手想要去触碰枝叶上的露珠,手却从其中穿了过去,连半点露珠的凉意也没有感觉到。晏瑜收回手,忽然觉得有点失落。
  也不知是谁指使这几只小狼崽子送来野果和花圈,晏瑜心想,难不成这山洞里曾住着个姑娘?他思索了半晌,想着下次得跟着那几只小狼崽子走一趟。
  山上鲜少有人,偶尔有几个背着背篓的大汉在山路上艰难走过,他们未曾久留,采到所需之物后便速速下山了。
  每日都是一模一样的无趣,晏瑜偶尔会远远看着上山的人,看着他们把入药所用的药草给采入背篓中,然后目送着他们离开。
  夜深之后,山间林木如鬼魅一般,枝叶轻摆着,如同它们招魂的手。
  晏瑜回到那山洞之中,坐在了微微有些湿润的泥地上,他刚阖上了双眼,忽然感觉灵魄像被紧扼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明明没有呼吸,却仍然感觉到窒息感。
  他怵然说道,是谁?
  背后传来阴冷低沉的男声,洞口的东西,不喜欢吗?
  晏瑜愣了一瞬,这才意识到,原来洞口的野果和花圈,都是身后那非人的东西让那几只狼崽子送过来的。他说道,你究竟是谁?
  背后传来有些喑哑的低笑声,我是谁,那不重要。
  那话音刚落,晏瑜忽然感觉天旋地转了起来,然后便失去了意识,什么花圈野果全都被抛到了脑后去。
  第二日清晨,晏瑜才醒了过来,阳光透过枝叶的间隙照在了泥地上,几点光斑落在了洞口的野果和花圈边。花圈是新编的,上边的枝叶新鲜嫩绿,而前几日的野果与花圈不知被放到了哪里。
  晏瑜半合着眼看着洞外的光,心想,他似乎被什么东西缠上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 3 章
 
  日落之后,山中阴风阵阵,环山而过的河中漂浮着盏盏荷花状的水旱灯,一些灰烬浮在水面,顺水漂流。
  鬼门大开,这山林间也多了不少无心久留的稀客,一个个单薄灰败的魂灵从阴暗处飘过,在山下无人的路口无措地徘徊着。
  晏瑜站在山洞里看着,他也想着要回去看上一两眼,看看那留恋声色的生父。然而如今他却踏不出这山洞半步,只因为洞口这一面无形的屏障。
  这一日,山里的狼崽子没有给他送来新鲜的野果子和新编的花圈,洞口的屏障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形成的,晏瑜想了想,除了那神出鬼没的东西,似乎也没有谁会做这种事了。
  每日夜里,那玩意总会无声无息的在他的身后出现,然后说上那么一两句耐人寻味的话,说完之后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就在晏瑜揣度着那东西为什么要在洞口立个屏障时,他忽然看到,在远处林间晃过的两个魂魄竟纠缠在了一起,其中一个魂灵变得愈来愈淡薄,最终消失在了空气中。
  晏瑜愣了半晌,而后才意识到,他们方才是在掠夺对方身上的鬼气。难不成,这屏障是为了保护他才出现的?这么一想,晏瑜忽然就笑了起来,非亲非故的,对方为何要这么帮他呢。
  月色浓重,山中的飞禽走兽噤声不语,整座孤立的山中连一声鸟鸣狼嚎都没有,偶尔有一两声自野兽喉咙里传出的咕噜声。
  几只厉鬼冲撞上了洞口的屏障,却都被灼烧得尖叫起来。
  晏瑜站在洞里,他左右看了许久,忽然开口道,你在吗?
  可惜没有得到回答,这洞里寂静得仿佛与世隔离一样。不知为何,没有听到那东西的声音,晏瑜竟有些失落,他转过身,忽然结结实实地撞上了一个物事。
  阴冷的气息直直扑到了晏瑜的面上,不知为何,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整个神魂都战栗了起来。但很快,那气息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然而那触觉却久久没有离去。
  自离世之后,他再也没有过这般触觉,他下意识地抬起头想看清面前的物事,然而他的双眼被蒙住了,眼前的纱像是一层黑雾一般,遮住了他的视线。
  你在找我吗?耳边传来一个低沉阴冷的声音,那话语中仿佛带着笑。
  你究竟是谁?晏瑜反问道,他感觉自己的手臂被抓住了,那是一双冰冷的手。
  我是谁你无须知道,你只要清楚我的存在就够了。那低笑声近在耳畔。
  一缕风勾起了晏瑜耳畔的发,莫名的,他忽然觉得耳朵有些痒。
  你想回去看看吗,我带着你。晏瑜听到身后那非人非鬼的东西这么说着,他犹豫了许久还是没有说话。
  你想回去,我听见你的声音了。那东西自顾自地说道,边说着边伸手覆上了晏瑜的胸口,冰冷的手掌微微下移,停留在了晏瑜那已不会跳动的心口处。
  晏瑜怔愣地睁大了双目,却仍然只能看到一团黑雾,他问道,你想要什么,为什么要把我困在这里。
  他没有得到回应,只听到了几声低笑,而后他忽然感觉头晕目眩了起来,再睁开眼时已经在家中庭院里了。
  晏瑜浑身僵硬地看着前方,明明已能视物,却丝毫转不过头。听着背后传来男人阴冷低沉的声音,他只想着回头看一眼。
  这是你想要看的吗?
  晏父躺在木椅上,将身旁两个妾递来的鲜果一一咬在嘴中,嘴里还说着一些荒|淫的话。
  不是。晏瑜摇头答道,他阖上了眼,不想再去看面前那几人。
  那我们走吧。那话语里似带着笑。
  我能看看你吗。晏瑜忽然问道。                        
作者有话要说:  
 
  ☆、第 4 章
 
  庭院的绿廊里飘落了一两片脆嫩的绿叶。
  晏瑜没有得到回答,便径自转头朝身后看去,然而他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虚影,那影子忽然如雾般散去,转瞬便弥散在了空中。他伸出手,却抓不住半寸虚影。
  那影子模模糊糊的,但隐约能够看见对方高挑颀长的身形,面容是模糊不清的,但应当不会难看。
  那虚影消失之后,晏瑜站在远处又问了几句,但无一得到答复,他心想,对方一定已经走远了。大老远地把他带过来,却又不把他带回去,怎么想都让人失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